第19章 人祸
爆炒花生2019-12-10 10:152,458

  赵浩:“这鬼也太弱小了吧,一丝鬼气系统也给我10点福报,这一只小鬼和一丝鬼气价值相当?”

  吐槽归吐槽,赵浩还是拿着驱邪符继续往过去贴。

  毕竟蚊子再小也是肉。

  他继续试探,往其余的墓碑上贴驱邪符!

  不曾想,下一个墓碑之上,贴上去的驱邪符自己燃烧了!

  【叮,宿主灭除一丝鬼气,得到10点福报】

  赵浩听到提示,毫不犹豫一剑斩向了前方!

  墓碑之中的祖先鬼一般都是藏在画像或者照片之中,方便他们吸收香火。

  也有鸠占鹊巢的恶霸鬼,欺诈鬼,他们或者是吞吃了原来的主人,又或者是祖先未成鬼怪。

  他们占据了人家的地方,吸收这“苦主”后代子孙的香火。

  赵浩一剑戳在了墓碑之上,一道惨叫传了出来。

  黑气刚从墓碑之中冲出来,就被阳光晒成了黑烟!

  那恶鬼在太阳之力下,全无还手之力!

  【叮,宿主灭除一只恶鬼,得到50点福报】

  赵浩长出了一口气。

  这恶鬼要是在晚上遇到,少不得要一番恶斗。

  可在白天,他们就是待宰的猪羊,对赵浩没有丝毫威胁。

  赵浩得到了50点的福报,干的更加的起劲了。

  他一路杀了过去,得到至少四百点福报!

  有师父在背后掠阵,有师叔在自己背后做后援,他怕什么?

  一个七钱道士还压不住这满山的魑魅魍魉?

  只不过来到了一座看不清墓碑上字写得何物的坟墓之时,赵浩感觉到了压力。

  这里的坟墓很别处的不同,这坟墓荒草萋萋,应该是有些年头了,上面的文字早就被光阴磨灭的看不清楚其承载的姓名。

  里面葬的是谁?

  不清楚。

  这是一处荒坟。

  早就断了香火。

  别的坟墓前面有香案,有供果,时不时还有人上来烧一炷香,点一根蜡。

  这里只有落叶,荒草。

  显得格外的凄凉。

  然而就是在这荒坟,赵浩感觉到了透心的凉意。

  他小心翼翼,手中捏着符篆,另外一只手拿着铜钱剑凑了上去,将符纸贴在了这坟墓之上,赵浩就看到自己的白符熊熊燃烧!

  只一瞬。

  他的符篆就化作飞灰,不,是连灰都未曾留下!

  【叮,宿主灭除一丝尸气,得到30点福报】

  赵浩倒吸一口凉气,立马转头就跑。

  太可怕了,这不过是一丝尸气,就有足足30点的福报。

  他不敢想象,要是这僵尸跳出来,能有多么的厉害!

  他隔着老远就喊道:“师叔,师叔,师父,师父!”

  四目道长听到自己师侄的呼喊,远远的跳了出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他刚手刃了一只害过人的厉鬼,正杀的兴起,就被赵浩吓了一跳。

  他看到赵浩屁股后面也没有僵尸在追啊?

  等到赵浩跑到了身前,四目道长好奇问道:“你遇见什么了。”

  赵浩将事情说了一遍,只不过隐瞒了自己系统。

  只是告诉四目道长,有一处坟墓诡异莫名,尸气不比任老太爷那里少。

  四目知道之后表情肃然,两人来到孤坟处,四目道长有些诧异说道:“这样应该也是一处风水宝地,可看这样子。”

  他再次确认了一遍这才说道:“这看样子,这墓穴主人后代断了!”

  “断了?”

  赵浩吃惊说道。

  四目道长对赵浩说道:“这种坟墓已经算是祸乱根源,不要说庇护子孙了。”

  “墓主人的子孙气运被阻碍,就会因为各种意外死掉。”

  “这坟墓就成了孤坟!”

  四目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现在还在当空。

  他沉吟一下说道:“赵浩,我们挖开它!现在就处理掉这只僵尸,我们或许还有的玩!”

  赵浩答应一声。

  他飞快的下山从驴车上拿来铁锹,两人施展着一膀子力气,不到半个时辰,就将这棺材挖了出来!

  “这?”

  看到棺材,四目道长和赵浩两两相望。

  赵浩只觉得一股寒气上升,从尾椎骨直到头发捎。

  “这棺材是铁的?”

  不错,这里面正是一具铁棺材!

  这从古至今,葬送先人,有船棺,有青铜棺椁,有木头棺椁。

  唯独没有这铁棺!

  以铁为棺,五金之气纵横,杀伐太重!

  里面安葬的先人无法长眠,难免祸害后代。

  直到后来,乱世迭起。有出世道长以铁棺镇压妖孽。

  谓之不详!

  而且这具棺材,是为法葬!

  《葬书》云:“吉地葬凶,与弃尸同”。寻得真龙真穴,仍需葬之得法,乃能荫福,否则反遭凶祸!

  法葬法,法葬其中,永吉无凶。

  法葬并不单单只是竖着放进去,根据地势的不同,法葬也有很多种方法。

  可如今,这铁棺材被人以大力扭曲撕裂!

  其中的尸气如同狼烟一样。

  冲天而起。

  九叔本来离得比较远,赵浩叫人的时候,他都没有听到。

  可是看到了这狼烟,他从远处朝着这里走来。

  “此处发生何事?”

  九叔看到束手无策的赵浩和四目,走上前来。

  看到了里面的棺材,九叔也凝重了起来。

  他低头看着里面的棺材,拿出了一张符篆丢了下去。

  赵浩不认识这是什么符篆。

  这张符篆丢在了棺材里面,开始燃烧,只不过刚冒出来火花就被浓重的尸气压灭了。

  “这僵尸已然成了气候,需要借用天时地利才能对付,挖出来用荔枝木烧了!”

  九叔断然道。

  “赵浩,你熟悉这里,去找一些火油和荔枝木,记住了,申时一定要回来。”

  九叔和四目道长跳进了坟墓之中,他们开始做法镇压。

  赵浩知道事情不能怠慢,下山去找荔枝木。

  荔枝木在此处并不少见。

  至于火油,说不上家家常备,反正铺子里头到处都是买的。

  赵浩风风火火的用驴车一个来回,就将一切准备好了。

  来到山上的,大约是下午三点。

  正好在申时左右!

  回到山上,赵浩看到在场两人,不管是九叔还是四目,脸色都阴沉沉的,仿佛要下雨的雷暴天!

  “怎么了,师父师叔,是我来迟了吗?”

  “不关你的事。”

  九叔语气都很低沉。

  “我一直以为这是天灾,没有料到这竟然是人祸,有人在此养尸!”

  他带着赵浩去见僵尸,这具僵尸已经被九叔和四目道长从棺材之中扒了出来。

  他身前下葬的寿衣都还没有腐朽。

  只不过赵浩看着他嘴里的朱砂,身上的压身钱,还有古怪的红线,觉得莫名的诡异。

  “九叔,这些东西又有什么名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师傅是林正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师傅是林正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