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坐看好戏
断雁西风2019-12-26 17:083,715

  第一卷  第13章 本章字数3440

  “你来干什么?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阴玄盛对陆晨大声喝道。

  陆晨淡淡说道:“我原本不想来的,但是今天有个人让我来送一件礼物,说是只有少宗主能看懂的礼物。”

  宫怀柏眉头紧蹙,与阴洛宁来到门口,看着陆晨手中的盒子,一脸不明白。

  “放心,今日我不是来向你们讨要说法的,我发过誓,三年就三年,不会少一天也不会多一天,今天来只是代他人跑腿。”陆晨一开口就将自己的立场说出。

  不过这话倒是让在场所有人都明白了一件事。

  第一个,陆晨的神灵证誓是真的。

  第二,陆晨说不定与阴洛宁真的有婚约,不然也不会有神灵证誓。

  毕竟谁都知道神灵证誓可不是好玩的,如果不履行誓言,三年之后必死无疑,就连大宗师都救不了他,没人会随随便便让神灵证誓。

  宫怀柏皱着眉头,问道:“打开看看什么东西。”

  陆晨将木盒横在面前,然后慢慢打开。

  木盒中就一把长剑,长剑剑鞘华丽,并不是普通人所能佩戴的。

  阴家众人见了,一脸惊讶,纷纷看向宫怀柏,因为谁都看出来了,这是宫怀柏的佩剑。至于那些不明所以的人在看到阴家人的表情后,一个个纷纷望向宫怀柏。

  云剑宗的少宗主怎能没有剑?而且还是这种订婚喜宴,剑更是身份的象征,可他腰间背上空荡荡的,这让那些不明所以的人纷纷意识到,木盒中的剑就是宫怀柏的。

  陆晨淡淡说道:“那个人还说,把这把剑送到阴家,有人会拿一颗丹药来酬谢我,你知道的,我现在急需丹药。”

  阴玄盛疑惑道:“少宗主,你的剑怎么会在他手里?”

  宫怀柏一脸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把陆晨生吞活剥,可他知道,他的佩剑在陆晨手里只能证明一件事,红枫亭亭主与陆晨见过面了。

  “是红枫亭亭主,他就在王侯家,今早我去取丹药,被他抢了。”

  “陆晨,知道是少宗主的佩剑,不送来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威胁少宗主?”一名云剑宗弟子大怒,伸手成爪,从宫怀柏身边穿过,直奔陆晨面门。

  一出招就是狠招,如果被抓中面门,双眼铁定抓瞎。

  就在此时,嗖的一声,不知什么东西从陆晨肩头飞过,穿透云剑宗弟子手掌,带起一片鲜红。

  那暗器去势不减,从阴洛宁耳边飞过,令她发出一声惊叫,然后噔的一声,钉在大厅上方的喜字上。

  云剑宗弟子被劲气带飞,摔落宫怀柏脚前。

  众人闻声回头看去,只见喜字上方墙壁上,竖立着一长条草叶,还挂着半透明鲜红绸布,正是阴洛宁的红盖头。

  陆晨什么修为大家都知道,以陆晨体魄境的修为,决无可能做到。

  所以,这绝对不会是陆晨所为,所以除了那位红枫亭亭主,还能是谁?

  “我要杀了他!”阴洛宁大怒,拔出旁边云剑宗弟子的佩剑,想冲去,没想被宫怀柏一把拉住。

  陆晨看着那名压着手掌伤口的云剑宗弟子,笑道:“刘师兄,不要着急,亭主就在这里看着呢,只需要我一个点头,刚才恐怕不是在你手上扎个洞这么简单了。”

  点头?什么点头?

  毫无疑问,只需要他点头,红枫亭亭主将为其代劳,灭了阴家上下。

  “这天下居然还有如此无视王法之人。”阴玄盛大声怒道。

  阴玄昌也怒道:“我们阴家有人在朝廷为官,难道亭主就不怕得罪西楚吗?”

  阴宏光伸手,示意阴玄昌与阴玄盛不要说了,淡淡说道:“今日是喜宴,本是大喜之日,见血已是不祥,没必要再闹下去,吩咐账房,给他一颗聚气丹。”

  陆晨笑道:“跑这么远,就一颗聚气丹为回报?那位亭主可是说了,阴家昨日买了他一颗离火丹呢。”

  一说起离火丹,所有人顿时联想到昨天上午王侯家升起的金光,按当时的情况,绝对不止一颗完美丹药而已,至少有个十几颗,说不定还有不少极品丹药。

  不光有超强的实力,还有令人疯狂的炼丹术,那位红枫亭的亭主未免太过骇人了。

  能拥有如此高潮的炼丹术,背后所拥有的势力绝对不低,至少不是云剑宗这等三流宗门所能触及的。

  阴玄盛大怒,离火丹可是他为了巴结云剑宗最为重要的礼物,好不容易花费五千两金票买下,怎能送给敌人?

  阴宏光也明白离火丹的重要性,冷声喝道:“哼,在这种地方,说什么话很重要,一不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陆晨笑道:“你威胁我?”说完,他将手中木盒随意丢在地上,回头面向大门,大声说道:“亭主,这种恶心的家族,我觉得讨要说法有点多余。”

  话音刚落,院落边缘的花草飘起,犹如千万长剑,指着在场所有人。

  花草叶太多,密密麻麻,铺天盖地,吓得院落中的宾客连忙对陆晨跪下。

  阴洛宁吓坏了,她在云剑宗修炼三年,当然知道这一幕只有云剑宗宗主才能做到,以她一个小小的先天修士,恐怕连对方一根小指头都打不过。

  一些宾客甚至伸手捧着一张银票,说道:“陆公子,我们只是受阴家胁迫,不得已前来参加喜宴的,这点赔偿请笑纳,还望公子能体谅我们上有老下有小。”

  陆晨淡淡说道:“无关之人,可以离开。”

  话音刚落,众人立马丢下银票,转身就跑,差点把门框挤破。眨眼不过几个呼吸间,嘈杂的院内安安静静,只剩下阴家众人与云剑宗弟子。

  这下阴家人急了,看这情况,阴家大劫将至。

  阴宏光拱手,朝天说道:“亭主,难道亭主就没想过得罪我们阴家老祖吗?”

  这时一个声音在天空响起:“哦?你说那个小老头?他现在正在哪个地方闭关吧?等他过来,恐怕你们早死了。”

  听到声音,宫怀柏一脸恐惧,自语道:“果然,果然是那个家伙。”

  这个声音与他在王侯家听到的一模一样。

  “不知亭主为何要帮助这个小子?”阴宏光大声问道。

  “嗯——,可能是因为太无聊想找点事来打发时间吧。”

  无聊?无聊就要整出个灭门惨案打发时间?

  阴宏光无奈,问道:“不知前辈要怎样才能不掺和此事。”

  “很简单,照这小子的做,而且三年内,阴家人不得对这小子下手,期限一到,本亭主会亲临,看是这小子打败你们阴家,还是你们阴家杀了这小子,放心,那个时候本亭主绝不干涉,因为本亭主只想找点事来打发时间。”

  听到这话,阴宏光仿佛老了十来岁,看向阴玄盛,说道:“把离火丹给他吧?”

  阴玄盛一脸阴沉,说道:“父亲,那颗离火丹可是要送给少宗主的。”

  “那也得我们有命。”阴宏光怒道。

  阴玄盛怒视陆晨,双手握拳,真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

  “来人,把离火丹拿出来。”最终,阴玄盛不得不做出让步。

  与其在这血拼,还不如暂退一步,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阴洛宁大怒,用剑指着陆晨,大声喝道:“爹爹,离火丹不能给他。”

  宫怀柏瞥了一眼阴洛宁,似乎在做什么决定,在看到一名婢女将装离火丹的木盒捧上后,对阴洛宁说道:“洛宁,我们缘尽于此,这订婚还是算了吧,另外云剑宗你也不用去了,请另谋高就。”

  说完,他又面向陆晨,说道:“陆师弟,你修炼资质上等,只是在宗门无人指点才进展缓慢,我回去后会跟宗主请示,等处理完家庭事务,就回云剑宗吧。”

  阴玄盛大惊,这番话无疑将他三年的计划全部打回原形,连忙问道:“女婿,您这是?”

  宫怀柏淡淡说道:“对不起,这是你们与陆师弟的家族事务,你们对我谎称洛宁没有婚约,当我是傻子,硬要说来,我还得帮陆师弟一把,毕竟这件事你们有错在先,况且,对于已有婚约在身的女人,非我良配,告辞。”

  说完,宫怀柏捡起地上他的佩剑,带着一众云剑宗弟子朝门外走去。

  众弟子也终于松了口气,跟在宫怀柏身后,离开阴家。

  低着头,陆晨淡淡说道:“少宗主,云剑宗我是不回去了,还请好自为之。“

  既然宫怀柏选择退出,那眼下陆晨也没必要再针对,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没能力留下宫怀柏。

  至于他说的不回去,是不回去继续当云剑宗弟子,与五年后上云剑宗并无冲突。

  “随意。”宫怀柏一脸黑,消失在门后。

  原本还能娶得美人归,还有完美级别的丹药,没想到赔了夫人又折兵,还差点把整个云剑宗的未来都搭了进去。

  先是一个白玉狐,现在又是一个没听说过的红枫亭亭主,在不清楚对方底细的情况下,不宜为敌。

  陆晨拿到离火丹后,天空飘着的花草树叶突然失去支撑,往地上飘去,好似在下一场绿色的雪。

  阴洛宁大急,好不容易钓到金龟婿,能让阴家再次上一个台阶,没想被陆晨坏了好事,如何不让她气。于是,她拔出旁边侍卫的长剑,大声叫道:“陆晨!今日我要你的命。”

  不等他冲过去,阴宏光一把抓住阴洛宁右手,怒道:“洛宁,你还不嫌丢人吗?”

  阴玄盛也连忙说道:“洛宁,不要,现在惹恼了那个人,我们所有人都要陪葬。”

  被爷爷与父亲拦住,阴洛宁气得双泪滑下,将手中剑一摔,捂着脸哭了起来。

  阴玄昌这时说道:“二弟,你给阴家竖一大敌,该怎么解决,你看着办吧。”

  阴玄盛大怒,指着阴玄昌大声怒道:“三年前,你不也一起出谋划策了吗?还说要自己女儿去,现在这么说,大哥你觉得有脸吗?”

  阴宏光也怒了,大声喝道:“够了。”

  “告辞。”陆晨可不想继续看阴家热闹,对着阴宏光拱手,立即转身对门口的陆锋说道:“父亲,我们回家吧。”

  陆锋一直在门口静静看着,此时却突然感慨一声,说道:“命运啊。”说完,他往左侧望去。

  在他左侧远处一屋顶上,一个白衣狐狸面具的男子朝陆锋微微颔首,然后消失。

继续阅读:第14章 学院是什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惹无敌的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