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卖这么贵,心底无愧
断雁西风2019-11-22 21:022,484

  第一卷  第10章 本章字数2305

  陆晨已经到了聚气后期,而且还是巅峰状态,多余的源气正在强化他的肉身,需要过段时间才能突破,所以他反倒是不急提升到先天了。

  加上《大千万象引》自动运行,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炼化周围源气,强化肉身,更让他后悔发誓说三年。

  何必三年,一年足以。

  在家修炼一日后,陆晨天色刚亮辞了母亲,再次换上黑袍,戴上面具,来到王侯家。

  在路上,他就听闻昨晚的拍卖会进行得很顺利,此行他是去王侯家拿回黄金的。

  按前世对丹药行业的估计,陆晨判断那枚玄阶下品丹药会在一千五百两黄金左右,算是比较高的价格,拍卖的话,满打满算两千两黄金。

  这个世界有钱庄,一般大宗买卖都是用银票金票交易,所以陆晨并不怕王侯带不回一千五百两黄金。

  进入王侯家,陆晨在婢女的带领下来到客厅。为了保密,陆晨还吩咐婢女关上客厅的门。

  趁着这段时间,陆晨盘腿坐在客厅正中央,背对着大门,开始将体内源气分散到周身各处。

  前世,陆晨误食长生果,在上十万年的岁月中,修行过的武技功法足以上万。此时他正在修行一种锻体功法,名为《一气绝命图》。

  这功法没有文字,只有一张图,是体内源气的运行图,没有介绍没有解释,但修炼过的人都知道其中恐怖。一是这锻体功法的效果,完全可以用一日千里形容,二是修炼这功法百分之九十的都在练功时死了。

  一气,说的是源气,只要体内有源气就能修行,绝命,则是源气会经过不少死穴,一步走错瞬间殒命,正是因此,这本锻体功法被人定为禁术,不入品阶。

  “前辈,晚辈回来了。”

  没一会,门外传来王侯的声音。

  陆晨收功,慢慢睁开双眼,问道:“可拿回我要的东西?”

  门开了,王侯一脸喜色跑了过来,站在陆晨背后笑道:“前辈,五千两啊!而且还是黄金,别说金云镇,整个西楚国都没有过如此之高的价格。”

  陆晨也没想到会卖出如此高的价格,带着疑惑回头,以为王侯在骗他,但在看到王侯手中的金票后,终于确认他说的不是假话。

  王侯双手捧着十张黄色纸张,上面有西楚国字号,以及中间大大的五百两黄金字样,在旁边还有不同颜色花纹,难以伪造,加上特殊纸张以及背面那句伪造者斩字样,更是使得市场上流通的银票金票没有一张假的。

  十张五百两金票,正好五千两。

  一颗玄阶完美级离火丹,成本不过一百两银子而已,是成本最低的玄阶丹药,陆晨预料最多不过两千五百两黄金,没想到却卖出五千两,足足翻了一倍。

  难道穿越回来之后,大家的钱都翻倍了?

  这就有点意思了。

  不过这是好事,卖的的人永远也不会嫌卖太贵。

  转念一想,陆晨很快明白了。

  今日是阴家阴洛宁与宫怀柏的订婚宴,云剑宗作为西楚国周围一代实力数一数二的大宗门,阴家自然想抱紧大腿了。

  而阴家底蕴比起云剑宗来要少很多,拿不出能入宫怀柏法眼的东西,正愁的时候,离火丹出现在金云镇,阴家不想拿到才怪。

  毕竟宫怀柏修炼的正是火系功法,正合离火丹的火属性。

  如果能在订婚喜宴上将完美级别的离火丹拿出来,估计宫怀柏会高兴得跳起来吧。

  而金云三家族的另外两家族陆家与柳家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只需要在适当的机会稍微抬一下价格,阴家就会气急败坏,一路将价格提到五千两黄金。

  “前辈,您就不想知道买丹药的是谁吗?”

  陆晨没出声,而是端起王侯递过来的茶,慢慢品茗。

  丹药卖给谁那不是他的事,对于他而言,有了这五千两金票,不光父母能过上好日子,他也有了变强的资本。

  再说,能出得起五千两黄金的,再加上急需这颗离火丹的,还用猜吗?

  王侯接着说道:“是柳家阴玄盛买的,前辈您是不知道,昨天三大家族都快闹翻了,到最后都是柳家跟阴家在叫价,叫的那叫一个惊心动魄,五千两黄金啊,阴玄盛拿出金票的时候,脸色好像很不舒服呢。”

  “哦?居然是阴家买了?有点意思。”陆晨敷衍一句,端着茶杯慢慢起身,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坐在椅子上。

  他并不担心宫怀柏依靠那颗丹药强大,离火丹这种东西对陆晨而言,算不上很好的丹药,同为玄阶下品,比离火丹要好上许多的丹药多了去了。

  一颗离火丹而已,最多只能让先天境直接窜上炼血境而已,就算卖给他十颗,难道吃了能上天?

  王侯也听出陆晨对这些不在乎,毕竟人家可是随随便便就能炼制完美级别的丹药,还用得着知道那颗丹药给了谁?于是转口说道:“前辈,阴家的喜宴要不要去啊?”

  “本亭主参加的婚宴,两百年间,没一千也有五百,没兴趣,要去你自己去。”陆晨说完,闭上双眼,平息内心怒火。

  表面装作不在乎,其实内心早已将阴洛宁与阴玄盛骂了千百遍。

  王侯想红枫亭亭主活了上百岁了,早就对这种宴席厌烦了,确实对这种婚宴提不起丝毫兴趣。

  于是挑了个新鲜点的话题,想勾起陆晨的兴趣,笑道:“前辈您刚来金云镇吧?在金云镇,谁都知道陆晨与阴家的阴洛宁有婚约,可是,连婚都没退,今日更是大张旗鼓摆喜宴,宣布与云剑宗少宗主订婚。”

  陆晨嗯了一声,努力让自己平静。

  王侯没发现陆晨脸上的不满之色,继续说道:“而且有趣的是,阴家还派人把陆锋叫过去做工,估计是端茶倒水,哎,堂堂陆家的大少爷,居然沦落到当下人的地步,不过也是,阴家大小姐怎么可能与陆锋的儿子有婚约,一定是谣传。”

  什么?父亲被骗过去了?今天早晨不是跟父亲说了,让他不要出去做工吗?

  混蛋,一定是经常给父亲联系做工的周石搞的鬼。

  等会把父亲从阴家接出来后,一定要让那混蛋好看。

  “王大师,云剑宗宫怀柏前来取回丹药。”

  突然一声大吼传来,令王侯全身一颤,一脸紧张之色。

  接着,院落门口传来婢女的声音:“少宗主,你们不能进去,现在有贵客,还望少宗主稍微等等。”

  昨天下午好几道金光出现,让宫怀柏欣喜异常,觉得自己这次赚大发了。

  后来他怕王侯反悔,于是以强势姿态闯入,让王侯知道他不是好惹的,逼迫王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王侯瞧了一眼陆晨,连忙解释:“少宗主昨日给弟子的药材,就是为了炼制丹药的,听说是今天给阴洛宁的礼物,药材都被前辈您炼丹了,我们怎么办?”

继续阅读:第11章 我是我自己的后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惹无敌的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