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雁西风

  第一卷  第18章 本章字数2565

  陆晨出了学院,径直来到周家大门前。

  柳家人似乎提前得知了消息,在陆晨来到大门的前一刻撤离了,只剩下一群看热闹的群众。

  这三天,周家被柳家围困,金云镇所有人都得知了消息,也知道今日陆晨会登门,说不定白玉狐与红枫亭亭主也会出现,对于这等热闹,金云镇的众人自然不会错过。

  周家大门前,左右五十米内大街上空无一人,反倒是附近的酒楼茶楼全满了,就连妓院楼台上都站满了人。

  在距离周家大门不远处的一处茶楼上,七名老人正端着茶杯,静静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少年。

  “方才十五,就有如此心性,日后必非池中之物。”一名老者说完,抿了一口茶。

  另一名老者说道:“非也,我看他个性太过冲动,太过斤斤计较,日后必定坎坷,难成大才。”

  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酒楼内,一名中年人独自坐在一方桌前。

  在中年男子周围,立着不少下人,其中还有一名五十来岁管家模样的人正望着空荡荡的接到。

  在发现陆晨后,管家立即回头:“老爷,陆晨来了。”

  中年男子听了,端着酒杯来到楼台边,望向周家大门前,笑道:“哦?他就陆晨?果然与大哥有点相像啊,哼,不过也仅仅是相似而已。”

  而在另一处的客房内,阴洛宁在窗边回头,说道:“爹,他来了。”

  阴玄盛慢慢来到窗口边,瞧了一眼陆晨,说道:“老祖,那位就是与红枫亭亭主有关系的陆晨。”

  接着,一名满是皱纹的老者来到窗口,瞥了一眼远处的陆晨背影,淡淡说道:“步伐刚劲有力,双手摆动沉稳,一路走来不拖泥带水,应该在武技上花过不少功夫,偏阳刚之类的武技,而且还练过身法,嗯?你说他才体魄境?为何老夫总觉得不像,而且身上还遗留不少火属性源气,你不是说他修炼的是水属性功法吗?”

  阴宏光的声音从屋内传来:“看来,这小子隐藏的够深啊。”

  陆晨当然知道有不少人在附近看着,他的修为迟早会被人知道,没必要遮遮掩掩。

  再说,他修为越是涨的快,大家越是对那位神秘的红枫亭亭主越恐怖。谁都会把他为何修炼如此快的原因,归结到红枫亭亭主的极品完美丹药上。

  周家也知道这劫难躲不过,一个个都在门口等候,此时在看到陆晨孤身一人前来,心里很没底。

  如果能看到陆晨与白玉狐还有一位不认识的人前来,大家或许多多少少还会放心,至少摆在明面上,能让他们确定该怎么做。

  可眼下这情况,让他们举棋不定,与陆晨拼了?万一白玉狐与红枫亭亭主就在哪个茶楼内看着呢?可是不拼命的话,周家说不定要损失惨重。

  陆晨静静看着周石,问道:“三天的思考时间已到,思考的怎么样了?”

  “这,公子还请入内说话。”周石笑道。

  陆晨点头,进入周家宅门,径直朝客厅走去。

  至于周石,则弯着腰,跟在后面。

  在旁边,周石的妻妾婢女们则哆哆嗦嗦跟在背后,他们生怕陆晨一个不高兴,把他们全都杀了。

  至于周石的其他亲眷,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思考着等会陆晨发难,要不要第一时间逃跑,一时不敢跟进去。

  特别是周石的儿子与侄子们,他们早就被嘱咐了,只要周石被杀,他们立即逃跑,保住周石一脉的香火。

  进入客厅,陆晨坐在客厅最上方。

  周石一脸笑嘻嘻的,生怕惹怒陆晨,看到陆晨坐下后,弯着腰说道:“陆公子,小的想了三天,确实很后悔,前些日子确实是小的做的不对,小的很后悔,在这里,小的给您道歉了。”

  说完,周石对着陆晨跪下。

  陆晨端起桌上茶杯,说道:“跪错对象了吧?你对不住的是我父亲,你跪我有何用?”

  周石尴尬笑了两声:“这个,这个,令尊不是没来吗?”

  陆晨捏起茶杯盖,在茶水上划了两下,说道:“那就拿出点诚意吧。”

  “这——,请问公子想要什么?”

  陆晨笑道:“很简单,你商行七成利。”

  周石松了口气,连忙说道:“好,只要公子能保我全家上下平安,七成利算什么。”

  原本以为他会踟蹰一阵的,没想到眨眼就答应了,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看来,定价有点低了,还得高一点。

  陆晨淡淡说道:“七成利算什么?周老板的意思是,太少了?那好,那就改八成吧。”

  周石就跟吃了苍蝇似的,张开口半天说不上话来。

  “怎么?不肯?”

  周石一脸委屈:“公子,您不能这样啊,我有家要养啊。”

  陆晨淡淡说道:“也是哦!我好像也有家要养啊,那好,那就改成九成吧。”

  周石真想吐血,带着苦瓜脸说道:“这,公子您不是为难我吗?”

  陆晨将茶杯盖合上,随手将茶杯丢在桌上,说道:“茶都冷了。”

  说完,他就要起身。

  周石吓坏了,立即拉住陆晨衣襟,大声说道:“不不不,公子,九成,九成,不能再高了,再高,我们一家都要饿死。”

  陆晨笑道:“好,口说无凭,我们立字据。”

  周家大门外,众人看到陆晨进了客厅后,许久都没了反应,心想陆晨到底会不会灭周家。

  客栈内,众人望着周家许久没动静,内心开始有点心烦意燥。

  “爹爹,他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迟迟不见动手。”阴洛宁皱着眉头问道。

  阴玄盛想了想,说道:“他在收编周家。”

  阴宏光点了点头,说道:“这小子心机很深啊,看情况,他想彻底孤立我们阴家,不光从武力上压制我们阴家,还要让我们阴家破产。”

  周石的生意与阴家最亲近,平日里多有生意来往,如果被收编,阴家只能另找合作者。

  如果金云镇大部分商贩都被陆晨操控,日后会怎样?肯定不用多说。更何况,阴家的生意并不是自给自足,不少还需要与其他商贩合作,例如制衣行要与布店合作,不然制衣行无布可制。

  阴洛宁再次瞥了一眼周家,说道:“爹爹,我还是去一趟云剑宗吧,只要我挽回少宗主,那些小商贩翻不起什么浪。”

  阴玄盛点头,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这样了,希望少宗主的心还在你身上。”

  阴宏光这时说道:“玄盛你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现在还想拉拢那位少宗主?你难道没看到订婚宴上他是怎么走的吗?他会答应就见鬼了。”

  阴玄昌说道:“我觉得可以一试,反正那小子五年后也要跟云剑宗算账,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现在不合作,日后就晚了。”

  阴宏光怒道:“不可,洛宁,等会陆晨从周家出来,我带你去见他。”

  “爷爷,你还想着让我向他道歉?向那个杂种道歉?”一听阴宏光要带自己去面见陆晨,阴洛宁登时怒了,叫道:“你难道就不知道那人在金云镇的名声有多臭吗?别人都说他是野种杂种,甚至连父亲是不是陆锋都不清楚,你让我跟他道歉?”

  阴宏光:“我不是要让你道歉,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连个红枫亭亭主的老底都摸不清,我们阴家还有什么脸面立于这世间。”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之前他们的恐惧源于对对方的不了解,光是一手不露面飞花摘叶杀人于无形,就镇住阴家所有人。如果能摸清对方的实力情况,何至于如此被动。

  至于阴家老祖,似乎早意识到阴宏光会有此想法,波澜不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惹无敌的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