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卷:《回忆》
山缺水汪阁老2019-12-07 14:30528

  快过年了,我想到市场去加工香肠。香肠对于以前是奢侈食物,小时候过年杀猪炼油是我最喜欢的事,有香喷喷的油渣吃,那浓浓地香气扑鼻而来。很幸福很美好。但我更记得我高一时打过一份灌水泥包装的计件工,那水泥盐痛十指十趾缝的钻心的痛终生难忘。父母亲教育我们爱劳动吃苦的典型方式是放假去打工攒学费。父亲工作单位金竹山供销社坐落在金竹山火车站旁边,冷江许多地方单位的货运物资停放在车站的仓库里等车皮,水泥厂也不例外,一车车的袋装水泥卸下仓库码堆,有烂的包装必须重新灌好,并缝好口才可以上车皮,母亲在我没放寒暑假之前与水泥厂熟人说好,放假就可以去打工攒学费,把烂在地上的水泥扫在一块,用大铲铲入新的牛皮包装水泥袋里,过磅,再用粗大的绞包针使劲地戳穿,扯紧,打结,再码堆,完成后可攒5角钱,漫天飞舞的水泥粉尘,我带2个口罩都挡不住它的侵入鼻孔,眉毛头发汗水沾着水泥,硬硬的,盐着我的皮肤,灼热,再久点灼痛,到晚上回家用水清洗时,如烫伤一样钻心地痛,在母亲面前,十七八岁的我是那么坚强,但也痛得流出眼泪,第二天用包扎好的双手继续攒着下学期的学费,伤口更痛,记忆更深。几十年过去了,水泥盐烂的伤疤依旧和着我成长,在我的心中永不磨灭。终生受用的痛像座右铭一样激我奔跑,催我奋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虚拟黄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虚拟黄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