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尾声
少史焱之2020-02-17 21:465,132

  韦碧芯走后,姜雨珂呆坐在那里,脑子里全然是乱的。韦碧芯最后的那句是请求,是命令还是威胁?自己难道真的无法拿回身份了吗?这时,许愿走了进来。

  “我听说我妈单独约了你,就跟了过来。”她说着来到姜雨珂身边,“你放心,我刚才躲起来了,她没有看到我。”

  姜雨珂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许愿于是继续:“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

  “如果是替你妈讲话就免了。”姜雨珂没好气地说道,于是起身准备离开。

  “不是的。”许愿赶忙拦住她,“过去的事我不清楚,自然没有发言权。我要说的是你身份的事情。你真的想拿回你原本的身份吗?”

  姜雨珂转过头看着她,“如果是你呢?你自己本来的名字,本来的身份你不想拿回吗?”

  “可是——你不是已经拿回艺然了吗?”

  “如果我以唐晴的身份执掌艺然,那我就是不择手段的商场赢家;可如果我是姜雨珂,这一切本来就该属于我的!这里面的差别你明白吗?”

  “我知道!”许愿突然提高了音量,“你想争一个公道!可是,你离开的时候没有办理新的身份证,错过了指纹采集,而你现在的容貌——你是没有办法证明自己就是姜雨珂本人的!”

  “这我难道不知道吗?”姜雨珂愤怒道,她并不是冲许愿发火而是冲自己,为自己竟然陷入无力证明自己是自己的尴尬境地而气恼。

  许愿并没有因此生气,她反而心平气和地说:“其实,我刚才想到了一个证明你身份的办法,或许可行。”

  她看到姜雨珂的眼睛里闪着亮光,“只是,如果要证明你的身份,就意味着坦白五年前发生的一切,那么唐卫还有天宇,你考虑过他们吗?如果他们要因此受牵连,甚至要承担法律责任,你还坚持要回身份吗?”

  许愿的话给了姜雨珂重重一击,自己一直都只考虑自己的立场,竟然忽略了揭开真相会带给所有人的后果,她突然意识到为什么韦碧芯方才会告诫自己只能以唐晴的身份活下去。姜雨珂愣住了,她无法做出判断,更加无法抉择。

  这时,许愿的手机响了,“是我。哦,好的。不用,她和我在一起。是,我们一块儿过去。”

  挂断电话,她对姜雨珂说:“大牙落网了,需要我们指认。”

  公安局门口毅然立着的身影竟然是乐明溪。

  姜雨珂跑上前诧异道:“你怎么在这儿?”

  乐明溪笑笑,“是唐卫让我来的。”看着姜雨珂迟疑的神情,他又解释道:“他把所有事都告诉我了。稍后再跟你解释,先进去吧。”

  进了警局,许愿被带去认人,姜雨珂却被法医拉去抽血。此时,她再也无法淡定了,质问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说清楚我无法配合。”

  乐明溪只好把她拉到一旁,“你还记得高三的时候你和许愿献血,还报名了造血干细胞捐赠志愿者?后来还真的被通知参加了一次配对,虽然没能成功,但当时留存了你的血液样本。这是证明你真实身份的唯一机会。”

  姜雨珂瞪着眼睛看着乐明溪,“唐卫究竟跟你说了什么?”

  “全部。”乐明溪低声道,“唐卫已经向公安机关坦白了五年前车祸的真相,大牙也是他帮助抓捕归案的。”

  “他疯了吗?”姜雨珂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自己在刚才已经做了决定。

  乐明溪却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当年发生车祸时,撞到你的司机就是大牙。即使唐卫不说出实情,一旦大牙被抓依然会把过去的事都说出来的。”

  “不对。”姜雨珂摇了摇头,司机是大牙而不是唐卫,这件事五年来他都不曾说过,他一直扛下了所有过错,其实是过不了自己的坎儿。

  “即使大牙会说出五年前的事,他也不知道当时的车主并没有死啊!”姜雨珂意识到,唐卫这么做是为了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都还给她。

  “他对警察说你当时因为车祸造成失忆,后面的事都是他一手策划的,你是被蒙在鼓里的。”

  “他说谎!我从来没有失忆,所有的事情我都知晓。我要去把事情说清楚!”

  乐明溪一把拉住姜雨珂,“唐卫之所以扛下所有事就是为了把伤害降至最低。你想过真相会对艺然造成的打击吗?还有姜天宇,他给你整容没有问题,可是他擅自做外科手术,你想让他丢了从业资格吗?你放心,我会从乐氏律师团里挑最擅长这方面的律师帮他打这个官司,把罪责降到最低。”

  此时,姜雨珂还能说什么,她看着乐明溪,眼睛里闪着泪光。乐明溪于是扶住她的肩膀,“相信我!”

  三个月后,姜雨珂出现在乐明溪的办公室。乐明溪冲她笑笑,

  “唐卫的官司后天就要开庭了,你可想好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可别枉费大家的心血。”

  “我明白。我想知道以律师的经验他最差的结果会是什么?”

  “怎么这么悲观,上来就问最差的。我刚咨询过,肇事逃逸这桩,律师打算以已过追诉期为由请求法官不予主张,当然由于驾驶员不是他,所以本身这一项问题也不大。但是他此后非法行医,调换你和死者身份,涉嫌欺诈和妨碍社会治安。至于和小松相关的一系列拘禁、绑架的涉黑行为,小松已死,取证十分困难,最终可能以证据不足撤销指控。但是,李明胜那边检举他经济欺诈和操纵股价,这就涉嫌经济犯罪了。”

  “李明胜掺和什么?”

  “不是他非要掺和,是唐卫不肯放过他。关于他挪用艺然公款的事情,韦碧芯没有留下把柄,所以所有证据都指向李明胜。还有他身份造假逃避债务的事情。唐卫打定主意要把他送进监狱,他当然要来个鱼死网破。”

  “他真是——何必呢?”“这就是唐卫,你比我更了解他。”

  乐明溪说的没错,这就是唐卫,比自己更加执拗,也更加决绝,为了置对手于死地,他宁肯搭上自己。但毕竟,他放过了韦碧芯,或许是为了许愿考虑,但不可否认,在他心底还是顾念那份亲情的,或者说是他更加渴望那份亲情。

  “好了,事情交代完了,该给你东西了。”乐明溪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一只文件袋。

  姜雨珂打开,里面各种证件散了一桌子。

  “托了些关系,总算办利落了。恭喜你,从现在开始你是完整的姜雨珂了。”

  看着一桌子证件,姜雨珂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她颤抖着手拿起两个小本子,竟然——竟然连结婚证也——

  “怎么了?”乐明溪觉察到了她的异样。

  姜雨珂也不掩饰,“我还以为我是以唐晴的身份和许诺结的婚,这段婚姻会被认定为无效呢。”

  “那你是希望它无效呢还是有效?”

  乐明溪什么时候起变得如此善于洞察人心,还是这段时间来他们交往频繁,逐渐已经成了要好的朋友?

  “好,不逗你了。我前几天去看过许诺,他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嗯。不但我相信他会醒过来的。过了五年,死去的姜雨珂都可以活着回来,他也一定会醒过来的。”

  乐明溪笑了,又拿出一个丝绒盒子递给姜雨珂,“这是唐卫放在我这儿,说等事情告一段落让我转交给你。我实在憋不住了,想说今天就索性一块儿都给你。”

  打开盒子那一瞬间,姜雨珂愣住了,那是她母亲留下的蓝宝石项链,那枚为了创业被唐卫强行拿走卖掉的项链,他把它找回来了。

  “它有故事?”乐明溪问道。

  “嗯。它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当年我妈妈设计,我爸爸亲手制作了这条项链,我十八岁生日那天,爸爸替妈妈把它戴在我脖子上。”

  “哦,难怪了。”

  “什么?”

  “。我拿到这条项链的时候因为好奇查了下,发现它是三个月前,唐卫在香港一家拍卖行用五千二百万港币拍下的。”

  “什么?”姜雨珂惊讶道,“它远不值这个价钱!”

  “当时我也这么认为。可是,知道了它背后的故事,我就觉得它值了。”

  “Rainbow的生意就那么好吗?”姜雨珂不由小声嘀咕了一句。

  乐明溪似乎并没听到,他又拿出了一只文件袋,“还有最后一件。”

  “这又是什么?”

  乐明溪冲她眨了下眼睛,示意她打开。

  里面居然是Rainbow的三证合一和一些法务文件,法人代表姜雨珂。

  “这也是唐卫委托我办的。”

  “可我当初明明在经营人变更同意书上签字了啊。”姜雨珂清楚地记得他和唐卫的约定,她拿回艺然而唐卫将拥有Rainbow。

  乐明溪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清楚。姜雨珂明白了,唐卫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得到Rainbow,在他心中自己并不是那个所谓的partner,如此说来,他是用了自己全部身家买回了那条项链。

  “你的东西终会回到你手上,我说话从来都是作数的。”唐卫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姜雨珂轻轻笑了,自言自语道:“他果然说到做到。”

  两天后,法庭上,姜雨珂用一句“不记得。”回答了控方所有的提问,在乐氏强大的律师团努力下,唐卫最终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比起五年来,三年的时光算得了什么?姜雨珂对乐明溪说道。这三年里,艺然珠宝与乐氏正式合作逐渐步入正轨;姜雨珂依然是Rainbow的掌舵人,但具体事务大多由那个扮猪吃老虎的Alan负责;许愿拒绝了重新加盟艺然的邀约,创立了自己的独立品牌,她和韦碧芯搬离了姜家别墅住进了一座公寓和姜天宇当上了邻居,当然,他们两个也自然而然越走越近;姜天宇还说服许愿去监狱看望了李明胜,并且克服心理障碍叫出了“爸爸”;许诺依然静静地躺着,姜雨珂每天细心照料,她的举动渐渐化解了韦碧芯对她的敌意。但是对韦碧芯,她却依旧冷脸,直到有一天,许诺的手指有了反应……

  医生检查后非常兴奋地说道:“照这个情形看,也就这两天,病人就会苏醒!”

  听到这个结论,姜雨珂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但转瞬她就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悄然离开了病房。一周后,许诺彻底苏醒,比预计的时间晚了几天,但从此后姜雨珂就再也没来过。

  那天,姜雨珂和乐明溪在乐氏新建的度假村散步,三年时光,他们彼此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

  “给你送份文件还要我跑这么老远!”姜雨珂愤愤然道。

  乐明溪却笑着回说:“怎么,让你出来透透气不好吗?看我这园林设计,可是请的国内最知名的设计师。”

  “乐氏就是财大气粗啊!”

  “怎么着,后悔了?”

  “后悔?”

  “早知道,当初选我好了?或者说,我现在也还有机会?”

  “你就闹!”

  “诶,说真的,你当初设计我,故意接近我,就没有过半点——啊,真的动心吗?”

  “想听实话?”

  “嗯!”

  “实话就是,其实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你还是挺有魅力的!”

  “所以,你还是对我心动过的?”

  “就那么一刹那,没来得及心动!”

  “那——能不能问一下是哪一刹那,我们可以再——”

  “行了啊,适可而止!还有,我奉劝你,以后该相亲就好好相亲,不喜欢就直接拒绝,别老拿我当靶子敷衍叔叔、阿姨。”

  “他们啊,以后可是不会烦我了。我没跟你说吗?我家老乐和我妈上个月办了离婚手续。”

  姜雨珂愣住了,曾几何时,乐明溪是多么介意父母的婚姻,为此发生过的种种至今还历历在目。可是刚才听他说起,完全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他什么时候看得如此开了?

  “别这样看着我。”乐明溪笑道,“经过这些年,我也算明白了,我们不希望父母干涉自己的感情,同样,他们也没必要为了子女而活。其实,先想清楚的人是我妈,与其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不如去寻找更美好的可能。他们办完手续后,一个直接奔向了新幸福,另一个去环游世界了,可比我们洒脱多了。”

  “那你奶奶岂不是该寂寞了?”

  “她啊,参加了老年大学,假期就去欧洲度假,日子过得比我都充实。”

  姜雨珂听着点了点头,“其实,幸福还是不幸很多时候就在一念之间。”

  乐明溪看着她,突然换了种严肃的口吻,“那你呢?”

  姜雨珂愣了下,不知他此话何意。就见乐明溪轻轻出了口气,“走,跟我去办公室。”

  进了屋,乐明溪这才拿出一份文件送到姜雨珂面前,“这是许诺让我转交给你的。哎,我恐怕算得上宁城最昂贵的邮递员了。”

  姜雨珂却没心思跟他打趣,因为眼前放着的是一份离婚协议,上面清楚地签署着许诺的名字。

  姜雨珂瞬间愣在了那里,这段时间自己的回避在许诺看来竟然是逃避。乐明溪读懂了她的心思,紧跟着补充道:

  “唐卫下个月就出来了。有些事你要好好想清楚,究竟什么才是你的真心。东西我是转交到了。决定还要你自己拿!”

  秋季的天空天高云淡,姜雨珂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当初她资助的福利院,看着孩子们在院子里快乐地玩耍,她不觉露出一个笑容。

  这时,突然起了风,方才还晴朗的天空竟然飘起了雨来,福利院的老师招呼她去躲雨,便小跑至屋檐下。孩子们都没有进屋,而是聚在檐下兴高采烈地看下雨。

  “下个雨也这么高兴啊?”姜雨珂不由问道。

  一个孩子扬起脸看着她,一脸自豪地说道:“我们刚才打赌,等会儿雨停了能不能看到彩虹。我赌能!”

  一旁一个扎辫子的小女孩儿说道:“谁说的?雨后要出太阳才会有彩虹。没文化真可怕!”

  望着一张张稚气的脸庞,开心地笑着闹着,姜雨珂也不经意露出了一抹笑意,她望着雨水从天而降又汇聚流走,竟也想看看这场雨后会不会有彩虹出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有晴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有晴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