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人间道——起事
雷同2019-12-10 11:345,073

  回来第二天,一早,又熙就找来大夫给五五看病。开了些药,我心里也清楚,作用不大,药是给五五吃的,安慰的是我们。

  之后,又熙带我去看士兵的操练。其实我也需要操练,我根本没上过战场。我也就练起来,最近一个月,身体亏的厉害,得找补回来。发现他们训练的兵器主要是长刀,长矛,可能不适合刺杀。

  “又熙,有没有那种刀,唐横刀那种,适合近距离战斗的。这种长刀长矛不适合刺杀。”我说道。

  “这要去兵器库看看,没有的话,去打造。我们专门雇了几个刀剑师傅。”又熙回答道。

  “那最好,尽快。另外,我们选几队人,负责堵截城门援军。先要派这几队人,去自己负责堵截的城门送猪肉。你父亲呢?要和邓公说一下吧。”我说道,有点拘谨,毕竟这不是我的。

  “父亲去联系城里乡绅了,相信到时候能帮上我们的。这里一般都是我负责的。”又熙说道。

  “那好,我们就去挑几个能担大任的。你说你们这主要是盐工,盐工是分队管理的吧?”我问道。

  “是,都是按小队出工的。”又熙答道。

  “我们分成20 个小队,每个小队50人左右,以现有盐工小队为基础,少了数量的,在其他闲散中补齐。再找出20 个身手好的勇士,做刺杀小队。”我说道。

  又熙找来盐场管事,很快队伍就分好了。

  “现在还要20个勇士担当先锋队,有愿意的报名。”我叫又熙同手下说。

  半晌都没人报名。突然一个小孩,跳出来,是邓又德,“我报名先锋队。”

  “虎子别捣乱,你才多大。”我喝止又德。

  “我要去杀了那些强盗,他们害五五姐变成这样。我还要杀元军。”虎子叫道。

  虎子今年16岁还差点,和继祖一样,心里有仇恨。不过他比继祖要壮实不少,家里条件好。不过不行,他都没成年。

  “不行,你爹也不会同意的。”我制止虎子。

  “我就要去,傅大哥都当兵去了,我也要参军。”虎子叫道,发横。

  “要不先让虎子报上,带个头,也好鼓动别人。”又熙自己亲弟弟都豁的出去,古人是真道义啊。

  “实话告诉大家,先锋队就是刺杀刀疤刘的。刀疤刘在乡里为非作歹,掠夺百姓,祸害姑娘,作为这泗州的团练,我们不能干吃饭,屁都不放一个。”我上前鼓动。

  人群中开始议论起来。

  “我去,我爹就是让他们给打死的。我要杀光这帮混蛋。”一个士兵站出来。

  “这兄弟厉害,杀了两个刀疤刘的兵,逃到这的。”又熙补充道。

  “什么名字。”我问道。

  “毛居敬。”答道。

  “我光棍一个,什么也不怕。我去,死了也光彩。”又一个勇士。

  ······

  没想到居然马上就招满,我还想着要不要谈福利条件,果然仇恨是最直接的战斗力。有的小队长也要参加,我劝退回去了。我需要有号召力的人,来瓦解增援士兵。

  都登记分配好,我叫又熙把负责堵截援军的小队长叫一起。

  “这是我们大哥,父亲请的军师,大家都要听大哥安排。”又熙给我带帽子,我很清楚威信还要靠自己挣的。

  “明天你们各自带着猪肉去慰问守城门的士兵。注意,想办法尽量让他们记住你们,能唱个小曲跳个舞什么的更好。到时候就靠你们档住他们了。”我说出送肉的目的。

  “为什么给他们猪肉,给我们弟兄自己吃了,也好拼命。”一张大嘴巴说道。

  “你50 人能挡住他们1000人嘛?”我反问道。

  “这个······”大嘴巴语塞。

  “记住,你们要把他们当做兄弟处,我们成了,他们就是你的手下,明白吗?如果路上遭遇上了,一定要和他们说,跟了邓公,不光吃好的,还有地分,记住,一定要瓦解他们。记住了。”我再三申明。

  “如果他们不听怎么办?”有人提出疑意。

  “集中力量杀了他们领头的,当然这是下策。最重要的是瓦解对方。明天送猪肉的时候,务必要同守军打好感情基础。明白吗?”我再三申明。

  “明白。”回答的信心不是很足。

  “要成事,就要冒险,甚至流血。现在整个中原都是战乱,我们没有地方逃。与其没有结果到处逃,饿死 病死在路上,还不如好好保护好自己的家,活下去概率还更大。如果拦不住,而且杀了领头的也没用,你们就投降,头几天还吃了你们送的肉,应该不至于杀了你们。”我一一交代。

  “我们绝不投降,拼死挡住守军。”人群中有人叫起来。

  “不用,没必要枉死。当招降一个城门之后,马上带着人去堵另一个城门,你们商量好谁去找谁。都好了,赶紧赶到县衙救场,我们能不能活着,就看你们了。”我详细地布置妥当。

  ······

  嘱咐完他们之后,赶紧去先锋队。先去找兵器,兵器库有一些短刀,佩刀等,先拿着练手。叫刀剑师傅赶紧打造,先不管好赖了。同时还叫刀剑师傅指导我们一些技术动作,抓紧练习,着重练砍劈刺。

  一天忙活完,回到住所,邓公回来了。

  “王兄弟啊,今天我找到城里的一些朋友,商量着过几天设宴慰问刀疤刘。你看我们怎么利用下这次机会?”邓公说道。

  “是送酒吧?”我问道。

  “是,刀疤刘他们都是些酒肉之徒。”邓公应道。

  “这确实是个机会。不过我还有个请求。”我有需求,只能找邓公满足。

  “王兄弟,你说。”邓公很是坦荡,看样子是真信我。

  “我们这次行动不能失败,也失败不起,所以要毕其功于一役。”我铺垫道。

  “是。”邓公附和。

  “能不能杀两头牛,犒劳我们自己兄弟,也是给先锋队的兄弟蓄力气。”打篮球的我,明白牛肉对运动的意义。同时,送给别人猪肉,自己也不能差,要不然兄弟们会有嫌隙。

  “这个还真要找找,应该问题不大。”邓公稳妥,应该没问题。“我们已经通知刀疤刘他们,大后天摆酒慰问城内他们的士兵。”

  “这么急,怕造刀赶不及啊。”刀剑师傅就三个,不睡觉三天也打造不出来。

  “我叫人去邻县的盐商朋友那借,一天就能赶回来。”邓公说道,他人脉广。

  “那最好不过了。哦,邓公,您把又德叫回去。他非要参加先锋队。”我希望邓公叫虎子回去。

  “是嘛,我看不用了。既然已经决定走上这条路,冲锋陷阵,我们家也不能躲在后面。”没想到邓公如此大义。

  “我保证不了他的安全。”我说出我的担忧,刀口舔血,谁能保得了谁,保得了,就不做亡命之徒了。

  “生死有命,身逢乱世,谁都躲不了。有王兄弟带着,对虎子也是很好的锻炼。”邓公笑着,很是磊落。

  “邓公就这么相信我?我可是没带过兵打过仗,说实话,自己都心里没底?”我说道,确实我心里没底,都是逼上梁山的。我不反,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这里谁都没打过仗,我相信王兄弟是将帅之才。”邓公给我打气。

  没想到邓公如此信任我,士为知己者死,我当全力以付。想想也是,这个时候,整个县城也找不到第二个我这种正规本科毕业大学生。虽然大学很多时候打酱油,好歹在图书馆呆了两年,加上一直对军事感兴趣,学的还是社会学科,自觉自己还算在他们之上的。

  晚上吃饭,五五做的。看来现在生活安定了,五五心里也平静了,心病自然就好了。我很开心,又熙更开心,赖在我这吃饭。吃完饭,又熙走了之后。我 继祖 五五,坐着。

  “继祖 五五,我们这次要搭一个自己能保护的家,不用再跑了。”我对他们说,我要履行自己的诺言。

  “恩,五五姐,我们不再跑了。”继祖开心的对五五说。

  五五不说话,流出眼泪,大概已经没什么问题了。我很欣慰,一切都是值得的。

  晚上,我又失眠了,我脑中一遍遍模拟可能的各种状况。我输不起,我不能再让继祖 五五馅入危险。

  第二天,杀猪宰牛,好不热闹。想想古代起事之前,杀牛宰羊来祭祀,其实是就是为了吃最后一顿断头饭,应该有一定的因素在里头。当然,仪式感也是很重要。

  猪肉炖的久,半个城都能闻到香味。这个时候的猪都是家猪,年猪,三四百斤重,体大膘厚,纯吃泔水和猪草长大,猪肉喷香异常,和现代饲料饲养三四个月出栏的,是两个物种。有肉吃,大伙都开心,这是同甘,共苦在后面等着。甜头得先让人尝到,以后再说。

  晚上送完猪肉回来,兄弟们很是兴奋。

  “王大哥,你是没看到。那些士兵看见肉,眼珠子都掉了。说平时刘大帅就给他们吃最差的,这次开眼界了。三娃子还给他们唱小曲,十八摸。哈哈哈哈,那帮士兵不知道多开心。”这是赵十三。

  “是啊。闻到肉香,我也受不了,真不想给那帮孙子。想想自己有牛肉,也就不稀罕了。可他们听说,我们吃牛肉,当时就问我可不可加入我们。一口一个大哥,叫的我当时就想答应下来。哈哈哈哈···”大嘴巴话最多。

  听到这些,我也开心,但是马上回过神来。这帮嘴不带把门的,刀疤刘知道会不会警觉。

  “谁叫你们把吃牛肉的事说出去的,还有谁都不能收这些士兵。”我上火了。

  “弟兄们也就说笑,大哥别见怪。”又熙过来圆场。

  弟兄们不敢做声,知道闯祸了。

  “既然都说出去就说了,但是士兵一个都不能收,记住。”这些弟兄还不太熟,我不能摆谱。可能我最近太紧张了。收了士兵,不等于直接开战了。

  又是一晚,失眠。刀疤刘会不会警觉,到时候怎么办。我辗转反侧,没办法睡觉,看着一旁睡着的继祖,我很清楚,赢确保不了,可是输不起。

  “大哥,怎么又失眠了。”一个房间的继祖说话了。

  “想些事。”我说道。

  “大哥,不要这么担心,我会保护好五五姐的。你放心去做事,我们什么都不怕。”继祖很懂事。

  “大哥知道继祖坐得到,睡觉吧。明天我拿把刀给你,你以后就是男子汉了。”我说道。

  “我也要和虎子一样当兵杀坏人。”继祖说道。

  “你好好保护五五姐,就是最大的功劳。我们的家不能散。”我打消他的想法。

  “恩。”继祖听话。

  “睡觉。”我说道。

  这就是场赌博,既然赌本已经下了,就只能等着开牌了。

  回来第三天,上午训练完,下午就不训练了。一起早早地吃晚饭,还喝了些酒。邓公也赶了过来。

  “弟兄们,我们团练组建到现在,无所作为。让那帮无赖山匪祸害乡邻,我们有愧。明天我们就要把颜面挣回来,把那帮山匪赶出泗州,还乡邻一片太平。干。”邓公发话了。

  “干。”

  “干。”

  ······

  其实是米酒,度数低,干了也问题不大,要的就是豪气。

  晚上,回到住所,我拿了把配刀给继祖,简单的教了下。继祖很高兴,他还不知道明天意味着什么,孩子小,有了把刀,他就觉得他能干任何事,就是英雄了。

  孩子有了刀,半夜都没睡着,他很兴奋,睡不着。可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晚。

  翌日,下午,我们装配好,先锋队穿上和刀疤刘他们士兵一样的衣服。三个小队先出发,去堵各城门回援部队,两个小队守住自己的城门,岸口停了船,这是一条退逃路线。剩下进攻县衙的士兵,分成长矛 长刀和弓箭队,保障先锋队的刺杀任务。

  说实话我很害怕,刀疤刘是谁我不知道,也没见过,他人是好是坏我更不清楚,但是我要杀他,我都不清楚为什么,我就是必须杀了他。要怪就怪我们不应该在一个地方,一山不容二虎,何况他们还为非作歹。

  想到杀人,我迟疑,害怕,但是想到给五五继祖的承诺,想到徐州的屠城,我又杀意四起。没地方可逃,我要撑起自己的一片天。

  动身之前,邓公拉住我。“王兄弟,你不能去,军不能无帅。你去了谁指挥,让又熙去就可以了。”

  我看见又熙也穿着刀疤刘那边的衣服。

  “又熙,你别去,我去。现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要到现场应变,我必须去。你弟弟已经在先锋队了,你得给你爹留条活路。”我对又熙说道。

  “不行,你不能去,五五 继祖他们不能少了你。”又熙也抢着去。

  “我如果有什么事,你替我照顾五五 继祖,别磨磨唧唧的。”我抢过又熙的刀。“邓公,您坐镇调度就可以了,前方交给我了。”

  我不应该怕,死了,那也是剧本写的,回到现代我也解脱了,我相信剧本应该不会就这么结束的。就这么说服自己,其实经过这么多,我也疑惑了,这一路生活太真实了,根本就没有穿越这么一说。再跳一次悬崖,我应该不敢了,生死是真的,穿越是假的,死了真的就是没了,而我还有五五 继祖和郡主。但是,现在管不了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陈信,你保护好大哥。”又熙对身边的兄弟说。陈信,有些斯文,估计读过书,就是长得像猴,眼睛大脸小。

  “我会用我的命保护好王大哥,让他平安归来。”陈信立誓。

  我看了陈信一眼,长得真的和猴相似,还是眼睛猴,不是很壮硕。我想对他说,保护好自己吧,还是没说,拍了下他肩膀。

  出发的弟兄,不少家就在这城里,他们很多是邓公的盐工。赶走刀疤刘,他们义不容辞,可他们又有家庭,也有牵绊,这一去不知道会怎么样。相信和我一样纠结的,有很多。还是那句话,箭在弦上,人在船上,不得不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