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人间道——回家
雷同2019-12-09 11:334,086

  出城路上,我紧紧抓住她俩的手,告诉他们害怕就闭上眼睛。看着遍地的尸体,五五 继祖的手,我抓的更紧了,怕他们也突然就消失了。那我一定会疯,现在我唯一的支柱和信念就是他们。那晚,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在尸体中穿行,尽量不踩着谁,否则他们应该会不高兴。

  回去的路,我们赶的急,有时候晚上也赶路,奇怪的是那些天晚上月亮都特别大。可我一点也不喜欢。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大概从地狱出来的人,已经不需要交流什么了。两只脚累的没知觉了,但我仍然硬拽着五五继祖,往前走。五五 继祖被我拉着,近乎小跑着,直到继祖坚持不下去了,我们才停下休息下。回的这几天,我体力极好,两只脚都烂了,我没有丝毫感觉,只想着赶紧回去,带着继祖 五五逃离这个地狱。

  不知道走了几天,回到泗州城,我们直接找文熙,没敢直接回家。

  “帮主,你们去哪了,出什么事了。”又熙看见了我们,就冲过来,欣喜又担忧。

  “说来话长,能不能先帮我把五五 继祖安顿下。我们先洗漱一下。”我说道。

  “好,五五你们都去哪里了?没事吧?”估计又熙看见五五一副失魂落魄的样,知道不正常。“五五,说话啊,别吓你又熙哥。”又熙慌了。

  “五五姐,看到了好多死人,吓着了。”继祖告诉又熙。

  “不怕,现在回家了。”又熙很关心五五,以前我太不注意了。

  “对不起,我没照顾好五五。”我很愧疚。

  我们洗漱了一番,总算是像个人了。

  “王兄弟来了,我最近一直想找你商量事,你都不在。”一个长者说道,和又熙一起走过来。邓又德跟在后头,看见我们高兴地冲过来。长者应该是又德他爸。

  “有些事,到外面走了一趟。邓公,有什么事您说。”我想,叫邓公应该不失礼貌。之前应该见过,就不知道以前怎么称呼的。

  “傅大哥呢?”邓又德和友德感情好,自然先问。

  “傅大哥参加红巾军去了。”继祖说道。

  “父亲,我也要去。”虎子说道。

  “又德,别在这捣乱。”邓公说道。

  又熙带着又德和五五 继祖出去了,继祖一直陪着五五。继祖真的很懂事,我很欣慰,但也心酸心痛。

  “王兄弟,你之前和又熙说,要屯粮买铁器,我也一直都有想法。按你说的,我们已经囤积了一批粮食,也打制了一批兵器,还把我手下的盐工操练起来。现在,想和你商量商量下一步的计划。对了,王兄弟,你刚回来,要不要先休息下。”邓公做事细致。

  “不用,这次回来,我就是此事,邓公能相信我,我荣幸之至。就是不知道现在泗州是什么情况?”我说道。

  “朝廷官兵跑了之后,一些土匪山贼打着红巾军的旗号,在城里为非作歹,祸害乡邻。不过他们目光短浅,成不了气候,不足多虑,也不敢碰我们。我们今后去向才是我们需要定夺的。”邓公简单地分析了局势。

  “我以为,元庭腐败残忍,气数将尽。现在各地农民起事不断,又鱼龙混杂,在形势不明之前,我们首先要做到自保。”我说道。

  “王兄弟说的极是,又熙一直说等王兄弟回来,我们干一番大事业。你觉得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邓公很欣慰,觉得有能依仗之人了。

  “我觉得,先得有我们自己的根据地,得把那些烂鱼臭虾赶出泗州,不要为害乡邻。”我接着说道。

  “是,也算造福一方。泗州是我们生养之地,作为根据地再合适不过。”邓公说道。

  “咱们现在有多少人啊?”我问道。

  “现在主要是我的盐工和团练的人,加上家仆和投奔的义士,1000余号人。”邓公介绍道。

  “他们那边是什么情况。”我接着问道,知己知彼很重要。

  “领头的叫刀疤刘,带着他的山寨兄弟,收留了一批山匪地痞,还招募了一些流民做士兵,总数应该有5000来人。”邓公继续介绍道。

  “他们兵员分布呢?”说实话,听到5000,我有点触。

  “叫又熙来说,他更清楚。”邓公说道。

  又熙进来,心情低落。

  “我没把五五照顾好,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回头我去给五五找个大夫看看。”我对文熙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愧疚,道歉,现在都不是时候。

  “大夫我去叫吧,这不怪帮主。现在城内,刀疤刘和他的一帮兄弟2000号人左右,住在府衙,在城里为非作歹。其他招募的流民士兵,守着三个城门。还有一个城门是我们盐工出入的,归我们管。”又熙介绍城内情况。

  “我们的人呢,都在哪?”我接着问。

  “我们的人都在城内,只是盐工出工时才会在岸口。”又熙答道。

  “我们兵器怎么样?”我问道。

  “我们大刀 长矛 盾牌 弓弩都装备了,还有些富余,都是帮主叫我们准备的早,才不至于慌忙。”又熙说道。

  “对方装备是什么情况?”我想知道更多,才更有把握。其实心底不是很有信心,1000对5000,谁都没信心,只能奇袭。

  “除了刀疤刘的兄弟,亲信,有一些好点的兵器。后招募的流民士兵基本就是片刀 农具。兵器上我们比他们好。”看样子又熙做了不少准备。

  “你有什么想法?”我对又熙说。

  “我想的是,擒贼先擒王,我们直取刀疤刘,刺杀了他这个贼首,其他人就树倒猢狲散了。”又熙说道,眼神坚定,是筹划已久了。

  “是,我们人数不够,只能奇袭。”邓公附和道。

  “对,但是这个得速度快,在他们城门的士兵反应过来之前结束。而且,我们得组织刺杀的精英小队。”我徐州被困的那段时间,天天失眠,脑中一直在设想将发生的事情,想了千百种可能和情况,经历了死亡,很多事情自然能够冷静处理。

  “既然方向都没有异议,商量下如何实施吧。”邓公看样子心意已决,叫我只是坚定下决心。

  “首先,我们要堵上他们城门的援军,然后,刺杀队必须直接快速的解决刀疤刘。”又熙说道。

  “不对,堵是堵不上的,万一刺杀不成功,我们就是一锤子买卖,风险太大。我们只有分化敌人,先把外围的流民士兵分化。其实换个角度思考,这些流民可以是刀疤刘的,也可以是我们的。”我说道。我明白这些流民要的只是一口吃的,这都是从刘二父子身上我看到了。

  “还是王兄弟想的周全。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做?”邓公问道。

  “首先,我们得去慰问城门的士兵。打着邓公的名号,直接送肉,每个城门杀两头猪,煮熟了送过去。邓公,能做到吗?”我说道。如果在徐州,芝麻李他们送肉,我想我也会去参加守备的,对流民来说,这吸引力太大了。

  “这个没问题,有舍有得。”邓公说道。

  “其次,如果当天有士兵增援,直接放话,跟了邓公,分田地。流民,最看重的两点,吃饱,有地种。”我说道。这是历史一次次证明了的,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帮主,如果这样,我相信没人不会跟我们。”又熙很激动。

  “只是这地从哪里来?”邓公疑惑道。姜还是老的辣,知道问题关键。

  “逃跑的地主,公有土地,还有军队屯田。我们部队壮大之后,也必须要寻找粮草供给,这样一举两得。”我接着说。这是看三国邓艾屯田学的,乱世军队屯田是必须的。

  “王兄弟眼光长远,果真将帅之才。只是这地主的地,还得斟酌。都是城里抬头见的熟人。”邓公说话得体,一杨一抑。

  想的长远,那也是逼的,我不想再遇上徐州的状况,今后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不想五五 继祖的命由天定。我原本想打土豪分田地的,邓公这么一说,看样子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了。机会不到,那就先妥协下,先联合城中各方势力。

  “那这样,您老应该和城里的乡绅地主熟悉,您就和他们通通气,能不能争取到我们这边。之后军队给养估计还要仰仗他们。”我换种口气。

  “这个好办,大伙早就受不了这帮流氓土匪了,都来我们这告状。”又熙说道。

  看样子,老爷子在当地德高望重啊,这就更好办了。

  “那我们什么时间行动。”又熙问道。

  “先缓两天,我看王兄弟一路风尘,需要调养。顺便也熟悉熟悉我们自己的部队。”邓公待人还是周到。说的激动,我都不觉得自己身体最近亏欠了。

  我 五五 继祖在又熙家住下,等赶走了那帮人,再回去。晚上,邓公为我们设宴,我自然是高兴。只是看到五五还是一言不发,就揪心。

  又熙给五五夹肉的时候,五五惶恐不安,一把推开,“我不吃肉,我不吃肉,我不吃肉。”继祖乖巧,把五五扶走,另外盛饭。

  五五每叫一声不吃肉,我心里就扎一针。五五应该知道了吃“香肉”的事,她太懂事,一直都不说,怕我难过。造孽,曾经五五是城外难民心中的仙女,而仙女却吃了难民的肉,讽刺。我都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难过。我心中有恨,恨这城中的强盗,徐州的元军,或者只是恨我自己的无能。而此刻难过的还有又熙。不管怎样,我一定不能让五五 继祖再受难。

  饭后我找到又熙,“你恨我吧,我无能,让五五变成这样。”

  “帮主,我不恨你。只恨这世道,我会找大夫治好五五。”又熙说道,眼眶湿润。

  “会的。友德走了,你就不要叫帮主了。”我说道。

  “是,大哥。你说这世道,会变好吗?”又熙迷茫地望着夜空。

  “会的,就是中间要有很多人流血流泪。”我说道。

  “如果一定要流泪流血,我愿意。”又熙说道,很坚定。

  “大哥以前,想法很简单,就是大家开开心心的过小日子。没想到生不由己,造化弄人,总是被赶着走。从今以后,我们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我说道,这也是对我自己说的。

  “对,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保护好家人乡邻。”又熙很是认可。

  我找到五五 继祖,她俩做着看月亮。我坐下,抱着他们,我问我自己能不能保护好他们。

  “大哥,我会好好照顾五五姐的。”继祖懂事,知道安慰我。

  “继祖会的。你不恨大哥吗?大哥没能力保护好你们。”我说道,徐州已经把我在他们面前所有的脸面都撕掉了。也把我对人间的想象也撕毁了,我只有一个信念,带着这一家活下去,活下去,就是我的全部,我可以做任何事,不问对错。

  “我不恨大哥,我恨那些强盗,我恨元兵。我要杀了他们,为刘二大叔报仇。”继祖咬牙切齿。

  我摸着他的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年纪在现代正是大人头痛的时期,是对世界充满渴望和希冀,甚至是反叛的年纪,而现在,他只想杀人。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月亮,我想起草原的郡主,明月是同一轮,而世界却是两个。一切都那么不真实。格日乐,我还能去找你吗?你现在在干嘛呢?你会不会也在想我?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人间道——起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