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地狱道——度日如年
雷同2019-12-06 23:254,252

  我们和那对父子,一起到了徐州。果然聚集了很多人在这里。我们找了一处废弃的院落,把五五 继祖安顿好。赶紧去买个马车,抓紧时间赶去草原,不知道哪天战乱就来了。

  转了大半个下午,马粪都没见到。估计找的地方不对,明天接着找,可能去城外找更有可能。现在的徐州城,人多,不能说热闹,混乱更贴切。大多是流民,都等着芝麻李他们放粥。

  走在回去的路上,阴暗寒冷,入秋了。

  突然想起,我是穿越的,怎么现在每天都被生活逼着跑。什么豪气行天下,豪气盖江湖,都是笑话。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好想郡主,现在的郡主温柔,知性,脾气还是有,我脸皮厚点也没什么问题。郡主,我要尽来快找你。

  回去的路上,我买了些干粮,多囤积点。但又不敢多买,还要留着买马车,真不知道现在的银两能不能买得起马车。柴米油盐,累死人啊。

  那对父子和我们住一起,但我真的不愿意再把粮食分他们。五五大方,还是送了两个饼给他们,还说她可以少吃点。我很心酸,我不是个小气的人,但我更不愿意看到五五继祖挨饿。我觉得我很失败,还说什么,天下生民被善待,大言不惭,嘴上王者。

  第二天我去城外,接着找马车。城门关了,不让出去也不让进来,说是元军来了。心想,糟了,我们还怎么去草原。得想办法出城,得想办法逃离这里。我还没经历过战争,不知道是怎样的,但绝对不会是好的。我手无寸铁,还带着五五继祖。

  第三天,城门还没开。我都不知道怎么安抚五五和继祖,五五反倒安慰我,“大哥,不急。总会开门的。我们省着点吃,就可以度过去。”

  “大哥会带你们离开这的。”我安慰他们。在现代,我很失败,是个loser,没想到古代还是失败。屌丝什么时候都是屌丝,屌丝逆袭都他妈是一厢情愿,我开始有些自怨自艾了。

  那对父子每天出去喝粥,这粥喝了,反倒让人更饿,但是好赖能保住命。我也会去讨点粥,就跟抢似的,一点尊严形象都没有。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去了,有碗粥,就着白饼,应该能抗些天。粥,稀得很,但总比没有强。那些光喝粥的,根本很难活,只不过是死的没那么快,等着下一个生门吧。

  第四天,元军到了,在外城围着。我赶紧去买粮食,可是粮食涨价涨得的太快。我的银子也没买到多少,就这还是要和人争抢。马车是彻底泡汤了,这个时候管不了那么多了。

  芝麻李招兵了,那对父子赶紧去报名了,总算有口吃的。继祖也凑热闹,闹着要去,不听人话,跟着那对父子就跑,我火上心头,一巴掌抽过去。马上我后悔了,我应该是最近太紧张了。

  “大哥,你以前从不打人的,你怎么了。”五五抱着继祖。

  “对不起,我太紧张了。你打大哥一下。”我对继祖说。“你还小,都不知道死是什么。”

  “大哥,我不怪你。我知道死,我爹娘就是饿死的。”继祖擒着泪。

  “我们度过这阵,就回去。我们去找又熙,我们要自己保护自己,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我们不跑了。”我摸着继祖的头。得改变计划了,郡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了。

  “好,我们回去。”五五很开心的样子。她对那个家,有更多的归属感。

  现在,去草原,没辆马车,预计也到不了了。只能先宽慰下他们。现在的每一天都紧张,就和年底到了,没赚着钱,还没老婆一样的紧张,焦虑。

  第五天,元军攻城,强度不大,没多久就退了。我怎么知道的?他们父子两换班,顺道回来看看。带着分到的口粮,父子很高兴,食物有着落了。

  “大兄弟,你也一块去吧。那些元兵太差了,我们根本不怕他们。大伙都投奔李大帅,还有口粮分。”路边生病孩子的父亲说道。

  “我就不去了。你们不怕吗?”我反问道。有五五 继祖在,现在我不敢去任何地方。

  “怕什么,参军战死,不参军就饿死,横竖都是死。当兵不光能吃粮,还可以杀那些蒙古人,解恨。”他说得很干脆。

  “怎么,你们和朝廷有仇?”我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我们村闹旱灾,朝廷一粒粮食都没发下来。还要我们去修河堤,饭又不给吃。刘福通一闹,到处是战乱,元军不管我们是不是红巾军,都一块杀。我们彻底没活路了,地种不了了,只能带着一家人逃难。孩子他娘路上饿死了,女儿送人了,就剩这个哑巴儿子,这就是命。”他说道,说的很爽利,都感觉不到他的痛苦,感觉说的不是他的故事。苦太多了,就不痛了吧。

  ······

  一顿聊天,才知道父亲叫刘二,儿子叫刘光,是个哑巴。有的时候真不愿意去认识什么人,这乱世,也不想和那么多人有牵连,今天活着,明天死了,就像季叔一样。相聚和告别同样艰难,何况还是生离死别。

  父子把粮食找地方藏好,房子就这么点地,也不知道他藏哪里了。我很好奇,当然我是计较他们有粮食了也不还我们点。我真的很小气,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好在我没说出口,那样五五继祖会很瞧不起我。

  今天下了大雨,天气马上变凉了。这屋漏雨,地面没有半块干爽,让继祖 五五都没地方落脚。潮湿,阴冷,晚上觉都不好睡。继祖 五五蜷缩在一边,我也只能看着。

  好在次日,刘二父子拿来了一块油布。我们用油布把楼板给糊上,这样就有一块干爽地了。我到处收罗木板,垫起简易的的床。继祖 五五他们能睡得好点。我这个做大哥的真失败,只能做些有的没的,缓解自己的尴尬。忙东忙西才是能缓解自己的焦虑,可这样容易让自己饿,消耗更多粮食,我又不得不停下。

  元军围城不攻了,像是在等什么。刘二他们倒是省心了,白吃着粮,没事还喜欢和我聊天,其实我不想聊什么天,累。

  就这样,吃了半个月的干粮,还算计着吃,口腔都溃疡了。我体重下降的明显,体力越来越差了。五五也越来越瘦了,原来就不胖。继祖在长身体,营养跟不上,脸色也明显发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信神,但在这时,我很希望有神明,还能听见我的祈愿。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白莲教才能掀起波澜。时代下的百姓是多么无力,而我也是,祈祷是唯一可以做的。

  我不再允诺五五继祖什么未来了,我这个大哥的名头 尊严也到头了,已经不值得他们任何的尊重了,我是那么没用。好在五五 继祖懂事,不说什么让我难堪的话。

  第十六天,在浑浑噩噩中,竟然度过了半个月,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这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粮食坚持不了几天了,问题是城里现在草都找不到了。大家到处在找老鼠 蛇等一切能塞进肚子的东西,蟑螂都没地方逃。饥饿是一件很具体的事,你饿了就想吃,可没吃饱,会让你更饿。每天吃的那点东西,养胃都不算。我们把饼泡成糊糊,饿了就嘬一口。我们尽量不活动,省的饿得快。

  我不敢看五五 继祖了,一个没有用的大哥,我已经没有任何自信和他们说任何事。这感觉就像大龄单身屌丝回家过年,大人说任何东西,你都不敢还口,只想躲着不见人。饥饿首先夺去的是你的自信。你有信心才能去做一个像模像样的人,没有自信,只想把脑袋夹在腋下过日子,而不是放在脖子上。

  第十七天,刘二回来,说元军脱脱来了,蒙古宰相。他们跟着芝麻李元帅,要同蒙古人战斗到底,但是明显底气不足。城里早就不供应粥,有,也只能拿来漱口。陆陆续续有死亡的人了,也不知道是饿死的还病死的,总之是每天有人死就对了,都和饥饿有关。

  人还动的了的,就埋动不了的。不埋的话,恶臭不说,容易引发瘟疫。我还能动弹,出去和别人一起埋人。一般小孩 老人先死,埋得多了点,我都麻木了,一点感触都没有。挖坑,填土就是这么简单。

  今天把隔壁的小曾孙女和太爷埋了。隔壁一家9口,四世同堂,如果是平时,这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庭,开了家裁缝店,靠手艺谋生,稳定。小孙子今年才结婚,家庭很圆满。可现在这份稳定的营生变成了遗憾,遗憾的是他们是卖布的,不是卖粮食的。

  他们是我在无所事事,没地方去的时候认识的。每天假装出去找出路,实际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隔壁坐着。和他们家老太爷下象棋,我菜,老太爷精神也很难集中,半斤八两,这就凑成一对了。其实棋也没下几次,人都饿昏了,还下什么棋,但算认识了。加上他们家居然有不少茶叶,没饭吃,只能喝水了,而且有助于缓解口腔溃疡,我也经常去隔壁家了。

  第十八天,王二没回来,我们的粮食就剩一天的了。我只是照例到外面兜一圈,看看能找到什么吃的。可是走不了多远就累了,也找不到什么东西,但又不好意思回去面对五五继祖,就到门外面一个地方,休息。

  五五 继祖也乖,不会问我,还叫我不要出去了。其实现在,对我来说,饿是其次的,那种无力感,失落感才是最难受的。我不能绝望,还有五五和继祖呢。

  五五会去打些水来给我们洗澡洗脸,还会换洗衣服。保持干净,才能不容易生病或者染上瘟疫。现在,生病多半意味着死亡。五五的大眼睛,已经没有那么有光了,多了迷茫和怀疑。继祖倒是很平静,饥饿还是他不久之前的记忆。

  第十九天,刘二回来了一下,灰头土脸,说是一场恶战。蒙古大炮真厉害,城墙都档不住,不过还是打退了。军队里现在一天只发一顿了。之后王二一直念叨,“一场恶战,一场恶战······”

  城里死的人越来越多了,人们也没力气去埋了,就放在一边。好在天气凉了,不至于马上发臭。隔壁又来叫我帮忙埋人,这次是小曾孙子和奶奶,奶奶一看小孙子饿死了,哭两下就断气了。

  我和他们两个儿子把他们埋了,忙了整整一天,都没力气,我眼睛都冒花了。他们还拿了匹布给我,有什么用,接着吧,也是人家的心意。还扯了半天,说这布有多好,再好也不能吃,但彼此还是配合,不至于太难受。

  第二十天,断粮了,今天。拿剩那点糖化点水充饥,五五 继祖都懂事,饿着也不和我吵,我心里更难受。刘二回来,说元军现在不攻,围城了。

  看着满城的尸体,每个人的脸上都阴郁,看不到明天。

  我们现在抬起眼睛都费力,躺着就不动了。饿的连吃饭的力气都没多少,当然有吃的肯定能还是吃的。

  第二十一天,今天又饿了一天,我现在浑身乏力。五五 继祖也好不到哪去。原来熟脸的人越来越少了,我不会就死在这吧。我应该去当兵的,可是现在军队也发不出粮食,去了白去,我不能放下五五他们。

  奇了怪,最近天气都很好。我坐着,都不敢看五五 继祖他们。五五和继祖坐一起,抱着继祖,大而亮的眼睛,现在也有了莫可名状的空洞。继祖只是呆呆看着前面,似乎在等什么。我现在自怨自艾的力气都没有,话我不愿意说,也没多少劲头说。人已经进入一种漂浮状,就怕饥饿来临,赶不走。如果来了,就期盼赶紧饿过头,就不难受了。

  我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但是每天都是饿醒过来的。我看着五五和继祖,继祖还没成年,五五也刚成年,是天造孽还是我造孽啊。

  隔壁的爷爷和大儿媳也死了,没过来叫我埋,都没力气,就不浪费力气了。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地狱道——“香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