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地狱道——屠城
雷同2019-12-08 11:282,572

  我走到外面,炮声停了。城内一片杀伐声,元军的士兵见人就杀。城里这边有武器的在抵抗,没武器的一个个被长矛刺死,被大刀砍死。尤其是妇女 儿童,他们不知道抵抗,更不知道格挡,都吓蒙了,加上饿了这么久,杀他们如砍瓜切菜。

  这是一场屠杀,奇怪的是,没有多少尖叫哀嚎,这些被杀的人很多虚弱得已经叫不出来了,唯一希望的就是杀人者累了。橘黄的夕阳下,就像默片,一部战阵杀伐默片:刺一枪,人倒下,砍一刀,人倒下;再刺一枪,动弹一下,躺平,再砍一刀,抽动一下,躺平······

  看着,我没有恐惧,竟然看出了美感。残忍到极致,也是美。

  还好这几天吃肉,我有体力,赶紧跑回去。我们得找地方藏身。

  从前的房子是瓦房,顶是斜的,瓦下面有一层楼板。楼板和瓦顶会形成一个三角锥形的空间,不大,但是能藏进人。搬好梯子,赶紧叫五五 继祖爬进那里。我叫刘二也进去,刘二不进去,他说他这辈子就这样了,给我们守着下面。五五 继祖爬上去之后,把梯子扔了,我和刘二把门关上。

  刘二说要我爬上去,用肩膀给我垫脚。爬了半天,还没上去,可能身体太虚,很难爬。这时候院子门被推开了。我们停下来,隔着门缝,看见两个元兵来到院子。我拿着菜刀,刘二拿着长矛。我很紧张,也害怕,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我没想过杀人这种事情,脑子开始空白。

  门推开了,刘二冲上去,就刺中一个士兵,干脆利落,他也算是一名老兵了。但是刺太深,没来的及拔出来。另一个士兵就刺中了刘二。刘二死死抱住士兵的长矛,我愣了一下,士兵放下矛想跑。“杀了他,要不他叫人进来,我们都得死。”刘二忍者腹痛,对我说道。

  我仍是懵的,条件反射地冲上去砍。第一下砍到肩膀,这是死不了人的。士兵疼的倒下,还想爬起来跑。我跟上,对着头一通乱砍,我闭着眼睛,好想哭。直到砍累了,看看士兵不动了。我回头,走到刘二刺中的那个士兵跟前。

  那个士兵还没死,也想跑,长矛插进胸腔,都还没拔出来,口鼻在流血。我照着脖子又是几刀,这样他也痛快。我赶紧走到刘二边,他被刺中腹部。杀人我是懵的,看到刘二我更慌了,脑子里空白。

  “你赶紧躲起来,等下会有检查战场的。不要管我,我就是要死的人,我一家人地下团聚了。死我不怕,就是这辈子我不甘心,世道太不公了。”刘二一脸愤懑,无奈与不甘,这里死掉的人,谁甘心。

  “你赶紧躲起来。”刘二指着外面院子墙边的一个罐子,“罐子里有粮食···本来准备逃难用的。”

  “你不要说话,你这伤,治得了。”我扶着刘二。眼泪不自觉流下来,我还是觉得委屈,我不明白为什么。生命是这样无力,脆弱。他杀我,我杀他,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之前面都没见过。

  “你赶紧藏起来,都死了,我就白死了。让我躺下。”我扶刘二侧躺下,长矛还插在他身体里,地上血越流越多。

  我放下刘二,转身爬上楼去,没有刘二的垫脚,爬了半天,体力都要耗尽了,继祖解下腰带拉我,才爬上去。

  我和五五 继祖躲在楼上,看着下面,看着奄奄一息的刘二。继祖在哭,五五居然没哭,大眼睛瞪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样我更害怕。我抱着他俩,叫他们不要哭,别出声。刘二躺下不动了,不知道是昏睡还是死了,总之是不动弹了。

  我悲愤交加,握紧拳头,发现拳头都握不紧。

  没多久,有两个元军士兵进来,发现了元军士兵的尸体。看到刘二,在胸口补了两抢,刘二醒了,叫了两声,又躺下了。这次是真死了。我死死捂住五五 继祖的嘴,不能出声,我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次我知道是什么感觉了。

  我不知道我到底在干嘛,为什么人要杀我,我怎么就杀人了。话说回来,杀人也就那么简单,对吧。我又好想笑。刘二躺在地上,脸上似笑非笑,我感觉他应该踏实了,不用挣扎了。

  在楼上,待了一天,早前就拿了水上去。外面元军在推翻房屋,防止里头有活口。就要到我们的房子了。我抱住五五 继祖,捂住他们的口,怕他们叫出来。

  院子里,进来了几个士兵,在房子里兜了一圈,发现就剩四面墙了,四处漏风,加上之前我们在楼板上贴了块油布,应该看不出来这瓦下还有空间,觉得没有推到的必要,就走了。我松了口气。

  我抱着五五 继祖,一直都没说话,手都僵了,不敢松手。这个空间密闭,只有楼板和瓦片的缝隙,零星透些光。压抑,恐惧,我开始体会到一种病状,幽闭恐惧症。

  突然五五开始抓着我,喃喃自语,“回家,回家······”两眼空洞。

  “我们就回去,我们不逃了,我们要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家。”我抱着五五,叫继祖拿水给五五喝定定神。继祖毕竟是男孩子,还是坚强的。我抱着五五,手搭着继祖的头,心里满是东西,可又不知道是什么。痛苦? 内疚? 疑惑?······最重要的是,五五别有事,别吓我。

  隔天大半夜,外面没任何声音了。我先爬下去,察看外面情况。那天晚上,月亮很大,天气也很冷,四处寂静,月光打在街道上,发白。月光虽大,但是你还是看的不是很清,推到的房子,没推倒的房子,四处散立,影深幢幢。偶然的乌鸦叫声,寒意直渗骨髓。地上都是尸体,表情不敢细看,狰狞扭曲。

  尸体杂乱排列,被砍头的,扎穿身体的,被人借走身体大腿等肉多部位而剩下零散部位的(它还是个人吗),坐着堵着自己被扎的伤口痛苦狰狞的,还有抱着孩子满脸悲愤的。

  空气中血腥夹杂腐臭,老鼠开始出动了,这个时候最不会挨饿的就是它们了,当然它们能活到今天没被抓住吃掉也是奇迹。我也有努力找过,怎么没抓到一只。

  奇怪的是,对着面前这个修罗场,我见怪不怪了,心里很平静。这已经不是人间了,习惯了就好,人是一种适应性极强的生物,对吧。我就适应了。

  这就是屠城吧!

  这个时候我竟然没有感慨,我心可能已经死了。现在我只想带着五五 继祖回家。

  我回去搭好梯子,叫他们爬下来。我拉着五五和继祖,告诉他们,等下见到什么都不要叫。继祖点头,五五还是双眼无神,曾经大而亮的双眼,光芒逐渐暗淡。可我不知道错在哪里,怎么挽回。

  临走我还不忘拿上刘二留下的粮食,粮食是我绝对不会忘了的。我们都来不及告别刘二,也没心情谢谢刘二,求生是第一意识,何况我还带着五五 继祖。也没埋刘二,兄弟,下辈子见到,换我救你。

  看到着满地的尸体,他们都没叫,摸着黑我门出了城。可能是元军杀累了,城门没人看,也没人守,应该也没必要了。城门关得住活人,却囚不了鬼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