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县衙救人
雷同2019-11-26 15:454,116

  “老乡,县衙在哪啊?”我一路找行人打听。可是我听不懂他们,他们也听不懂我,我说的可是普通的标准话好嘛?奇怪的是我马上就适应了,这副身体应该有之前的记忆。

  中间还碰上几个发传单的,什么‘弥勒转世,明王降生’,忽悠老百姓的,歪门邪教什么时候都有,可我大明教在哪?

  来到县衙,左探探,右看看。一大爷状男子,呵斥道,“瞎看什么呢?”

  “您好,我想知道傅友德是在这吗?我是来带他出去的。”我陪着笑,问道。

  “不知道,这是衙门,不要在这东张西望的。”男子继续呵斥道。

  这人,一副媚上欺下的小人样,应该是个小喽啰,小鬼难缠,不好办呐。

  “大人,出门急,没带什么。我这就只有两个面包,带给你孩子吃。”我堆出了上辈子攒下的笑容,伸手不打笑脸人。

  小喽啰看着我,上下打量了下,“拿走,谁稀罕你的东西。看你是个聪明人,告诉你把,人是抓了,放就难了,谁叫他惹上了蒙古大爷呢!”

  我把面包放一边。“那可怎么办,我看大哥您也是汉人吧。汉人还是应该帮着自己人吧。”赶紧套近乎。

  “哎,最近朝廷抓的紧。不好办呐。”男子一来就喊苦。

  “那有什么办法?找谁管用啊?兄弟落蒙人手里,不死定了?回头一定记您的好。”我央求道,我什么时候求过人啊,没办法。

  “这个我不清楚,这是衙门,不要东张西望,你走吧!”小喽啰果然难缠。

  怎么办?吃了闭门羹,门都进不了!我走在街道上,无所适从。是不是自己太不懂人情世故了?

  我浑身上下模了一遍,无一收获,很穷。赶回店里,把钱盘里的钱都带上,只有一些铜钱,我也不知道值多少,也只有这些了,应该不值多少,要不然也不会随便放。

  五五跑过来,“帮主,你拿零钱干什么?还要找数呢?”

  “还能干什么,送礼呗!”我没好气地说道。

  “那你拿这个。”五五赶紧跑回房,拿来一些银两,我挑了两颗大点的,找张纸包上,转头奔向县衙。

  又见到小喽啰,我陪上笑脸。

  “大人,你这衣服上有东西。”我走到小喽啰身边,把银两塞道他手里。

  小喽啰自然心领神会。

  “你走运了,我们主簿大人深明大义,爱护百姓,凡事都亲力亲为。现在正在东厢房办公,你从侧门进去左拐就是了。”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小鬼。

  “谢谢您。回头再谢您。”我作揖道,这穿上了古装,这动作做的就是熟练,我是不是太投入了。

  我点头哈腰,别了大爷。想想,莫名其妙,穿越做孙子,还有,这特么什么帮派啊?一点气势都没有啊。

  找到主簿,门开着,我敲门进去。

  “主簿大人,您好。我是傅友德兄弟。”我谦卑地问好。

  “哦,你是那个做面包的吧!坐吧。”他指了旁边的椅子。“你兄弟可不是池中物啊,打了蒙古大人。现在朝廷严厉整肃以下犯上,扰乱纲纪的反贼。”

  “大人,绝不可能,我兄弟不可能是反贼。就是脾气倔了点,都怪我没教好。”他应该认识我,我在想要不要跪下,老百姓看见官不就是下跪哀求嘛。

  这他妈谁写的剧本,你出来,我绝对不打死你,顶多让你妈叫你祖宗。

  “这个事情大了,不是我等权内能定的。你回去吧,先给你兄弟送点吃的来。”主簿说道,面露难色。

  “我就这么个弟兄。要不我去找蒙古大爷赔罪,蒙古大爷在嘛?”我说道。

  “大人早回去了。我们也只是听令行事,你还是回去等消息吧。”主簿看上去是个实在人,和蔼慈祥,有点古代读书人的样。

  心想这反贼应该是死罪,必须要救下,这可能是考验我的第一关。我都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这什么穿越,到底是不是正宗的。

  这主簿看上去,一副道貌岸然的君子派头,我就将他一军。

  “案子应该还没报上去吧,咱们都是汉人,能帮一下是一下。您是我们父母官,这些年也一直仰仗您,咱们百姓才富乐安康。您的好,小人没齿不忘。”我这台词是不是太标准了!

  “案子报没报是公务,县衙会尽力争取,保护乡民的。但是殴打蒙古大人,罪加一等,在下还真是相助无力。”主簿也犯难,看上去不是什么奸佞小人。

  “知道您也不容易,但是也不能等啊。您给我指条路行吗?”我不知道我演的怎么样,尽力配合吧。神经病吧,我骂我自己,做孙子都这么敬业。

  “这个只能按朝廷的章法办了。”主簿明显敷衍。

  “什么章法,两个人打架。一个没事,责任全在我们汉人,这是章法吗?”我再将他一军。

  “这在下也改变不了。”主簿摇头。

  “怎么改变不了,你不是还没上报吗?”我继续上逼。

  他也有点急了,估计没料到有将他军的,抬眼打量着我。

  “你若能让蒙古大人开口,我们也没什么好追究的。”主簿推卸责任。

  这是在将我军啊,好像也只能如此。“好吧,我怎么找他。”

  “就在郡主府。”主簿说道,他也不想我缠着他。

  “谢谢,您是我们的父母官,大恩不言谢!”我算找到门路了。

  等下,郡主府?敏敏?难道这就是给我的套路,考验我,然后抱得美人归,这剧情可以,我接受挑战。

  嘻嘻嘻······嘿嘿嘿······

  敏敏,我来了。顿时阳光灿烂,鸟语花香,草长莺飞。

  看样子是个正经穿越,问题是这是不是真的啊?还是只是演戏?可这也太真实了。除了面包出戏,其它真不像是假的。搭这么真实的古城,还有那么多群演,问题是一个个面黄肌瘦,矮小黢黑,不像现代人演的啊。还有,这么久了,也没个摄像头啊,不像是演戏,最好认真点,别搞砸了。

  我现在脑子里都是浆糊,迷糊得很。来都来了,好好干吧。

  我走出县衙,先回到家里,准备拿点东西给那个傅友德送去。剧情还是要推进,万一是真的,人死了,还怎么推进。妈的,我欠他的。

  回到店里,五五正在店门口卖面包。还多了两个男子,一个20来岁的样子,文质彬彬,一个就十几岁,不过高大健壮。不知道和他们什么关系,也就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怎么就没个穿越指南呢?字幕旁白也行啊!

  “帮主,傅大哥怎么样了。”五五第一个跑上来问。两个男子也跑过来。“帮主,怎么样了。”大的男子也开口了。

  “没事,收拾点衣物 被子还有吃的,给他送过去。”我琢磨着,看样子帮主是真的,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帮。我这身体的前任,有点货嘛,不错,我得拿出点帮主派头来,不由得挺直腰板,鼻孔朝天。

  “好的。”五五既高兴又疑惑,还是匆匆跑去收拾了。

  “这些可恶的蒙古人,还有狗腿子衙门,迟早要收拾他们。”小孩开口了,看的出来小孩有脾气。

  “大白天,在外面说什么呢。祸从口出,小孩子别乱讲。”我觉得帮主要适时发话,才有威严。

  “虎子,别乱说。”大的呵斥小的。

  “是,我不乱说。”小的低头应允道。

  这两个穿着不错,举止得体,应该是有身份人家的公子。

  “帮主,要不要带点酒,怕傅大哥嘴馋。”五五问我。

  “不用,都什么时候了。”我气不打一处来。“五五,家里有什么可以送人的?”我想起个事。

  “有包红糖,可以吗?”五五回答道。

  “行,拿吧。”只能这样了。

  我赶紧喝口水,吃点东西。

  “帮主,收拾好了。”五五拿着大包小袋出来了。

  “那我们走吧!”我发话。

  “虎子,你留下看店,不许偷吃。”五五对孩子说。

  “我也要去。”虎子叫道。

  “你傅大哥马上就回来了,小孩子就不要去,不是什么好地方。”帮主必须发话了,以显身份。

  “五五,东西给我拿。”大的男子发话了,不是,说话了。发话的只能是帮主,也就是我。

  “又熙哥,不用。”

  男子还是抓过袋子。原来男子叫又熙。

  有小的拿,我这个帮主就甩甩衣袖了。作为帮主,我必须气宇轩昂,藐视众生。就是感觉哪里不对,我不是应该剑眉星目,飞檐走壁,身怀绝世武功嘛?可是我暗自使劲,发现没有什么一道内热游走各脉穴之类的感觉啊,除了想方便。

  想到这里,心里一紧,不由地摸了摸下体,都在,长嘘一口气,我放心了,起码没练葵花宝典。

  走到县衙,找到开始碰上的小喽啰。刚想打招呼,他先开口了,“邓公子来了,怎么你们都来看傅友德的。”

  脸上的谄媚,是我之前没见到的。看样子,又熙在这地方是有身份的。文熙没怎么搭理他,这样我就放心了,至少这些喽啰不敢欺负傅友德。

  我走过去,拿出那包糖,放在一旁,“是啊,打扰了。”

  “这怎么好意思,我带你们去吧。”那喽啰热情似火啊,又熙家不简单。

  小喽啰一路领我们来到关押傅又德的地方。

  这个傅友德,属于高大孔武的类型,难怪他会和人打架。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直直的看着他。

  “大哥,对不起,但我没错。”傅友德隔着牢笼对我说道。

  听到这话,我气不打一处来。妈的,我快千年穿越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给你擦屁股。你特么是死是生都不清楚,现在。还犟。我的个暴脾气,算了,我是帮主,大量。

  “说什么都没用了,我会尽快把你弄出去,先在这呆着。”我都不知道我这么伟大,这就是帮主的威严与担当。

  不过从住的,穿的,还有社会地位来看,我这个帮主真寒酸。可能真实社会生活就是这样,哪天我练就盖世神功,打通任督二脉,或者开发特异功能了,就会不一样了吧。不知道我功夫到底怎么样,可我也确实没有感觉身体有什么不同。

  “傅大哥,你一大早送面包,怎么就和人打架了呢?”五五责问道。

  “这不能怪我,巴图那家伙光天化日调戏姑娘。我气不过就说了两句,结果他要打我,我还怕他,早就看不惯这人了。”傅友德说道。

  “脸都青了,还有其他伤吗?”还是五五细心,竟然准备了瓶药酒,估计不是第一次了。

  看傅友德生龙活虎的,应该没吃亏,不知道他练是什么功夫,看体型应该是外家拳。我看看自己的拳头,有点老茧,不过是在手心,这是干活留的,练武茧长在手背,我应该是九阳神功之类的,可能。

  “小伤,那厮被我揍惨了。”傅友德很是傲气。

  被打的那个叫巴图,完了,他被揍得越惨,估计傅友德死的越快。不行,我得赶紧去找郡主府。

  “你厉害,我没工夫陪你,我先走了。你们等下自己回去。巴图是谁?”我问道。

  “巴图是郡主的侍卫啊,这大哥怎么不知道?”傅友德很奇怪。

  “帮主脑子有点问题。”五五赶忙解释。

  “要我陪你去吗?”文熙对我说道。

  “不用,我先去看看情况。”我说完走出去,看看能不能让他们放人。

继续阅读:第三章 初见郡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