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人间——别扭
雷同2019-11-27 17:016,244

  一路上,我们都无话可说。

  我一直打量郡主 巴图和管家,我在想他们原来和王二狗什么关系。

  “二狗,坐里面来。”郡主发话了。

  “干嘛?”我猜是没好事,被小姑娘呼来喝去的,很烦。知道为什么我单身吗?

  “给你的钱,你拿去干嘛,买了什么?”小姑娘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质问道。

  “没什么要买的,当我这两个月误工费。”我说道,这是事实。

  “小气样。”郡主鄙视道。

  “没看到店里又加了一口人。比不了郡主你,我们都是平民。”我反驳道,这也是事实。

  “你还算有大哥样。”这算夸我了?

  “都是命。”我敷衍着,也是事实。

  天聊死了。

  马车走着,地面凹凸不平,马车没有缓震,把人癫的七荤八素。

  “二狗,好无聊,你唱个歌吧。”小姑娘真把我当下人,我又不拿她家工资。

  “人都累死,唱什么歌。我是个厨子,又不是你家下人。”凭什么一个小姑娘对我吆五喝六的,前些天当孙子的气还没消呢,我顶回去。我答应去做饭,不是来唱歌的。

  “你怎么什么都同我计较。”郡主也无奈,这个时代应该见不到我这样的主。

  “我当然计较,不是我份内事,我没必要做。”你个小屁孩,我还要讨好你,笑话。

  “这车我的,你下去。”郡主立马生气。

  这小姑娘说翻脸就翻脸,我还能惯着你。就算是郡主我也不怕你啊,指不定哪天我就练就盖世神功了,到时候纵横捭阖,策马奔腾,我管你郡主王爷,小屁孩一边去。我是这么,想的。也觉得就是小孩子发发脾气,不会真赶我的。

  “下去。”郡主过来踹我。巴图瞪着我。

  我只能跳下马车,自己走路。

  “你的包。”小姑娘这么厉害,做事这么绝,真的需要人好好教育教育她,不可理喻。

  走了半个小时,真的脚痛。路上尽是石子,加上这时候都是布鞋,不像现在运动鞋有缓震,抗扭也好,布鞋什么都没有,穿久了能踩出扁平足,整个脚都疼。

  又不想示弱,只能强忍着。人呐,怎么就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呢?怎么就和那些扬弓射雕的家国大侠不一样了呢?哪怕宫斗谈情说爱也不错啊,起码生计无忧。我这算什么,闹剧?

  “你们,都不休息一下的吗?马也要休息吧。”我装着很关心的样子,希望他们能停下,休息下。

  “不行啊,天黑要赶到驿站。”管家说话。“王师傅,走累了吧,上来坐。”

  郡主小姑娘两眼望着天,装作没听见,偶尔又瞥下我,等着我认怂。

  “不累,我是怕马累着。”面子是自己挣的,我要做人,不想当孙子,于是我咬牙挺着。

  “不会,晚上马休息,等下到河边喂下水。你上来吧。”管家还是那么贴心,都是劳动人民,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友谊一直都在。

  “不用,不用。”说出来就后悔了,我犟什么犟,人呐,就是吃嘴巴的亏。

  “胡管家,别管他,爱坐不坐,走快点。”郡主对管家说。

  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我的脚掌,又胀又痛。硬挺着走了一段,很难坚持了。算了,面子是什么,想办法再找回来吧。

  “胡管家,你有没有,听过一首歌啊。”我追着马车,和胡管家搭话。

  “什么歌,你上来说吧。”管家很是配合。

  我跳上马车去,还是老胡好啊。伟大的无产阶级万岁,伟大的无产阶级大同盟万岁,革命即将到来,胜利属于人民。

  坐上车,我把马一赶,马小跑起来。

  “让我们红尘作伴,

  活的潇潇洒洒,

  对酒当歌共享人世繁华

  ········”

  “在你的的心上,

  自由的飞翔,

  灿烂的阳光,

  ······”

  我一个厨子,靠卖唱为生,哎!

  里头郡主,毕竟是个小姑娘,兴致马上带起来,什么都忘了。哄个小姑娘,问题不大。

  “王师傅啊,和你在一块,真的挺开心的。”胡管家笑着说道。

  “生活嘛,哭不如笑。”心想,我什么年代的,心态能一样嘛。“口渴了,找个地方喝口水吧。”

  “给。”郡主立马递给我水袋。小姑娘,一开心,架子也忘了。我看着她,发现今天居然化了点妆,还涂了唇彩。出门上路,风尘仆仆的,还化妆,有身份的人,真想不通。

  郡主看着我多盯了下她,估计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喝不喝。”立马严肃变脸。

  “喝。”我赶紧说道。

  “不给。”小姑娘又发癫了。

  哎······

  晚上,到了驿站。

  “我要吃羊角包。”一下马车,郡主就叫上了。

  这小姑娘真的一点都不懂事,人困马乏,谁愿意做啊。再加上这里也没条件做啊。

  “郡主殿下,这哪里有条件做啊。你能不能懂点事。”我确定有点受不了了。不对,怕是我惹祸了。郡主果然脸色不好了。

  巴图过来,一把抓住我后脖颈。

  “对不起,我错了。”我赶紧认错。

  “算了,晚上我不吃了。”郡主声音低落。

  “这里应该有面,我去做个拌面吧,开胃点。”我赶紧补救。

  在驿站里头,我居然看到了花椒树,正好结了果。我拿花椒做了花椒油,拿来拌面,比较开胃。

  晚饭,大家吃的还不错。郡主心情好像不太好,为什么,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我也不想知道,谁知道小姑娘又那根弦搭错了,祸从口出。

  天亮一大早,我和老胡摘了些花椒,浇了些花椒油,路上用的上。

  经过昨天之后,我和老胡开始熟络了,构建了无产阶级大同盟,我想过拉巴图进同盟的,阶级不同,还是算了。马车上,我和胡管家开始聊天。

  “胡管家,你哪里人啊?”我问道。

  “我颍州的,原来一直服侍王爷。后来郡主有了封地,要去泗州,王爷不放心就派我服侍郡主了。”老胡说道。

  “那我们为什么不和王爷一块回去呢?”我接着问道。

  “王爷先回去准备了,就剩下小王爷,可郡主不愿意和小王爷一块走。小王爷晚点才会出发。”原来郡主还有哥哥,而且关系一般。

  “郡主,为什么不一块走啊?这路上也安全点。”我好奇地问郡主。

  “我才不要看他脸色。什么都要管我。”郡主说道,又上火了,这小姑娘脾气一点就着。

  “做妹的还是要听哥的。”我在现代有个妹妹,我们感情很好。

  “不用你教我。”说实话这小姑娘真是蛮横无理,沟通不了,不可理喻。

  天又聊死了。

  “二狗,你进来。”郡主发话了。

  “干嘛?”我警惕着。

  “你教我唱歌吧!”郡主说道,语气好了点,有点女孩子的温婉。

  “否则,又要把我赶下去吗?”我问道。

  “是,你教不教吧。”小姑娘脾气马上就上来了。

  想想还是算了,反正我也无聊。我坐进车棚。

  “上次在我家唱的那首是什么。”郡主问道。

  “人间道?”我说道。

  “不是,后面那首。”郡主说道。

  “哦,鸿雁。”我想起来了。

  “不是,就那个带我走吧的那个。”郡主说出歌词。

  “哦,雪莲花。”我知道了。

  “有故事吗?”郡主还想听故事,麻烦。

  “不清楚。”我赶紧回绝,以绝后患,不想节外生枝。“那你听听歌词。”

  “他们相遇在风雨中,”

  “他们相遇在风雨中。”

  “他们拉着手走过风”

  “他们拉着手走过风”

  “看雪莲花盛开”

  “看雪莲花盛开”

  “在一千年以前”

  “在一千年以前”

  “不要忘记我们的誓言”

  “不要忘记我们的誓言”

  “他们无惧无怕无悔悟”

  “他们无惧无怕无悔悟”

  “也会抬头看雪花朦胧”

  “也会抬头看雪花朦胧”

  “去年栀子花开,种下满地梧桐”

  “去年栀子花开,种下满地梧桐”

  “无所谓都在风雨中”

  “无所谓都在风雨中”

  “带我走吧,回来吧”

  “带我走吧,回来吧”

  “也许我不怕,多远都不会懂”

  “也许我不怕,多远都不会懂”

  “你现在好嘛,别说话”

  “你现在好嘛,别说话”

  “我们只要等 等花飞满天”

  “我们只要等 等花飞满天”

  “他们无惧无怕无悔悟”

  “他们无惧无怕无悔悟”

  ······

  我怎么感觉小姑娘慢慢凑近我。我盯着她,她看到我盯着她,唰,脸红了。皮肤白也有坏处,心里活动藏不住。

  “你几天没洗澡了,有味儿。”这小姑娘哪根筋又搭错了。又来了,昨天被你赶下马车,一路小跑,你不知道啊。

  “好像你洗了似的。”我反问道,岔开话题。

  “洗了啊,你闻闻。”小姑娘凑我眼前。

  郡主怕是疯了,也是,毕竟小姑娘,做事凭性情。

  “那你换的衣服怎么办?”我接着问道。

  “洗了,我自个洗的。哦,要拿出来晾晾,老胡。”郡主吩咐老胡晾衣服。

  “衣服晾在驿站,忘拿了。郡主,都怪我。”老胡赶紧道歉。这就是一个下人应该做的,主人的错都担下。

  “没事,我们等下到镇上买两身吧。”郡主对老胡还算尊重。

  “是,郡主。”老胡回道。

  到下个城市,已经半下午了,得赶紧给郡主买衣服。

  好不容易找到家成衣店,一般古代成衣不多,基本都买布自己做,普通人家一年到头也难得做俩身。成衣店就更少了,消费的起的不多,尤其是在小城镇。

  郡主挑衣服,我们就看看,百无聊赖。

  “二狗,你也买身吧。”郡主说道。

  “我有衣服。”我带了衣服,不差钱。

  “就你那身衣服,又脏又难看。”郡主说话呛人,不管别人喜不喜欢听,没事找茬。我们能和她比嘛?

  “怎么难看了,五五给我做的。定做的,贴身又扎实,多好。”我给我自己找面子。

  “抠门,你衣服哪里好看了。我送你身衣服吧。”郡主还挺好心,不能被收买,要不然以后就真是奴才了。

  “不用。无功不受禄。”人情不能欠,当不当奴才另说,万一她要我回送她,那就尴尬了。屌丝在哪都屌丝,什么时候我的人生际遇改变,学成绝世功夫,横行天下,大气豪爽,一掷千金,走上人生巅峰。对,这一路我得找找哪里有悬崖山洞什么的,万一真练就绝世神功了呢?这世界本来就很扯,还有穿越这档子事。

  “小家子气。”郡主不屑。

  算你识货,我蹲在店门口,百无聊赖,吹着口哨,一副屌丝郎当样。

  郡主换了身衣服,叫我进去看看,参考下。

  参考什么啊,我的审美和现在能一样吗?说不好听的话,绝对挨骂,能做的只有一件,舔呗。

  “衣服不怎么样,就是人漂亮,身材棒。”标准答案,完美,我还是有智商的。我似乎听到了小姑娘的娇笑声。

  “你敢对我耍流氓。”郡主尖叫。

  巴图冲过来,掐住我后脖颈。

  “郡主,我夸你呢。我一定注意。”标准答案都错了?

  “巴图放开他,你再胡说八道试试。”郡主恐吓我。

  什么叫伴君如伴虎,还是只母老虎。我躲一边,看着巴图,恨不得一个降龙十八掌就打飞他,你等着。我蹲在店门口,吹着口哨,我真可怜。

  “这身怎么样,会不会大了。”郡主还来问我,

  “好看,真好看。”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保命要紧,看都不看脱口而出。

  “能不能说点有用的,诚实点。”郡主厉声道。

  “哦,一般,估计不好洗,白的容易脏。”我说实话了。

  “怎么会脏,谁像你半个月都不换衣服。”小姑娘又挑我刺。

  这是我给她参考,还是我来受她奚落的。你们知道,白眼是怎么翻的嘛?我翻的就很标准。

  “这身怎么样?”小姑娘还问我。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来句文雅的,总不至于犯错。

  “什么意思,说我坏话?”这郡主文化水平不高啊,又责备道。

  “靠,巴图,你不要过来,我自己来。郡主你不要问我,我答不起。”我赶紧掐着自己的脖子。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郡主觉得自己委屈。

  天地良心,我还要怎么说。妈妈,我要回家。什么时候练成绝世神功啊,我不要做小喽啰。

  “我尽力。”我还能怎样,该死的权力。

  说实话,郡主,皮肤白皙,身段好,应该不到一米65的样子(为什么一米65,因为我妹就一米六五),放在现代一般,放在那时候就不一样了。尤其是一头乌发,浓密黑亮,可能是蒙古族的原因,真的英气十足。难的是五官立体,头小,更显比例,这一点又不像蒙古族,可能现代和古代有差别。按理说,夸她我不违心,可现在···哎···

  于是,我不开口,光点头,赔笑。你们知道什么叫皮笑肉不笑吗?我就知道。

  “算了,笑的比哭难看。”郡主试衣服兴致也没有了。拿了两身,我们就出去找客栈了。

  找了家客栈住下。

  “今天,你必须洗澡。要不然别上我车。晚上我要吃面包。”郡主又来作妖了。

  “是。”不是我不愿意,总共才一身换洗衣服,不得掂摸着换啊。好吧,我就是个穷人。再说头发也不好扎啊。

  别人穿越,王子公主,侠客勇士,装的是家国天下,再不济也儿女情长。我特么就一天到晚柴米油盐,洗个澡都要算计着。编剧,这是天降大任之前的磨砺吗?你家女性亲属都还好吧?

  我去哪里给你做面包?我问老胡要了点钱,到街上买了几个白饼,回客栈。剁了点羊肉,团成个肉饼。再淋点花椒油,用花椒油煎下肉饼两边成型。白饼切开,又找了几片蔬菜和着肉饼夹进去,这叫藤椒羊肉堡,味道还行。

  “郡主,这个比面包高级,老北京藤椒羊肉堡,洋人吃的汉堡包。”鬼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哎,就这样了。

  “这不就是肉夹馍吗?你糊弄我。”看来郡主还是见过市面。

  “肉夹馍没切开,还没蔬菜。”我赶紧辩解道。小姑娘,要是在现代,我早骂你一顿,然后拍屁股走人了。

  巴图,你离我远点,我做的,就你吃的多,还和我不对付。无知无礼的小姑娘,我也是我妈妈的宝,凭什么让着你。

  “今天就这样将就吧。”郡主发话了,总算松了口气。

  “谢谢郡主。”我真的太感谢你了,什么玩意儿。

  接着赶路,从昨天晚上,我就没正眼看郡主,惹不起,躲的起。

  坐着车,一路颠簸着走着,大家都没什么话。

  “你下去。”突然郡主又发癫了。

  “又怎么了,祖宗。”我受不了了。编剧,你妈没叫你祖宗,我先叫上了。

  “头发没洗,油的头发都成块了,恶心。”郡主又挑刺。

  “这不是我不会扎头发嘛。”我说道。

  “就是懒,你以前怎么扎的。”郡主说道。

  “五五给我扎的。”我说道。

  “下去,马上。”郡主火更大了,呵斥着我下去。

  无奈,我只能步行。我开始怀念那个家,虽然简陋,友德不省心,但是五五 友德和继祖都对我尊敬。这里算什么?

  昨天晚上下了点雨,地上泥巴粘脚。加上布鞋又没绑的,泥巴一粘,很容易掉。这一路走的辛苦,脚弓处,都抽筋了,我妈不要太心疼我。诅咒编剧太多了,都没新词了。我现在就想知道什么时候回去。

  管家实在看不下去了,叫我坐上去。我找块布,遮住头,省的她叫唤,每天都是炼狱啊。

  晚上,驿站有鸡,这个时候没辣椒,有姜,就做了广东的白斩鸡,又能应付过一天。

  “这鸡怎么有血水?”郡主又叫上了。

  “这鸡就这种做法,讲究一个嫩字。”我擦干手,赶忙说道。

  “不行,你再去煮熟。”郡主发话了。

  “煮熟鸡肉就柴了。”我辩解道。

  “你必须煮熟,现在。”小姑娘胡搅蛮缠,真想给她一巴掌。

  没办法我只能回炉,煮得全熟了。

  “这鸡肉太老了,不好吃。”小姑娘又挑上了。

  “我说不要再煮吧,胡搅蛮缠,有病吧?”我也有脾气,没搂住,说出来了。

  “我不吃了。”郡主又发她公主脾气,还觉得她委屈了。巴图盯着我,想上手。

  “我再去处理一下。”我回厨房,把鸡肉掰成丝,找些葱蒜酱油拌上,再淋些花椒油,就是手撕鸡了。

  拿回去,求着郡主吃一点。我特么犯贱,我想给我自己嘴巴子,这是什么世界。我什么时候伺候过别人,看别人脸色过日子。我要回去,妈妈,我再也不挑你做的菜了。

  郡主总算吃了晚饭。我累的,还要去洗澡,洗头,都是凉水。郡主有人给她烧水,我只能打井水洗,还好现在不冷。

继续阅读:第七章 人间——我也要跳悬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