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人间——小昭在哪里
雷同2019-11-28 17:006,065

  醒来,浑身都疼,眼睛也睁不开。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郡主盯着我,有点丑,眼睛肿了还有点红,趾高气昂的脸有些憔悴。

  “二狗大哥,你醒来。你真厉害。”巴图一脸欣喜,很激动的样子。

  叫我大哥,他不是是崇拜我了吧?我居然没死。不对啊,悬崖,山洞,盖世武功,小昭呢?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我闭上眼睛,再睁开,还是郡主小姑娘和巴图。

  不行我得再跳一遍,可能跳的姿势不对。可我浑身疼啊,跳不动了,动作也做不了了。不对,先要确定姿势再跳,要不然不是遭罪嘛!得想好了,不能冲动,痛的是自己。

  “二狗大哥,你是伟大的巴特尔。我从来都没见过像你这么勇敢的。远远,我就看到你赶着马车,兴高采烈地冲向悬崖,头都不回啊。马都怕了,不跳了,你还大笑着跳下去,都不带迟疑的。那群反贼惊呆了,马车都没要,扭头就跑了,估计觉得有什么阴谋。”巴图说道。

  “这个······”不会吧,这不是神经病嘛?怎么解释呢,怎么解释都是神经病吧。

  “怎么会大笑,是不是看错了,可能马车癫,面部肌肉扭曲,是你看错了。”我赶紧解释道,申明我不是神经病。

  “怎么会,远远我们都听到你大笑啊!你是真勇士,长生天都会保佑你。怪不得,傅友德就服你,以后你也是我大哥。”这巴图是夸我嘛?怎么感觉,他是在说个神经病。

  这应该是夸我的,但总觉得怪怪的。

  “侠士风度吧。”我只能尴尬的笑着说道,可是脸疼。“还有,要叫就叫王大哥,谢谢。”

  “渴了吧,起来,喝汤。”郡主突然间温柔,笑容温柔明媚。

  不对劲,这小姑娘不会以为我是为了她命都不要了吧?好事还是坏事。

  “我自己来。”我赶紧恭维道。

  “你别动。”小姑娘发话了。

  “郡主,这不好吧。”我难为道。

  “叫你别动就别动。”脾气又上来了,厉声呵斥,这是正宗的郡主,没错。

  按理说,这是幸福的时候,但就是浑身不自在。

  我浑身都疼,我想看看我身上没少了什么吧。手脚都在,得谢谢以前打球,知道打滚保护自己,就是浑身没块好的。最难受的是,肉里扎了好多刺。这悬崖跳的不值,没有绝世武功就算了,还满是荆棘,玩我。

  不对啊,小说里不都是悬崖山洞 绝世武功嘛?应该是跳的姿势不对,下次应该换个姿势,前转身360度?这有点难度。后转身?腰受不了。还有什么动作来着?难度系数不要太高的。

  郡主扶我起身,贴在我身边,喂我汤。

  “别贴过来。”我对郡主说道。

  郡主居然流泪了。“我是不是真的那么招你讨厌?”

  “没有,我身上刺扎得肉疼。”我解释道。

  “喝完汤,我们再一个个拔出来。”郡主温柔地说话,有点不习惯,小姑娘想干嘛?

  “恩。”我先应付着。“这什么汤啊?”

  “鸡汤。”小姑娘应道。

  “哪来的鸡啊?”我问道。

  “大叔杀的。”郡主说道,语气柔和,感觉不是一个人。

  “鸡汤,郡主热了好几次了。”巴图插话道。

  “你住嘴,出去。”郡主呵斥巴图,这才是郡主。

  一个农村大婶,过来。“你醒了,想吃什么吗?我给你去做。你都睡两天了。”

  “不用,辛苦了。这鸡,您破费了。”我谢谢她。

  “没有,家里也就两只鸡能补补。这个姑娘可两天没睡觉啊。”大婶说道。

  “谢谢啊。”我再谢。

  “不用,我去做饭了。”大婶走了。

  郡主小姑娘,一勺一勺,认认真真地喂我,眼里很是温柔体贴,我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受宠若惊。

  喝完汤,“郡主,你去休息伙吧。”我对郡主说道。

  “现在我一点都不困。”小姑娘笑着说道。眼睛都红了,怎么不困。

  “我要睡伙儿。”我换个角度劝。

  “恩。”郡主扶我躺下。浑身不自在,这小姑娘不会一感动以身相许吧。不会吧,郡主脾气这么大,小昭呢?我还是想选一下的。

  醒来,郡主趴在我身边。憔悴了不少,一直趾高气昂的脸,此刻也温婉可人。虽然是郡主,毕竟还是个姑娘。作为一个男人,此刻,应该有担当,有行动。但是这情境尴尬啊,谁让我是个厨子,谁都不帮算什么帮,郡主小姑娘也就是一时感动,是我想多了。

  不久,郡主也醒了。

  “要不,你到床上趟下。”我对郡主说道。

  “不用,我去找个针头,我们来挑下刺。”郡主小跑着走开了。

  我看着小姑娘走开,和之前傲慢无礼的郡主,是一个人嘛?

  郡主拿针头,朝我脸上过来。

  “干嘛。”我惊恐的看着郡主。

  “先把脸上的刺给拔了。”郡主说道。

  什么,估计我这下毁容了。不要啊,这是我人生唯一的长处啊。

  小姑娘认真的给我拔刺,单身太久了,是个女的靠近都晕。郡主身上悠悠的香味,让我有些心猿意马。每天洗澡的果然不一样,这是开玩笑,香味其实是有钱人家,佩戴的香囊了。人身上的味道,要有也只能是狐臭。

  “二狗,以后我们好好的,不要再抬杠发脾气好嘛?”郡主突然柔声细语地说道。

  “你是郡主,我什么时候敢对你发脾气。哪次不是你对我吹胡子瞪眼,压我一头。你看,胡子都吹没了。”我开个玩笑,缓解下气氛。

  郡主一阵娇笑,我起鸡皮,总感觉不对,但也舒服。

  “那也是你该,每次都想好好对你。可你每次都阴阳怪气 爱答不理的,我才生气。以后我不对你发脾气了,也不打压你了,二狗。”郡主说道,低眉顺目,笑颜盈盈。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能怪我吗,我来自现代,自由平等是权力,跑到这,听个小姑娘呼来喝去的,谁都受不了。

  另说,这一段,细声软语,标准的琼瑶狗血剧,就是这“二狗”出戏。不行我得改名字,我要做男主角。

  “那我也和你商量个事,我想改个名字。二狗太不雅了,也不知道是谁取得,应该是亲爹或者仇人。”我说道。

  “不好,二狗多亲切。”郡主不答应。

  你是亲切了,我比你大一轮,天天一小姑娘后头叫着二狗,知道我什么心情吗?

  “不行,二狗叫的人格局都小了。我想好了,王定坤,霸气。”为这个名字,我很是自豪。

  “不好,要不叫王乐吧,我叫格日乐,你就叫王乐。”小姑娘不会听别人的。

  “是不是不太押韵?我还是觉得王定坤不错。”我继续说道,我取个名字,还要经过你同意。

  “就王乐了,不过我还要叫你二狗。”郡主已经给我定下了。

  刚才还说要好好的,不打压我。不过看着贴身边的漂亮姑娘,谁都没有反对的想法。什么叫温柔乡,英雄冢。即使感觉不对,但是这男人啊,早晚死在女人头上。

  我们决定明天继续动身。

  说下收留我们的农夫家,大叔姓季,我叫季叔,夫妻俩带着个驼背的残疾儿子,儿子可能小时候可能得了天花,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夫妻平时靠在山里采办点山货谋生。这次待人家里,把人家主卧给占了,一对鸡,杀了母鸡,公鸡打单了。我叫巴图把一匹马留下,反正我们三个有辆马车就好了,况且我现在也赶不了车。

  一大早。

  “我衣服哪去了,就是原来身上的衣服?”我叫道,一时着急声音大了点。

  “烂了,扔了。”小姑娘哪能听见别人吆五喝六,马上火就上来了。

  “怎么能扔呢。那我以后换什么。再说那是五五亲手做的,怎么能随便扔。在哪?我去找回来。”我赶紧压低下嗓子,我是横不过郡主的。

  “我给你再买,重点是五五做的吧。”小姑娘真是脑路清奇。

  “你说在哪吧?”我火气又上来了,抬高了嗓门。

  “扔了烧了。”这郡主嗓门不会比我低。

  “怎么能烧呢,是不是过分了。”我责备道,这小姑娘乱来。

  “过分就过分了。”郡主大小姐脾气盖不住。

  大婶过来,“姑娘前天就洗了,干了已经收起来了,放马车上了。”

  “洗了,为什么不说。”我赶紧道歉,马上赔笑脸。

  “你不是对我吼吗?”郡主受不得委屈。

  “我错了,郡主贤良淑德,二狗有眼不识,您 大人不计小人过。”一脸谄媚的我,以后估计这种事要常干。

  “还是别笑了,一张烂脸,看着恶心。”郡主笑了。

  我们要走了,季叔一家人相送,很是热情,应该是给了他们马,觉得占了便宜,非要把公鸡也给我们。自然是婉拒了,不过这种农家土鸡只要白水煮,煮的时间够够的,烂烂的,再搞点小米椒 葱姜蒜加生抽的蘸水,就是人间美味啊。想想都流口水,我不要香菜。

  路上,马车里,郡主完全是个小姑娘,天真烂漫,不再趾高气昂 颐指气使了,就是偶尔触动到她,还是会发点脾气的。看样子这次跳悬崖,没找到小昭,也还是有收获的。小姑娘和我身体接触都没顾忌的,因为这个,巴图瞪了我几次。不行我得收敛点,要不然怕狗命不保。

  “二狗,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和你一块吗?”郡主问道。

  “为什么?”我得配合她。

  “你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别人要么卑躬屈膝,要么蛮横无理。”能一样嘛,差600多年呢。这话说的,你郡主啊,比你低的肯定卑躬屈膝,和你平的地位就上去了,加上蒙古人也不像汉人读四书五经,可不飞扬跋扈,蛮横无理。

  “你好意思说别人蛮横无理。”我调侃道。

  “大胆。”郡主威严还是要有的。

  “你看,这不又来了吗。”我挤兑她。

  “嗯···”三声的,郡主居然撒娇,我瞪瞪的瞅着她。她知道失态了,着急上火,一巴掌抽我脸上,当然没有很大力。

  “你不知道男人脸不能打的,被女人打脸要倒霉的。”我是真的上火了,这是我妈说的。

  “我错了。”挽着我的手央求着。这真是个刁蛮任性的姑娘,但她白,漂亮,有身份,你又能怎样呢。

  我穿越,最想就是找个可心的姑娘,当然几个我也不介意,什么时候会来呢?郡主这种的,不好招呼啊,哎······

  郡主搂着我的手问:“你说,雪莲花那里的恋人后来怎么样了?”

  “分开了吧。”我说道。

  “为什么要分开,在一起不好吗?”小姑娘总有那么多美好的憧憬。

  “总有一些原因吧。”我敷衍道。

  “他们彼此互相喜欢嘛?”小姑娘不放下,接着问。

  “应该喜欢,不喜欢就不会痛了。”我说道。

  “既然彼此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小姑娘问题真多。

  “有些事,可能彼此都无能为力。”我应付道。

  “我就不会,既然喜欢,就应该在一起。要不然活下去很没意义。”小姑娘还没经历过事情,以她的身份经历不了什么事情。

  “不是所有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的。”我说道。

  “为什么不能,你会怎么选?”郡主盯着我问,很认真。

  “我不知道。”这是我的真实想法,也是比较好的回答。

  “你不许不知道。”毕竟是郡主,盛气凌人。

  “彼此喜欢不能在一起,可能有缘无份吧。”我只好应付道。

  “什么有缘无份,喜欢就应该在一起。”郡主永远那么自信决绝。

  看着这张英气又倔强的脸,浓密的头发长的也下,都快连着同样浓黑的眉毛了。我妈总说,‘头发生凑眉,憨的一帖泥’。傻姑娘,对你来说,你可以配上任何人。可不是所有人都配的上你。你可以不顾一切,因为你就有一切,对很多人来说,不顾一切的资本都没有的。

  晚上找了家客栈留宿。郡主要了三个房间,说是方便照顾我,之前都是和巴图一间的。其实我现在身体没什么问题了。

  来到我房间,除了给我涂点药之外,还是挑刺。这浑身的刺,不碰它不察觉,转个身就扎肉。这悬崖,以后不能随便跳啊,死了拉倒,半死不活的最难受。

  “二狗,你为了保护我,跳悬崖。我害怕,万一你怎么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办,那我也跳下去。”小姑娘净说些没有油盐的话,毕竟还小。

  “不会的,你跳什么跳,发什么神经。”我说道。

  “不过我又很开心,我确定了一个事情,但我又不是很确定,那你喜欢我吗?以前我一直都以为你讨厌我,不喜欢我。”小姑娘眼睛巴巴地看着我,充满着美好与渴求。该来的终究要来的。

  “郡主这么漂亮,身份这么高贵,男人没有不喜欢你的吧。”这个回答应该很准确。

  “不是那种喜欢。”小姑娘较真。

  这个真的很麻烦,说喜欢,以后身份会尴尬,说不喜欢,肯定发脾气,还是要逼你说喜欢的。

  “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来的。”我开始转移话题。

  “我给你时间,你会说出来的。”小姑娘很自信,在她的成长世界里,没有人会拒绝她,敢拒绝她。

  如果,你是个普通姑娘,现在我就给你名分,但是你这身份,不好拿捏啊。养不起不说,搞不好小命都没了,我还有远大报复呢。

  好说歹说,哄她回去睡觉了。我怕我把持不住,小姑娘年纪不大,长得那可了得,不像是汉人身材,还喜欢在你身边磨磨蹭蹭。隔壁还住着巴图呢,指不定现在就竖着耳朵趴着墙。

  我趟床上,有点睡不着啊。你说一个漂亮姑娘在旁边,你还装什么,及时行乐啊。屌丝就是屌丝,终于知道我单身的原因,瞻前顾后。

  总结下这次跳悬崖,小昭 盖世武功都没捞着,是时机未到,还是,压根就没这么一段啊?好为难啊,下次跳还是不跳呢?跳又用什么姿势呢?编剧给个提示啊,哑谜 藏头诗之类的也可以啊。

  赶路的马车上,我们有说有笑,有唱又跳。和美女在一起的时光总是愉快的,尤其是不压你一头的美女。就是巴图表情有些复杂。

  “巴图好好赶你的马。”郡主这小脾气,这辈子估计都没人给她脸色。“在那遥远的地方,怎么唱的?”一路上,我就是供她娱乐的。男人就是这样,给点甜头,就什么原则都没了。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我唱着。

  “好姑娘就是我。”小姑娘也真不害臊。

  “是。郡主是好姑娘。”看我这舔的姿势标不标准。郡主也格格的笑。

  “昨天,你是不是又没洗澡?”郡主质问道,变得这么快。

  “这···”我这一身痛,谁想起天天洗澡啊。

  “我最讨厌那种浑身臭熏熏的。草原上他们骑了马就不经常洗澡,没想到你也一样。”郡主责备道。

  “我是不是又要下去走?这不没条件嘛,有条件了,天天洗。”我服软。

  “这次原谅你,离我远点。”郡主说道。

  这不是你凑过来的嘛?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哎!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保护郡主的小王爷的兵马到了,小王爷没来,说是最近反贼暴动越来越多,要留守,晚些才能动身。郡主周围的人多了,好多话,好多动作也不能做了。想想,还是现代好,什么叫自由,什么叫平等。

  郡主还是会叫我到她大车里,给他唱歌,聊天。旁边人不多的时候,就往身上贴。这感觉还是很好的,偷偷摸摸的事,惊险但刺激。什么家的不如野的,野的不如偷的,说的就是这么个情况。

  尽管人多眼杂,每天晚上,郡主还是要过来,逼问我几句。

  “五五不是你亲妹妹吧?”郡主问我。

  “不是,是我收留的。怎么了?”我说道。

  “那你可以娶她咯?”郡主接着说道。

  “开什么玩笑,她就是我妹妹,是我家人。”我有点生气。

  “那我呢?”郡主更进一步。

  “你这个妹妹,我攀不上。对啊,你怎么不说说你哥哥。”我转移话题。

  “我阿哈,扩廓,汉人名字王保保,是我阿乌格额格其,就是汉人说的姑姑的儿子。我阿布就生了我一个女儿,我要努力,让阿布也为我骄傲。不要岔开话题,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郡主脾气大,但是脑子还是很好的。

  “反正不会是妹妹。不早了,郡主该回去了,明天还要赶路。”我说道。不敢挑明,万一不对,以后日子难过,我已经不想再经历什么曲折。我对富家女和穷小子的故事,不感兴趣。

  郡主笑着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九章 人间——大都逛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