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地狱道——回家
雷同2019-12-03 17:142,209

  一个人骑马,速度快的很。一路上流民更多了,我突然间害怕起来,我怕我也成为他们一样,我还担心五五 友德 继祖他们,我加快赶路。

  顺路我去了曾经收留我们的农夫家。家里门开着,我进去,发现没人。人不在家,不应该不关门呐?这时,一股恶臭,传过来,我都要吐了,这臭味和那时在大都埋尸坑相似。我预感不好,自觉用衣服捂着鼻子。

  寻着味道走去,就看见马厩里,季叔一家三人都躺在地上。他们身上被刺,脖子上被砍,地上一地血都干了。季叔躺在地上,眼睛半闭,口鼻腔满是血迹。季婶趴在季叔身上,背上被扎了很多抢。还有他们儿子,脖子被砍了,一只手都断了。马也不见了,应该是被抢了。

  阳光发白,季叔他们就像人偶道具一般摆在那,很不真实,或者我就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脑子空白了,第一次见到全家被杀的惨状,第一次面对死亡。愤怒,悲伤,更多是茫然,对,茫然。

  突然,胃绞痛,痉挛,想吐,不知是内疚还是愤怒,或是恶心。我所谓的好心,结果害了他们一家人。胃痉挛到窒息,很难受,哭不出来。我愣住了,看着季叔一家,不知道该干嘛?

  我还记着我和巴图扶他们儿子骑马,帮大叔劈柴,还有那天他们送我出门,大婶想把公鸡给我,我推脱,但是心里却想着那只鸡的做法!

  季叔他们还给马,搭了个棚,很严实的马棚,没用几天。他们应该很开心,赶集有马了,不用背山货了。

  我还是哭了,不是难过,不是内疚,是委屈,这无妄之灾,没有理由降到他们头上,他们都是老实憨厚的好人。上天是怎么了。我蹲在一边,待了很久,我想不明白。

  我挖了一个坑,把季叔一家人埋一起了。我不敢在这房子里住,连夜就跑了。一路上,我不敢去想,我问我自己所谓同情 可怜 好心是必要的吗?我错了吗?谁错了?

  我急着回泗州,找五五 友德 继祖他们,快马加鞭,一个多礼拜就到了泗州。城外难民有多无少,进城,城门守卫换了,没有官服。还好城外有认识的难民给我作证让我进了城。城里也冷清了不少。

  我赶回店里的时候,店门紧闭。我敲门,友德 五五 继祖都在,他们自然是惊喜和高兴。

  “现在泗州怎么回事?”我问道。

  “农民军来攻泗州城,官兵都没抵抗直接跑了。这些农民军比朝廷那些人还可恶,直接抢东西,霸占妇女。”友德义愤填膺。

  “他们吃了我们面包,不给钱。傅大哥想动手,还好邓大哥在,叫我们别做生意了。都快一个礼拜没开张了。”五五焦急地看着我。

  “人没事最好。”我安慰道。

  “现在我们都不敢出门。”继祖说道。说完,继祖把马牵到后院。

  没想到,一个多月,变化这么大。

  “大哥,到了草原,郡主没有为难你吧?”友德问道。

  “为难什么,以后你们要叫大嫂。”我说道。

  “什么,大哥你娶一个蒙古郡主,你是不是被迫的?”友德惊讶又气愤。

  五五低头,好像不怎么开心。我和五五应该不是男女的感情,她应该只是一时接受不了。

  “被迫什么,没有。现在中原这么乱,我还要带你们去草原,那里没有战乱。”我说道。

  “好啊,好啊,可以骑马吗?”继祖听到草原,很兴奋。友德立马给了继祖一耳刮子,没多大力。

  我抱着继祖,踹了友德一脚,他皮糙肉厚没事。“干什么?”

  “继祖,对不起,没忍住,我是绝对不会去的。我父母就是让蒙古朝廷的狗官抢了粮食,活活饿死的。继祖忘了你是怎么成为孤儿的嘛?”友德说道元庭,很是愤怒。他把他的人生悲剧归罪于元庭,自然仇恨。

  继祖低着头,他还小,很多事情没想那么多。

  “算了,先不说。做晚饭吧,这几天都没正经吃过饭。”我说道,缓和气氛。

  五五默默动身去做饭,我叫继祖去帮五五烧火。

  “友德,你有什么想法?”我问友德,没想到一个多月,变化这么大。

  “大哥,韩山童他们在颍州起事,我们去投奔吧。赶走蒙古朝廷。”友德很激动。

  “朱元璋呢?有没有听说过。”我问道。我记不住朱元璋什么时候起兵的,都放下书本多少年了。

  “朱元璋是谁?”友德很是疑惑。

  “不是谁,你现在去参加就是去当炮灰。你以为个个都是英雄,不会死啊?不行。”我不能让自己兄弟去当炮灰。

  “大哥,不就是一条命吗!”友德无畏无惧。

  “一条命?五五怎么办,继祖怎么办?现在不到时候,到时候了,我再让你走。”我赶紧打断友德无知的想法。

  “大哥?”友德不解。

  “好了,不要说了。”我不想多说。

  不过,就友德这副不怕天不怕地的样,搞不好真的能成点事,前提是不能去当炮灰。当年怎么不好好看点历史书呢,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迷茫啊。书到用时方恨少啊,劝君多念书吧。

  五五干活利索,没多久饭就好了。

  吃饭当间,我问五五:“五五,如果去草原,你愿意吗?”

  “帮主去哪,我就去哪。”五五淡淡说道。

  “继祖呢,去草原有肉吃,有马骑。”我用骑马吸引继祖。

  “我也跟着大哥。”继祖很高兴,马上又看看友德。

  “臭小子,以前还说要跟我去打仗呢,有肉吃就马上变了。”友德瞪着继祖。

  “不要对孩子说打打杀杀。”我训斥友德。

  “大哥,你怎么了。以前是你让我天天练气力的,说天下大乱了,男子汉要建功立业,你自己还练呢。”友德说道。

  “我有说过吗?”这我还真不清楚,看到院子里的石锁,可能真有这个事。“现在还不到时候。”赶紧圆回来。

  晚饭吃完,我洗了个澡,衣服五五又是连夜给我洗了。月光下给我晾衣服,姑娘不能再好了。我很幸运,有个不幸的人组成的幸福家庭。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地狱道——跑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