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地狱道—— 难友
雷同2019-12-05 17:191,218

  一路上发现不少人往徐州走。打听,说是红巾军芝麻李占据了徐州,广纳民众。而且当年灾害,芝麻李把自家芝麻开仓救民,是一位仁人义士,于是乎大家踊跃归顺。

  挺好,正好我们也路经徐州,去看看如何,最重要的是去买辆马车。

  路边躺着一个人,一个年纪大的守在旁边,看上去是两父子。

  “那有个人病了,我们去看看。”五五还是那么善良。我也不好拆破她,能有什么病,不过是饥饿和死亡,如果这些都算病的话。

  躺着的年级小,可能比继祖大点,应该是儿子,守着的是父亲。“你是大夫吗?能看看我儿子吗?求您了!”父亲央求道。

  “我不是大夫。”我很明确地说,几近冷血。我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亡了。

  “帮主,你就帮他看看。”五五,真觉得我什么都会。

  “你去装点水来。”我对孩子父亲说。孩子脸色发白,盗汗,昏迷,不就是饿的低血糖嘛。能是什么病,如果饥饿也是病的话,那我也能治病。

  父亲装了点水过来,我放点盐和糖进去,化开,给他儿子喂下。半晌,孩子清醒过来,我叫父亲把他儿子扛上。我们找到一间无人的房子,开始把所有面粉烤成饼,方便携带食用。做好了赶紧给那父子拿两个。

  孩子吃了些东西,气力也都慢慢有了。而我们也得精打细算,一个饼掰3块,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五五还分点给继祖。

  破屋里头,月光从屋顶缺漏处射到地面,反倒让四周阴森恐怖。看着五五抱着继祖睡着了,我终于体会到生死相依。又看着那对父子,第一次感到死亡如此接近。生命的艰难与真实,我从未体会的如此清晰。

  这一天开始,我失眠了。我看着五五和继祖,如何让他们活下去,是我脑子里唯一想的。这天开始,我开始知道自己的无力和生命的脆弱。看着五五和继祖,我唯一想的就是紧紧抱住他们,不让他们的生命流逝。

  天亮继续往徐州赶路。

  “五五,以后就不要叫帮主了,友德都走了。”我对五五说。

  “恩,不知道傅大哥现在到哪里了?”五五问道,大眼睛清澈明亮,让人心灵平静。

  “友德不会有事的,他不找别人麻烦就好了,是吧?”我笑着安慰五五 继祖。

  “没人可以欺负傅大哥的。”继祖很是有信心。

  “我们真的去草原嘛?”五五问道。

  “没有选择了,这中原以后战乱不会停止的,在这里我们很难生存下去。”我看着五五说道。

  “郡主对你好吗?”五五接着问道。

  “好,郡主没那么差,太差我也不会和她在一起。我就是和郡主商量的,把你们接过去。”我说道,五五担心过去没好果子吃。

  “大哥,听说草原上有数不清的牛和马,对嘛?”继祖很好奇。

  “是,到了草原,我们可以骑马放牛,还有烤羊肉吃。草原一望无际,怎么跑都泡不到边。”我给继祖描绘道。

  “我没吃过羊肉,五五姐你吃过吗?”继祖很兴奋地问道。友德不在了,他没有顾忌了。

  “我也没吃过,听说羊骚味很重。”五五一五一十地说道。

  “不会,草原的羊,味道不重。”我拍拍继祖肩膀。

  我们聊一聊将来,对草原的生活有了憧憬,心情都好多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地狱道——度日如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