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人间——王保保
雷同2019-12-01 17:104,795

  傍晚时候,王保保(扩廓帖木儿)回来了。全家人都出来迎接,尤其是扩廓家那些老婆们和孩子们,蔚为壮观,羡煞旁人。王爷见到王保保很是高兴,我以为王爷不苟言笑呢。我有点不是滋味,我是在吃醋吗?

  郡主也拉着我去打招呼。“阿哈,这是王乐。”

  “王乐,叫胡管家回来报信的是你吧?干得不错,回头赏你。”王保保一副主子的态度。王保保身形还是和察罕有些不同的,不算壮硕,但是察罕的气势还是有一些的。

  “谁要你赏,管好你自己的事。”郡主不可能吃亏的。“别理他,阿布不管家里的事,他就以为他当家。”

  我真觉得在这里,我连小媳妇都不如。我真怕我熬不住。“没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委屈啊。别理他。”郡主还是很心细的。

  “晚上你们家里人聚,我就不去了。”我说道。

  “你生气了。”郡主媚笑着问道。

  “不会,我去了,氛围可能搞差。这次,你们一家人好好聚,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不至于那么生气。”我笑着说道。我真怀疑来这里干嘛,给人家里添堵。

  晚上,郡主来道我房间。一进来,就往身上粘。女人用的那几招,她倒一招不落。真怀疑以后只有可能,我被小妮子计算。当然,我也明白她夹在中间也不好受,王爷没赶我,郡主耍赖玩横的招肯定没少用。还是自己太没用了,女人也跟着受气。

  “我们家二狗子,受委屈了。”郡主戏谑道。

  “傻姑娘,你不用因为我愧疚,我不生气。我也知道你在中间不好做。”我搂着郡主。

  “谁愧疚了,额么个办好寿宴之后,我们回到泗州,就没人管我们了。”郡主说道,她想的不错,为我着想,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恩。明天我要忙一天,今晚你就早点回去休息。”我说道。

  “你敢轰我走。”揪着我耳朵。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远之则怨,近之则不逊。昨天之后,就升格了,直接上手了。

  软的不行,来硬的,我一把抱住,强行要。

  “外面还有人呢。”郡主推开我。

  “怕什么。”我挑衅道。

  “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郡主跑了。

  “别走啊。”我还舔下嘴唇。有的时候不要老想防守,要掌握主动权。还真能让个小妮子给治了。

  大寿那天,上午我就开始忙了。上午醒面,搭烤炉,下午开始烤,由于量多,就我一个人做,有点忙不过来。郡主没事,还要过来捣下乱。

  傍晚,宴会开席前,面包蛋糕总算做好了。

  宴会上,请来了蒙古姑娘表演了盅碗舞等传统舞蹈,还有呼麦等演唱。

  郡主兴起,叫我给老夫人唱歌。那我肯定就唱,鸿雁 敖包相会等蒙古族歌曲了,郡主也跳起舞,我尽量配合她的节奏,我们天然地合拍。柔软的身段,美丽的脸庞,灵动的舞姿,灿烂的笑容,让郡主成为整个场子的焦点和中心。老夫人乐了,一个劲夸,我们格日乐就是这草原的琪琪格(花儿)。

  也难怪郡主养成这么骄横的性格,她确实很优秀,她的存在就是美好的证明,又是他们的掌上明珠,因为王爷就生这么一个。我怀疑也就是这个原因,给扩廓娶了三,生了一堆孩子。

  宴会上,人们吃着没见过的面包和蛋糕,配上奶茶 马奶酒,很是对口,都纷纷称赞,让东家王爷也觉得有面子。没想到他们这么喜欢吃甜食。

  来的好多亲戚也都不像蒙古人,更像现代的维吾尔族,但是更偏西方人一点,现代的维吾尔族也是和其他族融合出来的,察罕也是,王爷夫人则是蒙古人的样,这点让我有点迷惑。也难怪郡主长得虽然漂亮,却让我觉得哪里不对,原来是这个原因。郡主还有爷爷,一直都没见过真人,不知道为什么,说是派人送了礼品来,我也不好问。

  月光下,围着篝火,跳舞到深夜。郡主看着我,她很满足很开心,有她爱的人,有爱她的人;有亲人,有情人,有歌,还有舞。生活的憧憬与繁华,不过如此。我看到了最开心的郡主,我也应如是。

  寿宴过后的第二天,巴图来找我,说王爷叫我。

  走到王爷的屋里,王爷和小王爷都在,郡主不在。郡主小姑娘,还觉得她是王爷的骄傲,从他老爸拉着他哥审查她男人,就看的出来,王爷就没怎么把她放到多高的位置,毕竟是女子。

  “王爷 小王爷好。”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礼仪,点个头。

  “是你救的格日乐,那还算有勇有谋。”扩廓走过来,突然给了我一拳,我条件反射的躲过了,大学学过散打,选修课,凑学分。

  “反应不错,块头也有。”小王爷接着说,打量牲口一样看着我。

  “王乐,男儿立于天地,就应该报效国家。你跟着我从军,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才是男儿的归宿。现当下,乱民四起,对我大元江山图谋不轨,正是你我奋起报效之时。”察罕说道。

  “我是汉人,我怕在军中给王爷带了非议。”元朝气数已尽,我不能站错边,当炮灰。我又不可能直接说出来,那样肯定把我当妄人,我走了没事,郡主怎么办。

  “我也自幼读汉人儒家典籍,不至于如此愚昧。”王爷接着说,说话掷地有声。

  “那不知王爷,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些汉人的想法?”我接着说道。我不想卷入纷争,无止无尽,还注定是失败的。

  “你说说。”察罕倒是很宽容大度,是个大人物。

  “家 国 天下,可能对王爷他们是一个意义。可对这普天下的人民,很多时候就不是一体的,难民想的是有口吃的,平民想的是生计,而不少汉族官员,想的是奉上掠下,保住位置或者往上爬。”我说道。

  “相较于国与天下,百姓更多想的只是安生太平。现在反民四起,无非就是不能安生,便无太平。我就是个平民,我清楚他们想的,那些铤而走险的,不多。我救助难民,又征叛他们,何情何理。”我接着说道。我说话只能含沙射影,但又不能什么都不说,在王爷面前,不能虚伪。

  “你竟敢替反民说话。”小王爷怒了。

  “你接着说。”王爷还是有度量的。

  “天下是大元的天下,也是百姓黎民的天下,而这天下更多的是泱泱生民。王爷知道这生民想要的是个怎样的天下吗?”我说的有点过了,也是一路上和泗州城外遇见的难民,让我有不少感触。。

  “现在朝廷奸佞当道,黄河灾祸连年,流民四处,诚然我朝有所不怠。可也正是我们匡扶报孝之际。”王爷恳切地说道。

  “我们是人,能力总会有所不及,不是吗?”我说道,依然拐弯抹角,我不能说大厦将倾,你我都是螳臂当车,做无谓之功。

  “你什么意思,你怀疑大元的天下?”小王爷真怒了。

  “我不怀疑谁的天下,我只希望这天下的生民被善待,有粮吃,享太平。我是个孤儿,我最在乎的是我留养的弟弟 妹妹,还有,我也不能辜负郡主。”穿越过来,我真的没想过天下。

  “匹夫见识,不成气候。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辜负郡主,有损帖木儿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小王爷恫吓我。

  “那你有什么打算?”王爷还是镇定大气。

  “我想先回去,把弟弟和妹妹,安排好。再来找郡主。”我说道。

  “安徽韩山童造反了,我看你还是别回去了。”小王爷说道。

  这么快,不行我得赶紧回去,五五 继祖 友德他们有危险。“那我更得赶回去,我不会放下他们的。希望王爷小王爷体量。”我坚定地说道。

  “有情义,有担当,也是男儿的选择,你去吧。”王爷很大度。

  “还有,郡主,我希望王爷能够留她在上都,不要让她到中原去冒险。如果可能,到塞外也准备好安顿之所,以防万一。”我接着说道,我很清楚就要改朝换代了,天下将大乱。

  “就几个反贼,至于如此害怕吗?”小王爷笑着说道。

  “不是害怕,我只希望郡主能够更稳妥。她们都妥当了,王爷和小王爷也无后顾之忧,全心在前线建功。”我说道,很是敷衍。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王乐,你能想以后,不错。至于你从不从军,等你回来再说,也不强求你,留下照看家里也好。”看来王爷还是好说话。“行吧,有事你和郡主商量就好了。”

  我回到房间,郡主在门口等着,有些焦急。“阿布 阿哈,没有为难你吧?阿哈肯定没有好脸色。”郡主关切地问道。

  “不会,阿布说有事和你商量就行。”我笑着对郡主说道,让她宽心。

  “真的,我就说阿布肯定也会喜欢你的。我看上的怎么会差。”郡主笑开花,悬着的心放下了。

  “我怎么会差呢。”我接上,小傲娇。

  郡主钻我怀里,不在乎别人是否看见了。她还是很在乎王爷的态度的,此刻她心里的石头算落地了。

  下午,郡主又要去骑马,其实是找相处的机会。

  下了点小雨,空气格外清新。青草滴水,奔马嘶鸣,天和地,我和你。今后若真如此,也不惘此生,心满意足了。

  我和郡主慢走在青草之中,苍天之下,白衣黑马,笑颜相顾,只求此刻天荒。

  “郡主,过两天我想先回去。”我说道。

  “好啊,那我们回去就准备。”郡主满心欢喜。

  “不,只是我回去。”我说道,看着郡主的眼睛,告诉她我是认真的。

  “那我怎么办?”郡主疑惑,撅起小嘴。

  “安徽暴乱了,我得回去安顿好五五,友德和继祖。如果那边不行,我就都带过来。”我说道。

  “你就记着五五,我也要去。”小姑娘什么醋都吃。

  “现在中原很乱,你就不记得了。下次跳悬崖,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了。”我告诉她危险。

  “胡说什么呢!那你也别回去了。”郡主正面拉着我的双手手,靠过来,恳切的眼神看着我。

  “五五友德是我的家人,我不能抛弃家人。一个抛弃家人的男人,还配得上郡主吗?”我说的义正言辞,抓住格日乐的双肩。

  “争不过你,不过你一定要早些回来。”郡主妥协了。

  “你这么漂亮,你应该担心我不舍得走才是。”小嘴抹蜜,我自己都觉得甜。

  小姑娘一脸娇羞,我拥郡主入怀。

  “那你后天走吧,明天我们去我们的牧场,挤牛奶,放马。我一直想和我喜欢的人过这种生活。”郡主看着我说道。

  “好,今后我放马,你挤奶,草原为家,牛羊做邻,天和地,我和你。”说的我自己都感动。

  “天和地,我和你。”郡主满眼幸福憧憬。

  天地间,草原上,一对恋人紧紧相拥,年华老去,时光斗转,唯求此刻永恒。

  我还一直骂别人古今中外 天上地下谈恋爱,我这也好不到哪去。可这才是最好的人生,不是吗?我不要回去,我还没享受够。

  晚上,郡主拉我和她额么个 额吉聊天。郡主一进去就抱着奶奶,我很喜欢这种氛围。不管是王二狗,还是雷同,有记忆起,就不曾和家人抱过。穷小子和富小姐的设定是有生活土壤的。

  “奶奶 伯母好。”我叫道。

  “我们狗子来了,真好,我们格日乐也要嫁人了。”就知道郡主和她奶奶什么都说,也是王二狗名字好记。

  “人家还没说要娶我呢?”郡主挑事,一边说,一边看着我。

  我只能尴尬的笑笑。

  “早晚的事。我们格日乐命好,狗子勇敢,会唱歌又会做好吃的。我一辈子都没吃过你哦伯个做的饭。你额吉也没吃过你阿布做的饭。”奶奶对着郡主说,还是笑呵呵的。

  “看额吉说的,我们家格日乐也不差啊。”王爷夫人开口了。

  “就是。要不然他还以为是我缠着他呢!”郡主不能吃亏。

  “我们格日乐也好,我们格日乐心最好,美丽又善良。”奶奶赶紧抚慰郡主。

  “奶奶心善,看谁都好,一定会长命百岁。”我赶紧拍马屁。

  “可不是谁都好,格日乐她阿布 阿哈就知道打打杀杀。”奶奶什么都说。“狗子就不会。”

  “他胆小,就是不听我话,跟我横。”郡主接着告状。

  我尴尬的笑着,不过这儿比王爷那如坐针毡强。

  “王乐,也别太惯着格日乐。从小我们都依着她,有些任性,不过道理还是懂的。”她额吉说实话,也给我面子。

  “额吉,说什么呢!我还不够好吗?”郡主的自信永远都在。

  “狗子,草原晚上凉快。我和她额吉做了件披肩,本来是给保保的,他有很多了,这件就给你了。”奶奶慈祥和蔼,是个好家长。

  “谢谢奶奶。”我得意地瞟一眼郡主。

  “我的呢?额么个对他这么好,他会真以为他有多好。我才是您亲孙女。”郡主是不会在面子上吃亏的。

  “你自己不会做,这么大个姑娘,什么都不会做。”王爷夫人说道。

  “我才额吉您亲闺女。哼!”郡主生气了。

  我笑笑,郡主更生气了,我立马憋住,要不然没有好果子吃。

  ······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人间——月之下 天和地 我和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傍生道—我的抗元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