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不合情理
楷璇2019-12-08 08:452,204

  平建修十分恼恶易左川笑容,人没说话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还能琢磨什么,自然是想着对方提起那次风流韵事干什么,令尹全经赋和平远魁是朝局对头,如果平建修去见全经赋,先不说平远魁会有什么反应,拉下脸皮去见人,人家还不一定会见他。

  想让平建修为一个北齐女子拜访令尹府,易左川想得也太美。

  平建修揉揉太阳穴似乎是有些头疼,这个举动不是因为喝酒上头,是因为易左川点到即止的话感到气闷,有话直接说就是遮遮掩掩让他怎么猜?

  易左川不管平建修为不为难,右脚刚抬正要跨过门槛,平建修沉目盯对方背影道“站住!那狗屁令尹府我才不去,有话直说装神弄鬼想干什么!”

  易左川在回身前脸上泛起笑容,因为早知道平建修会把他叫回来,平建修城府不深不是处事八面玲珑的平远魁,做事直冲莽撞的平建修,肯定不会拉下脸去见全经赋问剑穗的事。

  易左川止步回身展笑解释“让行令询问令尹,是怕行令说下官胡言乱语”

  平建修看一眼剑穗才道“是不是胡言乱语听过自会分辨,什么都没说,怎么知我信不信?”当下指着剑穗问“这东西有什么来头?”

  易左川先不作答反问一句“穗子有什么印象?”

  平建修看得看剑穗,想起步谷蓝那张俏脸,上前拿起剑穗在眼前瞧看一翻“她当时带把剑,剑上好像是有一个剑穗,颜色也很相似,这又能说明什么?”

  易左川点头道“说的是,颜色是很常见,但是剑穗有很多不同系法,这个剑穗是北齐十八线系法制成”

  平建修没做过女工,哪能知道剑穗有多少种系法“北齐十八线系法?那又怎么样?”

  “北齐十八线系法和皮戏闻名天下,行令去过北齐,难道真的不知?”

  平建修顿感莫名不安,强辩道“我去北齐意在求剑,又不是看风土人情,怎会知道这些东西”

  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都不重要,易左川往前数步道“那么下官就直说好了,步姑娘便是北齐三公主,高婉琰”

  平建修突然一笑“她是北齐的这是不错,只是不是什么高婉琰,她叫。。”

  易左川截话笑道“当时叫什么不重要,行令当时还不是自称侠客游迁赛?”

  平建修在也笑不出来,杵着张脸盯着易左川“还说不是她让你来!”

  易左川解释道“真的不是,下官虽身为节使,哪有荣幸能认识公主”

  这个说法平建修接受,公主高高在上,就算想讨回他不告而别恼气,也不会托付一个节使过来。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易左川脸上含笑道“不干什么,就是过来拜访令署”施礼后退下。

  平建修目视易左川离去并不留人,满腹不解心道“他这是想干什么?”

  平建修完全没想到步谷蓝就是北齐公主,只是一个公主为什么要化名和他见面?易左川说不是来讨公道那又是为什么,想得片刻一点头绪也没有。

  没头绪想起平远魁,这事不能让平远魁知道,要不然没他好果子吃。

  易左川出得平建修属院,迎面过来的是平云溪,平云溪是平建修家姐,平云溪脸如白玉,秀目莹然有光,身后跟二名丫鬟,丫鬟手上皆是捧着食盒,平云溪过来令署是给平建修送糕点。

  易左川和平云溪对视一眼,随后为避免唐突移开视线,平云溪不是头一次来令署,见易左川眼生止步温婉而问“公子留步”

  易左川止步与平云溪娇目相视,平云溪见易左川眼神有着坚忍不拔眼劲,这股眼劲中弥漫深不可测城府,柳眉微蹙问“酒宴散了?”

  易左川友善应道“散了”

  平云溪纤然在问“眼生的很,不是舍弟旧友?”

  易左川施礼笑道“下官并非行令旧友,想着在令署住着,日后少不了有麻烦时候,是以过来拜访”

  能在令署住下只有一种人,平云溪惊讶看人“你就是北齐节使?”

  易左川道“正是下官”

  平云溪道“家父说起过有节使过来,没想到如此年轻有为”

  易左川一笑“小姐谬赞,敢问小姐芳名。。”

  丫鬟一听不由板脸怒视“好个胆大妄为节使!我家小姐名讳也是你能问的!”

  易左川也没动气一笑道“妹妹骂得是,下官道歉”

  丫鬟脸一红气道“谁是你妹,小姐他占奴婢便宜”

  平云溪皱眉看易左川,觉得这人也太轻浮一些,不过人就住在令署,以后过来免不了碰上,女儿家名讳当然不能逢人就说“行令便是舍弟”

  易左川施礼“原来是平小姐,请转告柱国,北齐诚心谈和,务必请小姐美言”

  平云溪道“节使原话一定带到”

  易左川道“下官告退”

  易左川离去平云溪凝住他背影久久不动,丫鬟在旁问“小姐怎么了?”

  平云溪浅浅摇头“没什么,走吧”

  侯温元虽没来令署,他一颗心全在易左川身上,人没有闲着,坐在屋里等着探报。

  门外有将士进来,侯温元问“如何?”

  将士应道“那夜雨疾,就算有痕迹也冲没了,但是有一些蛛丝马迹,经探查那夜埋伏刺客有二人”

  侯温元盯着将士问“如何确认有二人”

  将士细禀“脚印是让大雨冲了,树旁断草可以说明,从断草来判断的确是二人”

  侯温元详思片刻道“当时林暗又下着雨,在这样环境下埋伏的确是让人防不胜防,对方只有二人埋伏,铁定是一等一好手,节使当时受伤取他性命应该是非常简单”

  将士有着同个想法道“的确很奇怪,节使当时已无还手之力,如是末将取他性命易如反掌”

  侯温元觉得事情有些不合理“穷尽心思埋伏杀人,机会在手却反而饶过一命?”

  将士反问一句“那么将军意思是?”

  侯温元思虑片刻道“议和近在眼前,时间越近越是担心,总怕会有什么乱子,我去见节使看他有什么话说,继续去查,尽最大的努力,务必要查出当时埋伏人的身份”

  “是,末将告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