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轻重不分
楷璇2019-12-09 12:192,373

  平建修在正厅烦躁来来回回恼走,想来想去始终猜不出来易左川是什么心思,平云溪门还没进就看见他这般模样问“怎么了?”

  看见平云溪,平建修将杂绪藏起问“姐,不是让你少来这里,令署是招待外宾地方,一个女儿家出出进进算什么事”

  平云溪示意丫鬟将东西放下“你要在家,我怎么会来?屋子都收拾干净回去吧,别在和爹爹赌气,将军一职又不是爹不让你做”

  平建修一想起这个就生气“看你说的,我怎么会生爹的气,都怪那全经赋,实在可恨,空有一身武艺,却在令署混个闲职,王上既然许我行令,那么就住在这里不走了”

  平云溪道“这话不许在说,你是不满意王上安排?”

  平建修心中确是委屈“是不满意,王上明摆就是不给爹面子”

  平云溪秀眉顿时紧皱,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拿去做文章,就算是上柱国也吃不着好,语气严厉警告道“住口,说话不可放肆!”

  “我……”

  平云溪知道他脾气,在道“不回去可以,有些话不可乱说,还有不许在招不相干的人来令署玩乐”

  平建修赌气道“就是故意这样,要是有谁看不顺眼,往上一说把行令撤下更好”

  “胡闹!”

  平建修将平云溪往外推去道“姐,回去吧,我这还有正事呢”

  平建修有没有正事平云溪怎么会不知道,她也只是来看看人,没什么要紧事“糕点在盒里记得要吃”

  “吃吃吃,一定吃干净”

  平云溪刚出门外想起平建修先前不显开怀神色,关切在问一句“看你样子是不是又惹什么事了?”

  平建修一本正经道“天天在令署玩乐又不出去能惹什么事?”

  平云溪一想也是,不在多问“没惹事是最好”

  平建修将人送出门外,偷偷在补一句“姐,这里的事别告诉爹”

  平云溪一笑“以为爹不知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只是不想管你罢了”

  送得平云溪离去,坐得一会坐不住,觉得此事非要问清楚不可,平建修将“神蕴”剑拿起,气势汹汹往易左川院子过去。

  易左川明摆就是上门要挟,平建修越想越气,人一到易左川门外,毫不客气起脚将门踹开,门是踹开,里面空无一人,看得两眼喊道“来人”

  一名署卫跑得进来,平建修问“节使呢?”

  署卫禀告“令尹将节使请去了”

  平建修一楞道“令尹请他去做什么?”

  平建修怕易左川和全经赋乱说他的事,故意高呼道“好个全经赋,明知道有人想对节使不利还请他出令署,要是在路上被人杀了,算他的还是我的,快去叫人随我去令尹府”

  署卫一看有点要闯令尹府架势,吓得一跳忙出声劝阻“行令莫急,令尹府不好硬闯,是候将军接的人不会出事”

  平建修冷哼一声道“侯温元真是全经赋狗腿,人家叫干嘛就干嘛”署卫其实说得不错,是不好硬闯令尹府。

  既然去不了,只能气呼呼在茶桌坐下,“啪”一声,将“神蕴”剑拍在桌上道“楞着干什么,泡茶来”

  侯温元正想拜访易左川询问刺客之事,全经赋恰好差人过来让他接人过府一叙,侯温元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为难之处,全经赋是他唯一靠山,小树要想茁壮成长就不能忤逆令尹意思。

  起始让他送人,侯温元显得犹豫,谁都知道是全经赋推举他担任骠骑将军,现下如此明目张胆差遣,谁知楚王如何做想,不过反过来想,如今议和在即,全经赋想见节使也是情理之中。

  易左川人在令尹府,侯温元没有进去在府外候着。

  全经赋在书房接见表示亲近,身穿便服没有架子坐在茶桌边做皮戏人,书房左右两边摆着书架,左边书架放着各类书籍,右边书架架放早先剪好皮戏人,样式不少。

  易左川目露恭敬施礼道“见过令尹”

  全经赋抬眼微微看人这才平易近人一笑“让节使见笑”

  易左川也是一笑“令尹也好皮戏?”

  全经赋右手拿着长剪,左手拿着未成形皮人,张口道“节使请坐”

  易左川在邻座坐下,全经赋边剪边道“皮戏并非缘起北齐,听说北齐有个皮戏高手,想必节使也不陌生”

  易左川一笑知道全经赋说的是谁“幼时曾在朱老门下学过一些”

  全经赋一听不由大喜问“朱老先生,一剪未断剪出北齐锦绣江山,节使能在门下习艺,自是剪功非凡,节使以为我剪功如何?”

  易左川看一眼微微一笑,丝毫不给面子直言道“令尹剪功,寻常得很”

  全经赋习练剪功并非一天半日,自认在南楚是数一数二,怎么也没想到在易左川眼中“寻常”得很。

  节使来朝是为二国议和,就算全经赋剪功在怎么不行,于情于理也该奉承巴结才对,岂料如此直言不讳,全经赋身为令尹,涵养自是修炼到家,面上虽是挂不住依旧笑脸迎人。

  全经赋痛快高笑“好,快人快语,很好,节使手艺高超自是看不入眼我这粗剪,既是如此不妨显露一手算是讨教”

  易左川一点顺着全经赋意思也没有,坐着不动笑道“令尹如此大费周章,只想见识下官剪功?”

  全经赋目的当然不会这么单一“这是其一”

  易左川问“其二呢?”

  全经赋含笑道“自是要亲近节使,前朝北齐南楚还是友邦,如今局面是谁又能想到,齐王有意休战,此事对于南楚北齐是无害百利,你入南楚遇险,是我们疏忽大意,今日邀节使过来一来是亲近,二是赔罪”

  “赔罪”二字自然相当沉重,当朝令尹与他一个小小节使赔罪,当然不会是自己意思,肯定要经过楚王点头。

  易左川也不会给对方难堪“这话严重,这次脱险全靠候将军来得及时”

  全经赋故意摆起脸色道“这小子办事如此大意,节使放心自会严惩”

  易左川浅笑知道全经赋也就是随便说说。

  全经赋是真心要与易左川交流剪功一事,在次提起“酒宴目前还早,剪功一事倒想请节使指教”

  易左川如同一个不分轻重的人,全经赋二次开口还是拒绝,歉声道“下官有伤在身,不便久坐忘令尹见谅”

  易左川伤势不是伤筋动骨,就是外伤,动个手腕剪个皮人还是可以,但是拒绝了,伤势候温元自然是通报过。

  全经赋一张脸顿时沉下,从未想过易左川这么不给面子,一脸铁青道“既然节使不便,不勉强,来呀送客!”

  易左川表现出满不在乎样子“下官告退”

继续阅读:第10章 故意试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