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良宵把柄
楷璇2019-12-07 16:002,254

  茶盒在桌,眼看茶盒,人坐着不动,既然想去拜访平建修,礼品在手应该立刻去见人,布局时间不多,应该珍惜每时每刻,人还是不动稳稳当当正坐。

  不动是有些事情要考虑,在考虑要不要接近,像平建修这样肆意妄为的人最难把控,如接近拉他入计划,会有很多变数,只是不拉有些关键关节就会无法打通,只有让平建修帮他做事,张信承才会信他有能力力挽狂澜。

  犹豫片刻不由苦笑,目前时间紧迫,还犹豫不决做什么,如果不按照原本计划行事谁都走不了,一定要把张信承说服,他不走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平建修日子只能用自由自在形容,楚王都无法活得他这般自在舒服,在行令署有任何要求,只要张口自会有人送来,平建修居所是行令署最大一所别院,这个别院原本是让节使外宾主居,但易左川没这个福气,行令署对平建修来说就是私宅,任意在这里为所欲为。

  易左川住的这个小院,原本是外宾随从所住,只是很久都没有外宾过来,同时署内下人也是减半遣散,剩余零散下人平建修招到自己这边服侍。

  易左川拿着檀盒缓步来到平建修属院门外,站在门外能听见里面传出丝竹之声,一听里面多半有人在赏舞作乐。

  院门外有二个署卫看门,易左川上前说明求见平建修,一名署卫打量一眼易左川这才进去通报,没过一会署卫出来趾高气昂道“等着”

  “等?”让节使等候不是为难是什么,简直就是不把易左川看在眼里,对方对他不搭理,也不能莽撞硬闯,也没动气负手挺直腰板等候。

  易左川背脊就像标杆一样笔直,署卫见他这般站姿互看一眼,这一眼是在相互叫苦,苦是因为二个署卫平日懒散,虽是在外看门,这毕竟是行令署不是看守宫门,没人来查总是坐多站少。

  易左川站姿笔直,他们不敢肆意闲坐,一站就是半个时辰,平建修有心晾着易左川,毕竟是节使,在是目中无人也不好做得太过分。

  紧闭半个时辰院门打开,门里一人出来道“节使,行令有请”

  易左川很按得住气微微一笑“劳烦引路”跟着人到里边正厅外,正厅内丝竹声不停,门是开着能看见舞姬在里面翩翩起舞,那人先是入内通报,这才招人入内。

  厅内中央过道有舞姬做舞,平建修也没吩咐停下,这是想让易左川从旁边上前,过道客席有六名客人,这些人穿着绸衣儒衫,一看既知不是官家公子就是名门之后。

  易左川入厅并没有从旁边过道上去,就立身在门槛边,看样子不散去舞姬,易左川是不上前,平建修目光有意无意看一眼易左川,依旧不搭理,时不时逗挑陪酒姬女。

  平建修不搭理他,易左川不能干站拱手施礼笑道“行令好兴致”

  平建修缓缓抬眼装作刚看见人讽笑“哟,是节使来了,都怪节使不起眼没见你进来”

  易左川微微一笑“看不见下官不打紧,只是莫要辜负佳人”

  平建修显然没有听出暗示,食指一勾身旁陪侍姬女下巴掐笑“辜负佳人?节使这话何意?”

  平建承并不重视这话,这就能证实易左川心中猜测,在那个时候并不知她的身份。

  易左川淡笑缓缓张口“能否借一步说话?”

  平建修大方扫一眼众人笑道“这里都是好朋友,什么话都能听”

  易左川微微一笑“是吗?下官觉得不能听”

  平建修揣摩对方面色,见得神秘兮兮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样态度引起好奇,挥挥手旁人舞姬退下。

  平建修道“人都下去了,说吧,什么事是别人不能听?”

  易左川拿闲说口吻道“西句府,平东林”

  “平。平东林!”平修建双目一睁!大是意外易左川说出这三字,这地方半年前去过,目光不由警惕牢牢盯人,不知对方意欲何为“什么东林北林?是什么地方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易左川知道平建修不会轻易承认,淡淡笑道“不妨听下官说个故事”

  半年前平建修化名游迁赛前往北齐,北齐南楚交战平建修身份特殊,只身前往敌国不免有通敌之嫌,习武之人没有不爱剑的。

  铸剑师伏恒现身北齐,没人知道伏恒从哪里来,只知道每次出现都会带一把名剑,带剑不是要和别人一较高下,而是选人赠剑,伏恒每十年前出现一次,上次现身荆凉,告知天下十年后在铸剑一把就此封炉。

  十年前平建修去过荆凉,可惜去晚名剑失之交臂,伏恒赠剑不管名头声望,不管是不是恶徒,还是街上丐儿,只要认为配得上就给,看上去是凭着自己喜好赠剑,但是看人很准,只要让他赠剑,十年之内必定名震天下。

  因此伏恒有着,伏目识英雄美誉。

  好武之人谁都想让伏恒看上眼,平建修也是,所以不顾有通敌之嫌也要冒险前往北齐,这次恰好让伏恒看中,最后一把封炉之剑赠与平建修。

  此剑名为“神蕴”

  天下英雄图名剑,天下美人爱英雄,当平建修得剑回楚前,在平东林遇上步谷蓝。

  步谷蓝眼睛就像天上弯弯秋月,气质给人感觉就像夏日纯溪,一见如此美人眼珠在也移不开。

  二人在林借月谈心,越谈越投机,一个血气方刚,一个仰慕盛名,情愫在难以压制之时在林内欢度良宵。

  第二日,趁着步谷蓝未醒偷偷离去。

  离开自然是因为步谷蓝是北齐女子,如让平远魁知道他和北齐女子做下这样的事非断他腿不可,反正没有结果还不如一走了之,不走等人醒来怎么应付,好在这次得剑而归,要不然楚王非要定他个通敌之罪。

  故事很短,也很简单,易左川说完止口不语。

  平建修冷笑“是她让你来的?”

  易左川摇头淡笑“我与这位姑娘并无关系,也不认识。。”

  “那你说这个干什么!”平建修毫不客气激问。

  易左川拿出早是备下剑穗稳稳当当放在桌上“找人询问剑穗来历,最好是询问令尹全经赋”

  声落将茶盒放在剑穗旁,易左川拍拍檀盒轻笑“知道行令好茶,特意找来孝敬”行礼告退,走到门旁回身轻笑“没事常喝,能压惊”

继续阅读:第8章 不合情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