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做主的人
楷璇2019-12-06 11:282,431

  易左川这么做当然是想收买对方,只是收买不一定立即用,这么做是给自己留下一个选择。

  谁的珠子不是珠,对方给自己珠子肯定是有所目的,常少良不会傻到认为对方会白送,珠子对常少良来说是大礼,小心翼翼在道“节使,有事尽管吩咐”

  易左川当然不会刚给珠就提要求,脸上闲笑“哪有什么事情吩咐,如无旁事带我在令署走走?”

  不提要求是最好,常少良道“节使这边走”

  杜连安在禁武坡附近林内将北齐节使尸身埋了,尸身埋在路径之外荒丛中,埋得仔细土给磨平,放上枯枝干叶,坑也挖得深,提防野猪来刨,如果不是事先得知,就算站着这里也不会想到草中藏尸。

  杜连安现在不是一个人,右手边有一人和他并肩而站,这人是荆凉列候公心腹春云守。

  春云守问“昨夜差点进不去?”

  杜连安想起昨夜差些功亏一篑情况,深深松口气道“差一点,昨夜是楚军带人进去,又有议和书为证,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春云守眼看随风微微摆动荒草反问“既然安全进去又没太大问题,为什么还是一脸担心?”

  杜连安苦笑“没见世子安全出城前,怎么能不担心,总觉得他一人在里面不行,我想进去帮他,能不能和列候公请示?”

  春云守在考虑,先问一句“想进去?如果出事那是送死”

  杜连安不相信易左川那是对他一无所知,只是列候公全力支持,虽然反对,行为不好过激。

  杜连安道“不放心将世子安危放他一人身上,我们也该尽力”

  春云守理解杜连安心情,事实上他也想进去帮忙,看一眼杜连安答“如果我们能进去,列候公就不会让他一人进去,当然,如果坚持可以请示”

  杜连安抬眼眺望无际苍穹道“虽然对他一点也不了解,但他是在尝试为荆凉力挽狂澜,请示吧,想进去暗中协助”

  春云守不在相劝“请示可以,但是答不答应。。”

  “我明白”

  常少良带易左川在令署四处闲观,不知不觉行至前院,易左川装作闲问“初到楚都不知有什么好去处”

  常少良纳罕看人一眼提醒“节使进城前遭人埋伏,候将军万分叮嘱让我们看住你,不能让你出去”

  易左川嘴角闪现深意笑容“伤口还疼这事当然没忘,只是在令署也太闲慌,在说又不出城只在城里转转,不放心你们也可以跟着”

  常少良想得想答复“节使想去哪里?”

  易左川一笑“那就要看哪里花姑娘好看”

  常少良含笑道“楚都最有名的就是水仙楼,只是节使有伤在身,还是不去为好”

  易左川神色显得轻浮作答“有佳人陪侍,这才是最好疗伤圣药”

  常少良忍不住哈哈大笑“没想到节使也是性情中人”

  听得不少句节使,易左川脸色骤然一沉“为何如此见外,在说节使二字可生气了”

  常少良大是为难,一直在有心避开这个,只是易左川话都出口,不能在装傻“易。易兄弟”

  易左川脸上这才有笑容“这就对了,常兄”

  只要是个男人都想去水仙楼,常少良也不例外,只是出不出去他说不算“不是拦着不让你去,不怕笑话,身卑职低能不能出去,实在是做不了主”

  易左川当然知道在令署他说话不做数,神色装作显得失望“这事也不能和候将军请示,请示也不会答应”

  易左川是故意说这句话,因为有个人想让常少良说出来。

  常少良也不知中得易左川话套,踌躇片刻说明“真想出去不一定要和候将军请示,出令署不难,只要能让一个人点头”

  易左川成功把话头引出也没表现喜色,神情显得好奇过问“哦?还有谁能做主”

  常少良目光躲躲闪闪看四周有没有人,除前面看守大门署卫身侧并无旁人,这才放心说明“你有所不知,候将军在令署说话没多少分量,令署兄弟都看行令脸色做事”

  常少良没有注意到易左川脸上不易察觉浅笑,进楚都前早是让人暗探令署人事,因以节使身份入城,肯定会安排他在令署住下。

  行令署,自然是行令官说了算,行令叫平建修,他做事从不给其他人面子,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来,楚都有许多人暗地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只是碍于平远魁才处处忍让。

  平远魁为楚都上柱国,是平建修父亲。

  平建修原本是有机会当上骠骑将军,由于令尹全经赋推荐侯温元,这才错失良机,楚王对平建修性格那是相当了解,比起他的年轻气盛,更是看好侯温元成熟稳重。

  有人吃甜必定有人吃苦,平远魁脸面上不太好过,但是上柱国公子,楚王也不会不给面子,对于平建修安排高低是个棘手事情,琢思之下将人放入大行令,令官比起骠骑将军肯定是天地之差,看似不高也算是接待国宾场所,明面上看也是一大重职。

  南楚连年和北齐交战,人人避之不及哪里还会来访示好,平建修等于坐得空职。

  易左川笑道“常兄说笑,一个小小行令能压得住候将军?”

  常少良笑易左川不知楚都情势“小小行令当然压不了候将军,但是我们行令是上柱国公子”

  易左川装作大是意外道“原来如此”

  常少良好心提醒“听句劝,还是别去打扰行令,他不太好相处,要是闲得慌将姑娘叫来也是一样”

  怎么对付平建修,来前早有计较,在令署能碰上常少良也是没想到,常少良在楚都任职,有些事让他来做,无论大小自是方便。

  易左川想着平建修“官不大,人神气得很,节使带伤入令署,他却不闻不问”

  平建修对他漠不关心,他要去找找对方晦气。

  易左川知道常少良是为他好“老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不在令署惹事怎么会为难我,不知行令平日有什么喜好?”

  常少良觉得摆架子也要看人才对,节使带伤入署就算不想来,也总该派人来过问几句,但是想法只敢在心里想,小小门候怎么敢评判。

  如果易左川不问这个,常少良也不想多事,只愿得过且过,只是话出口,常少良倒是觉得易左川该去拜访,和平建修套些交情,其他人在恨北齐也不敢在令署拿节使出气。

  常少良想得片刻“要说喜好,只知道一个,好茶”

  易左川早是探清平建修喜好,在常少良面前装做不知“哪种茶?”

  常少良道“楚茶”

  易左川道“常兄地头熟,劳烦跑一趟买些”

  易左川伸手入腰带,常少良将他手按住,先前给过珠子,茶叶之事不能在破费,常少良道“茶叶莫在破费”

  易左川微微一笑道“有劳”

继续阅读:第5章 入楚目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