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蒙混过关
楷璇2019-12-05 08:412,508

  第2章 蒙混过关

  马蹄声不会因为他们不情愿听见就会消失无踪,相反只会越来越近,想要留命最好办法当然是走为上策,只是这么掉头溜走就无法混入楚都,来前列候公有过决意,如这趟行程失败,只能动兵,动兵乃下下之策。

  杜连安听声越来越近不免着急“发什么呆,我们先走,进城的事明日在慢慢商议”

  易左川不动,不动不是因为吓得乱方寸,相反理智非常清晰,不想走就要找到一个能留下理由,脑中思虑急速飞转,忽有疑问,问杜连安“北齐节使为什么彻夜赶路?是不是双方约定今夜必到?如是有过约定,明日才以节使身份进城,对方问起,何事耽搁?怎么解释?说是赶路劳累,睡个饱觉才摆着架子入城?”

  杜连安大是忐忑,话当然不能这么说,议和一事,事关重大,身为节使哪敢如此怠慢。

  雨落在树叶,有些雨滴穿过树缝打在易左川身上,神思顿时开转想到一个办法道“你把尸体藏好,我有办法混进去”

  杜连安哪能相信在这一时半会间能想到办法“办法?满地血迹要怎么解释?走吧,在不走来不及”

  易左川走得两步拿起节使长剑,往右臂狠狠划去,皮肉一开鲜血不住往下淌,雨越来越大,地面积起水洼,右臂鲜血混入水洼与节使先前血迹混合变为浑浊。

  杜连安一看已是明白,目光露出惊讶,同时赞得一句“是个好办法”当下扛起节使尸体蹿身入林,见杜连安走了苦笑“能不能瞒骗过去,就看老天爷给不给面子”

  易左川往水洼躺下装成昏迷不醒。

  南楚骠骑沉沉踏水而来,来骑三十人,领队之人是侯温元,侯温元为楚国骠骑将军。

  “吁。。”侯温元率先将马拉住,身后骑兵见将军止马,也是纷纷拉住。

  雨势隆隆作响,硕大雨滴打在侯温元战甲,水滴顺着战甲滑落,侯温元看一眼昏在水洼易左川示意“去看看”

  身后一名骑兵战甲声响领命下马查看,一探鼻息回报“回将军,人还有气”

  有名骑兵转眼在看一旁马腹当场惊叫“将军,那个袋子像是北齐虎皮”

  骑兵上前解下袋子交给侯温元,候温元手握细看一眼神情显得惊讶心道“果真是北齐虎皮!”一看见这个当下急看易左川一眼心道“难道是北齐节使?”

  北齐节使如死在近郊,楚王定然会大发雷霆,议和对南楚来说十分重要,侯温元不敢怠慢下令道“带人回城!”

  议和书就在楚王手上,目光发沉直视侯温元问“节使遭遇埋伏?”

  “从现场来看是受伏击情况”

  楚王在问“十里之内不是有骠骑巡视,你不是说布置得密不透风?”

  侯温元有巡视之职,这个过失当然算他头上,当场跪道“臣下失职,王上责罚”

  侯温元乃是楚王爱将,心中摸估盘算片刻淡声道“起吧”

  “谢,王上”侯温元起身。

  既然接到议和书,齐王到达南楚只是时间问题,楚王做下决定语气冷而缓慢“如果遇到埋伏的是齐王,事情就难以收场,加派人手把刺客找出来,定要给节使一个交代,另外节使安全由你负责”

  侯温元道“是”

  第二天,天暖风轻,候温元前往看望易左川,易左川被安排在大行令,大行令就是安排外宾令署,来到令署问门外侍卫“节使,醒了?”

  侍卫道“回将军,节使天亮就醒,想出去我们好说一阵才劝人回屋”

  人醒门闭未开,侯温元故意扬声试图让易左川听见“节使是重要外宾,不能有任何闪失,定要细心看护”

  二名侍卫面色一正,立正军姿回应“是”

  易左川在屋内小塌喝清茶,门外音量这么大,当然不会听不见,这话如同喊叫当中有什么意思听得出来。

  易左川屋内浅笑询问“外边是谁?”

  侯温元易左川是有一门之隔,有些礼数不能失,侯温元隔门施礼“下官,侯温元”

  侯温元下官自称,一来是携带歉意,二来是表示对节使重视,节使在骠骑将军面前当然连个芝麻也不算,人家给脸易左川自然不会不要。

  易左川语声表现客气道“候温元?啊。想起来了,原来是候将军,进来吧”

  侯温元推门入内,看易左川面色才道“伤口还疼?是否让医令过来在看”

  一提起伤口,易左川故意摆起脸色“来前听闻,南楚人人律己守法,我看也不过如此”

  侯温元知道易左川是为遭到埋伏事情气在头上,歉声道“此事的确是在下官疏忽”

  “疏忽?”一听这答复有趣,易左川面色不改刻板反问“城外巡防之事候将军也负责?”

  侯温元应道“议和在既,楚都内外自要处处巡防”

  易左川心道“如此处处巡防,可以看出楚王很看重这次议和”

  易左川也不想和候温元太过交恶脸色一缓道“议和书呈上了?”

  议和书是节使使命,醒来时一定找过,侯温元告歉道“不请自取节使见谅,议和书已经呈上,王上口谕节使有伤在身,歇养几日在觐见不迟”

  “此事也怪不得将军”易左川起身施礼,手一举臂伤剧痛脸筋一抽道“昨夜将军救命之恩,在此谢过”

  看出易左川抽痛伤口忙道“节使有伤不必多礼,这是分内之事,如不嫌弃倒想结交,不知节使高姓”

  易左川心中一凛,这话要好生应对,他根本不知杀死这个节使名讳,对方出声询问,多半是不识节使,随便捏造名讳蒙混不难,昨夜有过猜测,楚都或许会有认识节使的人,如果胡乱捏造名讳,些许会暴露身份。

  易左川没想过侯温元会问他名讳,有些措手不及,同时也知道为什么要与他结交,其一是想让他在齐王往面前说好话,期望议和顺利,其二是想让他不要提及受伤之事以防齐王多想。

  侯温元话出口,不答岂非奇怪,犹豫片刻张口“将军客气,在下易左川”

  侯温元脸上含笑恭声道“易兄弟”

  侯温元过来是想平复易左川情绪,该说的已说不必在留下“手头还有些事,明日在来探望”

  侯温元右脚刚出门槛,易左川试问一句“早前侍卫为什么不让出去?”

  侯温元回身笑道“易兄弟不必多想,门外侍卫只为确保你的安全,只要不出令署安全无虑,现下还是养伤为先”

  易左川勉强一笑“如此甚好”

  侯温元出门和侍卫低声说几句,侍卫散去。

  这不是在遣散侍卫,而是想让易左川自在一些,俗话说得好,眼不见心不烦。

  侍卫现在是看不见,但他知道会在暗处盯他梢,想到让人盯着,易左川心中一叹“这一剑算是蒙混过去,但是让他们误以为有人想杀我。。这样一来看我就更紧”

  想到自己给自己造成的困境,易左川苦笑“还真是寸步难行,一定要想办法出去做事,否则齐王一来非要露馅不可”

继续阅读:第3章 收买人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