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收买人心
楷璇2019-12-05 11:312,392

  易左川是想出令署,前后都是眼睛不能冒失出去,屋外没有侍卫看护,想着在署内转转熟悉环境。

  令署分前后二院,虽只两院格局不算小。

  后院是外宾随客住所,前院有个迎客正厅,目前令署只有易左川一个节使,署内气氛冷冷清清,出得住所月形小院门,迎面入眼是一条向前拐右卵石小径,小径幽静过道两旁是绿竹篱,绿篱后圈种大榆,每到夏前季节交换榆钱纷纷落地,有着“大富大贵”之意。

  令署栽种大榆,寓意看上去有些庸俗,只是当中有另外一种意思,指的是与南楚交好国富民强。

  在过一院子有个小亭,小亭里署卫围在石桌玩猜大小,桌上有块小木板骰子就撒在上面,张眼粗看有七人。

  署卫和看护他侍卫装扮不同,一名署卫抱怨道“你说我们是不是走背运,居然被调来看护令署”

  另外一名守卫附和道“是呀,以前令署外宾多,给他们跑腿办事还有赏钱,现在。哎。不说了,看什么时候把我们调回去”

  先前守卫在道“我们是城候卫,却让我们来看护令署,这算是什么事?看城门时人出出进进还能捞些好处,这侯温元又不是城候司的凭什么调遣我们”

  其他守卫听这人直呼侯温元皆是面色一变,一守卫紧张道“你小子不要命了,什么牢骚都敢发,别在说了”

  易左川听得闲语,心中苦笑“原来侯温元是让看城门的门候看住我,没用他的兵,我这个节使他还真的看不上眼,看门那两个侍卫只是来摆摆样子”

  易左川离署卫所在小亭有四五丈,有名署卫注意力落在易左川身上,他身为北齐节使,署卫眼中没有丝毫尊敬神色,语气不善道“北齐节使,这里不是北齐令署切勿闲观”

  易左川对楚都所有人来说是北齐节使,也就是说是他们的敌人,既然是敌人就别想有好脸色看,明面上是个节使,换句话说就是一个跑腿送文书差事,这样的人和他们没两样,帮他办事也捞不着什么好处,哪里会怕得罪。

  先前说侯温元坏话署卫看得陆开一眼,将桌上散落十余钱收了“玩来玩去输赢也就几钱,不玩了”

  署卫起身腾开地方,有人赌性大发落座接替。

  起身署卫提醒一句“别乱说话毕竟是节使,生起气来没你好果子吃”

  撂下句话署卫来到易左川眼前奉承一笑“卑人,常少良,见过节使,那人话粗别和他一般见识”

  易左川笑答“脾气那么冲是输不少了?”

  常少良见易左川平易近人显得更是热情“都是要养家糊口,哪敢拿大钱来玩,就是玩玩”压低声音在道“他家长伯和北齐打过一仗,人没回来,一见到节使这才动气别往心里去”

  易左川点头表示理解,常少良在低声道“节使随卑人来”

  常少良将易左川领往偏静之处才道“不说节使也应该知道,楚都有很多人恨北齐,奉劝一句不要在令署乱走”

  易左川微微一笑,感谢常少良提醒,就算不说也知道这点,二国交战在楚都恨北齐的人自然不在少数,要想找出不恨的只怕不太容易。

  易左川装作闲趣打量常少良问“跟我提这个醒,难道你不恨我?”

  常少良微微笑道“卑人不是楚人,是从南梁逃荒过来,恰巧遇上楚都城候司征人就留下讨个活干”

  易左川大是讶然道“南梁?走得够远的”

  常少良无奈叹口气“哪有活干就留在哪里,妻也是要吃饭不是”

  易左川似有意也似无意说一句“听你们刚才说话,是候将军调遣过来的?”

  常少良一听浑身顿打寒栗,脸上瞬间毫无血色,膝盖一软跪下扣头“节使,卑。卑人。只是闲说,不要。。不要。。”

  易左川故意质问“不要什么?不要到候将军面前告状?”

  常少良急磕两个响头“节使,卑。卑人就是嘴贱。饶。饶这一回。”常少良浑身颤栗头往地上猛磕,额上磕出血印,嘴中不住求饶“饶卑人一回。。饶卑人一回。。”

  常少良虽是小小门候,脑子却不蠢,知道易左川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个,敢发侯温元牢骚这事要是传到对方耳里,要杀要剮就只是一句话的事。

  易左川又不是侯温元心腹,哪里管得着有没有人背后说闲话,之所以这么做,当中自有目的。

  有些事讲究拿捏分寸,做过头反而会有相反效果,听得对方知错,脸色稍稍一缓,举止显得十分友好,躬身折腰搀扶常少良温声笑道“这是干什么,也就是随口一说,起来吧”

  不管是门候还是高官,都要善于看人脸色说话,常少良琢磨不出易左川心思,战战兢兢让人扶起,易左川面色一正看向常少良“你我素昧平生,却能提醒注意这里人事,不挑理了,候将军这事就此打住”

  易左川不在追究,常少良感觉自己又重新活得过来,感激涕零立马跪地扣三扣道“多谢节使,多谢节使”

  易左川含笑在次折腰将他扶起“你比我年长,对这里的事也熟,我就高攀了,常兄”

  “常兄!”二字入耳,常少良哪里敢和节使称兄道弟,当下诚惶诚恐道“这。这。这怎么能行。”

  易左川缓缓一笑“什么行不行的,这令署呢还要住个十天半月,还要劳烦多多照顾”

  话易左川是含笑在说,当中有不容拒绝意思,这事如果不应声,怕对方又要提起侯温元的事,反正把柄拿在对方手上只能妥协。

  易左川在腰带里取出一颗珠子“没见过长嫂,不知喜欢些什么,珠子拿着买些好吃回去”

  珰珠是上等珠子,常用于做首饰玉石装饰,红色,常少良一见珰珠目光熠熠生光,珰珠不是没见过,但都是在玉石店看,总归不是自己的,如果想买至少要不吃不喝存二年工钱。

  珰珠如果是在荒郊野地被人遗落,就算有膀大壮汉争夺,常少良肯定要拼命斗上一斗,但是易左川随随便便一出手就送珰珠,虽是想拿也不敢接,压下贪念把珰珠推回“收起来,珠子太过贵重。不能要的”

  手上是推回,眼睛却是依依不舍,易左川浅笑执意推去珰珠“这不是给你,是给长嫂,拿着”

  常少良没做答复,看得看珰珠,又看得看易左川。

  这么你推我往不是事,易左川索性把话说死逼他收下“怎么?莫非是嫌弃不愿结交”

  易左川把话说死,常少良见得对方如此坚持“多。多谢节使”

  见人收下,易左川笑道“拿着就是,兄弟之间这么见外干什么”

  拿人手短,常少良道“节使放心,能帮上的忙,一定尽力”

继续阅读:第4章 做主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