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留下借口
楷璇2019-12-10 09:522,472

  平建修突然持剑飞来,易左川虽是意外没有显得手忙脚乱,当下十分冷静应对,当“神蕴”剑逼近咽喉之前,脚下一点比平建修剑势更快抽身后闪。

  这一退让平建修暗自佩服,没想过对方身手如此矫健,一剑未能击中目标,稍微受挫好胜之心忽增,剑法施展又快又狠,一个在拼命出招,另外一个拼命闪避。

  交斗声传到院外,署卫听见武斗声忙赶来查看,看见平建修拿剑直扫节使,吓得差些背过气去,出事平建修有上柱国保,他们没有人帮,惊惧之间一人失声大叫“快,快把将军找来”

  另外一名署卫哪敢耽搁匆忙跑去。

  话平建修是听见,但是没有一点收手意思,对着易左川怒喝“谁来都救不了你!”

  侯温元在令署正门外,听人汇报探查伏击者事情,这时署卫匆匆来报,说是平建修和节使打起来了。

  侯温元听得一楞心想“行令怎么会和节使动起手来?”

  侯温元先前问起孙典事情,是稍稍对易左川身份有疑心,只是他对孙典受伤之事知道得十分详细,如是不相干外人怎么会知道伤在何处,在易左川离开后,有过片刻苦笑“也太小心谨慎,谁会冒名顶替一个节使”

  也不怪侯温元疑心,一是两人相互之间不认识,二是埋伏杀人这事实在不合常理。

  经得马车上几个回合试探,对易左川身份是没有任何疑心,只是觉得有些事情在做隐瞒,平建修脾气是怎么样,侯温元太清楚,楚王让他看护节使安全,如平建修伤得节使,自己也不能脱得干系。

  当下三步并两步直奔小院,院内景树盆卉,早是让平建修神蕴见一一砍断,眼看平建修剑路,那是处处毫不留情,侯温元大喝“行令住手!”

  侯温元将自己骠骑将军一职拿走,平建修早是对他有所偏见,侯温元出声制止,平建修怎么会听得进去,见平建修无视,侯温元脚一踏刚要上前,只见易左川躲过一剑,拳势一起往平建修胸前击去。

  平建修见来拳生猛,想避早是失去良机,避不开傲气一起也是挥拳往打去。

  顿时双方都中对方一拳,同时连退三步。

  两人一退有得空隙,侯温元一闪已在二人中间,喝道“都住手!”

  易左川收拳沉立出声问罪“行令为何要置下官死地,是不是柱国不愿谈和命你杀我!”

  侯温元听易左川把这事往平远魁身上推,这事一旦闹大非同小可,募然一凛道“节使不可乱说,柱国岂能不愿谈和”

  平建修对易左川那是十分气恼,咬牙切齿道“不要胡乱栽赃嫁祸到我爹身上,只是试你身手,既然能对拆这么多招,这就证明伤势无碍,伤势既无碍,你这节使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易左川这才明白平建修目的是想把他打发走,免得将他事说散开来,眉头一皱,一时不查居然被对方抓住话柄,这事不好对付,如不能装伤留下,还能有什么借口不走?

  侯温元虽然对节使身份不在怀疑,只是一个北齐节使毕竟是招人痛恨,就算没有外人刺杀,也担心会有人寻找机会出气,有伤在身侯温元难以开口让人走,传出去会有人说南楚怕事。

  见到二人相斗,从情势上看还不落下风,这就证明伤势无碍,侯温元借话而道“行令说得是”

  平建修大是一呆,没想过侯温元会和他意见一致。

  侯温元道“节使伤势无恙,自该尽快回去复命领赏”

  易左川心道“完了,这是搬石头砸脚”侯温元和平建修同时施压,如不找个借口,只怕真的要走,看二人一眼心中盘算紧锁眉头一松笑道“说得也是,是该尽早回去复命领赏”

  平建修听他答应走人,十分高兴心中大大松口气。

  话目前也只是说一半,现在补充装作可惜道“马上就要走,答应令尹的事是做不到了,明日拜辞过楚王令尹,在向二位辞别”

  节使要走见楚王讨赏很正常,可他要见令尹做什么?

  没事提起令尹,不知道对方想搞什么鬼,为避免多生事端平建修道“要走就走,打扰令尹做什么,一个小小节使能为令尹做些什么”

  全经赋毕竟是请人过府,如不是答应过什么,这话相信不敢乱说,侯温元小心翼翼询问“答应令尹何事?”

  易左川一笑“想知道,明日随去令尹府就是”

  侯温元苦笑“令尹有事托付,能办办就是了,岂敢过去打扰”

  侯温元给平建修使一个眼色,平建修冷哼一声转身行出院子。

  侯温元拱手向易左川道“会加派人手过来,不会在让杂事惊扰节使”

  易左川道“有劳”

  第二天散朝,易左川前往令尹府,只要还没有出城,身边都是跟着守卫看护。

  全经赋刚下朝回府朝服还没解下,下人上来通报说是节使求见。

  昨日二人相见那是不欢而散,全经赋对易左川没留下什么好印象,说心里话是不想见人,节使毕竟是节使“大厅奉茶,更衣便去”

  易左川在大厅候着,全经赋侧厅出来坐得主坐,慢悠悠喝口茶问“节使有何要事?”

  易左川惋惜道“下官今日就要回朝复命,特来向令尹辞行”

  全经赋看人一眼,二人又并非好友,觉得回朝就回朝,何必过来辞行,这个只是在心里想“使命既了,该是回去复命”

  易左川问“不知令尹有没有听说昨日令署之事?”

  全经赋点头“无论事出何因,行令都不该向你出手,不过也要说说你不是,节使出门在外,凡事能忍让的就该忍让,历朝历代从未发生过行令与节使动手之事,你们这是头一遭,楚王知道此事,龙颜大怒行令罚俸三年当做惩戒”

  对节使动手,换做其他人不是刑场斩首找是连襟入狱,碍于柱国面子,楚王也不好惩戒过重,只好无关痛痒罚其俸禄。

  易左川惋惜一叹,并不说话。

  全经赋见他如此问“节使有话要说?”

  易左川道“不瞒令尹,皮戏在幼时那是人人一手好皮剪,现在已无几人愿习皮剪,早是不复当年盛景”

  一说起剪功全经赋兴趣大增道“是呀,这都与铸剑师有关,现下后辈人人习武为先,都妄得伏恒伏目青睐得意赠剑名震天下”

  易左川如遇知音般拱手道“令尹所言甚是”

  话以点到,易左川见好就收“原本还想和令尹深谈皮剪门道,可惜如今激怒行令不得不动身回朝,可惜呀,可惜。。”

  易左川故意止声片刻在道“希望日后还有机会在见令尹,下官告辞”

  北齐南楚山高路远,这么一走,何年何月在能相见?全经赋忙起身道“节使莫急,早就想讨教,尽管放心留下,行令之事不必担心”

  易左川为难道“这。。”

  全经赋道“今日留下,你我秉烛夜谈,明日亲自送你回署”

继续阅读:第12章 说明目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