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说明目的
楷璇2019-12-11 10:112,177

  侯温元知道易左川今日出城,为表现友好前来相送,在城门恭候对方到来,经得通报得知全经赋将人送回令署,送人回署不是来城门,意思是非常明显。

  侯温元问“亲眼见令尹送节使回署?”

  “是,昨夜节使在令尹府留宿,早朝前令尹送人回署,这才上朝”

  侯温元大是纳罕,他和全经赋如此亲近,还没有过机会留宿令尹府,可见全经赋有多重视易左川,楚都不是没来过外宾节使,从未有什么人受过如此重视。

  易左川不会走,侯温元没有必要在等道“走”

  易左川回到令署没有回去所居小院,前往令署内园静静,在别人眼中他这个节使有时做事圆润,有时却又欠缺圆滑,总得来说就是一个难以捉摸的人。

  易左川故意这样就是想让别人看不透他,从入楚都那一刻起,步步为营神经蹦得很紧,生怕何处做得不对让人起疑。

  易左川想静,平云溪来了,她先前去看望平建修,平建修和易左川之事,当然不会不知道,这次来是将平建修臭骂一顿。

  平云溪为柱国长女,除官场上之事不用她出面之外,余下旁事她少不了要为柱国分忧,管好平建修和官员内眷套近乎,是柱国给与的任务。

  按照平建修性子,就算拿刀架脖子也不会来和易左川道歉,这样的事只能由她来做。

  易左川在石桌思坐,平云溪莲步轻移在他身后止步“没想到节使也好皮剪一道”

  听得平云溪喏人之声,易左川轻笑道“大小姐不会是派人调查下官?”

  平云溪笑道“这倒没有”

  易左川颇有兴趣问“既然没有,大小姐如何得知下官好皮剪?”

  平云溪满含深意一笑“令尹送你回署就能看出,有人好画,有人好文,令尹好皮剪这是众所周知,如节使不是深谙皮剪之道,令尹是不会对你如此重视”

  易左川添问一句道“不知大小姐是否喜好皮剪?”

  平云修嫣然笑道“学过一些,剪得不好,有空倒想和节使请教”

  能得美人青睐,易左川怎能不从笑道“大小姐不必客气,下官易左川不必在以节使相称”

  易左川这么说是为拉近关系,这正合平云溪心思道“易公子”

  易左川一笑“平小姐”

  平云溪轻叹一声道“舍弟之事,希望易公子大人大量”

  易左川看人一眼徐徐一笑“平小姐如画中美娇,亲自求情,世上没几个人能够拒绝”

  平云溪眸波紧紧看人问“这么说易公子不生气了”

  易左川精悍双目回视平云溪眸波徐笑“不生气了”

  平云溪喜道“这便好”

  易左川忽道“出门在外也不想多生事端,不知能不能让舍弟过来一趟?”

  令署就这么大,平建修在不情愿也会有碰面一天,平云溪知道易左川这话是什么意思,平建修如来见他就等于率先低头,出这样的事情总是要有人先低头。

  可是平建修性子身为长姐怎么会不清楚,平云溪面色显得为难。

  易左川知道平云溪为难之处一笑“放心,不会为难舍弟,也不会让他开口道歉,只是有些话要和他说明白,这也是为避免在发生昨日之事”

  平云溪浅思片刻欠身道“易公子静候,这就让舍弟过来”

  不多时平云溪领着平建修过来,易左川远远就看见平建修那张不服气的脸,易左川微微一笑静静坐着等候对方过来。

  平建修叮嘱道“记住,等会节使要说你两句,也不能生气”

  平建修不服气瞥嘴道“姐,没事屈身理他做什么”

  平云溪见平建修没有丝毫悔意,含气道“还不是为你”严声在道“该说的已经和你说,听不听在你,提前告诉你,如果在和节使闹得不愉快,下次就让爹过来”

  平建修不情愿道“知道啦,爹那么忙,别什么事都烦他”

  平云溪笑道“只要不让我烦心,爹也就不会烦心,去吧,我先回府”

  平云溪离去已有片刻,平建修还是拉不下面子没有起步,在远处远远看易左川,想着来都来了,呆站着不过去,只怕对方要说他怕他。

  平建修勉强来易左川面前坐下,易左川目光友善看他淡笑“行令来了”

  平建修不想在为平远魁添麻烦,尽量拿着平顺语气道“我来了,有话就说”

  易左川承诺一句道“行令不管做过什么事与下官无关”

  易左川一提起这事,平建修就来气道“屁话,与你无关在我面前提起做什么!”

  易左川展笑道“真的没有恶意,只是想行令给一些方便”

  “方便?”平建修牢牢盯着易左川问“想要什么方便?”

  易左川终将他目的说出道“自然是想在楚都活动自由一些”

  平建修听他说话又是点到为止,瞪人问“有话直说听不明白”

  易左川微笑道“简单来说,想去一些地方,又不喜欢有人拦着”

  易左川话说得非常清楚,平建修也听得十分明白,但是还是十分不解道“想去一些地方不想人拦着?想去哪里?”

  易左川突然开玩笑道“比如水仙楼”

  平建修听得好笑“你连令尹府都能自由进出,去水仙楼有谁闲来无事拦你”

  易左川道“自是有人拦我,才让行令给方便,比如候将军,我如想出去又不想那么多人跟着”

  平建修盯人不放道“想自己出去?万万不行,有人想杀你,你死我担不起这罪名”

  易左川一笑道“我想没几个人,能比上行令武艺”

  这话的意思是说,平建修和他打过一场都未能讨到什么便宜,足有自保能力。

  话是这么说,平建修也可不能放任一个节使在楚都瞎跑,如有意盗取军秘,又是他放人走,这罪名柱国也保不住他。

  平建修想了想道“我呢,可以答应你出去,侯温元也不会拦你,不想让其他人跟着也行,但我要跟着你,就这一个条件,如不答应就自己想办法溜出去”

  易左川盘算片刻,妥协苦笑道“好,我去哪儿,你也去哪儿”

继续阅读:第13章 另有所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