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另有所图
楷璇2019-12-12 10:162,370

  第二天,天气不错,易左川神色轻松来令署正院主厅坐等平建修,说过只要想出去就要跟随,人还没来在想出去也不能自己走,署内下人奉上香茗,下人前脚刚走侯温元后脚进来。

  易左川正要捧杯喝茶,看见侯温元入内只能放下茶杯,等候的人没来,没想到来的是侯温元。

  侯温元是进来脚步下得沉,一张脸也是拉长看上去像是心中有气,这是携气上门,看一眼易左川后,顿时将不必要情绪收起,行事心中有着轻重,自己在有情绪也不能甩脸色给节使看。

  易左川心思很细,从一瞬间情绪转换可以判断,对方是为自己过来,平建修要带他出去,多半是和侯温元打过招呼,平建修官职是不比他高,但他官职在高也盖不过柱国,平建修开口侯温元肯定要给面子。

  易左川在脑海中过滤种种细节,只觉侯温元在楚都当职也不容易,心中不免好笑,同时也知道过来原因。

  没等侯温元张口,易左川率先起身施礼“见过将军”

  易左川以礼待人,侯温元也不能得罪节使也是回礼,强挤笑容道“不是正式场合,就不用提那些虚名,易兄弟要想在楚都游玩,说声就是何必劳烦行令”

  易左川十分清楚让平建修带他出去,无形中是在给侯温元难题。

  楚王让侯温元照看易左川安全,易左川却和平建修出去,如他想跟着平建修肯定不让,因为对方对他并无好感,在说,人家是柱国公子,面子也不能不给,就算不给平建修一样会带人出去。

  侯温元心中非常奇怪,前天两个人才打一架,今天却成好朋友要一同外出,虽然不知道易左川是怎么办到的,但这个现在不重要,这次过来是想陪行看护。

  易左川知道侯温元目的,不能让人跟着,为对方着想道“也想和将军多亲近,但是将军位高职重,城内城外巡防都要看着,怎敢劳烦做陪”

  这话一听就知道是在拒绝跟随,侯温元不死心道“不打紧,近来也没什么事,要出去也不能只让行令一人跟着”

  平建修刚到门外就听见侯温元说这话,当下冷哼一声入内质问“和他出去怎么了?你是在说我没本事保护他?”

  这话藏着刺,他和平建修关系本来已经够僵,知道无缓和余地,侯温元道“行令,下官不是这个意思”

  平建修冷笑讥讽道“下官?哟。这不敢当,你是骠骑将军,我这小小行令配不上你这么叫”

  侯温元脸色铁青,易左川安安静静凝视二人,本来可以说些好话,让侯温元有台阶下,他没有,因为二人越是交恶,对日后来说自有好处。

  易左川不管二人缓缓端起茶杯,吹得吹热气抿口茶。

  平建修见易左川还在喝茶,瞪人一眼“还喝什么,你到底要不要出去?”

  易左川轻放茶杯一笑道“行令,请”

  没人帮自己说话,侯温元只能自己找台阶下“行令誉受伏恒赠剑,那是名动天下,就算有人想与节使不利,也要掂掂自己分量,有行令照看节使,我也就放心”

  易左川顺话对平建修施礼“有劳行令照料”

  平建修傲然看一眼侯温元“这话爱听,我就把话撂这了,想杀节使的人最好敢来,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侯温元恭送二人出署。

  易左川平建修二人出署没走几步,平建修忽问“有件事想问你,别想遮遮掩掩瞒我”

  易左川浅笑道“不瞒行令,问吧”

  平建修犹豫看人片刻才问“那天去令尹府?全经赋知道我的事了?”

  易左川失笑道“令尹不知道这事,在说,令尹又不是市井懒汉,我怎么会和令尹说这事”

  平建修琢磨易左川面色,想想也是“我带你出署了,你最好说话算话,在拿这事要挟,你看我怎么对付你”

  易左川一笑“行令放心,只要给我方便,自然是不会给行令添麻烦”

  平建修也没有全信,但是想着对方也不会在楚都逗留很久,不妨先顺着他,等到回去复命自己也就没事。

  平建修问“门都出了,说吧,想去哪儿?”

  去哪早是想好,只是如果只有他们二人过去,对方注意力只会集中自己身上,要找个人分散他的注意力,想得片刻道“行令,麻烦差人将常少良叫来”

  “常少良?”平建修纳罕问“叫他干什么?”

  易左川简单解释一句“上次麻烦过他,叫上他,算是感谢他的辛苦”

  平建修不知为何看人不动,见得对方揣摩,易左川笑问“怎么了?这样看我”

  平建修怀着疑惑问“除议和书之外,齐王是不是还要你来办什么事?”

  “就只是送和书”

  平建修道“不信,节使呢,我是没接待过,你是第一个,但是以前来的外宾,都是匆匆而来讨赏在恨不得匆匆回去领赏,但是你却是好死赖活想要留下,而且还能让令尹出面,我觉得你另有所图,虽然看不出你想干什么,可不管要干什么,都最好别干,别想在我眼皮底下犯事”

  别看平建修平日爱惹事,能看出这一点就不愚钝,易左川也不显得紧张,微微一笑“没看出来行令城府也深得很”

  连平建修这样的人都能发现易左川留下另有所图,其他人自然也会对此留心,易左川知道全经赋多半也是怀疑他另有目的,要不然一个节使受得令尹邀请,还试图惹人不快,虽是看出但不会像平建修这般直接询问。

  这话在平建修听来就是承认,压低眼锋问“这么说我是猜对了?”

  易左川微微一笑反而直接承认道“是,的确是另有所图,只是这话现在不忙说,日后还需行令帮忙,快把人叫上吧”

  看人两眼不在追问,两人离署门有四五丈距离,平建修向看门署卫招手,署卫过来平建修吩咐让他叫常少良过来。

  常少良听说行令叫他,也不知道什么事,一听通报不容细想一路小跑到二人面前。

  易左川见人就笑“伯常”

  见到易左川也是高兴,平建修在,常少良不敢在这里和易左川称兄道弟,施礼道“见过节使”

  外宾为大,常少良先问候易左川,才向平建修施礼“行令是有要事吩咐?”

  平建修看一眼易左川道“不是我叫你,是节使叫你”

  “节使有何吩咐”

  易左川温笑道“没什么要紧事,上次为我跑腿,记着呢,今日想去水仙楼,你也一起去”

  常少良目光投向平建修,这是询问他意思。

  平建修道“看我干什么,节使要去水仙楼,还不备马!”

继续阅读:第14章 秘见世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