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秘见世子
楷璇2019-12-13 10:363,285

  水仙楼有最好看的姑娘,怎么把客人留下也有自己手段,生意非常红火。

  不管外界是不是连年征战,水仙楼就像是个世外桃源,人只要入门里面姑娘有本事让人忘记任何烦心事。

  别看水仙楼是个寻欢作乐地方,寻欢作乐之地往往有些规矩,罪恶的规矩,这样的罪恶当然鲜为人知。

  楼内什么样的客人都有,如是钱袋满满过来作乐,姑娘们自会将人奉为上宾,如是想要惹事,她们有很多手段对付闹事之人。

  话说回来像这样的地方,很少有不长眼的主动惹事,平建修没来过水仙楼,这并不是说不想来,只是贵为柱国公子,这样地方总是避免不来。

  易左川平建修不是常客,常少良是,刚踏步入内,红姨当下眉开眼笑过来“哟,这不是常候卫吗,好久没来啦”

  富人比起受人尊敬更喜欢人的高雅谈吐礼数,穷人刚好是相反,最好是身边每个人都尊敬自己,常少良是门候,干的不是什么有脸面的活,除在水仙楼,无论在什么场合总是最不受敬重,最不起眼那个人。

  比起发些小财,更喜欢受人尊敬。

  这是常少良爱来水仙楼原因,因为来到水仙楼,每个姑娘都待他为上宾,事事伺候周到,就和达官贵人没有两样,极度满足虚荣心。

  见得红姨上来相迎,常少良也是笑脸迎人“我就是个门候,何时是门候卫,这话可不能乱说”

  门候是兵,候卫是掌管门候队长。

  红姨笑道“能当上,红姨看好你”

  水仙楼姑娘都十分善解人意,就怕你不来,只要你来自有办法让你心甘情愿将钱袋掏空。

  红姨一双眼睛非常刁钻,易左川英气逼人,平建修神采英拔,二人气度不似寻常人家。

  红姨掐媚笑道“二位公子面生的很,第一次来?”

  平日能和常少良过来水仙楼的就是一起干活门候,都是寻常苦人,哪有陪同过高位份的人来过,无形中自是觉得身价上涨,常少良神气道“红姨,你也不看看,这是说话的地方?”

  红姨见常少良神赳气昂,心知领来的不是贵客就是豪客,当下笑滋滋道“你瞧我忙糊涂了,三儿过来领三位贵客上雅间”

  平建修易左川随三儿前去,红姨拉着常少良笑问“怎么今天还是让兰儿伺候?”

  平建修和易左川前来,常少良怎敢图自己享乐,提醒道“别别,今天我不重要,把他们二人伺候好,你就是我娘”

  红姨笑拍常少良肩膀道“看你这话说的,羞死我啦”

  红姨打听一句“你那两个朋友什么来头?”

  常少良警惕看看四周,这才轻声在对方耳旁说几句。

  红姨一听大是惊讶道“行呀你,柱国公子和节使都能请来”

  红姨高看,常少良大是满足受用得意笑道“行了,别楞着,好酒好菜尽管上,要快”

  常少良神气十足往厢房而去,平日在其他客人眼中感受到的是一种轻视目光,现在,客人目光似是对他十分妒忌羡慕,来到厢房,平建修冷看一眼“你架子不小,敢让我们等你?”

  常少良忙伏腰上前赔笑“不敢不敢,就是吩咐两句,选几个机灵姑娘过来伺候”

  没一会,精致酒菜上桌。

  常少良帮二人倒酒,对平建修道“自罚三杯,向行令赔罪”一连三杯入肚,易左川道“行了行了,坐吧”

  常少良偷瞧一眼平建修,看看对方有没有意思让他坐下,如不点头不敢和平建修平起平坐,只是平建修注意力不在常少良身上,眼珠盯着易左川,常少良干咳二声,向平建修暗示他要坐下。

  平建修侧目看一眼常少良“坐就坐,发什么怪声!”

  常少良忙着坐下。

  易左川能感觉到平建修目光,举杯相敬“敬行令一杯”

  易左川和常少良举杯起来,平建修见二人举杯,坐着不动冷眼看易左川“你敬我?怎么敢当,在楚都没人敢使唤我,这杯应该我敬你”

  平建修就像和酒生气一样,杯一举咕噜一声,酒已入肚,易左川苦笑和常少良随后喝下,这时红姨领着三位姑娘进来。

  红姨入内口中不住道歉“怠慢,怠慢了,三位可别见怪”

  红姨领来三位姑娘,虽非绝色倾城,那也是妍姿俏丽。

  姑娘坐下熟练劝酒。

  平建修开始不肯喝,想着要盯着易左川。

  易左川不动声色讥讽道“行令莫要贪杯,免得醉后我偷偷溜走”举杯对着常少良“我们喝”

  易左川酒一杯一杯入肚,平建修听人故意讥讽不由含气,见得易左川连杯下肚道“喝就喝,要想灌醉我,你还差得远!”

  酒,平建修常少良越喝舌头越大,人也开始晕晕乎乎,易左川和他们二人是完全相反,越喝反而越清醒,这不是代表易左川千杯不醉,没人能千杯不醉,清醒唯一理由是,喝的是清水。

  来到水仙楼自然是不用他们三人倒酒,酒是身旁陪侍姑娘倒的,他们三人喝的是同一壶,在喝下第一杯时,就知道杯中装的水。

  初始,易左川十分纳罕看一眼身旁姑娘,陪侍姑娘淡笑凝视,手在轻拉易左川衣角,平建修常少良越喝神志越发迷离。

  在易左川身旁姑娘趁着平建修常少良让其他二个姑娘劝酒时,在易左川耳旁快速而清晰道“装醉”

  易左川警惕侧看一眼,不知为什么要自己装醉,姑娘见易左川目光,手偷偷拉着易左川手到桌下,纤指轻在对方手上写个“承”字。

  易左川感受字形,当感觉出是个“承”字,人扑通在桌醉倒。

  平建修脸红耳粗指着易左川大笑“哈哈,哈哈,就凭你也想灌醉。。”我,没说完,平建修扑桌而倒。

  常少良醉得双目迷糊笑道“你们酒量比我,比我还。。”也是醉倒在桌。

  三位姑娘对看一眼,在易左川身旁姑娘道“扶他们上床休息”

  二位姑娘扶人过去,易左川这时坐起问“他在哪里?”

  姑娘笑道“随我来”

  姑娘带易左川来到邻间,张信承早在里面等他,姑娘推开门并不进去“请”

  易左川整个人显得十分激动踏门而入,张信承坐在桌边,桌上备着酒菜,易左川一见张信承眼眶顿时生红,张信承看他也是经不住热泪盈眶。

  张信承被扣南楚一年有余,现下二人是第一次见。

  易左川垂头不让张信承看他泪眼,在对面坐下。

  张信承含泪却是显得相当痛快“你还是来了”

  易左川深深吁口气,抬起红彤彤眼睛好好打量一年未见的张信承“不能坐视不管,来得慢一些,这一年辛苦了”

  在见易左川,一方面当然是高兴,另外一方面是显无奈“不是让你别来”

  易左川一笑“既然来了,想赶我走也赶不走”

  张信承一笑“本王知道,不说这个”

  张信承凝注愿意为他赴险的易左川问“会不会觉得很奇怪,三人同喝一壶他们醉倒你却清醒”

  易左川刚开始是没想明白,现在张信承就在眼前,就什么都明白,猜出其中有什么门道也不难笑答“酒壶有隔层,一层酒,一层水,酒里多半掺和什么,才喝半壶他们就倒了”

  张信承一年以来第一次开怀一笑“还和以前一样,什么都瞒不过你”

  张信承气色不错没看出有任何苦闷,易左川问“那些姑娘怎么会帮你?”

  张信承微微一笑“不是帮我,是为自己,在水仙楼只要能出价,不愁找不到办事的人”

  张信承气色没有任何虚浮,易左川道“酒色的确能让人放松警惕,为什么不听”

  这是易左川和张信承临别前建议,张信承一笑“也不算不听,算是听一半,是否沉溺酒色,让别人看起来有那么回事就行,不用非要深陷其中”忽而在问“杜连安来了,是你让他过来?”

  易左川一点也不知道这个,当下诧异问“他也来了?”

  见得易左川反应,张信承颇感意外问“你不知道?”

  “不知”

  张信承一想既笑道“不是你,就是列候公,列候公不点头他不会进来”不由叹口气在道“说过不用来,不必为本王涉险,还是那句话,回朝没有任何意义,当初不来,代相拿本王没办法,这个你不是不知道,可不来两国交战知道会死多少人?难道不明白本王这么做的原因”

  易左川当然知道张信承是为黎民百姓着想“现在局势和一年前已经不同,这次来不光要带你走,还要扳倒南楚二大支柱,一旦大乱就无暇顾忌我们”

  张信承为易左川说法感到十分震惊“支柱?你指的是平远魁和全经赋?全经赋就先不说,平远魁是堂堂南楚上柱国!以为耍些小心思就能撼动他?听本王的,马上和杜连安一起走,不要玩火自焚!”

  易左川苦苦一笑“如是我是你,你能视而不见?”

  张信承道“这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当然,没说对付他们二人简单,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张信承大为忐忑“杜连安已经告诉本王,你是以节使身份进城,就算是节使要见柱国或是令尹也没那么容易”

继续阅读:第15章 撞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