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详说细节
楷璇2019-12-15 14:423,302

  张信承道“无辜?情况就两种,侯温元不带她走,就是带你走,这就是不想你们冒险原因,无论计划定得在精细,都会有万一,计划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呀,最大缺点是不够铁石心肠”

  “杜连安说,你当时不想要节使性命,所以让他出针封穴扣人,但是有些意外他不得不出手杀节使,而你呢,最终落得装伤入城”

  张信承说的是事实,当时埋伏如硬下心要杀节使,凭他二人能耐可以在对方有所反应情况前将人伏杀。

  无言以对是易左川反应,张信承见人不语补充道“你是节使,只要说回朝复命,谁都没理由拦你,但是真要留下,你,不,是我们,我们不能在像这次一样疏忽大意,否则的话下次还会有人为我们无辜送命”

  易左川深深看向张信承,什么话也没说施礼过后退下。

  月在披肩,易左川负手直立窗旁眺望不动声色皎月,如鬼魅人影从敞开后窗蹿进来,来的不是鬼魅是杜连安,入屋就和回到自己家一样入座倒茶。

  易左川知道有人进来但没回身,杜连安轻抿口茶笑问“能不能看到我们结局是福是祸?”

  杜连安一个外人入署,令署里没有任何动静,这就说明没人发现他进来,易左川把窗户掩上“希望是福,如果是祸的话,荆凉将大难临头”

  未来定数谁能提前看透,此话多说无益,杜连安笑道“知不知道你和行令动手的事,已经传遍楚都?”

  易左川一笑“你也听说了?”

  杜连安笑道“原本以为你身手不弱,没想到只能和他打个平手”

  “只是平手?”

  杜连安双目一睁“你能胜他!”

  易左川笑而不语,杜连安不解凝视“不管能不能赢,我想说的是,凭你一身功夫,想出令署何必拉拢威胁这么麻烦,像我一样不是很好,来去自如”

  易左川摇头失笑“想出令署一次两次当然简单,你能保证次次都不会被人发现?”

  杜连安不由苦笑“也是,次数多了,总会有麻烦”

  易左川在道“不和行令亲近,一来后面的事不好做,二来说不定他能救我一次呢”

  “救你?他会救你?”

  易左川耸肩一笑“谁知道呢”

  杜连安无奈看人道“说吧,让我过来,想让我做什么?”

  易左川满含深意一笑,示意杜连安附耳。

  第二天,易左川在令署闲逛一圈,想找常少良楞是没看见人,迎面过来一名署卫,招人过来打听。

  署卫压低声音道“他呀,在后屋躺着呢”

  易左川笑道“还没起?”

  “不是,节使还不知道?昨夜候将军连夜让人把他叫来,人刚到将军二话不说,当场让人打下十板,事后将军只问句该不该打,常兄弟说该,将军就走了”

  易左川皱眉问“他犯何事?将军为什么上板打人?”

  “开始我也是迷糊,最后问常兄弟,说是因为昨天当值溜去水先楼,这才让将军给打了”

  易左川冷笑“将军什么时候也管起这事了?”

  “就是说呀,虽然有规定说,无论官职大小一律不能去烟花场所,但是。。这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从没听过有谁因为这事挨罚的,常兄弟运气也是背”

  易左川立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侯温元是在泄私愤,多半是昨日在张信承那边受气,找常少良来撒气,平建修虽是也去,但他怎敢让人给平建修打板子。

  易左川问“他在何处养伤?”

  “节使随我来”

  常少良屁股朝天躺在床上,在这里躺得一夜家都没回。

  易左川推门入内,见人进来想起身相迎,易左川忙上前将人按住“别动,好好躺着,都怪我昨日惹恼候将军”

  常少良苦笑道“不怪将军,他也是按照规定办事”

  易左川冷哼一声“按规定办事?行令也去,他打行令了?”

  常少良道“行。行令是陪同节使过去,这是要事。。怎么能打”

  易左川咬得咬牙根道“放心,会找机会讨回口气”

  常少良忙道“不用为我与将军交恶,不碍事,养几日就好了”

  易左川叹得口气在床侧坐下“远到过来讨活干,还因为我受委屈,都怨我”

  常少良苦涩一笑“刚来时挨打,挨饿,挨欺负都习惯了,别担心,真没事”

  易左川微微摇头道“这样不行,在这里没人照顾,一夜未归家里也定是担心,等着”

  易左川外出叫来署卫,让他们备下马车送人回去,当然不会干送,辛苦钱自是给足“先回去养着,得空在去看你”

  常少良如此身份受得易左川如此关心,不由大是感激,轻声道“这几天我不在你要当心”

  “当心?”

  常少良道“行令来看望过我”

  易左川大是意外问“行令来看你?”

  常少良笑道“很意外是吧,我也很意外,行令说将军打我,是打给你们看,昨夜将军调些人进来,准备把我们撤走,但是行令为此和将军吵一架,把我们留下来,现在将军的人在前院,后院都是城候卫,我看有大打出手的意思”

  易左川大是意外,平建修这是想和侯温元大干一场?点着头表示知道,让人送常少良回去。

  易左川在想,侯温元这时调来自己人,看上去是想要自己人盯他,这就证明这次和张信承见面的事,侯温元是放不下心。

  候卫杨风史,就在平建修屋内,杨风史向平建修道“行令,万事三思”

  平建修含气道“三思?人都欺负到头上还三思?你说,神策门现在是不是侯温元接管?”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杨风史直言道“为方便城内城外调防,候将军是接管神策门”

  平建修道“楚都四门就属神策门油水多,你倒好不想办法拿回来,还劝我三思?我告诉你,这次不光要对付侯温元,那节使也不能放过,节使实在可恶,明明都防着他还中他的套,我就知道他去水先楼没安好心,没想到是去见荆凉世子!”

  平建修揉揉太阳穴道“那酒里也不知道下得什么,头到现在还隐隐做痛”

  杨风史道“头如是痛得很,马上吩咐师太医过来”

  平建修摆摆手道“这次你只要能收拾侯温元,我就什么都不疼了,侯温元仗着令尹撑腰,处处与我作对,在不管他,日后还不反了天!”

  闹事打架这是常见事,但如闹出人命这就非同小可,杨风史在劝“行令消气,如果出得人命那就不好收场”

  平建修一旦做下决定,十八头牛都拉不回来,杨风史三言两语怎么能让平建修动摇,见杨风史怕事道“行了,我也不逼你,能明白你处境,带你门候兵走吧,这事我自己想办法”

  杨风史眼睛深沉眨了眨道“行令莫要将我轻看,当年要不是柱国收留,哪有今日的杨风史”

  杨风史朝屋外叫得一声“苏南!”

  苏南从门外而入“卑职在!”

  杨风史吩咐“找几个手脚利索的人过来”

  苏南正色道“是”

  苏南退下,杨风史对平建修道“这事行令要想出气,也不必亲自出手,只是要散些财”

  平建修笑道“就知道不会看错你”

  这时有人入内禀告“行令,世子来了”

  平建修冷笑道“是来见节使的吧?”

  “是,刚领人过去,这才过来禀告”

  平建修挥挥手“知道了,下去吧”

  张信承登访令署,易左川从神色上没有丝毫震惊或是意外,张信承含笑看人询问“怎么?猜到本王会来?”

  易左川笑道“侯温元对我们起疑心这个是改变不了,如在私下见面让他碰上那是有口说不清,倒不如光明正大拜访,大大方方见面就拿我们没办法”

  张信承淡笑“过来前,以为你会生气”

  易左川失笑道“这次来楚都,其实已经想好办法怎么和你见面”

  张信承叹一声“是本王不好,如不是心急和你见面,也不会让人撞上”

  易左川怎么会责怪张信承“世事难料,撞破也好起码用不着遮遮掩掩”

  张信承问“说说计划,要怎么带本王出城?”

  易左川平心静气笑答“最快,最短,最安全的路,只有神策门”

  张信承惊道“神策门?你还不知道吧,那里已经被侯温元接管”

  这个易左川早是知道“我知道他已经接管神策门,就是因为知道这点,才选择神策门”

  张信承无法相信这就是计划,同时也是没想到,列候公居然会同意,张信承询问细节“楚都有四个大门,为什么偏偏选择侯温元接管的神策门?他手下的兵都是上过战场,那都是南楚精锐!余下三门都是城门候看守,为什么不选他们?对付没有任何经验的门候,难道不比对付精锐强?”

  易左川当然不会是疯了,显得胸有成竹道“说的不错,按照道理来说是不该选神策门,看守神策门的,的确是南楚精兵,论经验战力不是门候那些混饭吃的可以相比,从表面来看神策门是最不该选择的地方”

  “但是,凡事都不能看表面,选神策门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他们心不齐,一旦神策门有险情,其他三门门候是不会过来帮忙”

继续阅读:第17章 分头做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