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分头做事
楷璇2019-12-16 10:233,244

  对于易左川说法,张信承大为惊讶“理由是什么?为什么这么肯定人不会来?”

  易左川笑道“准确来说,不是不来,我意思是他们会拖一拖才来,想一想,侯温元为什么要选神策门?明面上说是方便城内城外调防,但是要调防从哪个门都可以,为什么非要神策门?他选择神策门原因那是因为油水多”

  “小到挑担的,大到粮商盐商进进出出,只要想从城门过,就要留下孝敬钱,其他三门不比神策门拉货便利,我要是侯温元也选神策门,在说,别看城候司那些人能力不济,但他们是同一司的,他们心齐!”

  “不管余下三门我们从哪一门闯,那是绝对没有机会出去,他们会第一时间相互援手,侯温元就不同,他接管神策门后根本不让城候司靠近,平日不施加恩惠,一旦有难,谁会出手帮助?”

  道理张信承是听明白,但是依旧担心“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毕竟是南楚精锐!就算候司不帮,你没想过也能拦下我们?说说看,这次带来多少人?”

  易左川道“城外另有伏兵,至于城内嘛,人不能太多,和列候公商量过,只有八十人”

  张信承大吃一惊“八。八十人?你认为八十人能杀出去?绝对不可能!”

  易左川笑道“如是直接硬闯当然不可能,侯温元兵都在兵署,兵署离神策门很近,出去前,我会把兵署的人全部调开,这样一来要对付的就只有值夜的兵,看城门大概二十人,还要算上那条街夜里巡城的,估计最多五十人”

  八十人冲击五十人,从人数上看是有优势,易左川显得自信十足,张信承却是不以为然“你说什么?你能把兵署的兵调开?开什么玩笑,他们会听你号令?”

  易左川微微一笑“他们自然是不会听我号令,但是要调开他们也不是没有办法,时间,只要能利用好时间布局,调开他们不是问题”

  张信承呼吸渐渐凝重“真有信心?怎么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

  易左川温然一笑道“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里面细枝末节很多,无论如何应该相信列候公判断,如不是认为可行,不会点头让我过来”

  张信承深深吁口气,缓解紧张情绪“你和平建修的事本王听说了,所以他也是目标?”

  易左川点头道“只有他能让平远魁心绪大乱,所以也是目标”

  张信承在道“要小心,把惹他急,他可不管你是不是节使”

  “我知道,其中分寸会拿捏”

  张信承问“知不知杨风史已经被他叫来了?”

  易左川一笑道“连令署的事也知道这么清楚?”

  张信承也展露笑容“本王不是每天在这里花天酒地”

  张信承笑脸一收在道“全经赋,平远魁,没你想象中那么好对付,在说侯温元注意到我们,你一举一动他都盯着,你认为能够从他眼前消失布局?”

  易左川无奈叹口气“其实,还真没想过他会这么快就注意到我们,他的留心会让这次布局发生很大变数,现在也只好迎难而上,我会小心谨慎”

  张信承对此感到担心不已“小心谨慎?在小心谨慎的人也会犯错”

  易左川点头十分同意这话“的确,只要是人总是无法避免犯错,我是人,侯温元也是”

  “你想说什么?”

  易左川道“犯错,侯温元不是已经犯过错?”详细在道“在水仙楼他已经犯过错,像他这样的人,没有确凿证据是不会胡乱撞破,可他还是按捺不住,能走到今天位置,全靠自己一步一步拼上,所以他很不喜欢平建修,因为平建修靠平远魁,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太辛苦”

  “他不一样,无论做什么都要如履薄冰,看人脸色,所以,让平建修打压一次,就急不可耐想讨回甜头”

  张信承语气严肃道“这是楚都,侯温元在这里犯错并不要紧”

  易左川道“是,所以要看,一旦出错,是他抓我快,还是我改错快”

  张信承看得易左川一眼,无奈长叹道“你就是臭石头,太固执了”

  易左川一笑“是,我是臭石头”

  张信承笑道“放手去做,无论结果成败本王都不怪你”

  张信承不能在令署太久,该说的话说完易左川送人出去。

  将张信承送走,易左川看一眼平建修属院方向,琢磨片刻向那边过去,去见平建修是想去道歉,他和张信承见面,平建修一定会觉得让人利用,最好是上门领罪让人出出气。

  刚到平建修属院院门,守卫拦他拦住“站住!没有候卫同意,任何人不得入内”

  苏南找来好手正在院里听从平建修安排,杨风史下令无关之人一律拦在门外。

  候卫易左川知道是谁,随口笑问“候卫也在里面?”

  守卫见易左川好奇心未免太重,面色一板道“打听这么多干什么,回吧”

  院门一开,杨风史苏南走出,杨风史打量易左川一眼“想必是节使吧?”

  易左川施礼笑答“见过候卫”

  杨风史不苟言笑回礼“见过节使”

  杨风史明知故问“有事求见行令?”

  都到院门外不见他见谁,二人并不认识,杨风史这是无话找话,易左川顺话笑答“是”

  杨风史也没什么话要和易左川说“节使,请”

  杨风史让道,易左川没动出声留人“候卫留步”

  杨风史止步“节使有事?”

  留人自然是有话要说,易左川拿温和口吻道“行令心中不快可以理解,候卫是明白人,这次的事如果闹大,场不好收?应当宽劝行令才是”

  杨风史觉得易左川有点多管闲事,因为他是节使南楚的事操心不着,毕竟是节使杨风史也不能不答“行令是为城候司兄弟出头,为什么要劝?”

  杨风史话说得十分漂亮,拿着出头名义做事,就算闹到楚王面前也不怕,到时候可以说侯温候独占神策门,让城候司心有怨言,怨言一多就会人心不齐,此事就和他们二人私下结怨无关。

  易左川一听含笑不语,见对方没话说,杨风史在问一句“节使还有事?”

  易左川就只是发表看法,并不想参与进去,对杨风史施礼,杨风史还礼直行离开。

  杨风史远去身影消失,苏南稳站不动,不用说肯定是杨风史叫他留下看护。

  易左川视线落在苏南身上问“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苏南施礼道“回节使,在下苏南”

  易左川在问“行令和候将军的事你怎么看?”

  苏南没有逾越身份妄论“没有看法,行令怎么吩咐就怎么做”

  易左川含笑,也没什么在想问的,苏南一双眼珠总是有意无意打量易左川,好像对易左川有些在意,易左川注意到苏南眼神问“怎么?”

  苏南当下收起打量人目光“没什么,只是有句话想提醒节使”

  易左川颇为好奇问“哦?什么话?”

  苏南诚心道“明天晚上,节使没什么事的话留在院里不要出来”

  “不要出来?”这无异是把行事时间告诉他,苏南为什么要说这个?易左川想着些许是怕节使受到误伤难以交代。

  易左川笑谢“多谢提醒”

  苏南无话在说,吩咐看护院门守卫开门,让易左川进去。

  易左川不知苏南是什么身份,不过看上去像是杨风史心腹,门开易左川不在停留朝院内缓步过去。

  在易左川见平建修同一时间,杜连安在办易左川嘱托之事,如果杜连安没来这事就要亲自办,有个帮手也好,也就不用亲自费心。

  杜连那换了着装,做乡下粗农打扮,目的明确朝柱国府过去。

  府门上有个兽头张着大嘴叼着铁圈,杜连安拉着衔环敲门,力道不大不小。

  没一会有门丁过来应门,门丁看一眼杜连安粗衣装扮趾高气昂问“干什么的?”

  杜连安装作微微胆怯询问“小的。陈三,找。找王大耳,是他乡下亲戚”

  “你找王大耳?”门丁面色不由显得动容,同时缩着后颈往府内回看,确定身后没人,这才匆匆跨身出门将门微微掩上,拉着杜连安来到府门石狮旁轻道“要不是大耳哥平日对我颇为照料,是不会和你说这些,落河死拉”

  “落河死了?这。这。可开不得玩笑”

  门丁道“这话怎么敢乱说,你是他亲戚,那么就不会不知道他好赌,数月前偷二夫人金镯,当场让人发现,老爷念旧也没把人怎么样就是赶出府,没过几天就听说死了”

  杜连安装作不可置信问“怎么会这样?怎么回事你要说清楚呀”

  门丁摇摇头道“我也就是听一耳朵详细的事也不知道,府里觉得晦气都不让提,想要了解情况的话去他家问”

  杜连安道“家在何处?”

  门丁疑看杜连安“你不是他亲戚?家在哪里也不知道?”

  杜连安道“哎哟,七八年没见他拉,刚从乡下上来,就知道他在这里干活”

  门丁道“他家在南城,府常街,去打听就知道住处”

  “多谢”应得一声转身离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左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