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一首七律感十三
稳行天下2019-12-08 10:282,801

  几个人正说着话,杨秀峰从外面走了进来,并递给杨十三一个请柬。

  杨秀峰:“十三叔,牛县令获悉你回来的消息后,派人送来了请柬,约我爸咱爷仨去他那里喝酒,除此,那个送请柬的官差还说,今天午时三刻处决白蝴蝶等几个罪大恶极的犯人,白蝴蝶在临刑前还有话想对你说。”

  杨十三:“你在县城里读书应该知道,牛县令的官声怎样啊?”

  杨秀峰:“大家都说他是个能臣和清官,自从他接任以来,迁安县不论城里还是乡村,风气好多了。令人感觉最明显的是原来城里的那些纨绔子弟安分了许多,农民和商家的赋税也减轻了许多。”

  杨十三:“既然如此,咱们就去,去告诉管家备马吧!”

  杨秀峰:“快走吧,马已经备好了。”

  杨十三:“那就走吧!”

  杨效棠:“爸爸,让我和姐姐也去吧,我们要给县令背诗。”

  杨十三:“去就去吧!让我的宝贝女儿和儿子见见世面。”

  司湘云:“别信孩子、惯孩子啦!带着孩子赴宴人家会笑话的。”

  杨十三:“笑话什么呀?我们昭儿和棠儿难道是普通的孩子吗?走吧,爸的两个开心果,到县衙见世面去喽!”

  杨十三抱着两个孩子来到外面时,杨洪九已经牵着马等在了大门外,杨十三把两个孩子放在杨洪九的马上,然后和杨秀峰搬鞍上马,向县城方向而去。

  杨洪九:“来,效昭和效棠到大伯这来。”

  杨效棠:“姐姐你坐在大伯怀里,我骑大伯这匹马的屁股上。”

  杨洪九:“好嘞,咱们慢点走,效昭和效棠不要害怕哟。”

  杨效棠:“九伯,你就让马快点走吧!效棠不害怕。”

  杨洪九:“好样的,有胆量。”

  在迁安县衙内宅待客大厅里,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几样时鲜凉菜,县令牛昶旭和他的夫人,妹妹,儿子一边聊天一边恭候着客人的到来。杨洪九、杨十三、杨秀峰领着效昭和效棠走进客厅时,牛县令一家人顿时兴奋起来。

  牛昶旭:“听说十三弟回来了,我这就赶紧安排,快坐快坐,哟,这是效昭侄女和效棠侄儿吧?听说你们两个很能背诵唐诗宋词,一会儿啊,牛伯伯又要一饱耳福喽!”

  杨效昭:“牛伯伯,我们姐弟俩今天是带着耳朵来的。”

  杨效棠:“对,听碧峰哥哥说,牛伯父、牛伯母、草儿姑姑和聪哥哥诗作得好,就想一饱耳福来啦!”

  牛昶旭:“牛伯父听你九伯父说效昭和效棠的诗词背得好,也想一饱耳福,怎么办啊?”

  杨效昭:“那就这样吧!牛伯父、牛伯母、草儿姑姑和聪哥哥,每有人作诗或词一首,我们姐弟俩就背一首,您看这样公平不公平啊?”

  牛昶旭:“行,就这么着,为了一饱耳福,咱们马上开席吧!”

  牛昶旭关于开席的话刚一出口,马上有人穿梭般端来了酒菜,顿时,整个餐桌上琳琅满目,两家人依序而入席,并开始了即席作诗和背诗。

  杨效昭:“我先听聪哥哥作一首吧?以什么为题呢?”

  牛聪:“嗨,既然是先听我作,那我就以在座的人物为题吧!我呀,就以洪九叔叔为题:人中精英是九叔,少小即将才名出。寒窗苦读十几载,一朝乡试占鳌头。同榜之中多县令,唯君魁首做知洲。而今贤名传千里,万古流芳春又秋。”

  杨洪九:“牛聪啊,你把九叔都捧到天上去啦,快搭梯子吧,不然九叔可下不来喽!”

  杨十三:“聪儿能即席作出这样的好诗,不简单啊,来,咱们会喝酒的干三杯,以示庆贺。”

  杨效昭:“我来背一首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吧!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牛夫人:“真不简单啊,才几岁的孩子啊,口齿就这么伶俐,到底是出于书香门第,就是不同反响啊!来吧,干三杯吧!”

  草儿:“轮到我了,就以十三哥为题,作上一首吧!荀灌十二救危城,甘罗年少站朝班。若论文武集一身,逊色当今杨十三。神童少侠威名远,生不逢时总登攀。堪当大任福中华,它时重任必着肩。”

  杨十三:“看来,知我者,草儿妹妹也,我杨十三上下求索,苦于英雄没有用武之地,这满腔的酸楚,竟被一位足不出户的草儿妹妹数语所点破,就冲这“知己”二字,连干六杯。”

  杨秀峰:“牛伯父,您的监斩时间快到了,再说了,白蝴蝶在临刑前,还有话要对十三叔说,咱今天可是不能再多喝了。”

  牛昶旭:“好,那咱们就听效棠再背一首吧!”

  杨效棠:“我就背一首苏东坡的《定风波》吧!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杨洪九:“咱们每人再干三杯,就去法场吧!”

  牛昶旭:“也好,今天没尽兴,改日再继续。”

  放下酒杯后,杨十三、杨秀峰和牛聪在前边走,杨洪九和牛昶旭在后面

  杨十三:“效昭、效棠就在这儿和牛伯母、草儿姑姑玩儿吧!不然,晚上睡觉会做恶梦的。”

  杨效昭:“行,我们让牛伯母和草儿姑姑讲故事。”

  草儿:“走吧,咱们到屋里去玩儿,好吗?”

  杨效棠:“很好,草儿姑姑您真好。”

  杨洪九:“草儿妹妹也不小了,怎么,你还没给她选个好人家呀?”

  牛昶旭:“提起这事儿,真是一言难尽啊!”

  杨洪九:“快说说,是怎么一回事?”

  牛昶旭:“自从前些年那次我们在这儿把酒吟诗之后,草儿妹妹就神思恍惚,请医用药也不见效,后来病重时,昏迷中总是叨念十三兄弟。虽经过请良医把病治好了,可就是任谁提媒,她都是一口回绝,看来,她是嫁不出去喽!”

  杨洪九:“竟有这等事,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牛昶旭:“我也曾想托媒提亲,可既然知道十三弟已经有了意中人——就是现在的弟媳司湘云,我怎好让妹妹横刀夺爱呢?”

  杨洪九:“这事儿啊,解铃还需系铃人,十三弟的年轻朋友多,回去后,我跟他说说情况吧!”

  牛昶旭:“那就拜托你了。”

  县城西郊河滩上人山人海,五个人犯五花大绑,站在刑场中间的监斩台下,监斩台两侧排列着数十个官差,另有五名刽子手怀抱鬼头刀,威风凛凛的站在犯人身后。

  杨十三随牛昶旭来到监斩台上。

  杨十三:“白蝴蝶,你有什么话要和我杨十三说,就请讲吧!”

  白蝴蝶:“杨少侠,我白蝴蝶自以为武功盖世,再加上独门暗器了得,就忘乎所以,我一生中杀人无数,罪恶累累,蹲了这几年大狱,我对自己的行为深恶痛绝,现在想起来,就是让我死一百次,依然是死有余辜哇!我应该跟你说的另一件事是,我那养女赛白猿是个可怜的女孩,也更是一个好孩子,你杨少侠务必要把她领上正路,然后,再给她找个好人家,我死也就瞑目了。”

  杨十三:“放心吧,白蝴蝶,你的这番意思,我会告之天下武林朋友的,你所托的赛白猿一事,我已经做到了,你就放心的去吧!”

  牛昶旭:“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牛昶旭话音刚落,刽子手们齐刷刷的举起了鬼头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