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征服草寇用奇谋
稳行天下2019-12-06 16:085,453

  公元1906年晚秋的一天上午。

  在迁安县杨团堡村的一个打谷场上。

  一群青少年伙伴们正在练武,忽见从县城方向驰骋而来两人两骑,当他们来到练武场近前时,竟问起杨十三家住在哪里。(金鸥和于萍女扮男装)

  金鸥:“请问,去杨十三家怎么走?”

  杨秀峰:“请问你们又是何人?”

  金鸥:“我们是从天津来的,请他回天津。”

  伙伴甲:“方才那拨儿是从沧州来的,现在又说是从天津来的,今天这是怎么啦?大家一起上,把她俩拿下。”

  于萍:“大家误会了,我们是杨十三的朋友。”

  伙伴甲:“管你是朋友还是敌人,好不容易捞着一次实战的机会,先拿下再说。”

  并未参加过实战的金鸥和于萍,一见几十人突然围了上来,从来也没见过这种阵势,腿脚根本就不听使唤,俩人顿时就慌了神儿,便双双掏出了手枪。

  金鸥:“如果你们再苦苦相逼,我们就不客气了。”

  于萍:“请你们相信吧,我们确实是杨十三的朋友。”

  几十个青少年伙伴方才曾见过杨十三右手一扬,白蝴蝶便扑通倒地的那一幕,现在见两个后生同时举起了手枪,也确实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震住了,一个个立马像僵住了似的站在了原来位置上不敢再动。

  正在这时,去城里送白蝴蝶的杨十三和司湘云坐着马车回来了,一见眼前情景,赶紧喊了起来。

  杨十三:“别开枪,别开枪……”

  司湘云:“别开枪,别开枪啊……”

  金鸥和于萍回头一看,见是杨十三和司湘云两人来了,赶紧翻身下马,与司湘云拥抱在一起。思念的泪水像黄河开闸一样,夺眶而出。

  金鸥:“十三哥,湘云姐。”

  于萍:“湘云姐,十三哥。”

  杨十三:“快说,你俩怎么来啦?”

  于萍:“天津那边的事已经摆平了,我们是来请你们俩回去的。”

  杨十三:“路途这么远,又很不太平,这种苦差使怎么能让你们俩来呢?大师兄和二师兄干什么去啦?”

  金鸥:“你们考入的那个工艺学堂,已经并入了南开中学,大龙和浩天刚一到校,就有许多同学缠着他们要学武,你的那两个不知深浅的师兄,有两样染料就敢开染坊,还真就人模狗样地当起了教练。”

  杨十三:“以他俩现在的修为,教一帮从零做起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嘛!哎!金大小姐,你的那支左轮手枪不是送给我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又有了一支啊?”

  于萍:“这有什么奇怪的?我的那支不是也送给了湘云姐了吗?你看,不也补上了吗?”

  金鸥:“在天津那个地方,只要有钱,买大炮都不是什么难事哟!”

  司湘云:“金鸥妹妹,你送给十三哥的那支枪,方才可算是派上大用场喽!”

  杨秀峰:“十三叔,把客人让到家里再说吧!”

  杨十三:“就是就是,这话呀,一见面就总也说不完,快走吧!到我们这农家院里也领略一番乡土气息。秀峰啊,告诉大家也散了吧!你也快点回来,给两位姑姑逗逗闷子。”

  众青少年见杨秀峰解散的手势后,呼啦就散了,杨秀峰向前面的杨十三跑来。

  金鸥:“十三哥,这是谁的孩子啊?”

  杨十三:“他呀,记得我曾经和你们说过的,是我们杨家大院里的开心果——碧峰,大名杨秀峰,是我堂兄九哥的儿子。碧峰啊,快来见过两位姑姑。”

  杨秀峰:“两位仙子姑姑,从农家院里长大的小侄杨秀峰,这厢有礼了。”

  金鸥:“这孩子真逗,几岁啦?”

  杨秀峰:“回仙子姑姑,小侄九岁了。”

  几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谈话,须臾之间,已经来到杨家大院门外,有家人见来了客人便把马牵到了院内。金鸥和于萍不由自主地站在门口处端相着那副永久性对联。

  杨十三:“先进屋吧,好不容易来一趟,起码也得呆几天,有时间再看。”

  几个人来到客厅,大家刚刚落座,马上有人端来了茶水和糖果。

  杨十三:“告诉厨房,马上安排酒宴,跟厨师说一声,多上几个野味儿。”

  侍女:“明白。”

  金鸥:“我们先去拜访一下老太爷和伯父、伯母吧!”

  杨十三:“他们这个时候都有自己的活动,明天吃完早饭再去吧!”

  金鸥:“那就客随主便吧。秀峰,你十三叔总跟姑姑们夸你,这次姑姑们来了,你可要展示一下你的神童风采哟!”

  杨秀峰:“呆会儿把酒吟诗的时候再献丑吧!”

  于萍:“小家伙,还挺会谦虚的嘛!”

  金鸥:“碧峰,你长大了想干哪一行啊?”

  杨秀峰:“我呀,已经和十三叔商量好了,他走工业救国之路,多为国家创造财富,我走教育救国之路,多为国家培养人才,当然啦,这只是平时,如果遇上列强入侵,我们将随时贡献我们的一份力量,去运筹帷幄和驰骋疆场。”

  于萍:“你小子行啊,志向高远,豪气冲天,不同凡响嘛!”

  几个人正说着话,侍女已经”摆上了美酒和佳肴,并站在桌旁倒酒。

  侍女:“少爷,开席吧!

  杨十三:“我提议,金鸥和于萍两位妹妹为一组,碧峰和你婶子为一组,我持中立,每组输诗罚酒时,我都陪着喝,关于诗嘛,就以对国家有过突出贡献的历史名人为题,不论哪个组的成员,每成一首诗,作者本人可免于喝酒,其他两组人员,包括我这个中立者全都干一杯酒。

  金鸥:“诗的体裁有没有约束呢?”

  杨十三:“可以一诗一韵,也可长可短。”

  金鸥:“那就让我们的小文豪先开个头吧!”

  杨秀峰:“好吧,我认为孔圣人对我们中国文化业贡献最大,我就以他为题,来一首古风吧!

  孔子家乡在曲阜,祖先曾是奴隶主。三岁父逝母霜居,因此儿时真辛苦。

  当过牧童护过秋,也曾当过吹鼓手。学会打猎和捕鱼,快跑如飞赛脱兔。

  十七岁时母辞世,痛定之后去劳务。时有贵族李孙氏,令管粮库和账目。

  也曾负责管牧场,边干边学有进步。二十九岁进太庙,精学六艺怀抱负。

  礼仪音乐和射箭,驾车识字又算术。奈何无人肯重用,三十而立拓新路。

  创办私学收弟子,穷人孩子也读书。有教无类始倡导,提法新颖引注目。

  先有曾参和曾哲,还有颜渊和颜路。父子双双来求学,人们认可又拥护。

  子路顽皮曾捣蛋,师表当前也诚服。三年之后名远扬,八方学子趋如鹜。

  因人施教多方略,治学态度更严肃。时逢爱才鲁定公,对其品学甚仰慕。

  五十那年任县令,时间不长任大夫。管过建筑和司法,历任司空又司寇。

  在职期间重教化,百姓安居风纯朴。商贾人家不弄假,路不拾遗少闭户。

  五十五岁辞官去,是因腐败难入目。以后长达十四载,列国之中去周游。

  博闻强记勤求教,上下求索广交流。六十八岁回故国,学校扩大有马厩。

  著名弟子七十二,桃李芬芳难计数。学子回乡又收徒,办学风气满神州。

  年近七十不服老,仍对自己严要求。治学同时著《诗经》,《尚书》《易经》和《春秋》。

  七十三岁辞人世,追悼吊唁万人哭。弟子思师忆言谈,编成夫子格言承。

  书名拟定为《论语》,指导人生逾千古。名副其实一圣人,为人师表称始祖。”

  金鸥:“无怪乎我们的小神童要立志当一位教育家,听听,对孔夫子的历史颇有研究嘛!来吧,除碧峰本人免喝外,大家每人干三杯。”

  于萍:“既然咱们的小神童方才以文圣为题吟了一首古风,那么,我就以武圣为题也吟一首古风吧!

  孙武别名孙长卿,春秋末代齐之民。因避内乱奔他乡,吴国之内暂栖身。

  年少即怀大志向,研习兵法倍用神。时逢吴王觅帅才,伍子胥做保荐人。

  天赐良机不错过,洋洋洒洒有论文。阖闾开卷做细看,拍案叫绝情振奋。

  连呼真是开眼界,以前闻所未曾闻。继而交出众宫女,检阅演习和对阵。

  孙武闻言先请命,军令如山须认真。吴王一笑说可以,战鼓咚咚震乾坤。

  一次号令队不整,孙武脸色变阴沉。二次号令发警告,仍有嘻皮笑脸人。

  为首二妃仗王宠,扭捏作态更气人。孙武忽然停擂鼓,一脸怒气摄人魂。

  眼见二妃被正法,吴王阖闾慌了神。赶紧派人去求情,孙武说是王已准。

  杀妃以后再演习,动作不差半毫分。尽管君王心作痛,仍拜孙武大将军。

  为助吴王成霸业,扰楚疲楚三冬春。虚张水路赶旱路,大获全胜壮军魂。

  扬眉吐气诸侯中,只因重用一能臣。孙子兵法十三篇,世界多国有译文。

  堪称战略第一书,中华瑰宝卓不群。”

  杨十三:“人称于萍妹妹乃是一代才女,果然是名符其实啊!来,咱们大家喝三杯。”

  杨秀峰:“十三叔,我这三杯你喝了吧!”

  杨十三:“行,十三叔就一口气痛饮六大杯。”

  司湘云:“我以刘邦为题来一首古风吧!

  亭长位卑言不轻,敢将雄心向九重。顺应天时举义旗,招贤纳士求大同。

  萧何张良韩信等,文治武功大阵容。农民起义胜利果,成就沛公坐龙廷。”

  于萍:“刘邦在推翻暴秦过程中确实功不可没,来,大家干一杯。”

  金鸥:“我以萧何为题吟一首古风吧!

  区区亭长望龙袍,推翻暴秦开汉朝。始终辅佐有萧何,败不气馁胜不骄。

  慧眼识才追韩信,呕心沥血笔如刀。防患未然除隐患,定国安民功最高。”

  杨十三:“历史上有人说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金鸥妹妹从萧何后来帮助吕后除掉韩信提早防患于未然和定国安民之高度来认识,见解独到,是首好诗,来,大家干一杯,秀峰,把酒挪到十三叔这来。”

  杨秀峰:“又轮到我了,我以刘备为题来一首吧!

  桃园一拜轻死生,三顾茅庐见性情。韬光隐晦煮酒时,携民避祸王者风。

  位卑何曾忘忧国,势弱也敢求大同。百姓心中一偶像,温文儒雅也英雄。”

  金鸥:“好个温文儒雅也英雄,来,大家干杯。”

  于萍:“我以孔明为题来一首吧!

  初出茅庐建奇功,联吴抗曹过江东。舌战群儒巧借箭,化解暗算笑谈中。

  五进六出七擒纵,雕像可退司马兵。呕心沥血多少计,鞠躬尽瘁始到终。”

  司湘云:“咱大家干了杯中酒吧!下面,我以关羽为题来一首。

  人间千古论英雄,声望最高是关公。单刀赴会大气魄,过关斩将见神勇。

  高官厚禄难夺志,华容放曹真性情。美色当前能自持,确与匹夫大不同。”

  金鸥:“来,大家干了杯中酒,那我就以曹操为题来一首吧!

  人间千古论曹操,思维敏捷智商高。战将千员巧驾驭,劲敌无数似花凋。

  洋洋洒洒诗千行,未坐龙廷也天骄。建安文学多风骨,一代枭雄领风骚。”

  金鸥的咏曹操诗刚刚吟罢,忽见赛白猿——陈金枝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在司湘云询问下,说起了一桩令人生气的事。

  司湘云:“哟,金枝妹妹,是从杨店子来的吗?婚事筹备的咋样啦?”

  赛白猿:“筹备的差不多了。”

  司湘云:“快,大家正在把酒吟诗,你也赶紧参加吧!”

  赛白猿:“我是刚放下酒杯就来的,不能再喝了。”

  司湘云:“你这么远,又这么晚才来,一定有什么急事吧?”

  赛白猿:“我是求援来了。”

  杨十三:“求援?出什么事啦?”

  赛白猿:“抢亲的事。”

  司湘云:“快说说,谁抢谁呀?”

  赛白猿:“杨二喜有个表妹,生就了一副国色天香之容貌,并且已经与本村一个貌若潘安、才华横溢的书生订了终身,可就在前几天,塞北祖山上马达绺子之三当家带人下山采盘子时,无意中见到了这个表妹,便硬要扔下五百块银元做为聘礼,并定于五天后辰时带着队伍来迎娶压寨夫人,为这事,全村人都跟着发了愁,据说,这个马达绺子中有几个弟兄功夫十分了得,思之再三,我一个人恐怕单枪匹马敌不过,就来求大姐施以援手,没想到十三哥也在家,真是太巧了。”

  杨十三:“嗯,是这么一回事啊,那好办,这样吧!碧峰,你一会儿去通知你铁蛋叔,让他把所有参加练武的人,都通知到了,然后,集中到咱家这儿来,记住,要全部带上自己的武器,今晚凌晨出发,有人要问为什么,你就说摆龙门阵。”

  杨秀峰:“侄儿明白。”

  杨十三:“那就去吧!”

  杨秀峰:“得令。”

  杨十三:“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两位,是天津朋友,金鸥小姐、于萍小姐。这位是前些时候,我们回家时新结识的陈金枝小姐。”

  于萍:“幸会幸会!”

  赛白猿:“认识两位姐姐是小妹的荣幸。”

  杨十三:“马达子生性顽劣,不可等闲视之。这样吧!明天在阵前,你就扮演景钟山大寨主,我来扮演二寨主,但是,由我唱主角儿,向你大寨主请示行不行时,你只管点头就是。

  我们明天制伏祖山马达子的方案是:以我们的兵对他们的首领,所以,湘云、金鸥、于萍三位妹妹要通过化妆,扮演成普通小卒,混在普通练武青少年队列里,当我喊哪位出阵时,你们三个就相继出阵,我们这样做的目的在于,让他们感觉到,我们这支队伍连小卒都如此厉害,而产生畏惧意识,所以,你们三个出阵,要以绝对优势压倒他们的气势,如果你们真的敌不过他们,我和金枝妹妹再相继出招。

  我们今天夜间凌晨三点钟以前,必须赶到杨店子,一是弄清详细情况;二是查看一下地形。”

  司湘云:“对,为了避免祖山绺子和其他马达绺子再打那个表妹的主意,我们明天必须把赛白猿——陈金枝——景钟山大寨主这个名号叫响,让当地老百姓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

  赛白猿:“原打算我们这两对这两三天内同时举行结婚典礼的,让这帮土匪给搅了。”

  杨十三:“如果明天上午,能胜了他们,下午你们就可以同时举行婚礼了嘛!”

  赛白猿:“关键是过这三两天杨二喜就得去唱戏了,是和人家定好了的。”

  杨十三:“那就明天下午举行仪式。现在你们大家赶紧再吃点饭,然后,跟你湘云姐去休息会儿,到时候我叫你们。”

  司湘云:“十三哥,你也赶紧休息吧!”

  杨十三:“我呀,得赶紧跟妈找一块大红绸子,然后,让九嫂给缝面大红旗。”

  司湘云:“走,咱们休息去吧!”

  杨十三:“各位明天早晨见。”

  于萍:“弄完你也休息会儿吧。”

继续阅读:第13章 喜结良缘遇双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