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喜结良缘遇双亲
稳行天下2019-12-06 17:075,424

  公元1906年晚秋的一天上午辰时左右。

  在冀东大平原迁安县杨店子村村中心戏台下的一块开阔地上。

  旭日东升,霞光普照。几十名练武的青少年伙伴们个个英姿飒爽,腰中系着红丝带,成外八字形列开阵势。八字形内侧,是赛白猿——陈金枝和杨十三两人骑着高头大马,一面鲜红鲜红的大旗在两人上空迎风招展。上面的“景钟山”三个大字格外耀眼。围绕在三个大字周围的十六个小字是驱倭荡寇,惩恶除奸,替天行道,倡导民权。

  杨十三和他的伙伴们正在严阵以待,从村外来了一拨唢呐高奏的迎亲队伍,这支队伍是对子马开路,对子马后面是三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寨主,其中第一位身着新郎服饰,胸前佩戴着大红花,三位寨主后面是一顶大红花轿,花轿后面是吹鼓手们正在吹奏着乐曲,吹鼓手后面有一面大旗,旗上有“惩恶扬善,劫富济贫”八个大字,旗手后面,是一百多个喽罗列成两队,各执刀枪剑棍等不同武器,并全部身着盛装。

  当迎亲队伍走进开阔地时,杨十三朝天鸣枪三声,顿时,迎亲队伍发生骚乱。

  迎亲队伍被这眼前阵势弄蒙了,并马上停止了前进,稍顷,三位寨主纵马向前搭话,杨十三与之对话。

  霸山虎:“喂,面前是何人在演练阵法呀,请回避一下,让我们这支迎亲队伍通过一下好吗?”

  杨十三:“喂,请问你们这支队伍是来自祖山吗?”

  霸山虎:“正是,这位是我们的大寨主——蹿山虎——单更天,这位是我们的二寨主——横山虎——岳改地,本人是三寨主——霸山虎——史拓途,今天是本人新婚大喜的日子,请诸位行个方便。”

  杨十三:“久仰三位寨主威名,也知贵寨一向以劫富济贫、惩恶扬善而著称,深受长城内外的百姓颂扬,那么,今日何以要强娶良家妇女,拆散金玉良缘而自毁章程,为万民所不齿呢?在下恭听解释。”

  霸山虎:“你是何人?竟敢管起本寨之事?”

  杨十三:“三寨主要问,容我等自报家门,这位是景钟山同盟会首——赛白猿——陈金枝女侠,本人是景钟山同盟会副会长,人称小鹏举的少侠——杨十三。”

  霸山虎:“景钟山?还什么同盟会?没听说过。”

  杨十三:“如果连同盟会都没听说过,那就是三寨主太孤陋寡闻喽!告诉你吧,同盟会是爱国人士孙中山先生倡导和创建,其宗旨是驱除达虏,振兴中华,创立民国,提倡民权,现在,这场轰轰烈烈的民主革命大潮已经遍及全国,震憾海外,至于景钟山同盟会,只不过是其中一个支脉而已。”

  霸山虎:“我说杨副会长,或者说杨少侠,你们搞你们的同盟会,我娶我的媳妇,咱井水不犯河水,你拦在路的中间,还说那么多,什么意思啊?”

  杨十三:“我们的章程中第四句话是倡导民权,而你们今天是来强娶民女,这怎么能说是井水不犯河水呢?”

  蹿山虎:“老三,你跟老二我们说是姑娘如何如何的美丽,如何如何的愿意,而今,人家又说咱们是强娶民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霸山虎:“大哥,兄弟跟你鞍前马后十几年也不容易,你就成全了小弟吧!”

  蹿山虎:“成全你不难,但必须是姑娘愿意,杨少侠说的对,如果真的是强娶民女,那我们就是自己砸自己的牌子,这种事儿,大哥不干,也更不能因为成全某一个人的私欲,坏了整个绺子的章程和规矩。”

  霸山虎:“陈大寨主和杨少侠,本人今年都四十多岁了,还没有个传宗接代的人,看在咱们都是占山为王的份上,您二位就成全我这一次吧!”

  杨十三:“让我们成人之美也行,但必须是有条件的,关于条件嘛,容我和会长商量之后再谈。”

  杨十三做与赛白猿耳语状,赛白猿做点头状。

  霸山虎:“什么条件,请杨少侠明示。”

  杨十三:“我们大当家对这件事的原则是以诚相待,以临为友,化抢为和,变通解决,把这十六个字解释开来,可解释为以切磋武艺,促成友谊为目的,如果贵方赢了,我们在百日之内,为三寨主介绍一个更好的压寨夫人,并保证其人品、才貌等各方面都让三寨主满意,最关键一条,是姑娘本人十分愿意,除此,我方大寨主愿与贵方三位寨主结为异性兄妹,在不违背对方章程情况下,遇着需要时,听从对方大寨主调遣,假如贵方要输了,我们不再负责三寨主的婚事,但对方从此也不再纠缠原来所看中的那位有夫之妇,否则,我方将以武力进行干预,在我方为同盟会章程而奋斗时,只要有所需要,贵方要服从我方大寨主调遣。”

  蹿山虎:“老三啊,我看对方态度诚恳,条件也公平,就这么着吧,以武定输赢。”

  横山虎:“我看,再谈一谈比武方式吧!”

  杨十三:“我们会长的意思是她今天身体不适,所以,建议双方不论首领与否,各出三个人,原则是友谊第一, 竞技第二,点到为止,不可伤人。以最后胜出者为胜。”

  蹿山虎:“我表示同意,老三,我方第一轮就你先出战吧!”

  霸山虎:“小鹏举——杨少侠,请派人上场吧!”

  杨十三:“各位弟兄,今天大寨主身体不爽,你们谁愿意与对方三寨主领教几招哇?不要怕,方才讲明了,点到为止。”

  金鸥:“二当家,我金榔头自入会以来,寸功未立,甚觉不安,今日出战,不敢言胜,但我有勇气与对方三寨主比划比划。”

  杨十三:“既然你立功心切,就成全你,上吧!”

  霸山虎:“金榔头,来吧,本寨主娶媳妇心切,就不客气了。”

  金鸥:“不必客气,你三寨主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才好,本姑……啊,本姑爷就是逗你玩儿。”

  霸山虎:“你这毛头小子,敢占本寨主便宜?”

  金鸥:“从你们家姑奶奶中也抢上一位,拜了堂,成了亲,我不就成了你们家姑爷了吗?咋叫占便宜呢?”

  霸山虎:“你气煞我喽,着打。”

  金鸥与霸山虎战了十几回合,卖了个破绽,退下阵来

  金鸥:“你这葬汉出手太狠,姑爷不跟你一般见识,走喽!”

  司湘云:“霸山虎休要逞能,我司豹皮来也。”

  霸山虎:“等等,你方才说什么?你叫司豹皮?”

  司湘云:“啊,三寨主你问我的姓名啊?实际呢,我姓司,名虎皮,合在一起叫“撕虎皮”,考虑到这名字与三位寨主犯忌,所以,临时改了个司豹皮。”

  霸山虎:“真是气煞我也,你说你起个什么名字不好哇?却偏偏起了个司虎皮?”

  司湘云:“那就是咱们之间犯相呗!”

  霸山虎:“闲话少说,拿命来,我霸山虎今天算是豁出去喽!”

  司湘云:“三寨主脾气蛮大,心眼儿太小,功夫却稀松平常。”

  霸山虎:“你这小白脸,敢藐视本寨主,着打!”

  司湘云:“打呀,打呀,你打呀!打不着我呀,那我可就打你喽!看着第一招,仙人指路;第二招,童子拜观音;第三招,蛟龙出水;第四招,二龙取”珠;第五招,铁脚摘心。”

  霸山虎:“哎呀妈呀!

  霸山虎与司湘云大战十数回合后滚鞍落马,口吐鲜血。

  横山虎:“少年英雄休得猖狂,俺横山虎领教几招。”

  司湘云:“来吧,为了表示友谊,我先让二寨主十招,十招过后,看本小英雄怎么赢你。”

  横山虎:“小英雄好俊的轻功,请问尊师何人啊?”

  司湘云:“我师父哇,他就是无名大侠。”

  横山虎:“你这小东西敢取笑本寨主。”

  司湘云:“莫说是取笑哇,连取你项上人头都不费吹灰之力哟!来吧!”

  横山虎与司湘云大战十余回合后,俯首抱鞍吐血而归。

  横山虎:“哎呀不好,哇……”

  蹿山虎:“惭愧呀惭愧,本寨主与小英雄过几招吧!”

  司湘云:“小子不敢与大寨主过招,二当家的,还是你与大寨主切磋几招吧!”

  杨十三:“很好,那就由我向大寨主领教几招。”

  蹿山虎:“杨少侠师从何人啊?”

  杨十三:“本人曾受业于北京的瘦马张三和津门大侠霍元甲大师。”

  蹿山虎:“难怪年纪轻轻,武功竟是如此出神入化,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老夫不敌也,今天比武,我们祖山输了。”

  蹿山虎与杨十三仅战三回合便跳出圈外。

  杨十三:“哪里,哪里,以大寨主之身手,要是倒退二十年,肯定也曾威震一方啊!”

  蹿山虎:“杨少侠过谦了,今天我们就说声再见吧!来日有用得着祖山时,我蹿山虎一定会实现今日之约,即便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杨十三:“有朝一日,让我们为挽救中华,驱除列强而并肩战斗吧!”

  蹿山虎:“好,我等着这一天,等着听两位会首的呼唤,再见!”

  杨十三:“单大当家,村里已经备下酒宴,各位就领兄弟们酒足饭饱之后再走吧!”

  蹿山虎:“今天就不了,来日方长,咱们后会有期。”

  杨十三:“如果单大当家坚持要走,我和陈首领不敢强留,但另有一件事,请大寨主不要推辞。”

  蹿山虎:“有什么事,杨少侠就直说吧!”

  杨十三:“据我们掌握,建昌营北关有一个王姓的卸任州长,在职期间靠鱼肉百姓和刮地皮暴富,现在家中有不义之财不下百万,且用这些钱放高利贷,继续盘剥乡里,我建议你们回去时在县城饱餐一顿,然后,于夜间清出这笔不义之财,除日常开销外,将大部分存放起来,以备将来共赴困难之所需。”

  蹿山虎:“谢谢两位首领的变相赠予,本寨主不胜感激。”

  杨十三:“除此,这五百块银元是三寨主的聘礼,请代为收回。”

  蹿山虎:“两位寨主,老夫就此别过,对你们两位年轻才俊如此义薄云天,以诚待人和胸怀远大,老夫会永远铭记在心的,老二老三,咱们走吧!”

  杨十三:“各位兄弟姐妹,我们今天的第一项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请陈金枝小姐到戏台的后台去换新婚礼服,请在后台的支客和劳忙的父老乡亲们挂上庆典横幅,摆好桌凳,先把喜乐吹奏起来,召集全村父老乡亲们来参加杨二喜、陈金枝,袁敬之、金孔雀两对新人的婚礼。”

  杨十三的话音刚落,陈金枝跳下马走向后台,后台里出来许多人挂上了庆典横幅,紧接着,吹鼓手吹起了朝天子曲,全村百姓向潮水般涌到了台下,在一位体面老者的带领下,几百户乡亲们扑通通全都跪在了地上。

  体面老者:“今天多亏杨少侠、司女侠和各位英雄赶到,才保住了小村的体面,也成就了两对有情人终成眷属,老朽在这里,给各位少年英雄磕头了。古人说,有志不在年高,此话不假呀!”

  众乡亲七上八下地磕头,杨十三赶忙搀起体面老者和为首几人。

  杨十三:“老人家,吉时已到,我们到台上去吧!”

  体面老者:“是,那就上去吧!”

  杨十三:“湘云妹妹,咱们就接受他们的重托,勉为其难的给主持一下吧!”

  司湘云:“行。”

  杨十三、司湘云和体面老者来到了台上。

  杨十三:“各位父老乡亲!”

  司湘云:“各位亲朋好友!”

  杨十三:“今天是金嗓子——杨二喜先生与赛白猿——陈金枝小姐。”

  司湘云:“赛潘安——袁敬之先生与金孔雀——梁春凤小姐。”

  合:“天作之合、喜结良缘之佳期。”

  杨十三:“社会在前进!人们在觉醒,这两对新人,是当代青年中,能够自觉地、勇敢地,向包办婚姻、买卖婚姻和强制性婚姻做坚决抗争的代表。”

  司湘云:“这两对英雄儿女,用他们的实际行动,奏响了刷新爱情的最强音。”

  杨十三:“在今天这样一个别开生面的结婚庆典上,金嗓子莲花落班为大家准备了充足的新剧目,介时,将让大家看个够。”

  司湘云:“现在,先举行结婚庆典第一项,请主婚人、证婚人、新郎、新娘和伴郎、伴娘入场,奏乐。”

  杨十三:“举行结婚庆典第二项新郎官和新娘自由讲话。”

  金嗓子:“各位亲朋好友,各位父老乡亲,各位兄弟姐妹,我杨二喜此时此刻,能站在自己的家门口举行婚礼,这实在是劫后余生,劫后得福哇!”

  回忆场景:再现当时两丑女向戏台上比着劲抛银子,到后台你拉我扯,双方家长找县长评理,胖县令出馊主意,武林败类们打擂台,杨十三等人救金嗓子脱离软禁等快镜头。

  赛白猿:“尊敬的各位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们,坦白地说,我也参与了两个丑女争夺帅哥的擂台赛,是杨少侠、司女侠和陈真大侠等武林豪杰的壮举,唤醒了我的良知,同是武林中人,与之相比,我倍感愧疚,真想有个大一点的窟窿或地缝一头钻进去,同时,也是司湘云大姐的几句深情呼唤,勾起了我儿时的辛酸和模糊回忆,也成就了我今日与金嗓子的美满姻缘。”

  回忆场景:再现了陈金枝家遭到白蝴蝶等人抢劫,白蝴蝶传授给陈金枝武艺,陈金枝因学艺而倍受艰难,白蝴蝶妻袒护陈金枝等镜头。

  镜头刚过,一对老人哭喊着跑向了台上。

  奶奶:“金枝啊,我可怜的孙女儿,爷爷奶奶终于找到你了。”

  爷爷:“各位乡亲,我陈老震那失散多年的孙女找到了,她就是这位赛白猿姑娘,小名叫金枝啊!”

  赛白猿:“你们两位真是我的爷爷奶奶?”

  奶奶:“孩子啊,你方才说的陈大山就是你的爹爹,我们的儿子啊!你的小名儿,是奶奶起的,叫金枝,你今年十八岁,是农历八月初一生的,对号、对号哇!就连你的长相,也与你爹和你姑姑们像极了。”

  赛白猿:“奶奶、爷爷……”

  杨十三:“让我们为失散多年的亲人们重获相逢和团圆鼓掌。”

  司湘云:“请两位老人坐到主婚席上,待举行完婚礼,再叙离别之情吧!”

  奶奶:“对,对,今天是大喜日子,咱们谁也别流泪。”

  杨十三:“下面,请袁敬之先生讲话。”

  袁敬之:“我只想说一句话,如果世间少了侠义之士,我此刻不会站在这里。”

  梁春凤:“我也说一句吧!如果世间少了正义之士,我此刻已经成了别人的新娘,或者已经……”

  杨十三:“下面,举行婚礼第三项: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司湘云:“从现在开始,陈金枝随爷爷奶奶回家认门儿和各叙离别之情,金嗓子到后台化妆,准备为乡亲们演出爱情剧目——《牡丹亭》。”

  小舞台上奏起了欢快的乐曲。

继续阅读:第14章 自称特使惩督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