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彻底征服草寇心
稳行天下2019-12-07 09:525,209

  五年后的公元1911年,杨十三考入了天津直隶省高等工业专门学校,他的侄子杨秀峰也从迁安县城高级小学毕了业。杨十三暑假回家时,在迁安县城里偶遇侄子杨秀峰。

  迁安大戏院门口,墙上贴着一张海报,上写:早场演出《宇宙峰》,晚场演出《乾坤带》。落款——成兆才莲花落班于×年×月。

  杨秀峰和俞征祥等几名同学正结伴来到海报前,俞征祥发现海报上的两出戏名正好是个很好的上联,便向同学们征求下联。

  同学们正在绞尽脑汁、搜肠刮肚,风尘仆仆的杨十三悄悄地站在了侄子杨秀峰的身后。

  俞征祥:“早场演出《宇宙峰》,晚场演出《乾坤带》。宇宙峰斩断乾坤带,这不就是一副很好的上联吗?谁能也用戏剧名称对出下联啊?”

  同学甲:“乾坤带斩断宇宙峰?”

  俞征祥:“是宇宙峰斩断乾坤带。”

  同学乙:“太难啦,对不上来。”

  杨秀峰:“还是我来对吧!《春秋笔》绘出《日月图》,怎么样?”

  杨十三:“好一个《春秋笔》绘出《日月图》,分明是世间绝对哟!”

  杨秀峰:“十三叔,您回来啦。”

  杨十三:“对,十三叔回来了,你们放暑假了吗?”

  杨秀峰:“毕业典礼刚刚举行完毕,明天正式放假,十三叔,你是怎么回来的呀?”

  杨十三:“我是朋友派车送回来的,走吧,和我一起回家。”

  杨秀峰:“俞征祥,拜托你,把行李和书包替我保管起来,再帮我请个假。”

  俞征祥:“好吧!杨大才子再见,十三叔再见。”

  杨十三:“同学们再见。”

  杨秀峰:“再见。”

  众同学:“再见。”

  杨十三一招手,小车司机把车开了过来,叔侄俩坐上车,向杨团堡村方向驶去。

  在杨家大院儿外的垂柳下,杨老太爷坐在藤椅上闭着眼睛吟咏着岳飞的《满江红》,杨十三的女儿杨效昭和儿子杨效棠一左一右扶着老太爷的藤椅做聆听状。

  杨老太爷(吟):“怒发冲冠,凭栏处,萧萧雨歇。抬眼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杨效昭:“太爷爷,我再背一首《木兰诗》吧!”

  杨老太爷:“好,你背吧,记住,要注意抑扬顿挫。”

  杨效昭:“是,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

  正在这时候,载着杨十三和杨秀峰的轿车开到了近前,杨十三和杨秀峰赶紧从车上下来跑到老太爷面前。

  杨十三:“爷爷,您身体还好吧?”

  杨秀峰:“太爷爷,我和十三叔回来喽!”

  杨老太爷:“十三和秀峰啊,你们这是放暑假了吧?”

  杨十三:“对,我们放假了,爷爷,您身体还好吧?”

  杨老太爷:“好,好,爷爷这身子骨硬朗着呐,能吃能喝能睡,就是这耳朵呀,有点背。”

  杨秀峰:“效昭妹妹,快喊爸爸呀!你不是很想爸爸吗?效棠弟弟,快喊啊!”

  杨效棠:“我怕,爸爸好陌生。”

  杨十三:“效棠别怕,告诉爸爸,方才你们在干什么呀?”

  杨效棠:“爸爸,我们在和太爷爷比赛背诗词。”

  杨十三:“背诗词?你们在和太爷爷比赛?”

  杨效昭:“是的,爸爸,弟弟背了《鹅鹅鹅》和《床前明月光》,太爷爷背了苏轼的《念奴娇》和岳飞的《满江红》,我正在背诵《木兰诗》,你和秀峰哥就来了。”

  杨十三:“爷爷和奶奶在家吗?”

  杨效棠:“爷爷的学校还没放假,奶奶给爷爷送红烧肉去了,妈妈到赛白猿姑姑家去了。”

  杨十三:“是赛白猿姑姑那里有什么事吗?”

  杨效昭:“是一个年轻的叔叔来请妈妈,说有个叫霸山虎的人又来抢亲。”

  杨十三:“秀峰,你快扶太爷回屋吧!效昭、效棠,你们跟秀峰哥玩,爸爸也去赛白猿姑姑家去看看。”

  杨秀峰:“十三叔,我再喊几个人和你一块儿去吧?”

  杨十三:“不用,你们快回屋去吧!”

  杨十三亲了亲五岁的效昭和三岁的效棠,然后来到轿车跟前,望了望自家的大门和亲人们,便毅然的钻进了车里,轿车便向杨店子村方向驶去。

  在杨店子村戏台下的开阔地上,霸山虎的一百多个土匪和赛白猿的一百多个徒弟形成对垒之势,在中间一片空地上,司湘云和一个虬髯大汉正在厮杀,两边助威呐喊声此起彼伏。

  杨十三从车里下来走进人群后,发现司湘云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嘘嘘,便示意湘云退下,他接过了湘云手中宝刀,飞身上马来到场中

  杨十三:“虬髯枭雄休再逞能,杨十三来与你见个高低上下。”

  虬髯枭雄:“久闻杨少侠威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

  杨十三:“这里地方太狭窄了,如果真有胆量,就与我到村外开阔一点的地方去大战三百回合吧?”

  虬髯枭雄:“任凭少侠选址。在下愿意奉陪。”

  杨十三和虬髯大汉快马来至村外的一块空地上

  杨十三:“能与司女侠战上百八十回合者,绝非等闲之辈,请问英雄尊姓大名?”

  虬髯枭雄:“惭愧,惭愧,鄙人姓唐名威。因曾与官兵激战时,在枪林弹雨中,从大门滚至窗台下,赤手空拳夺取了官兵两架机枪,所以,人送绰号滚地雷,前些日子,慕名来投奔义藩云天的大寨主蹿山虎,想不到,他老人家却已经在我来前做古了。”

  杨十三:“什么,你说什么?”

  虬髯枭雄:“我说大寨主蹿山虎已经不在人世了。”

  杨十三:“快说,他老人家是怎么死的?死于何人之手?”

  虬髯枭雄:“据弟兄们说,是在前几天的与官兵打仗时,有人在他后面打了黑枪,和他一起遇难的还有二当家横山虎。至于是谁打的黑枪,那个兄弟不敢说。”

  杨十三:“以兄弟你的功夫和气度来看,绝非平庸之人,怎可屈居霸山虎这等鼠辈之下,干些欺男霸女的勾当?”

  虬髯枭雄:“实不相瞒,我唐威很想为大当家和二当家报仇,只是目前人心向背尚未明朗,还需待时而动。”

  杨十三:“这等狼心狗肺的东西,只要让他多当一天寨主,这方圆百里的父老乡亲就没好日子过。就在今天,你取而代之吧!走,我们马上回去。”

  二人回到戏台下。

  霸山虎:“唐威,以你的武功,绝不在这小白脸之下,为什么去而复返,莫非?”

  杨十三:“霸山虎,你还记得五年前之约吗?”

  霸山虎:“五年前之约是你和蹿山虎约定的,而今,蹿山虎已经做古,现在的祖山绺子我霸山虎说了算,今天,就是来算旧帐的,如果识相些,就有多远走多远,别再坏我好事,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杨十三:“你能告诉我,大当家——蹿山虎是怎么死的吗?”

  霸山虎:“我霸山虎明人不做暗事,告诉你又能怎样?前前后后,他坏了我三回好事,像这样的寨主哇,死有余辜。前些时候,与官兵作战时,他和二寨主在前边冲锋,我在后边把二姆手指头连连动了两下,他俩就报销了,就这么简单。”

  杨十三:“据我所知,你们祖山三虎可是效仿桃园三结义,把一个响头磕在地上了,你如此重色而轻友,就不怕弟兄们寒心和江湖上耻笑吗?”

  霸山虎:“耻笑?耻笑多少钱一斤啊?我霸山虎既然是占山为王和落草为寇,就必须是名符其实的大称分金银,大胆抢女人,大碗喝烧酒,大口吞腥浑。至于什么清规戒律,条条框框,统统都给我见鬼去吧!我霸山虎算是想明白了,这年头啊,有枪就是草头王,够狠才是强中强,杀字里面出财宝,敢抢才有美娇娘。我霸山虎此番坐上了祖山第一把交椅,就是要把以前曾经看上的女人全他妈的抢上山去,也享受享受三宫六院的滋味儿,哈哈哈。”

  杨十三:“霸山虎啊霸山虎,我杨十三本想给你留条生路,可是听了方才你这一番话,我改主意了,像你这种无药可救之人,今天我只有让我这手中钢刀见血了。”

  霸山虎:“算了吧,杨十三,你以为劝降了唐威,就无人能胜你了吗?告诉你吧,而今我之麾下,可说是能者云集,量你今天是有来无回了。”

  杨十三:“既然如此,你就派将吧。不论群起而攻还是单打独斗,我杨十三斗奉陪到底。

  话至此处,对阵中一自称赛李逵者出列

  赛李逵:“小娃娃休得妄夸海口,俺赛李逵陪你玩儿几招。”

  杨十三:“你以为拿上一对板斧,就可以赛李逵啦?真是可笑之极。”

  赛李逵:“笑什么?黑爷爷手中板斧不是吃素的,挨上你就知道厉害喽!”

  杨十三:“像你这种武艺,给李逵提鞋人家也未必肯用,可你,却自以为武艺了得,真是坐井观天,不自量力。”

  赛李逵:“俺赛李逵自出道以来,还从未遇上敌手,今天,量你也难逃厄运。”

  杨十三:“看你资质不错,如经名师点拨,将来必是可用之材,我不忍心杀你,过来吧,到那边歇着去。”

  杨十三把赛李逵从马上掠过来后扔到赛白猿面前,对阵中又闯出一个自称小武松的小将

  小武松:“杨少侠休得无理,俺小武松来也。”

  杨十三:“既然号称小武松,就该义字当先,而你,却为何是非不分,正邪不辨,专干这些助纣为虐,欺男霸女的勾当?”

  小武松:“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空有一腔热血,却报国无门,没可奈何。眼下,填饱肚子比什么都重要,又跟谁去谈义字?”

  杨十三:“小英雄此言差矣,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听说过吧?大丈夫即便饿死,也不吃嗟来之食,懂不?”

  小武松:“先胜我手中大刀吧。也许我还能忠言逆耳偏爱听,否则,就先什么都别说了。”

  杨十三:“看你年纪尚轻,且又英气勃勃,先留下性命,也到那边歇着去吧!”

  杨十三从马上掠过小武松然后扔向赛白猿马前。

  霸山虎一见连失两将,将马鞭子一挥,便号令喽罗们群起而攻之。他自己则掏出枪来瞄向了杨十三。

  此时,只见司湘云抢先一秒,啪得一声,霸山虎应声落马,司湘云又连续向空中放了三枪。祖山上的众喽罗们顿时向被人点了穴一样,都定在了原地。

  虬髯枭雄出列,向弟兄们晓以大义

  虬髯枭雄:“弟兄们,我们谁家都有姐妹,谁家都上有父母,下有妻小,近日霸山虎所兴之师是不义之师。所干之事是欺男霸女之事,所以,我在这里奉劝大家就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杨十三:“做为蹿山虎老寨主的朋友,我建议,祖山上从现在起,由唐威任大寨主,赛李逵和小武松为二寨主和三寨主,凡是不拥戴者,可发给盘缠费,回家另谋出路,凡是拥戴者,留下来举行拥戴仪式。”

  小武松:“弟兄们,既然杨少侠是老寨主蹿山虎的朋友,且杨少侠大仁大义,咱们就拥戴唐大哥为大寨主吧!”

  赛李逵:“拥戴唐威大哥,继承老寨主章程。”

  众喽罗:“拥戴唐大哥,继承老寨主章程。”

  小武松:“重树惩恶扬善大旗,坚决反对欺男霸女!”

  众喽罗:“重树惩恶扬善大旗,坚决反对欺男霸女!”

  虬髯枭雄:“蹿山虎治山有道,流芳千古;霸山虎重色轻友,遗臭万年!”

  众喽罗:“蹿山虎治山有道,流芳千古;霸山虎重色轻友,遗臭万年!”

  赛李逵:“兄弟们,让我们行大礼拥戴唐威大当家。”

  众喽罗:“唐大当家,兄弟们给您磕头了!”

  虬髯枭雄:“兄弟们都起来吧!承蒙抬爱,我唐威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现在,我来宣布几条纪律

  一、凡我祖山弟兄,必须以惩恶扬善和杀富济贫为己任;

  二、凡我祖山弟兄,必须精诚团结,维护整体章程和决策;

  三、凡我祖山弟兄,有祸害平民百姓者,杀无赦;

  四、凡我祖山弟兄,有奸淫和欺男霸女者,杀无赦;

  五、凡我祖山弟兄,有搞小团体,拉山头者,杀无赦。”

  小武松:“我们遵从唐大哥教诲,以五条纪律为行为准则。”

  众喽罗:“我们遵从唐大哥教诲,以五条纪律为行为准则。”

  虬髯枭雄:“弟兄们,现在请老寨主蹿山虎的生前好友杨少侠讲话。”

  杨十三:“祖山上的弟兄们!你们今日之所以占山和落草,是生活所迫和报国无门所造成的。我相信,一旦国家和民族需要大家挺身而出时,你们肯定都是好样儿的。做为老寨主蹿山虎的朋友,我希望大家在寨主唐威大哥的领导下,继承老寨主的章程,落草不做贼,落草不为寇,时刻记住自己是炎黄子孙,时刻心系国家和民族利益,时刻以穷困百姓为父母,你们今后,仍要以惩恶扬善和杀富济贫为行动纲领,要注意节约开支和爱惜生命,要着眼于巩固实力和壮大队伍,大家应该知道,我们的国家和民族,时刻都有被帝国主义列强们瓜分的危险,时刻都有被卖国贼们出卖的危险,而保家卫国,是我们每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责无旁贷的义务和责任,一旦战争来了,我们要义无反顾的奔赴战场去报效国家,去履行我们的应尽义务和责任!到那时,我希望大家都成为战功赫赫的功臣和英雄!”

  虬髯枭雄:“谢谢少侠指点,我代表弟兄们谢谢了,弟兄们,立正,稍息,立正,向后转,齐步走!”

  杨十三:“唐大当家,我会经常去看望你们的!加紧扩充实力和演练吧!”

  虬髯枭雄:“杨少侠再见!只要国家和民族需要时,我们随时准备应召和奔赴前线!”

  杨十三:“保重!”

  虬髯枭雄:“珍重!”

  杨十三和司湘云、赛白猿三人目送虬髯枭雄等向远方驶去。

继续阅读:第17章 一首七律感十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