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自称特使惩督学
稳行天下2019-12-07 09:285,035

  公元1906年晚秋的一天上午。

  从迁安通往天津的公路上,到宁河县界。

  杨十三和金鸥、于萍三人快马加鞭,正在奔驰,却见高大龙和程浩天两人也从对面纵马驰来。几个人互相打过招呼,高大龙和程浩天调转马头,五个人放慢了速度,边走边叙离别之情和介绍近期情况。

  杨十三:“大师兄,二师兄。”

  高大龙:“真的是你们呀?湘云妹妹怎么没回来呀?”

  金鸥:“她呀,有喜了,就在家等着当妈妈喽!”

  程浩天:“咱们三对可是同一天结的婚啊!人家有喜了,你们俩有了没有哇?”

  于萍:“怎么,着急啦?着急了就跟人家十三哥学着点,瞧你们俩那样儿。”

  杨十三:“于萍妹妹,你这话说得可就有失公正喽,有没有及时受孕,这可是夫妻双方的事,你怎么能把责任都推给对方呢?”

  高大龙:“就是,自己肚子不争气,反倒只是说男人的不是,太那个了吧?”

  金鸥:“行了行了,都别贫嘴了,快说说,刚这么两天,就急着找我们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啦?”

  高大龙:“事儿倒是没有,就是工艺学堂并入南开后,校方一再催问,再就是你们俩未能按时回来,我们也有点不太放心。”

  杨十三:“你们在南开组织练武队,受没受到制约和干扰哇?”

  高大龙:“校长和老师们都很支持,同学们的参与积极性也很高,就是那个歪鼻子督学曾经说三道四。”

  杨十三:“不就是朝廷的一只走狗嘛!好对付。咱们快点走吧!驾……”

  杨十三等人快马加鞭,驰骋在通往天津的公路上。

  在宁河县衙门前,有数百个老百姓跪成茫茫一片,似在请愿。

  杨十三等人远远瞧见后,便勒住缰绳,从马上跳了下来,其他人也赶紧勒缰下马。

  杨十三:“大师兄,你在这看马,我们几个过去看看,这个胖县令肯定是又在玩什么猫腻儿。”

  杨十三率领程浩天等人向人群走来,并与一虬髯壮汉进行询问。

  杨十三:“这位大哥,发生什么事啦?能和在下说说吗?”

  虬髯壮汉:“啊,我如果没认错的话,你就是几个月前从此经过,救走金嗓子的那位游侠吧?”

  杨十三:“正是在下,大哥真是好眼力,好记性啊!”

  虬髯壮汉:“这个胖县令他简直不让宁河老百姓活下去了,在往年税赋不轻的基础上,今年一下子猛增了将近一倍,老百姓拿不出钱来交税,他就组织官差们杀一儆百,把人抓进县衙大牢哇!”

  杨十三:“对于这种刮地皮儿的贪官,你们跪他是没用的,各位父老乡亲们起来吧,本游侠等人今天就为你们讨个说法,走哇,跟我到县衙里去。”

  在县衙大堂里,有三个抗税者已被打得皮开肉绽。

  杨十三等人来到大堂后,胖县令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发雷霆。

  胖县令:“嘚,简直没王法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擅闯公堂啊,给我轰了出去!”

  众官差举棍相向,杨十三两手一挥,官差们纷纷倒下和咧咧怯怯。

  杨十三:“好你个狗官,才几天不见,就不认识我们啦?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们是谁呀?”

  胖县令:“嗬,还敢肆虐公堂,难道你们反了不成?”

  胖县令做仔细瞧看姿势,然后,吓得丢魂丧魄。

  胖县令:“哎哟,等等,让我再仔细瞧瞧,哎呀,我的妈呀,原来几位游侠驾到,下官该死,下官该死,快快快!给各位游侠看座。”

  杨十三:“方才这三位是犯了什么罪啦?值得贵县施以如此酷刑啊?”

  胖县令:“啊,游侠问的是这几个人啊?是,是他们带头抗税,还鼓动别人也不交税,所以……”

  杨十三:“他们抗税固然非理,但是你巧立名目,强征暴敛就有理呀?”

  胖县令:“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杨十三:“当今天下,还有尔等鼠辈贪官不敢干的事吗?我问你,今年的税收在去年数字已经不少了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多少呢?如实说来。”

  胖县令:“这,这……”

  杨十三:“别吞吞吐吐的,快说,如实的说。”

  胖县令:“增加了将近一倍。”

  杨十三:“赶紧叫师爷刷出去几张告示,贴在县城显眼处,税收依然按去年数额不变,已经多收部分,赶紧给退回去,办到办不到哇?”

  胖县令:“这,这,这可是难为本县了哇。”

  杨十三:“难为你啦?那你难为全县百姓了没有哇?为了保住家人性命,他们这么多人给你跪了一街,你为升官发财,不仅不顾百姓饥苦,还乱施酷刑,搞什么枪打出头鸟,这是不是可恶至极呀?”

  胖县令:“行行行,少侠您别说了,我照办就是。”

  杨十三:“关于税收的事,就说到这儿,反正我们几位是没把儿的流星,要是再溜达到这儿见你顶着不办的话,脑袋可就不在你脖子上长着喽!听明白了吗?”

  胖县令:“明白,明白。”

  杨十三:“关于上次那件事,你所拿出来的八千块银元,对比两个大户的支出,相差太悬殊了,这是证明你当时根本就没说实话,对这个问题,你又如何解释啊?”

  胖县令:“关于这件事,当时本县令确实只收到八千两。”

  杨十三:“从这一点就证明,你很不老实,我看,对你这号人,似乎已经没什么药可救了,那两位官差,我今天命令你们来动手,把他杖毙于大堂之上,如果稍有不敢或不忍,我就先割下你们的头颅。”

  两官差轮番举棍猛打县太爷。

  官差甲:“是。老爷,对不起了。一十、二十、三十……”

  胖县令:“哎呀,别打了,少侠,我就实话说了吧!那次本县实收的是***,只要你肯高抬贵手,饶下官不死,我愿意把剩下部分的全拿出来孝敬少侠,你们快去找夫人,让她拿财保命吧!”

  杨十三:“胡子大哥,你去清点一下,参加今天请愿的全县代表,一共是多少人啊?”

  虬髯壮汉:“报告游侠,你们没来时我就数过了,连挨打的三位代表,一共是六百零三人。”

  有官差捧来了银元,交给杨十三。杨十三让其交给了虬髯壮汉。

  杨十三:“正好,银子来了。胡子大哥,这银子由你亲手把它散掉。三位代表,敢于挺身而出和不惜自身安危,精神可嘉,拿出三千块银元,分给他们三个人,一是以示感谢,二是做为疗伤费用。剩下的,按人头平均发放下去,也是对大家敢于为百姓出头请愿的一点奖励吧!”

  虬髯壮汉按杨十三所说,高兴地给大家发银元。

  虬髯壮汉:“是,那我马上就去发放。”

  杨十三:“贵县令,我再给你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望你能珍惜,如果下次来再见你有贪赃枉法行为,定不轻饶,把你的脑袋先寄存一段时间吧,如果真的是屡教不改,那可就取下来扔到大街上当球踢喽!”

  胖县令:“多谢几位游侠不杀之恩,多谢几位游侠不杀之恩。”

  杨十三:“起来吧。我们走喽!”

  杨十三等人从县衙出来后飞身上马,向天津方向急急驰骋。

  在天津南开中学的操场上,有二百多名男生正在被歪鼻子督学训话。

  歪鼻子督学:“说说吧,是谁在支持你们舞刀弄枪的?敢于举报幕后主使者可以免于惩罚。

  杨十三等人来到学校门外,看到这一幕。

  高大龙:“看见了吗?正在背对着我们向练武的同学们训话的那个人,就是歪鼻子督学。”

  杨十三:“你们几个把马牵到那边树下去,暂时别露面,瞧我怎样教训他。”

  杨十三示意高大龙等人把马牵到校门外的一个大柳树下稍等,他则独自一人来到了督学身后,对督学左右开攻,打了几个耳光后,督学吓得跪下来求饶,杨十三对歪鼻子督学那副吓得要死的德行感到十分好笑,他俯下身子,跟督学小声说起话来。

  杨十三:“知道为什么挨打吗?”

  歪鼻子督学:“不知道。”

  杨十三:“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歪鼻子督学:“不知道。”

  杨十三:“你听说过孙中山这个人吗?”

  歪鼻子督学:“不知道。”

  杨十三:“也难怪你至今还在为清廷卖命,原来,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哇!告诉你吧,目前在中华大地上,一个推翻旧朝代,创建民国的革命力量已经遍布全国,孙中山先生就是这次创建民国的领导人。少则三年,多则五年,腐败无能的大清帝国就会寿终正寝的。我,是一位游侠,也是孙中山先生的特使,我的任务,就是要支持和领导创建民主同盟会的革命行动,监督惩治那些抱着腐朽势力大腿不放的传统力量和死硬份子。方才,我从校门口过,你向学生们训话的内容,太令我难以容忍了。我们的国家正面临着洋人们的侵略和欺辱,而你却制止热血青年们强身健体,你想干什么?想帮列强们侵略自己的国家吗?我还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将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你们这些朝廷走狗们的一言一行,不要说你这个无实际权力的破督学,就是巡抚和总督大人,也在我的监督之下,而对我,他们也是束手无策。至于你嘛,究竟是夹着尾巴继续做你的督学,还是早点去见你的祖宗,这只在我的一念之间,我的话说完了,你要是放聪明些,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到了吗?”

  歪鼻子督学:“听到了,特使先生,我听到了。”

  杨十三:“滚蛋吧!以后要尽量少到学校来才是。”

  歪鼻子督学:“是,是,是。那鄙人先告辞了。”

  杨十三与歪鼻子督学边说着边向校外面走去。

  杨十三:“你滚蛋了”,我也走喽!不过,我还会经常到这儿来的,我就是要盯着你们这些人,看看还会玩些什么花样儿。

  歪鼻子督学:“特使先生,您放心吧!鄙人保证,以后没什么十分必要的事,决不再来这里指手画脚。”

  杨十三:“这就对喽,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当杨十三再回到学校时,同学们依然原地不动地站着。

  大师兄:“同学们,别傻站着了,解散吧!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的同学加总教练——杨十三。”

  同学甲:“总教练同学,您好伟大哟!”

  程浩天:“大师兄,你让大家解散的太早了,有一句话,还应该对同学们说呀!”

  高大龙:“对对对,那我赶紧把这些同学们再喊回来吧。”

  程浩天:“赶紧去喊。”

  高大龙向宿舍区跑去,并风风火火地喊同学们集合。

  高大龙:“同学们,赶紧回去站队,有要紧的事。”

  程浩天:“同学们,看一看,还缺谁不哇?”

  同学甲:“报告程教练,谁也不缺了。”

  程浩天:“同学们,我此时此刻向大家郑重地宣布一件事。为了我们的练武行动不受干扰,咱们的总教练方才教训了歪鼻子督学这件事,大家要保守秘密,这是我们这支队伍的一条纪律。往详细了说我们要把游侠打督学,孙中山的特使打督学这件事传得越玄越好,如果有谁把我们的总教练加同学——杨十三与打督学的特使和游侠混为一谈,那么,他就是我们的内奸、公敌,我们就必须向对待叛徒一样,对他给予严惩,听明白了吗?

  众同学:“听明白了。”

  程浩天:“那好,现在,请大家解散。”

  高大龙:“走吧!咱们去看看宿舍,顺便把床铺好。”

  同学甲:“两位教练,今天由我做东,为总教练接风洗尘吧!”

  杨十三:“关于接风洗尘的事,我看就算了吧!”

  同学甲:“给个面子吧!”

  高大龙:“既然是盛情相请,咱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于萍:“十三哥,我和金鸥姐先回去了,临来时,湘云姐说你只知道学习和工作,而不会生活,所以,她委托我和金鸥姐要时刻关注你的衣食住行。记住,衣服脏了,伙食差了,就去找我们姐儿俩。”

  正当于萍与杨十三说话时,一位秃头门卫走了过来,他叫走了杨十三

  秃头门卫:“杨十三同学,请你到门卫室来一下。”

  高大龙:“那我们就先安排行李去了。”

  杨十三:“行,你们去安排吧!”

  秃头门卫:“十三啊,你让大叔想得你好苦哇!”

  杨十三:“夏大叔,你怎么在这里呀?”

  秃头门卫:“一言难尽啊!自从义和团运动失败后,我就从你们那回到了老家沧州,可万万没想到的是我们家那个地方的清查和追捕行动更厉害,我只好东躲西藏,后来,来到了天津,在一次无意中,我遇到了乡试时的同榜武举——现在的南开校长。”

  杨十三:“什么?你说什么?咱们的校长曾是武举?”

  秃头门卫:“他呀,不仅中过武举,还中过文举。”

  杨十三:“那他对学生练武是什么态度呢?”

  秃头门卫:“跟你交个实底吧!他当初也是义和团里的一员,现在,更是孙中山先生的追随者,那天,我从高大龙嘴里获悉你的情况后,就及时向校长进行了汇报,他听了以后很是兴奋,并一再告诉我要暗中保护你,他还说,让你尽可能的不要锋芒太露,说白了,就是要多策划、多运筹、少出面。”

  杨十三:“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高大龙:“光头大叔,跟我们一起吃饭去吧!”

  秃头门卫:“你们去吧!我这脱不开身啊!”

  杨十三:“大叔,那我就先去了。”

  秃头门卫:“明天有空儿就去找校长,他还有话对你说。”

  杨十三:“是。”

  秃头门卫:“快去吧!”

  杨十三:“大叔,我们明天见。”

继续阅读:第15章 彻底征服草寇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