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乡路上救名伶
稳行天下2019-12-05 20:254,705

  公元1906年金秋十月的一天上午。

  天津市“天一居”大酒店门前的大街上。

  有一队由青年学生和学徒工组成的游行队伍行进在大街上。杨十三、司湘云、高大龙、金鸥、程浩天和于萍几人正在领着大家高喊口号。

  杨十三:“反对君主立宪,支持民主共和!”

  众:“反对君主立宪,支持民主共和!”

  司湘云:“打倒洋人朝廷!打倒改良派!”

  众:“打倒洋人朝廷!打倒改良派!”

  高大龙:“反对君主立宪,支持民主共和!”

  众:“反对君主立宪,支持民主共和!”

  就在这个时候,霍元甲大侠和张三大侠把杨十三叫到了“天一居”大酒店的一个雅间里。

  霍元甲:“十三,请你跟我来一下。”

  杨十三:“湘云,你领着大家继续。”

  张三:“你知道我们俩为什么喊你来这儿吗?”

  杨十三:“晚辈不知。”

  张三:“我问你,你了解你自己吗?”

  杨十三:“前辈,此话怎讲?”

  霍元甲:“十三啊,关于你,张大侠我们俩曾经议论过。以年龄、品格、才气、武功等诸方面综合而论,在未来抗击外侵和推翻旧体制中,你将是一位难得的帅才呀!当此你羽翼尚未丰满,天下时局尚不明朗之际,我们认为你应该韬光隐晦,千万不要操之过急或锋芒太露哇!否则,必然是木秀于林,必遭摧之啊!”

  张三:“读过曹操与刘备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故事吧?”

  杨十三:“读过。”

  张三:“试想,当时如果刘备把气吞山河那种大志向表现出来,会不会被曹操杀掉?那么,还有后来的三足鼎立吗?”

  霍元甲和张三正在与杨十三说话,司湘云跑了进来,气喘吁吁地汇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司湘云:“十三哥,游行队伍遭到了政府军警的镇压。大师兄、金鸥妹、程浩天、于萍妹等许多人都被抓走了。怎么办?”

  张三:“此地不可久留,你们小两口赶紧回老家避避风头,这里的事由霍大侠我们摆平后,你们再回来。”

  杨十三:“两位前辈,这不太合适吧!那么多师兄弟和青年学生被抓走了,我却逃之夭夭,此心何安啊?”

  霍元甲:“你们不走,又能咋样呢?于事无补嘛!”

  张三:“快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记着,走宁河线,我和霍大侠派人给你们送马匹去。”

  司湘云:“那我们快走吧!”

  张三:“咱们也快走吧!好赶紧安排人给他们去送马。”

  天津城南霍氏药栈,门额上书“以药会友”四个镏金大字。左联是:津门大侠绝技报国,右联是:霍公元甲以药会友。

  当霍元甲和张三从黄包车上下来走进药栈内的客厅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墙壁上挂着几幅山水画,画面上远山如黛,孤雁翩飞,黄芦茂密,小船依岸,整个室内古香古色,一张油漆锃亮的八仙桌上,放着山石盆景和文房四宝。旁有两把太师椅,屋正中摆着一张小圆桌,四周有几张玲珑小圆凳,屋角有个花架,上面栽着一棵苍翠欲滴的天冬草。两个人刚坐下来,马上便有一英俊的年轻人端来了茶壶给沏上了茶水。

  霍元甲:“陈真啊,你马上带师弟们骑五匹马,出北门,向宁河方向寻找杨十三,见着他们后,让师弟们走回来,你护送他们回迁安老家。”

  张三:“咋骑那么多马去送啊?”

  霍元甲:“我分析杨十三肯定得找到他的父母亲才能出城。”

  张三:“对喽,我怎么没想到呢?”

  陈真:“你放心吧师父,陈真一定把他们安全送回家去。”

  在离天津城五华里处的公路上,杨十三正与四名骑马的官兵在搏斗,司湘云则护在公婆前边。

  司湘云:“爸妈,你们别怕,收拾这几个草包,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

  正在此时,陈真和另外四个师弟骑马赶到,并加入了搏斗,经过一番激战,几名清廷官兵纷纷落马。

  陈真:“师弟们,不许暴露身份,更不许喊出杨少侠的名讳。”

  众:“明白!”

  陈真:“鹰犬们休要能逞,天兵天将来也。”

  众官兵:“哎呀,妈呀。哎呀,妈呀!”

  陈真:“师弟们,这有”一口废井,把他们都扔进来,再把断墙推倒,掩上。”

  众师弟:“好嘞。

  杨十三:“多谢各位师兄相救。”

  陈真:“各位师弟赶紧分散着回去吧!十三弟,师父命令我把你们安全护送到家为止,快扶二老上马吧!”

  杨十三:“是,爸、妈。咱们上马吧!湘云,你在前面开路,我和陈师兄断后。”

  司湘云:“行。”

  在天津通往迁安的必经之路——宁河县街外,远远望去,彩台高塔,色彩绚丽,彩台下人山人海。

  杨十三等一行人来到彩台附近,司湘云先下了马,向一白髯老者询问,其他人也随之下了马。

  司湘云:“请问老伯,这里彩台高塔,人山人海,是在干什么呀?唱戏还是抛彩球招亲啊?”

  白髯老者:“非也呀非也!当今朝中母鸡打鸣,地方上奸人当道,直放纵得恶人横行无阻哇!原本是很受百姓喜欢的莲花落班,生生被拆散了,可怜的金嗓子啊,这一生哟,苦不堪言喽!”

  司湘云:“金嗓子?您说的金嗓子是不是唱生唱旦全在行的那个杨二喜呀?他怎么啦?”

  白髯老者:“本城两个大户人家小姐,因为看了几天莲花落,同时被金嗓子给迷住了,都争着要嫁给金嗓子,几经周折,新来的胖县令出了个馊主意,决定让两家子以武力定输赢。最后赢者,可嫁女为金嗓子之妻,也可招金嗓子为上门女婿,所以,这两户人家就撒出人马,遍请武师。这擂台已经打了三天了,死了七个人,伤了三十多个了,简直是太残忍了,更可恨的是这位新来的县太爷早不说、晚不说,开擂之前他才说,前来打擂参予争夺赛者,均须到县衙报名,经过县太爷目测和审查同意之后才可参赛,愚昧、可恶呀!两个大户人家虽然如梦初醒,知道是上了县太爷生财有道的当,可是已经成了骑虎难下之势,我看,最后两家大户那钱啊,都得拼到县太爷囊中去喽!”

  陈真:“天下竟有这等戏弄子民,鱼肉百姓之县令,太不可思议了。”

  杨十三:“这个县太爷变着法儿的算计辖区大户人家,固然可恶,但这两个大户人家,为其子女一己之意愿,而大兴不义之师,又岂是良善之辈?再就是,为了几许酬劳,就来为人争强斗狠者也全是武林败类。”

  司湘云:“请问老伯,这两位大户人家小姐的人品和相貌如何呀?金嗓子愿意要哪个呀?”

  白髯老者:“这两位小姐呀!一个是母夜叉,一个是猪八戒他老姨。人家金嗓子谁也不愿意要。”

  司湘云:“那金嗓子他人在哪里?”

  白髯老者:“他呀,作为招财进宝的砝码,被县太爷软禁起来喽!”

  就在这时,陈真的四位师弟也拉着马站在了陈真的身后,陈真问怎么又回来了?

  陈真:“几位师弟,怎么又回来啦?”

  二师弟:“师父觉着不太放心,就又让我们骑马赶来了。”

  白髯老者正在向司湘云等介绍情况,有几个衣着华丽者进入彩篷,其中一位自称“本县”的胖县令宣布注意事项和争夺赛继续。

  胖县令:“各位武林壮士和父老乡亲们,大家静一静。本次婚姻争夺赛第四天第二场即将开始,在未开始之前,本县宣布:在遇到异军突起情况下,参加争夺赛的全体武师要群起而攻之,速战速决,待平息干扰之后,再恢复一对一的争夺赛。”

  陈真:“已经针对上咱们了。”

  杨十三:“今天这事儿咱管定了。”

  司湘云:“我看今天这事儿这么办,首先,由我上去搅局,有县令开宗明义在先,再加上看我是个女的好欺负,武士们必定争先恐后,在他们连败几人后,必将倾巢而动之,到那时,你们大家再分而剿之,但必须留一人守住或盯住县太爷,否则,我们将无处去找金嗓子。”

  陈真:“二师弟,你负责盯住胖县令,三师弟,你负责护住两位老人和看住马匹。”

  杨十三:“行,咱们几个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司湘云:“我来也!”

  司湘云施展绝技轻功,从人头上方飞向舞台。

  胖县令:“你,你,你是谁?报,报,报上名来。”

  司湘云:“本大侠姓尔名姑奶。”

  胖县令:“啊,是,是姑奶到了。嘚,你敢把本县当你娘家孙子啊,再报,是从何处来,到此做甚?”

  司湘云:“尔姑奶奶从明处来,向亮处去,路过此地,只觉天昏地暗,肥了混蛋,所以,我要惩治恶乌鸦,救走金嗓子。”

  胖县令:“好你个小丫头片子,竟敢口出狂言,辱骂本县,来人啊,把她拿下。”

  在胖县令怂恿下,有自称张彪、李豹、赛白猿者分别与司湘云交手。张彪和李豹被废了武功,而对赛白猿,司湘云则未忍下狠手。

  张彪:“小娘子休要张狂,俺张彪来也。”

  司湘云:“识相的话,赶紧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否则本姑奶奶叫你武功尽失。”

  张彪:“休用大话吓唬人,俺张彪是长大的,不是吓唬大的。”

  司湘云:“看来,良言难醒梦中人,那就尝尝铁脚穿石之厉害吧!”

  张彪:“哎呀妈呀!”

  李豹:“美若天仙的小娘子,李豹来也。”

  司湘云:“这位公子,人家丑姑娘强嫁俏郎君,你来卖命,值吗?”

  李豹:“我没功夫跟你说长道短,只要能赢了你,我背上俏佳人就回家转。”

  司湘云:“你这小子真可恶,做梦都想要媳妇,只可叹爹妈没给你好模样,师傅没传你俊功夫,我今去你半条命,看你服输不服输?”

  李豹:“哎呀,妈呀……”

  赛白猿:“美大姐休要妄夸海口,俺赛白猿也来领教几招。”

  司湘云:“想不到一个面如桃花,功夫俊俏的天仙般女孩儿,也替人干这种事儿,真让我跟你脸红。”

  赛白猿:“闲话少说,拿出看家本事来吧!”

  司湘云:“你这姑娘太可悲,不辨青红与白黑,辛苦学成好武艺,轻率卷入是与非。擂台是个大陷阱,劝你赶紧把头回,稍一迟疑后悔迟,血溅华服命归西。”

  赛白猿:“姐姐说话似有理,可叹我身不由己。师傅收钱徒卖命,难说是悲还是喜。入了山门是和尚,人间本就没公理。箭在弦上无奈何,今天有我就没你。”

  胖县令:“参加争夺赛的武师们,大家一齐上啊,谁抓住这位天香国色的美娘子,本县就把她判给谁为妻。”

  在胖县令第二次鼓动下,十几个壮汉一齐上了台。陈真和杨十三等人也同时跃上了彩台,一场恶战开始了。

  陈真:“好你个赛白猿,还记得陈某人乎?”

  赛白猿:“既然您来了,小妹陈金枝退避三舍便是。”

  杨十三:“各位师兄,只许废他们的武功,不可伤及性命。”

  司湘云:“小妹妹,弃暗投明吧,脱离魔掌,才是出路哇!”

  赛白猿:“稍候再见,小妹去也。”

  经过一场混战,有十几个参赛的武士被废了武功。大多数武士见杨十三和陈真等武功高超便一哄而散。

  胖县令见事情不妙,正准备溜走,被陈真那二师弟飞身上台并一把擒住。

  杨十三:“说说吧!从武师们手里搜刮了多少银子?把金嗓子软禁在哪儿啦?若有半句假话,取你狗官的命。”

  陈真一边反唇相讥,一边用一只大手拧县令的耳朵,胖县令痛不欲生,赶紧命令随从去取银两和放人。

  胖县令:“呃呀,疼,疼死我了。好汉爷高抬贵手,我交出银两和人就是。快,快去找夫人把那八千两银子拿来,再就是,把金嗓子放出来。”

  陈真:“想知道我们是谁和来自哪里吗?”

  胖先令:“不知道。”

  陈真:“告诉你吧!不知道就对了,等你知道的时候,脑袋就掉了。”

  胖县令:“是是,本县明白。”

  陈真:“别明白了,在这件事情上,还是糊涂点好,糊涂可以保命。”

  胖县令:“是,是,糊涂可以保命。”

  官差甲:“禀太爷,夫人已把那八千两银子兑换成金砖,都在这,金嗓子一会儿就到。”

  胖县令:“把金砖交给好汉爷点点。”

  陈真:“甭点了,递过来吧!”

  金嗓子:“多谢英雄相救。”

  杨十三:“别客气了,跟我们走吧!一会儿送你回家。”

  陈真:“芝麻官,咱后会有期,请放心,这些不义之财,一定向取义之处而去,记住,不可明白,明白之日就是死期到已。”

  杨十三:“走吧!”

  赛白猿:“仙女姐姐,带上妹子啊……”

继续阅读:第11章 恶贯满盈遇克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