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学业恋情双丰收
稳行天下2019-12-05 13:214,646

  公元1904年秋天的一个上午。

  天津直隶省高等工业专门学校附属厂织布车间一角。

  紧挨着的三条板凳上,并排趴着高大龙,程浩天和杨十三三人。马师傅手里挥舞着拇指粗的藤条数着数儿向高大龙等三人背上猛抽。三个人呲牙咧嘴,却并不喊疼,也不求饶。车间里的其他师兄弟们纷纷啼哭落泪。忽然,有一个很瘦弱的徒工冲出车间跑向了厂长办公室。

  瘦弱徒工:“于厂长,快救人去吧!迟了,就来不及了。”

  于厂长:“怎么回事?”

  瘦弱徒工:“为了练武的事,马师傅正在责打大师兄,二师兄和小师弟,都已经打了一百多下了。”

  于厂长:“那个小师弟功夫那么好,他没反抗?”

  瘦弱徒工:“他说看在是师徒份上,打死也不反抗。”

  于厂长:“快走。”

  于厂长随瘦弱徒工来到织布车间,马师傅见于厂长来了才肯罢手。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向于厂长提出了苛刻的条件,于厂长当即答应了他的条件。

  马师傅:“于厂长,请你辞退这三个胆大妄为的徒工,或者收回允许练武的成命,否则,老马宁愿辞职,也不在这里碍手碍脚。”

  于厂长:“你也是学徒工出身,怎么就那么心狠呢?瞧你把人家孩子打的,这要是让人家家长看见,还用我辞退吗?就是给金山银山,人家舍得让孩子受这份罪吗?”

  瘦弱徒工:“厂长,你辞退了马师傅吧,否则,大家没法儿干了。师兄弟们,把衣服脱掉,让厂长看一看马师傅的杰作吧!”

  听瘦弱徒工如此一说,徒工们纷纷脱掉上衣,于厂长用眼睛环视一周,还用手摸了摸其中一个徒工的疤。

  于厂长:“造孽呀,这是工厂吗?这简直就是人间地狱。本厂长从调入那天起,就曾三令五申强调,不许虐待工人和徒工,”可你马师傅为啥非要这样呢?再就是,车间主任是干什么的,你为什么不听厂长的话而放纵马师傅胡作非为?

  瘦弱徒工:“厂长,他们俩狼狈为奸,合着伙的盘剥和鱼肉徒工,我们挨打的原因主要是烟酒买的不及时,年节礼送的不够多。可我们应得的那些报酬早就被他们截留了,哪儿有钱嘛!”

  于厂长:“赶紧去人喊我的司机,把他们几个送医院疗伤。织布车间从现在起,停工整顿。”

  马师傅:“马上结算工资,爷儿们不伺候了。”

  车间主任:“我也不干了。”

  于厂长:“大家说走了他们两个,织布车间能否撑得起来呀?”

  众:“能。”

  于厂长:“你们两位太没有自知之明了。这个织布车间的技术含量究竟有多少?工人和徒工们真的离了你们就不能生存下去吗?本厂长早有换掉你们这俩个妄自尊大的所谓技术和管理权威,只是耐于面子才作罢。现在好了,是你们主动辞职。我再任命的领班师傅和车间主任,用你们三分之一的报酬就可以了,余下部分工人和徒工们,岂不是群情激昂大家乐?说到底,要想产品质量和数量上得去,在这个车间里,已经不存在技术问题,而是大家的情绪问题喽!行了,你们去财务处结帐之后赶紧走人吧!别忘了,我也是学徒工出身,当年也没少受过这种不明不白的气,要是走晚了,也可能对你们俩不利。”

  于厂长正说着,车子已经停到织布车间门口,大家扶起高大龙等三人,坐上了车子,于厂长也上了车,向医院开去。

  在于厂长家的客厅里,司湘云,金鸥,于萍和于夫人四人正在搓麻将,司湘云却忽然鼻子一酸,伤心地落下了珠泪。

  于夫人:“哟,闺女,你这是怎么啦?是哪儿疼吗?”

  司湘云:“干妈,我的心中象猫抓的一般难受,是不是十三哥出啥事儿啦?”

  金鸥:“走吧!咱到厂子去看看。”

  于夫人:“我也去。”

  几个人来到门外,坐上金鸥的车子,向附属厂开来。到了厂里之后,几个人赶紧下车往织布车间走来。然而,织布车间却锁着门,于萍赶紧来到厂办公室,小张秘书告诉了她方才所发生的一切。

  于萍:“张秘书,我爸呢?”

  张秘书:“厂长送杨十三高大龙和程浩天去医院了。”

  于萍:“出什么事故了吗?”

  张秘书:“是马师傅造的孽。”

  于萍:“去哪家医院啦?”

  张秘书:“应该是康泰医院吧!厂长跟那个医院熟些。”

  于萍:“赶紧上车,去康泰医院。”

  金鸥开着车,左转右拐,很快来到了康泰医院,几个人下了车之后经过询问,来到了三个人的病房,分别进行了探视。

  于萍:“请问高大龙,程浩天,杨十三都在几号病房?”

  医生:“在31,32,33号病房。”

  于萍:“往这边走。”

  当金鸥等几人来到31号病房时,见杨十三正在赤臂而卧,医生正在为杨十三涂抹药水。

  于夫人等几个人一见那血肉模糊,皮开肉绽之情景后,都忍不住落下了心痛的泪水。

  于萍:“爸,你是厂长,怎么能允许如此殴打和虐待员工现象发生呢?”

  于厂长:“我调到这个厂子后曾经几次明令禁止,可这个马师傅他的犟脾气不改。我之所以批准练武,是想将来成立个工人护厂队,以应付复杂的社会局面,没想到,却给几个年轻人带来了灾难。”

  金鸥:“凭什么呀?当师傅就可以下如此狠手?”

  于厂长:“这就是人性的一种悲哀呀!人们曾经对中国封建社会形容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啃淤泥。’这车间主任和技师也是给老板打工的,可他们却对学徒工们敲骨吸髓,敲不出来时,就这样心狠手辣。”

  金鸥:“辞掉他们!”

  于厂长:“已经辞退了。”

  金鸥:“这还差不多。”

  于夫人:“走,我们看看那两位去吧!”

  于夫人和金鸥等又来到另个两个挨着杨十三的病房,见了之后分别给予了安慰,并决定让于萍负责伺候高大龙和程浩天,金鸥也主动加入了陪床队列。

  金鸥:“你们几个也真是的,要是不会些功夫也就算了,既然有功夫,怎能任人宰割呢?要是我,就是亲爹打我,我也要反抗。”

  于夫人:“几个孩子怪可怜的,闺女呀,反正你在家也没啥事,就陪你湘云姐在这伺候伺候他们仨吧!”

  金鸥:“我也算一个。”

  于厂长:“他们三个,就十三轻一些,医生说也要调养一个月,而高大龙和程浩天却是两个月也不止啊!”

  于夫人:“厂子里多给拿点钱,别缺了孩子们的营养,也许能好的快些。”

  于厂长:“一会儿我去校长那儿请示一下吧!”

  金鸥:“于叔你不用去请示了,买营养品和补品用不了几个钱,就由我来支付吧!”

  于厂长:“能由校方出就尽量出嘛!这又不是我个人的厂。”

  金鸥:“那就请示,不足部分由我负责。”

  于厂长:“那你婶我们就先回去了,你们姐仨在这陪陪他们几个吧!”

  于厂长和夫人向医院外走去,于萍等送至门口,见车子起动后回到了杨十三的病房。杨十三劝金鸥和于萍去陪大师兄和二师兄说说话。

  杨十三:“金鸥妹妹和于萍妹妹,十三哥求你们了,去分头陪大师兄和二师兄聊聊天吧!据我所知,他们家里都没什么亲人,在厂里又长时间受人剥削和虐待,心里太苦了。”

  金鸥:“你放心吧!我们会逗他们开心的。”

  杨十三:“那十三哥就谢谢你们了,只要我的两个师兄高兴,十三哥就高兴。”

  金鸥:“于萍妹妹,走吧!我去逗大师兄,你去哄二师兄。”

  金鸥和于萍走后,司湘云把门关上,然后,和杨十三说起了悄悄话。

  司湘云:“十三哥,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哇?”

  杨十三:“我呀,这也是被情势所迫哟,不得不动脑子用计谋喽!”

  司湘云:“明说呀!到底咋回事? ”

  杨十三:“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金于两位妹妹追我追的太紧,而大师兄和二师兄却也对他们两个动了真情,只是出于门不当户不对而不敢表露。这二来,我心中只爱你一个,和她们只是那种朋友之间的感情。可我和大师兄,二师兄相处这段时间以来,却很合得来。据大师兄说,他们俩都是当年义和团的后代,父母死了后,怕官兵追杀,才更名的。大师兄原名叫赵振威,二师兄原名叫杨绶卿。这俩人除了思维敏捷,有些才气外,人品也很直率,所以,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司湘云:“在这么一种情况下,你就……”

  杨十三:“我知道只要我住院,她们姐俩就会整天往医院跑,所以……”

  司湘云:“所以你就设计了一个苦肉计,让他们两个也陪你一起挨打,之后,在护理和陪床过程中为他们穿针引线,让他们培养感情。”

  杨十三:“其实,于厂长没到这个厂子之前,马师傅是经常打人。我看了,那些师兄弟们几乎人人背上都有伤疤。自从于厂长上任以来,马师傅已经收敛了一些,这次之所以打人,就是我激化了他。”

  司湘云:“有了苦肉计,为他们创造了接触的条件之后,就是移花接木。”

  杨十三:“去把门打开吧!”

  两年半以后,在天津天一居大酒楼门前贴着大红喜字,来来往往的先生女士川流不息,在鞭炮齐鸣和唢呐声声中,三辆贴着喜字和盘满鲜花的进口轿车向酒楼门口徐徐开来。车子刚刚停下,杨十三和司湘云,高大龙和金鸥,程浩天和于萍三对新人以及各自的伴娘伴郎便从车里走下并向酒楼大厅走来。

  在酒楼大厅里,正面墙上挂着大红横幅,上面绣着的那些闪闪发光的大字是:

  杨十三先生——司湘云小姐

  高大龙先生——金鸥小姐

  程浩天先生——于萍小姐

  ——学业、恋情双丰收庆典。

  见杨十三等三对新人和伴郎伴娘们步入大厅,唢呐和鞭炮声停止。

  附属厂小张秘书站在台前,开始主持庆典仪式。

  张秘书:“吉时已到,现在请:“各位主婚人,证婚人,新郎,新娘,伴郎,伴娘还有特邀嘉宾以及全体亲朋好友各就各位。

  今天,对于杨十三先生——司湘云小姐,高大龙——金鸥小姐,程浩天先生——于萍小姐这三对新人来说,是毕生难忘的日子。

  首先是杨十三,高大龙,程浩天三位先生,三位年轻才俊通过近三年时间的积极进取,于近期考入了天津工艺学堂,并将于不久,进入南开名校深造。这三位年轻才俊的高榜得中,受益于前辈于厂长的关怀和支持。

  现在,请于厂长受三位晚辈一拜。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好。

  其次是经过二年多时间的的刻苦训练,高大龙和程浩天先生,金鸥和于萍小姐,已经在原本不懂武功情况下,练就了一身的武功。他们四个人的成就,离不开杨十三先生和司湘云小姐的无私奉献,现在请杨十三先生和司湘云小姐受他们四人一拜。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好。

  第三是杨十三先生和司湘云小姐,在原本武功已经出神入化情况下,再经名师指点,使这一对年轻人百尺高竿,再上层楼。现在请霍元甲大师和张三大侠受两位晚辈衷心一拜。

  第四是在二年多来的共同习武和朝夕相处过程中,杨十三和司湘云,高大龙和金鸥,程浩天和于萍这三对年轻人,虽几经波折,但最终结为眷属,现在,请主婚人代表杨立三老先生讲话。”

  杨立三:“今天,这三对新人的自由恋爱和终成眷属,是社会进步的充分体现。做为家长和长辈,我为他们鼓掌,也为着这个前进着的社会鼓掌。我衷心的祝愿这三对新人在婚后生活中能够举案齐眉,心灵相通,志同道合,白头偕老。再就是感谢所有关怀和培养他们的亲朋好友,希望在座的所有朋友开怀畅饮,事业有成,万事如意。”

  张秘书:“现在,请证婚人代表王大人讲话。”

  王捕头:“杨十三、司湘云、高大龙、金鸥、程浩天、于萍这三对新人虽然都是自由恋爱,但经过调查得知,其双方父母或亲朋均已赞同和认可,更与我大清典制律法没有相违背之处,因此,我宣布,这三对新人的喜结连理从今日今时起,生效。”

  张秘书:“下面,请乐师奏乐,摄影师拍照,门前燃放礼炮。

  各对新人请注意:“

  一拜天地,再拜,再拜。

  二拜高堂,再拜,再拜。

  夫妻对拜,再拜,再拜。

  现在,庆典宴席开始,请三对新人到宴席中间,为嘉宾高朋们敬献玉液琼浆。”

继续阅读:第10章 回乡路上救名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