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剪辫放足蔚新风
稳行天下2019-12-10 11:514,727

  半年后的一天下午。

  在迁安县城路边的一个小饭店的餐桌旁。

  杨秀峰和杨十三每人桌前一杯茶水,杨秀峰把一张歌篇从书包中掏出来后递给了杨十三。

  杨秀峰:“这是我昨天新创作的一首歌,十三叔您给看看行不?”

  杨十三(唱):“剪掉你的辫子放开你的足,浑身轻松又呀么又自如。民主革命开呀么开新宇,封建残余连呀么连根儿除。中华民族得解放哟得解放,砸开枷锁向自由,向呀么向自由。”

  杨秀峰:“十三叔,怎么样啊?”

  杨十三:“行,歌词凝练,曲子节奏性很强。”

  杨秀峰:“那咱有时间就教教大家唱吧!”

  杨十三:“秀峰啊,这封建枷锁已经束缚中国人民几千年了,关于剪辫子、放足这种事,对于咱们年轻人来说,可能容易接受些,可对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来说,却未必是件易事啊!”

  杨秀峰:“是啊,剪辫子、放足这句话好说,但是动起真格的来,还得动一番脑筋哟,我现在呀,还是先把中山装收起来,先换上长袍马褂吧!”

  杨十三:“可你的辫子已经剪了呀?”

  杨秀峰:“十三叔你看,我把辫子缝在帽盔上了,这么往头上一戴,再把这条大毛围脖儿这么一围,最起码来说,刚一进家门那一霎那,就不会与我爸妈发生思想冲突了吧?”

  杨十三:“嗯,看来还是你来得稳,想得细。”

  杨秀峰:“关于这事儿我琢磨过了,尽管我爸思想比较开明,但他毕竟是清末举人,难免在一时之内转不过弯儿来,而他在咱们这百多口人的大院里和村里、乡里,又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能否动员让他先剪辫子,我不能不动点心计喽!”

  杨十三:“既然你已经成竹在胸,那咱们就回家去开展工作吧!至于我嘛,就只好西服革履、小礼帽的去面对你的老爷老奶喽!”

  杨秀峰:“但愿咱爷俩能异曲同工吧!”

  杨十三:“赶紧走吧,到家还能赶上吃晚饭呢!”

  在杨家大院杨老太爷的屋里

  杨老太爷:“立三啊,我今天在集上,听人们都在议论着什么来着,是不是那个孙中山称帝啦?”

  杨立三:“孙中山创立了中华民国,不是称帝,称临时大总统。从今往后,就没有皇帝这个职位了。”

  杨老太爷:“别管咋说,这也算是改朝换代了嘛!唉,每逢改朝换代,对天下百姓中的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啊,可对咱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就得不偿失呀!”

  杨立三:“您为啥这么说呀?”

  杨老太爷:“这不明摆着吗?首先是,洪九和叙伦的功名是前朝考取的,作废喽!再就是,从今往后要是不开科考,十三和碧峰就更难出人头地了不是?”

  杨立三:“没事的,是金子啥朝啥代都能发光,不是金子,啥朝啥代也没用。”

  杨老太爷:“这倒也是,这倒也是啊!”

  杨洪九正在聚精会神地伏案看书,杨秀峰兴致勃勃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见父亲正在看书,便来到父亲跟前鞠躬问安。

  杨秀峰:“爸,您身体还好吧?”

  秀峰母亲:“哟,我大儿子回来啦?”

  杨秀峰:“妈,您还好吧?”

  秀峰母亲:“妈好着呐!饿了吧?”

  杨秀峰:“不饿,爸,您看什么书哇?”

  杨洪九:“是你寄回来的那本《地学杂志》,这本书编得好哇!”

  杨秀峰:“爸,看来您对新事物接受的蛮快嘛!”

  杨洪九:“你以为你爸是个老古董啊?”

  杨秀峰:“爸,那您对剪辫子……”

  秀峰母亲:“儿子啊,这是你爸给你买的新皮帽子,快换上吧!”

  杨秀峰正想乘机动员爸爸剪辫子,母亲拿来一顶新皮帽,对母亲的这一举动,杨秀峰缺少思想准备,一时有点慌乱,杨秀峰忙拦住母亲,并编了一套托词。

  杨秀峰:“妈,我这两天正闹感冒,刚才回来的路上走的急,出了点汗,就捂一会儿吧,好让汗出透了。这新帽子啊,就等春节再戴吧!”

  杨秀峰这一反常动作,早被父亲杨洪九看在了眼里,却不便直问?

  杨洪九:“秀峰啊,你知道我们中国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留辫子,什么时候开始缠足的吗?”

  杨秀峰:“关于这一问因为满族是我们中华民族大家庭中较为勤劳勇敢的一员,她的祖先是定居在松辽平原和黑龙江流域一带的女真人,这个民族曾对开发祖国边境,促进各民族之间经济文化交流与发展,作出过重要贡献,因为女真族有留辫子的习惯,所以,当努尔哈赤的孙子顺治皇帝入主中原之后,就在中国兴起了留辫子。

  关于第二问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所以,中国妇女究竟始于何时开始缠足,至今还没有一个统一和准确的定论,但从其它文献中,似乎也可以考证

  一是南宋张邦基所著之《墨庄漫录》中曾有一段记载说南唐后主李煜有一宫女,轻盈善舞,以帛缠足,使之纤小如新月一般,她穿着白色的袜子在六尺高的金制莲花上翩翩起舞,以后有人效仿,从此开了缠足之先河。

  二是再往前追溯,元代伊世珍《琅环记》中也曾记载安史之乱时,杨贵妃在马嵬驿被缢死后,一位老妇人因拾得杨贵妃的袜子而发了财。其老妇名曰王飞,同时还拾得雀头履一双,上面嵌着珍珠,履仅三寸长。王飞将此物奉为异宝,从不肯轻易给人看,根据这一记载,女子缠足早在唐玄宗时代就已开始,在《群谈采余》中,曾有咏杨玉环罗袜诗一首,仙事凌波去不远,独留尘袜马隗山。可怜一掬无三寸,踏得中原万里翻。

  三、更往前推,清代内地曾有人到过西藏,发现当地的灯具状如弓鞋,称之为唐公主履,唐公主指的是文成公主,这又说明,在大唐之初的太宗年代,中国妇女即缠足。

  总之,缠足,是封建时代摧残妇女的一种恶习,曾使无数妇女蒙受了极大的痛苦,中国由来已久的封建礼数,封建道德的突出表现,就是妇女地位的极其低下,妇女被视为男人的附属品和玩物,为了迎合男人的情趣,满足男人的欲望,妇女无论作出多大的牺牲都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秀峰母亲:“你们爷儿俩还没聊完啊?快吃饭吧,我一边做饭都听明白了,今天晚上,就放足。”

  杨秀峰:“太好了,爸,您喝几杯吧!”

  杨洪九:“秀峰啊,做为一个有志青年,就是应该多研究历史啊,在咱们中国历朝历代中,确实存在着许多恶习,然而,人们却一直延续而不舍丢弃呀!”

  杨秀峰:“我认为最大的恶习就是君主专权,就拿大清朝来说吧,已经面临着列强之虎视眈眈,而慈禧老妖婆不思御敌,却把大量银子用到修园子上去,她能不亡国吗?假如权力掌握在大多数有良知的爱国人士手里,重视教育和科学,多造军舰和枪炮弹药,哪能怕洋人呢?其实,我们中华民族之中,有血性,有气节,敢于向列强和强权反抗的人还是不乏其人的嘛,要不辛亥革命怎么能推翻大清帝国呢?远的不说,滦洲起义军为了中华民国之诞生,而流血牺牲烈士的壮烈情景,我是身临其境,耳闻目睹了的,简直是太感人了,至今,白雅雨参谋长英勇就义时所呼号的《绝命诗》还在催动着我的满腔热血。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革命当流血,成功总在天。身同草木朽,魂随日月旋。耿耿此心志,仰望白云间。悠悠我心忧,苍天不见怜。希望后起者,同志气相连。”

  听杨秀峰抑扬顿挫,感情色彩十分浓烈的吟咏着烈士的《绝命诗》,杨洪九的眼睛里竟闪烁着晶莹的泪花。杨秀峰意识到自己的宣传已经唤起了父亲对革命烈士的同情,认为奉劝父亲剪辫子的时机已到,他霍地站立起来,先解下围脖,然后,摘掉缝着假辫子的帽盔儿,狠狠地往地下一摔,就势扑通跪在了地上

  杨秀峰:“父母亲给孩儿以生命和养育之恩,孩儿永世不忘。今天向二位老人宣告,孩儿决心做一个革命先烈的后继者,所以,听到清帝宣告退位的消息,没容禀告二位老人就擅自剪掉了辫子,是打是骂听凭二老发落。”

  杨秀峰此举是瞒不过举人杨洪九的,一切都似乎在他这个学究的预料之中。因此,他并不急于表态,可母亲不忍心让儿子跪着,赶忙劝儿子起来,并用手去搀扶之。

  秀峰母亲:“都已经民国了,辫子剪了就剪了吧!”

  杨秀峰:“爸,妈那会儿说今天晚上就放足,现在又已经同意我剪掉了辫子,您也别等着看着观望着了,您今天要是不答应剪掉鞭子,儿子是不会起来的,我会永远跪在这,直至您剪了辫子为止。”

  杨洪九:“秀峰啊,听了你朗诵白雅雨的《绝命诗》,为父深受感动,为了悼念白雅雨烈士,我得七言一首,你把文房四宝拿来。”

  听到父亲如此说,杨秀峰十分高兴地站了起来,并为父亲铺纸研墨。杨洪九挥毫而就,并挂在了墙上。杨秀峰仰目观看了一会儿,经细细品位了一番

  杨秀峰:“爸,我懂了,您这是一首含蓄的藏头诗。柴禾近日白燃烬,柴字去木为此。辛中系字稳安家,辛字夹一系字为辫。第三句步入寒园风瑟瑟,步字是不的谐音。第四句捡得腊梅襟湿啥?捡是剪的谐音。

  把这首诗每句话的第一个字合起来,就可念成“此辫不剪”。从这首诗的末一句是问号来看,爸爸你显然是在犹豫,辫子应不应该剪?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因为您毕竟是大清朝的举人,又曾在大清朝为官多年,也曾享受过皇恩浩荡,突然之间,就一切都成为了历史,难免转不过弯儿来。但是,人生在世,必须面对现实。并且这是有利于国家和整个民族的现实。究竟您的辫子应不应该剪?儿子也经过简单构思,作诗一首。

  杨秀峰说罢,也挥毫而就,并且挂在了父亲作的诗旁边。”

  杨洪九(吟):“便服雅人已穿走,寺旁二僧将步煞。芙蓉出水涤腐草,山倒岩字还念啥?

  嗯,这首藏头诗的含义首句雅人指白雅雨起义失败,白雅雨换便服隐藏不久,被俘牺牲,意即便字去掉单人旁为更,第二句的寺字加双人旁为待字,第三句的芙蓉即荷花,荷字去掉草字头为单人加可字的何,第四句,岩字去掉山字头为石字,石头的石与时间的时为同音字,所以,这首藏头诗念起来为更待何时,诗的末句也是一个问号,

  唉,剪还是不剪,睡醒之后再说吧!喝了几杯酒,还真有些困喽!”

  杨秀峰:“爸,您稍微晚点再休息,孩儿还有要事禀告。”

  杨秀峰话至此处,拿起毛笔,在纸上刷刷点点,便写就了一份在学校买东西的购物清单交给了父亲。杨洪九拿过来一看,上面开列的购买课本一套花大洋×元;购买校服一套花大洋×元;最后一笔写得详细,是报告为响应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发出的锏辫子号召,来家前买锏子一把,以便锏 辫子用……杨洪九明白儿子是要他将锏字改写成剪字,以便儿子顺理成章地为自己剪掉辫子,因此,他挥笔在三个锏字上打了×号,又在下面写了三个剪字

  杨洪九:“不就是剪个辫子嘛!何必劳动秦大英雄之锏呢?有王麻子造的普通剪刀足矣呀!”

  杨洪九说完这句话,躺到炕上蒙起被子,时间不大,即发出了均匀的鼾声,杨秀峰拿起了剪刀,迅速走进卧室,掀开父亲身上的被子,找出父亲的辫子刷地一剪子,辫子被剪掉了。杨秀峰刚要转身出屋,这时杨洪九突然跳下炕,挡住了儿子的去路,并且发出了质问。

  杨洪九:“大胆逆子,怎么竟敢剪掉我的辫子?”

  杨秀峰:“关于剪辫子的事,吃饭时咱爷儿俩通过各自的藏头诗,交流了各自的看法和想法,您看看,没有您在清单上亲笔写的三个剪字,孩儿怎敢剪掉父亲的辫子?”

  杨洪九听了儿子的话,打了个咳声,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对杨秀峰挥了挥手,表示已经认可。

  杨洪九:“行了,剪了就剪了,你出去吧!”

  父亲的话刚一落音,杨秀峰立马冲出房门,高举着父亲的辫子,在大街上边跑边喊了起来。

  杨秀峰:“我父亲剪辫子啦!我父亲剪辫子啦!”

  杨秀峰正向大门外跑着,杨十三从后面追了出来。

  杨十三:“秀峰,等等我。”

  杨秀峰:“十三叔,我父亲的辫子剪了,你那边咋样?”

  杨十三:“你太爷和你老爷都剪了。”

  杨秀峰:“那就更好了,十三叔,咱们动员村里的人去吧!”

  杨十三:“对,争取咱杨团堡村在今天晚上全部把男人的辫子剪掉。”

  杨秀峰:“对,唱歌。剪掉你的辫子放开你的足,浑身轻松又呀么又自如。民主革命开呀么开新宇,封建残余连呀么连根除。中华民族得解放哟得解放,砸开枷锁向自由,向呀么向自由……”

继续阅读:第20章 真知卓见引共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