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同仇敌忾保精英
稳行天下2019-12-11 13:204,186

  两年后的公元1915年6月初的一个晚上。

  滦县省立第三师范校园内。

  各班的爱国师生们正在忙着赶制“打倒贼袁世凯”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帝国主义从中国山东滚出去”的大字横幅。还有些同学们正在刷写抵制日货方面的标语和制作五颜六色的小旗子。杨秀峰和杨绍萱逐班进行了检查并一再给同学们鼓劲。

  杨秀峰:“尊敬的初一一班老师和同学们,大家辛苦了,明天,我们全校师生,就要冒着杀头的风险去上街游行了,到时候,袁世凯这些狗腿子们会拿枪持械的进行阻挠和干预,大家怕不怕呀?”

  众师生:“不怕!”

  杨绍萱:“尊敬的老师和同学们,革命就会有牺牲,革命就会流血,让我们大家精诚团结,共赴国难吧!”

  众师生:“请学生会领导放心,我们初一一班全体师生,坚决走在游行队伍前列,与袁世凯狗腿子们斗争到底。”

  杨秀峰和杨绍萱又来到了初二一班。

  杨秀峰:“尊敬的初二一班老师和同学们,大家辛苦了,关于明天在游行过程中,谁领喊口号,谁扛大旗等事宜都安排好了吗?”

  众师生:“请学生会领导放心,我们都安排好了。”

  杨绍萱:“明天在街上游行时,袁世凯的狗腿子们可能会拿枪持械进行干预,大家怕不怕呀?”

  众师生:“不怕!”

  杨秀峰和杨绍萱从初二一班出来,又向初三一班走去。

  滦县铁路机务段工人俱乐部里,工人们正在议论参加游行的事。

  工人甲:“弟兄们,今天下午滦师学生举行反帝反袁游行,并邀请我们铁路工人也参加,大家说,咱们去不去呀?”

  工人乙:“人家十几岁的孩子们都有满腔热血,咱凭什么不去呀?”

  工人丙:“日本人的二十一条,其目的就是要刮分中国,而袁世凯这个狗腿子居然答应,不反对他中国就完了,我们必须去参加游行。”

  工人丁:“我估计,明天学生上街游行,军警这些袁世凯的狗腿子们,肯定是会以武力横加阻挠的,有道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咱们这些大老爷们,能看着那些有血性的学生们去流血牺牲吗?”

  众工人:“不能。”

  工人丁:“那我们怎么办?”

  工人甲:“带上我们的扳手、锤头、钢钎和撬棍,去保护孩子们。”

  众工人:“对,去保护孩子们。”

  滦县某矿区俱乐部内,矿工们正在议论支援学生游行的事。

  工人甲:“弟兄们,今天滦师学生会副主任杨绍萱来这通报了情况,他说,袁世凯想恢复帝制,就答应了日本人的二十一条不合理条约,大家说,他这种牺牲全国人民利益,换取皇冠和龙袍的行为是不是要坚决反对呀?”

  众工人:“是。”

  工人甲:“那我们怎么办呀?”

  众工人:“坚决反对。”

  工人甲:“好,那明天,滦师全校爱国师生举行游行,咱是不是也应该参加呀?”

  众工人:“坚决参加。”

  工人乙:“弟兄们,我估计,明天这场游行,袁世凯安插在滦县的孝子贤孙们是不会放任自流的,到时候,他们真的要是以武力施行镇压,那学生们就惨了,为了能减少孩子们的流血和牺牲,我建议,明天,我们也要带上刀枪棍棒,一是给学生们助威;二是必要时宁可咱们流血牺牲,也要冲在前边;因为这些孩子们不是普通的孩子,他们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啊!”

  工人丁:“对,尤其是要对杨秀峰和杨绍萱进行保护,这两个孩子,可是人中精英啊!”

  工人甲:“那大家都赶紧回去休息,明天早八点,还在这儿聚齐。”

  工人丙:“要是老板干预咋办啊?”

  工人甲:“谁敢拦着,咱就和谁拼命,大不了鱼死网破。”

  众工人:“对,只要咱们抱成团,老板也没辙。”

  在滦师校长办公室里,学监正和校长吵得不可开交。

  滦县学监:“我的校长先生,你我即是老同学,又是亲戚关系,我能看着你临危而不管吗?赶紧出面制止吧!否则,明天学生一上街,就成了既成事实,那祸可就闯大啦!”

  滦师校长:“我再跟你说一遍,这祸是他袁某人闯的,他不那么做学生和老师们能这么气愤吗?师生们满腔热血、义愤填膺,如干柴烈火一般,我以校长身份就能压得住哇?如果说官儿大一级压死人的话,袁世凯是目前中国第一大官,可他压得住全国人们的愤怒声讨吗?”

  滦县学监:“你要我怎么说才行呢?全国人们咋声讨,咱鞭长莫及,想管也管不着,掉不掉脑袋是他们的事,咱也看不着,可眼前即将发生的事,你能管要是不管,那可是有责任的。再说了,这些师生赤手空拳,仅凭一腔热血,能起到点啥作用呢?不就是痛快痛快嘴嘛!可人家军警那手里可是拿着家伙的,到时候,造成流血丢头颅的事儿,你校长咋向人家家长交待哟!如果事态弄得太大,我看,就连你,也要丢性命的。”

  滦师校长:“照你这么说,就因为他袁某人手里有枪杆子有军队,就是把全中国的人都卖给日本子,那谁也别吱声,都认命啦?都快当亡国奴了,谁还怕掉脑袋呀?如果袁世凯不签条约,广大师生没事儿干啦?非要到街上去游行啊?可他既然干了见不得人的事儿,就必然会遭到反对嘛!”

  滦县学监:“看来,你这个人是吃错了药了,简直是没救了,你就等出了事儿以后,人家学生家长来找你要人吧!”

  滦师校长:“你以为学生家长都像你呀?宁可忍受也不敢大声喘气儿?”

  滦县学监:“行了行了,我是懦夫,我是胆小鬼,我是袁大总统的孝子贤孙行了吧?你想说而不好意思说的话,我都替你说了,免得你心里憋得慌,行了吧?看在是老同学和亲戚份上,我从现在起就装病,今天晚上,也只当咱俩没见过面,明天出了事,你自己兜着吧!我呀,告辞了。”

  滦师校长:“学监先生慢走,我这话还没说完呢。”

  滦县学监:“校长先生还有何见教哇?”

  滦师校长:“你呀,从来都是唯上不唯实,这个毛病啥时候才能改哟!放心吧!明天出不了太大的事儿。为啥呀?人们心里都很清楚,袁世凯罪名不同于昏庸啊,无为呀,或制造了冤假错案,他涉及到全国每一家每一户的切身利益,凡是多少有一点良知的人都对这种行为恨之入骨,这其中也包括那些军警宪特,尽管他们是吃着袁大总统的俸禄,可是,孰轻孰重他们还是掂量出来的。我以为,除其中极少数死心塌地者,大多数人还是不会对游行队伍下狠手的,再就是,明天的游行活动,不光是学生,还有很多工人参加,在这样一种浩浩荡荡的声势之前,即便有个把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会被工人弟兄们给震住的,所以,你不必为我这个校长担太多的心。大不了,事过之后上边追查下来,我引咎辞职也就顶天了,倒是你,做为学监,应该想个全身而退的办法才是。”

  滦县学监:“我呀,除了装病还有更好的法子吗?”

  滦师校长:“你呀,即便装病,也难逃失察之责,依我说,明天早八点前该汇报汇报,明天上午,你该出面阻止尽管组织,这样,可保啥责任都没有,你想啊,县府长官都阻止不了,你一个学监,近乎光杆司令,又有什么办法呀?”

  滦县学监:“对,有道理,好,就这么办,你也休息吧!”

  滦师校长:“再见。”

  在天津直隶省总督府门前,游行的学生队伍群情激昂,杨十三和高大龙、程浩天正领着游行队伍高喊口号。

  杨十三:“打倒袁世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众人:“打倒袁世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高大龙:“还我山东领土,废除二十一条约!”

  众人:“还我山东领土,废除二十一条约!”

  程浩天:“袁世凯赶紧从高位上滚下来,日本鬼子赶紧从山东滚出去!”

  众人:“袁世凯赶紧从高位上滚下来,日本鬼子赶紧从山东滚出去!”

  在滦县省立第三师范学校校长室里,杨秀峰正在和校长商议游行善后事宜。

  滦师校长:“举行这么大举动的游行示威活动,未出现流血事件我很知足,也很欣慰,用我一个人的引咎辞职来平息这场风波是最妥善的解决办法了,况且我都已经这个年龄了,早几年离开岗位又有什么不可呢?”

  杨秀峰:“校长您想过吗?假如您一旦离开岗位就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这对我们滦师的损失难以估计,而只要您在位暂时先开除我的学籍,待风平浪静后我还可以重新入学嘛,当务之急还是舍卒保驹为上策呀!”

  滦师校长:“让我的学子退学,我于心不忍啊!”

  杨秀峰:“就这么定吧!我相信袁世凯在全国范围的声讨中已经是秋天的蚂蚱蹦达不了多久了,只要他一下台,我再回来就天经地义了。”

  滦师校长:“要是你总这么坚持那就这么定吧!一会儿开会时我只以口头宣布能把上边应付过去,就可以保全校师生没事只是太委屈你了。”

  杨秀峰:“这没什么,革命嘛就需要付出代价,仅以我一个人开除学籍就能换来全校师生没事,这太合算了。”

  滦师校长:“那你也回去准备一下,我马上召集全校师生开会,我估计早八点以后,县府还会来人催着要结果的,我就演一场周瑜打黄盖吧!”

  杨秀峰:“那我就先收拾行李去了。”

  滦师校长:“给,拿些银子,雇辆车走安全些。”

  杨秀峰:“不用,我这有银子。”

  滦师校长:“客气什么呀!你快拿着吧!”

  杨秀峰:“那呆会儿开完会,我就不再与您辞行了。”

  滦师校长:“在家里不要忘记学习,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接你回来的。”

  杨秀峰:“我会的,校长您放心吧!”

  杨秀峰正和校长说话,一副校长走了进来

  副校长:“校长,会还开不开呀?县府的刘秘书要处理结果来了。”

  滦师校长:“开,马上通知全体师生吧!”

  校长明确了态度后,副校长马上进行召集。校长迈着沉重的脚步站在学生队伍前

  滦师校长:“各位老师和全体同学们,鉴于杨秀峰同学,组织和发动了滦师有史以来第一次惊天动地的游行活动,这是冒天下大不韪的行为,经校委研究决定,开除其滦师学籍,从即日起,杨秀峰同学必须离开滦师特此通报。”

  老师甲:“这不公平,请校长收回成命。”

  众同学:“请校长收回成命。”

  老师乙:“如校长不收回成命,我们就以全体师生罢课来表示抗议。”

  众同学:“对,我们以罢课来表示抗议。”

  杨秀峰:“尊敬的各位老师和亲爱的同学们,大家不要难为校长了,革命是要付出代价的,以我杨秀峰被开除学籍来了结上边的追究是最佳解决办法,这也是我心甘情愿的,大家散了吧,我会记住各位的。”

  老师丙:“杨秀峰同学不能走。”

  众同学:“杨秀峰同学不能走。”

  杨秀峰:“要想让更多的同学能安心学习,我杨秀峰就必须得走,杨秀峰求求大家了。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全体同学们,再见了,大家放心吧!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杨秀峰毅然决然的背起行李,迈大步向校外走去。

继续阅读:第22章 隐居祖山育荆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