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如鱼得水北师大
稳行天下2019-12-12 10:515,475

  公元1916年初秋的一个晚上。

  天津天一居大酒楼的一个雅间里。

  金老板、金夫人、金鸥、于萍、高大龙、程浩天和杨十三围桌而坐,大家一边磕瓜籽,一边喝着茶水,一边说着话。

  服务生:“金老板,需要上菜时喊我一声。”

  金老板:“不用喊,让前厅看着点,只要于厂长一到,就可以上菜了。”

  服务生:“啊,知道了。”

  金鸥:“十三哥,在你们几个的毕业酒宴未开始之前,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杨十三:“你我兄妹之间有话就直说无妨,哪里有什么不能问的问题呀?”

  金鸥:“我想问的是,以你毕业考试第一名的成绩,应该可以选择的职业太多太多了,可你为什么偏偏就选择了一个工业试验所化学工业科技士,而且还要致力于研究造纸专业呀?”

  杨十三:“金鸥妹妹,我想你的问题仅仅是提了个开头,为什么不一鼓作气的提完呢?”

  金鸥:“提就提,我的第二个问题是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做为一个工业科技士是多么辛苦,社会地位是多么的低下和默默无闻吗?”

  杨十三:“还有?把憋在肚子里的话全说出来。”

  金鸥:“再就是你以为搞试验研究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吗?如果你呕心沥血几年之后,仍然不出成果咋办?”

  杨十三:“说吧,我以为话还没说完。”

  于萍:“更主要的是你把他的高大龙和我的程浩天也同时拉下了水,和你一起去当什么工业科技士,和你一起去研究什么造纸术。”

  杨十三:“这回嘛,话似乎说到点子上了。”

  金鸥:“你这么说话不觉得太没良心了吗?难道于萍妹妹我们俩是嫁谁就关心谁,而对你十三哥就不牵肠挂肚了吗?”

  杨十三:“两位妹妹关心我,我领情,可做工业科技士,真的就那么不可取吗?做为一个热血青年和有志之士,难道非要到哪个政府部门去当个一官半职,才算体现人生价值,才算光宗耀祖,才能让自己的亲人觉得有面子吗?”

  金鸥:“十三哥,你何必那么激动呢?其实,于萍妹妹我们俩只是为你们担心,这其中可绝对没有埋怨您的意思啊!”

  高大龙:“其实,你们姐儿俩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十三弟之所以选择做工业科技士和致力于造纸专业,是有其一定道理的,首先是他的家乡迁安县就是造纸之乡,他亲眼目睹了父老乡亲们用那种传统手工艺造纸之辛苦,能不为之所虑吗?其二是造纸业本来是从汉朝时代就从我国发明的,而时至今日,我国造纸技术却已远远落后于世界上欧美等其它国家,做为一个有志之士来说,他能不思不想吗?其三是十三弟虽然现在是武功出神入化,但他毕竟还是个文豪,从启蒙开始,他所先接触到的就是纸张,来到天津后,学习书画装裱时,所接触和讲究的更是纸的质量问题,这诸多与纸结缘之过程,岂能不令他对纸产生感情?”

  程浩天:“对,大龙师兄分析的很有道理,就拿你们姐儿俩来说吧!按现在这种关系,本来十三弟应称呼你们为嫂嫂,可为什么你们却至今称呼他为十三哥呢?原因就是你们先认识了他,才通过他又认识大龙哥我们俩,这其中的道理就是先入为主,或者说是不解之缘嘛!假如十三弟启蒙时先接触的是军火,那么,他现在也可能是要致力于枪炮子弹的研究嘛!再就是大龙哥我们俩长时间以来,都是跟十三弟跟惯了,他报了工业科技士,我们还能报别的吗?这是哥们之间感情,怎么能说是人家拉我们下水呢?难道真的离开十三弟,去到政府部门讨个一官半职,就荣耀啦?就堂皇啦?我看未必。”

  金鸥:“行了,行了,既然你们几个都有道理,就是我问的没道理喽!不过,我今天的认输是有条件的,那就是说你们既然认准了这条路,就要一直走下去,可千万不要半途而废哟!”

  高大龙:“你就放心吧!十三弟是那号人吗?只要他一直往前走,浩天我们俩能不跟着走到底吗?”

  程浩天:“对对对,十三弟是一个志向高远的人,他为振兴中华而做工业科技士,为振兴中华而致力于造纸专业,是对的。用他的话说那就是振兴实业,挽救中华,把话说白了那就是其它国家能够科学化造纸、机械化造纸,我们中国也一定能,并且要搞得更先进、更自动化。做为一个国家,只有在工业和科学技术方面迅速赶上或超过世界先进水平,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杨十三和高大龙、程浩天等正在谈论志向问题,于厂长从外面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于厂长:“因事务缠身,让大家久等了,实在抱歉。”

  金老板:“因为您的迟到,几个年轻人充分利用了这段时间,弄明白了一个问题,等开席以后,我可得奖您三杯喽!”

  于厂长:“是吗?弄清楚了个什么问题呀?我也听听。”

  金老板:“他们小姐儿俩呀,对十三、大龙和浩天报工业科技士,致力于造纸专业有些疑问,经过一番争论,我看啊,想法已经统一了。”

  于厂长:“做工业科技士,是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国情所迫切需要的,我赞成他们的选择。”

  服务生:“金老板,开席吧!”

  金老板:“对,赶紧上酒上菜,我宣布杨十三、高大龙、程浩天小范畴毕业庆典马上开始。”

  金鸥、金老板、于厂长和于萍纵情鼓起掌来,弄的杨十三、高大龙、程浩天很不好意思。

  金鸥:“让我们以热烈掌声表示祝贺。”

  杨十三:“三位前辈,两位师兄和两位师妹,大家再鼓一次掌吧!我呀,今天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于萍:“十三哥,是什么好消息,先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也高兴高兴,然后再鼓掌也不迟嘛!”

  金鸥:“等等,让我来猜一猜。嗯,是湘云姐又为你们杨家大院生了一个神童?”

  杨十三:“生是生了,但这算不了天大的好消息。”

  于萍:“嗯,我也来猜一猜,是咱们那位神童侄子已经觅到了人生伴侣,并且新婚在即,请咱们去参加婚礼吧?”

  杨十三:“更不是,别说他的对象问题还八字没一撇儿,就是结婚,从我这儿来说,也算不了天大的喜讯。”

  高大龙:“连添人进口都不算喜事,那还有什么算喜事呢?”

  程浩天:“我来猜猜吧!”

  杨十三:“还是我来说说吧,否则,你们猜到明天这时候,也猜不出个所以然哟!”

  金鸥:“对,别卖关子了,赶紧竹筒倒豆子,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杨十三:“今天我接到秀峰侄儿一封信,从字里行间,我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之光。来,于萍妹妹,你口齿清楚,念念信吧!”

  于萍:“行,我来念,

  尊敬的十三叔:您毕业后就职于何处?工作顺利吗?请速来信告知,以免侄儿挂念。下面说说我这里吧!侄儿从踏入北师大那一刻起,真可说是耳目一新,每天里,所吸允到的都是新鲜气息。通过近一个月时间的学习和生活,使我设身处地的感受到

  一、在北师大这所高等学府里,进步势力很强,民主气息和学术研究氛围都很浓。来到这个崭新的环境里,我的眼界大为开阔,也交了很多志向高远的朋友。

  二、我所在的史地系与社会实践有着紧密的联系,使我更深层次的了解了历史,也更明确了自己肩上的义务和责任。

  三、我在这里已经看到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近日来,我正组织同学们学习李大钊先生在《新青年》刊物上所发表的以《青春》为题的那篇进步文章。在这篇文章里,李大钊先生号召当代青年要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他号召广大青年要为世界文明,为全人类创造幸福。

  尊敬的十三叔哇,您听一听吧!这是多么令人振奋的提法,令人眼前一亮的提法啊,读其文,知其人,我坚信,李大钊先生就是您以前曾经预言过的那种无产阶级之革命领袖,他和他们既然已经在中国脱颖而出,并且已经登高一呼再呼,那么,由无产阶级革命来挽救中国的日子还会远吗?十三叔,您知道李大钊是什么地方的人吗?他就是我们唐山地区的乐亭人。是我们的老乡啊,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登门拜访,去向他探讨和学习革命之道理。

  我尊敬的十三叔,纸短情长,快上早自习了,就此搁笔。此致 敬礼!”

  于厂长:“好消息,天大的好消息呀!伟人终于出现了,中国有救了!”

  金鸥:“确实是个天大的喜讯,为了中国的希望之光,我们大家尽情的鼓掌,并且共同饮它三大杯,以表示隆重祝贺。”

  于厂长:“真令人羡慕哇,杨家大院出了你这么一个优秀青年,就足可以光宗耀祖了,想不到你的侄子杨秀峰也这么卓越,看来,杨家大院真是个志士辈出的地方啊!”

  杨十三:“也不尽然,不瞒三位前辈说,在我们那个杨家大院里,我的堂兄弟众多,其中也不乏纨绔和人渣哟!这事儿,金鸥和于萍两位妹妹是太知道喽!”

  金鸥:“有些事还真是叫人不可思议,同是一个爷爷的孙子,同在一个大院里出生和生活,受到的几乎是同样的启蒙和家庭教育,可在品质、学识和操守上竟是那样的差之千里和不可同日而语。于萍妹妹你把那次的感同身受和所见所闻给大家说一说吧!”

  于萍:“是啊,有十三哥和秀峰侄儿这两位人中之龙在眼前这么比着,要不是亲眼所见和亲耳所闻,我们还真不敢相信,那位仪表堂堂,却一肚子坏水儿的公子哥,竟也出自杨家大院,并且和十三哥还是堂兄弟。哎,十三哥,当时我们只听人们喊他另少爷,可他到底在你们堂兄弟中排行十几,却至今不得而知,今天,你能告诉我们大家吗?”

  杨十三:“关于他为什么没在我们堂兄弟中排上号,这事儿至今还是个谜。其实,我们堂兄弟十四个和堂姐妹十几个的乳名,都是老太爷一个人给起的。至于排行第几,那就是根据出生顺序而定,可就是我的这位另哥哥,老太爷却只允许大家叫他另儿,而不允许加入排行之内,究竟是什么原因,只有老太爷心里最清楚,可他又不肯明明白白的说出来,为这事,另儿哥哥的爸妈也曾多次哭着闹着找老太爷讨说法,但每次老太爷都是板着面孔,不予理睬。”

  于萍:“看来,老太爷这个人是太有先见之明喽!”

  程浩天:“还是快说说你们的所见所闻吧!至于他排行第几、第十几并不重要嘛!”

  于萍:“那好吧!我就来说说,那是前十年的事儿了,因为组织游行示威的事已经被霍元甲大侠和金伯父摆平,所以,我和金鸥姐骑上快马并且女扮男装跑到迁安去接十三哥回来继续上学,因盛情难却,就在杨家大院住了两天,所以,也就设身处地的领略了那位另少爷的另类风采。

  记得,天刚拂晓,另哥在大门外一边梳理马毛,一双眼睛又不时的往院里张望。须臾,但见女扮男装的金鸥和于萍从某个房门走出来,另少爷主动与金鸥和于萍打招呼。

  另少爷:“金贤弟和于贤弟,怎么不多睡会儿啊?”

  于萍:“另哥,你把马拉出来,是想出门啊?”

  另少爷:“不出门儿,我是想骑着它到西峡口河边去遛一遛,你们二位也去吧,那个地方山清水秀、空气清新,挺好玩的。”

  金鸥:“那咱把十三哥也喊着吧?”

  另少爷:“还是别喊他了,人家小两口情深意浓,不到日上三竿是不会起来的。”

  于萍:“不对吧。昨天他不是起来挺早的吗?”

  另少爷:“当然了,有要紧事的时候,他还是能早起来的。”

  金鸥:“那咱就别喊他了,走吧,咱们去牵马吧!”

  另少爷:“那我等你们。”

  金鸥和于萍去了不大时间,已经把马拉了出来,这时候,另少爷飞身上马,并猛加一鞭,那马像飞一般朝公路往北驰骋而去,金鸥和于萍也飞身上马,向另少爷所去方向追赶。当金鸥和于萍纵马追出十数里,来到河边一片已经枯萎了的草地上时,只见跑在前面的另哥忽然跌落马下,跑在前面的金鸥来至近前,翻身下马,令她大吃一惊的是另少爷竟是紧闭双眼,躺在草地上一动也不能动。

  金鸥:“另哥哥,另少爷,另少爷,你醒醒啊!”

  此时,于萍也已经来到近前,还没等于萍下马,金鸥就让她赶紧去喊人。于萍只好掉转马头,向来的方向驰去。

  于萍:“怎么样?摔得很重吗?”

  金鸥:“已经没了气息,快,回去喊十三哥,多叫些人,对,把医生也带来。”

  当于萍骑着马跑远了以后,金鸥急中生智,便赶紧给另少爷做人工呼吸,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另少爷却突然醒过来,并且突如其来的翻过身来,趴在了金鸥身上,用嘴向金鸥胡乱亲吻,那双不安分的手也胡乱在金鸥身上摸了起来。

  另少爷:“金小姐,别挣扎了,你和我郎才女貌,是上天成全我们在这里极尽鱼水之欢的,可不要辜负了这大好时光哟!”

  金鸥:“另少爷,原来你是装死啊?”

  金鸥发现自己上了当,便卯足力气,把另少爷掀在了一旁,紧接着,两个人便在草坪上打斗了起来,在打斗过程中,另少爷的一番话令金鸥大为恼火,她使出了全身解数却仅仅与另少爷打个平手。另少爷急于得手,却遇上了一朵刺玫瑰,心中实有不甘,他施展平生所学之武功,步步紧逼,直累得金鸥大汗直流。

  另少爷:“对,昨天第一眼,我就看出你们俩是女扮男装,所以,今天特意早点起来,来吧,这个地方不会有人坏咱们的好事的。”

  金鸥:“想不到在杨家大院这个书香门第,会有你这等不知廉耻之徒。”

  另少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另哥哥也是爱美心切嘛!”

  金鸥:“论长相,你也一表人才,听谈吐,也并非目不识丁,并且还有一定武功,可论人品,你与你十三弟可就是天壤之别喽!”

  另少爷:“我十三弟论什么都比我强,可是,他注定一辈子是个苦行僧,而我,却比他活得滋润。”

  金鸥:“你十三弟是我们炎黄子孙中的骄傲,而你,充其量只是个纨绔子弟。”

  另少爷:“你对他印象好,是因为你先认识了他,这叫先入为主,呆会儿你领略了我这个纨绔子弟的风采之后,恐怕是赶都赶不走你喽!”

  正在这个时候,于萍和杨十三赶到。

  杨十三:“住手,快住手!”

  金鸥:“十三哥,我在和另哥哥切磋武艺。”

  另少爷:“对,我们在切磋武艺。”

  杨十三:“另哥,你没摔坏哪儿吧?”

  另少爷:“没事儿啦。”

  杨十三:“那就回家吃饭吧!”

  金鸥和另少爷很听话的飞身上马,随杨十三和于萍向回家的路上扬鞭催马而急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