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浪子回头屡建功
稳行天下2019-12-15 17:303,515

  杨秀峰和孙文淑刚从医院里出来,就看见另少爷身着官差服装,和其他两位官差共同押着两个被绑着的犯人从大街上走了过来,杨秀峰和孙文淑很亲切地上前打招呼

  孙文淑:“秀峰,你看!”

  杨秀峰:“另叔,你们在执行公务哇?”

  另少爷:“秀峰,你的耳朵怎么啦?”

  杨秀峰:“是搞试验弄的,一点皮外伤。”

  另少爷:“干嘛那么不小心啊,以后干啥千万要注意。”

  孙文淑:“另叔,您身体还好吧?”

  另少爷:“没事儿了,一个人精神要是好,身体也当然就好嘛!你十三叔给贾县长来信的事儿我知道了,其实,在他来信之前,贾县长已经按照他的意思,把我放出来了,并且也按照他的意思,给我安排了这份差使。贾县长还跟我开玩笑说你十三叔是咱们迁安县响当当的人物,他的话就是圣旨,我岂敢不听哟!对了,你十三叔在这次的来信中,让我自己改名字,我思想再三,就起了个光哥这么一个名字,意思是光宗耀祖,你们以后见了面,就喊我光叔吧!”

  杨秀峰:“嗯,这个名字改得好,既响亮,又蕴含着深意。”

  另少爷:“虽然上任时间不长,叔已经立了两次功了,贾县长说,还要提拔我呢!”

  孙文淑:“叔,您好好干吧!让大家对你刮目相看,我和秀峰预祝你早日成为杨家大院的骄傲。”

  另少爷:“放心吧,叔会的,你们忙去吧,叔也赶紧去交差了。”

  孙文淑:“光叔,再见! ”

  另少爷:“再见!”

  另少爷向县衙方向匆匆而去。

  看到另少爷英姿勃勃,精神焕发,侃侃而谈,俨然一位大英雄。杨秀峰和孙文淑为另叔的变化深感欣慰。

  杨秀峰和孙文淑并肩向师范讲习所而去,走着走着,孙文淑似有发现的提示杨秀峰,杨秀峰顺着孙文淑指示的方向一看,见自己的兄弟杨碧桐向一家青楼走去。

  孙文淑:“秀峰,你看!”

  杨秀峰:“那不是二弟碧桐吗?你在这等着。”

  杨秀峰急急追去,但还是迟了几步。他不顾一切的向青楼里追去,几个青楼女子像群鱼扑饵一样蜂拥而至。

  妓女甲:“这位小哥,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呀?快,跟我来吧!”

  妓女乙:“小哥哥,到我那儿去吧!”

  妓女丙:“小哥哥,您是找我的,对吧?”

  杨秀峰:“我是来找弟弟的,你们让开。哎,这位姐姐,你知道一个叫碧桐的后生去哪屋了吗?”

  妓女丙:“那儿。”

  杨秀峰:“碧桐,快开门,碧桐,快出来,不然,我踹门啦!”

  盛怒之下,他狠劲一脚,踢开了门,却发现与春红打情骂俏者不是自己的弟弟杨碧桐,他拔腿要走。

  春红:“站住,吓掉了我的魂儿就想走,天底下没那么便宜的事儿吧!”

  嫖客:“到这儿来撒野,是不是肉皮子发痒啦?”

  杨秀峰:“抱歉,抱歉,等我找到兄弟后再来当面赔罪。”

  嫖客:“挨打也有赊着的吗?”

  春红:“算了,看在他还会说话的份上,饶过他吧!”

  杨秀峰:“碧桐,碧桐,算了,回到家再跟你算帐。”

  当他从青楼出来后,却不见了孙文淑。

  杨秀峰:“文淑,文淑,你在哪里呀?”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赶紧到师范学校寻找,老师和同学们都说没看见。

  杨秀峰:“张老师和同学们,你们看见文淑老师了吗?”

  张老师:“她没回来呀。”

  众学生:“没看见。”

  万般无奈情况下,杨秀峰只好跑到县府去找贾县长

  贾县长:“杨少爷,您怎么来啦?有什么事吗?”

  杨秀峰:“贾县长,快调动人马,帮我找找人吧,孙文淑让我给弄丢了。是在笑笑妓馆门外丢的。”

  贾县长:“李捕头,赶紧带你的人,不,倾巢出动,务必找到孙老师。”

  另少爷:“依我看,就到笑笑妓馆里去找,肯定在那儿。”

  当他们找到孙文淑时,老鸨正在逼着她接客。

  老鸨:“是你自己送上门儿来的,还玩什么深沉啊,难道非要被打的皮开肉绽才肯接客吗?”

  另少爷:“住口,你这老鸨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兄弟们,继续搜,把所有妓女都遣散,然后,封她的门。走吧,老鸨,吃官饭去吧!”

  老鸨:“这位官爷,我们犯什么法啦,您这样整治我们啊?”

  另少爷:“难道逼良为娼这个罪名还不够你喝一壶的吗?”

  正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位官差从厨房的桌子底下发现了杨碧桐就把他拉到外面

  官差乙:“杨哥,这还有个小白脸。”

  另少爷:“把他弄这儿来吧!”

  杨碧桐:“另叔,是我。”

  另少爷:“碧桐啊,你才多大呀,就往这种地方跑哇?难道另叔的教训还不够深刻,还不足以让你觉醒吗?赶紧回家接受家法惩罚,洗心革面吧!记住,大牢里的饭不是那么好吃的,被亲人们以另类相待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哟!”

  杨秀峰:“走吧,回家面壁反醒去吧!”

  杨碧桐:“文淑姐,我不是人,我对不起你和哥哥,我该死。”

  另少爷:“碧桐啊,你这小子堕落的太令人可怕了,幸亏是发现的早,要是晚一会儿,你文淑姐真的被毁在这种地方,你小子就是死上八回,也难以挽回杨家大院之辱哟!”

  另少爷正说着话,杨洪九已经来到近前。

  杨洪九:“看来家法在这个孩子身上已经不起作用了,走吧,人家送子参军守边防,我杨敬修(杨洪九的字)今天送子蹲大狱了,古语说人心似铁,王法如炉,从今天起,就让你杨碧桐尝尝王法的厉害吧!”

  孙文淑:“伯父,这可使不得呀,二弟还小。”

  杨洪九:“文淑哇,对这种人心慈不得呀!秀峰,你和文淑赶紧去学校吧!方才所发生的一切,我都听说了,文淑肯定吓着了,给她买点药吃,还有,你耳朵的伤也不要大意。”

  杨秀峰:“爸,你放心吧,我们俩没事。”

  另少爷和杨洪九领着杨碧桐来到县衙

  贾县长:“哎哟,兄台驾到,快请上座。”

  杨洪九:“惭愧得很,这是犬子杨碧桐,因幼时疏于管教,导致现在胆大妄为,我杨家大院的家法虽严,但在他身上已经不起作用,思之再三,要想让其脱胎换骨,只有借助官法了,还请贾大人成全。”

  贾县长:“兄台深意,小弟明白,李捕头,把杨碧桐暂时关押,择日再审。”

  杨洪九:“除了犬子之事外,洪九还有几点建议,供兄台参考。”

  贾县长:“请兄台不吝赐教。”

  杨洪九:“透过堂弟和犬子犯罪之始末来看,除家庭教育尚有疏漏之处外,社会原因也实在是令人堪忧。诸如赌风日盛,青楼妓院遍布,奢靡之风盛行,都为广大青少年犯罪提供了滋生之沃土。要想制止犯罪,掘其沃土,断其根源乃势在必行也。”

  贾县长:“兄台数语中的,实不相瞒,小弟早有此意,因虑及根深蒂固,怕是惹了山神动了土地,故迟迟未敢决断。杨家大院为迁安乡绅之首,洪九兄更乃迁安名士之尊,有您之率先倡议,小弟顾虑全消,底气十足矣。”

  杨洪九:“大胆的干吧!亡羊补牢,尚不为晚,如遇磕磕碰碰,小弟出面调停便是。”

  贾县长:“如此甚好。来人!”

  李捕头:“来了,县长大人,您有何吩咐?”

  贾县长:“马上召集你的弟兄们,兵分八路,查抄全县城乡所有妓院、赌场和烟馆,该遣散的遣散,该没收的没收,该拘捕的拘捕。事过之后,对那些有功人员,要给予奖赏,对那些徇私舞弊者要惩处,明白了吗?”

  李捕头:“明白。”

  杨洪九:“既然兄台如此雷厉风行,小弟怎敢心安理得于家中,这样吧!我这几天就住在县里,与兄同甘苦、共进退。看着吧,如此之大的动静之后,必然是说客迎门,这个拒说客于千里之外的黑脸包公,就由我来扮演吧!”

  贾县长:“兄台如此仗义,小弟焉敢图自保之?其实,有兄台之声望可以仰仗,已经足矣。”

  杨洪九:“兄台过谦了,杨某何德何能,值得兄台如此高抬哟!”

  贾县长:“兄台在河南任知洲时,政绩卓著,声明远播,小弟早有耳闻。”

  杨洪九:“都是些街谈巷议,不足为凭。”

  贾县长:“小弟还有些举棋未定的事儿想请教兄台,咱们到后室边饮酒边谈吧!”

  杨洪九:“既如此,洪九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场景之一:李捕头正在某妓院给妓女们开会

  李捕头:“今天,我们没收了老鸨的细软金银和银两,这些珠宝和金银,是用你们的青春换来的,现在,就发放给你们大家做为安家费用,希望大家出了这个门以后,有亲的投亲,有家的回家,没亲戚没家的,用这些分到的银子和珠宝开个小买卖,去维持生活吧!如有再入其他妓院或从事卖淫嫖娼活动的,一经发现,必将重惩。好了,现在给她们发放安家费用吧!”

  场景之二:在县城某烟馆里,几个官差正往外搬东西,烟馆老板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

  场景之三:在县城某赌场外,官差们已经封了赌场的门,赌徒们在赌馆门前排成长队,听一位官差训话。

  官差甲:“今天,你们这些人都上了花名册,如果以后再赌,不论在哪里被发现,或接到任何人举报,都将会受到严惩。听明白了吗?”

  众赌徒:“听到了。”

  官差甲:“好了,解散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