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迎接挑战工厂内
稳行天下2019-12-03 14:435,153

  公元1904初秋的一天夜里。

  在天津直隶省高等工业学校附属工厂的一间简陋的工人宿舍里。

  二十多个学徒工有的已经脱衣睡觉,有的正在围着杨十三瞧新鲜。其中有个叫高大龙的首先向杨十三发难。

  高大龙:“瞧你这位小师弟挺斯文,象是有点文化水,那大师兄问你,三皇五帝指的是哪些人啊?”

  杨十三:“据司马迁所著的史书记载,三皇指的是女娲 ,伏羲和神农氏。五帝指的是黄帝、琐、喾|、尧和舜。”

  高大龙:“答的好,果然有些学问。”

  见大师兄高大龙提出了问题,二师兄程浩天也不甘居于人后。

  程浩天:“小师弟,二师兄有两个上联,你能对吗?”

  杨十三:“请二师兄出上联。”

  程浩天:“我这第一个上联当年曾经难倒过许多上京赶考的举子,乃至其中多数人因羞于自己才疏学浅而寻了短见,如小师弟能对得出下联,那么以后二师兄我定当刮目相看。”

  杨十三:“请二师兄讲出来嘛。”

  程浩天:“听好了啊,巍巍秦岭,八扇帷屏遮百寨。”

  杨十三:“下联是……滚滚黄河,一条玉带锁西秦。”

  高大龙:“对的好,对得好哇。”

  杨十三:“其实,这个下联是前人对的,我只不过记住罢了。”

  高大龙:“小师弟,我再出一个上联,看你能对否。”

  杨十三:“请出上联。”

  高大龙:“画上荷花和尚画。”

  杨十三:“书中汉字翰林书。”

  程浩天:“二师兄还有一个联。”

  杨十三:“说吧。”

  程浩天:“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

  杨十三:“南京明月光月明京南。”

  高大龙:“小师弟果然博才多学,你叫什么名字呀?”

  杨十三:“杨十三。”

  程浩天:“小师弟,从现在起,你和大家就是好哥们了,为了增进互相了解,你也出个题考考师兄们吧?”

  杨十三:“既然如此,十三就不客气了。我出的第一题是《鲁滨逊飘流记》的作者是谁?”

  第二题:“《格列佛游记》的作者是谁?”

  第三题:“《顾也妮·葛朗台》的作者是谁?”

  各位师兄有谁知道请举手。

  见大师兄和二师兄被考住了,二十几个学徒劳无疑全都对杨十三刮目相看,就连已经躺下的人都坐了起来。

  高大龙:“还是出点中国的题吧!我们对外国的书还不曾沾边。”

  杨十三:“那我也出一个前人对过的对联吧!”

  上联是:“琵琶琴瑟,八大王王王在上。”

  高大龙、程浩天搜肠刮肚,只好摇了摇头。

  高大龙:“太难了。”

  杨十三:“再出第五题。”

  孙中山和陈天华两位先生出生于何年何月何省何乡,他们现在正忙着干什么?

  程浩天:“闻所未闻。”

  杨十三:“各位师兄,我带来了一些书藉,有时间大家不妨轮流看一看,答案都在上边。作为当代之热血青少年,应该多关心国家大事啊!”

  高大龙:“小师弟,以你之才气,应该到名校深造才是啊,却为什么来这儿当学徒工呢?太可惜了嘛!”

  杨十三:“我之所以来当学徒工,一是要接触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二是要使自己在不同阶层得到历练。意在读过万卷书,再行万里路是也。”

  程浩天:“我担心,你吃不了这份苦哇!”

  杨十三:“一个人只要有毅力,就没有吃不了的苦和受不了的罪。”

  程浩天:“口气蛮大,但不知力气是否也大?”

  杨十三:“要想知道,一试便知。”

  程浩天:“怎么试?”

  杨十三:“随二师兄的便。”

  程浩天:“掰腕子。”

  杨十三:“掰就掰。”

  程浩天:“哎哟,认输。”

  高大龙:“我再试试。”

  杨十三:“试就试。”

  高大龙:“哎哟,不行了。”

  程浩天:“小师弟,力气够大,不知道功夫如何呀?”

  杨十三:“小弟我愿向师兄们请教。”

  高大龙:“那咱们就到院里去比试比试。”

  杨十三:“各位师兄,兄弟我初来乍到,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担待。关于比划拳脚之事我看就免了吧!”

  高大龙:“小师弟别害怕嘛!咱们点到为止,行了吧?”

  杨十三:“小师弟认输行了吧?”

  程浩天:“走吧,比划比划。”

  杨十三:“非要比划?”

  高大龙:“互相切搓,取长补短嘛!”

  杨十三:“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哪位师兄有兴趣,就一起来吧!”

  高大龙:“我先来试一把,哟荷?是个练家子。”

  程浩天:“我也试一把,哟……差远喽!”

  杨十三:“为了省时间,各位师兄一齐上吧!”

  高大龙:“别上了,就小师弟这功夫,再来一百人也是白搭,依我看,明儿只要有了空闲时间,十三弟就教大家武功,行不?”

  杨十三:“这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高大龙:“那就先睡觉,小师弟好好考虑考虑。”

  众:“睡觉喽!”

  在附属厂厂办室里,于厂长、金老板、王捕头和办公室秘书小张几个人正在边喝茶边谈话。

  王捕头:“金老板这个人就喜欢结交侠义之士,所以,特来约请。于厂长咱们都是老交情了,就成全这份美意吧!”

  于厂长:“小张,你去把织布车间的杨十三叫来。”

  张秘书:“是。”

  杨十三正在给马师傅捶背。马师傅故意找茬地训斥着杨十三。

  马师傅:“轻一点,你想擂死我呀!又太轻啦,你没吃饭啊!往上,太过了,再往下点。”

  张秘书:“杨十三,厂长有请。”

  杨十三:“师傅,我可以去吗?”

  马师傅:“厂长有请,我敢不让去吗?有帐也得等回来再算不是?”

  杨十三随张秘书来到厂长办公室。于厂长赶紧让坐,杨十三坚持不坐。

  于厂长:“十三呀,赶紧坐下。”

  杨十三:“厂长面前,十三不敢坐。”

  于厂长:“你认识王捕快王大人吗?”

  杨十三:“认识。”

  于厂长:“这位是王大人的妹夫金冠华老板,听王大人说了你的人品和武功之后,非常仰慕,愿意结交你这个少年朋友,所以,特来请你赴宴,并要我这个厂长坐陪,你去不去呀?”

  王捕头:“我这个妹夫平日里最仰慕的就是侠义之士和英雄,今天早晨听我言及少侠之后,就象走火入魔一般,非要与少侠结交,并在天一居大酒楼定下了一桌酒席,非要我领着来请少侠,并同时请于厂长坐陪,我就试试吧!杨少侠是否赏光,我可没有十分把握。”

  杨十三:“于厂长,十三初来乍到,就叼扰长辈们,这似乎不太合适吧?”

  于厂长:“十三啊,金大老板是天津地面上有头有脸的开明士绅,为人豪爽,仗义疏财,对南开等诸多教育事业都曾鼎力资助,而且,和我这个小厂长也是故交。你要想在天津立足,此长辈不可不交哇!”

  杨十三:“金老板做的是什么生意呀?”

  金老板:“主要是丝绸、服装和钱庄。”

  杨十三:“ 有没有经营洋货呢?”

  金老板:“丝绸主要来自苏、杭,服装自产自销。虽说不如洋货走俏,却也不担风险。虽然利润薄些,但也相对稳定些。”

  杨十三:“从面相上看,金老板也就四十岁年纪,能把买卖做到这个份上,这份魄力不同反响啊!”

  金老板:“谈不上,只不过是在继承祖业基础上,略有巩固和发展而已。”

  杨十三:“从某种意义上说:“守业比创业更难啊!”

  于厂长:“咱们走吧!看来今天这光,我是想不沾都不行喽!”

  金老板:“您怎么说都行,关键是,去了就好。”

  王捕头:“恐怕这种光啊,于厂长以后要常沾不止喽!”

  金老板:“对对对,我平生仰慕英雄,日后少不了要与少侠相聚,我又怎能忘了老朋友呢,所以,这个光你是沾少了不行哟!”

  于厂长:“那你金老板岂不是太亏啦?”

  金老板:“放眼当今世界,能有几个合得来的知心朋友经常聚一聚?海阔天空地谈一谈?能这么与朋友相聚,这也是一种福份。心情开朗,精神充实,这收获与花出去的钱相比,实在是西瓜比芝麻哟!”

  杨十三:“几位长辈,我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金老板:“有啥想法就直说嘛!还有什么当讲不当讲的?”

  杨十三:“我想让我的两个师兄一起去。”

  金老板:“太好啦!于厂长放话吧!”

  于厂长:“都叫啥名字啊?让小张招呼去。”

  杨十三:“是高大龙和程浩天。”

  张秘书:“我认识,这就去叫。”

  须臾,高大龙和程浩天来到了办公室。大家一起向厂外走去,并分坐在两辆车上,向天一居酒店开去,到天一居酒店后,由服务生领一行人进了一个雅间,原来金鸥、金夫人和于厂长的女儿于萍三人已经恭候在雅间多时了。进了雅间后,服务生已经把两瓶好酒打开斟上,并随之上来了一桌丰盛的菜肴。

  于厂长:“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杨少侠,这两位是杨少侠的师兄高大龙和程浩天。这位是金夫人,这位是金鸥小姐,这位是我的女儿于萍,这位是我们的厂办秘书小张。至于金老板、王大人和我双方都认识,就不介绍了。大家围桌吧!”

  杨十三:“各位长辈先入座吧!”

  金老板:“杨少侠,你是客人你先坐,只要你坐了,我们这些陪客自然也就坐了。”

  杨十三:“真不好意思,那我就先坐了。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就坐在我旁边吧!”

  于厂长:“行了大家随便坐吧!东道主,请问今天这酒怎么喝呀?”

  金老板:“让年轻人说吧!”

  于萍:“听说杨少侠不仅武功上乘,且文采出众,我建议,今天就把酒吟诗吧!”

  金鸥:“我同意于萍妹妹的意思。每成一首诗,大家喝一杯酒,凡过三分钟不能成诗者,自饮一杯,行不?”

  于厂长:“我看行。那我就抛砖引玉,以商朝宰辅伊尹为题来一首七言古风吧!

  商之元老伊尹公,力挽狂澜尽臣忠。

  曾做伊训又肆命,太甲权当耳边风。

  暴虐乱德嬉大位,反醒三年在桐宫。

  悔过自新再还朝,历代千古永传扬。”

  金夫人:“嗯,真不错,大家干杯吧!”

  高大龙:“我以姜尚为题来一首吧!

  渭水河边垂钓翁,名山学道几十冬。

  经天纬地济世才,多次经商履亏空。

  文王慧眼识大贤,拜相伐殷建奇功。

  晚年受封兴齐国,后人尊称姜太公。”

  金夫人:“真不愧为少年才俊,这诗作的真好。来大家端杯吧!”

  杨十三:“ 我以重耳为题来一首吧!

  避难逃亡在异邦,饱尝世态炎与凉。

  入齐为婿忘忧国,醉生梦死乐东床。

  贤臣良妇巧谋划,再逢识珠楚成王。

  十九年后归故国,中原霸主创辉煌。”

  金鸥:“好。杨少侠这首诗很公道,来,大家干了这杯中酒。”

  程浩天:“我以重耳驾前的忠臣介子推为题来一首吧!

  重耳驾前介子推,亡命天涯伴君危。

  忠心耿耿十九载,陪到主公抖君威。

  封功大典被遗忘,割腿取肉喂了谁?

  火烧眠山不复出,一忘酿成万古悲。”

  于厂长:“浩天这首批判封建君王视功臣为无物的诗很有深度,来,大家干了杯中酒。”

  王捕头:“我不会作诗,就干一杯吧!”

  金老板:“我更没有文采,也干一杯。”

  金夫人:“我以范蠡为题来一首吧!

  范蠡最是懂君王,功成身退走它乡。

  因知兔死走狗烹,带上西施去经商。

  宰相文种不识相,误将封赏做荣光。

  曾几何时夫差剑,刃锋尝血向忠良。”

  杨十三:“金伯母这首诗既赞美了范彝的聪明,也讽刺了文种的愚蠢,更批判了封建君王的残忍可恶,是一首好诗。大家干了杯中酒吧!”

  金鸥:“我以楚庄王为题来一首吧!

  新君坐位不见忙,寄情酒色掩锋芒。

  冷眼看人一千日,罢黜逢迎重贤良。

  果乃神羽非凡鸟,一鸣惊人不是狂。

  迅速崛起诸侯间,公推霸主演辉煌。”

  杨十三:“金小姐这首诗歌颂了楚庄王大智若愚之成功秘诀,很好,大家干杯。”

  于萍:“我以管鲍之交来一首吧!

  面对高官和厚禄,世上几人不垂青?

  偏有功臣鲍叔牙,上卿临头逊平庸。

  让出相位荐管仲,志在富国与强兵。

  成就君王成霸业,历代千古唱遗风。”

  程浩天:“于小姐这首赞颂古贤高风亮节的诗太好了。干杯!”

  张秘书:“我还没想好,就自罚一杯吧!”

  于厂长:“我建议,主客杨少侠和少东道主金小姐每人再来一首吧!”

  杨十三:“好吧!我以齐相晏婴为题来一首吧!

  齐有名相矮晏婴,智商超人而著称。

  妙语联珠使楚时,国格自尊辩中升。

  一计二桃杀三士,消除隐患谈笑中。

  曾喻贪官为社鼠,巧谏君王爱苍生。”

  金夫人:“晏婴确是智者,少侠喜欢吟之,颂之,难怪乎。来,大家干一杯。”

  金鸥:“大家吟来吟去,都是以男的为题,我以女的为题来一首吧!

  一代天骄武媚娘,文韬武略强中强。

  君临天下胜须眉,驾驭有术治有方。

  人中之杰狄丞相,石榴裙下也彷徨。

  谁说女龙不行云?众说纷纭也流芳。”

  杨十三:“大气磅礴,气吞山河,足见金小姐志向高远,十三这里预祝金小姐它日鹏程万里。

  各位前辈,十三现在只觉天旋地转,只好提前离席了,失礼失礼!”

  于厂长:“那咱们今天就到这吧!”

  金鸥:“杨少侠,我还会请你们的。”

  杨十三:“谢谢!”

继续阅读:第7章 走出深闺学武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