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为捕真凶识少侠
稳行天下2019-12-01 16:254,681

  公元1904年初秋的一天晚上。

  杨家大院进深处一间正房内,室内古色古香。

  杨老太爷,杨十三的父亲杨立三,九哥杨洪九三人正在商议着杨十三应否再接受教育的事。

  杨洪九:“十三弟心地善良,同情弱者,路见不平而拔刀相助,这原本无可非议。可我担心他年龄尚小,万一把握不住分寸,到了惹祸上身时,就悔之晚矣。能让他到一个正规一点的学校去读书深造,毕竟能有些约束。或许还能释放出其潜能而有所造就。”

  杨立三:“自打十二岁那年私塾老师说已经青出于蓝胜于蓝了那天起,他也曾经下过田,他说那是浪费他这个人才,让他去商店当学徒工,他说在那里简直就是在当奴隶。现在倒好,每天除了早晚要舞刀弄枪外,白天好象成了他见义勇为的唯一专职。”

  杨老太爷:“依我看,十三这孩子虽然不爱读书,但他天资聪颖,是个读书的料,之所以喜欢习武和去打抱不平,这是一种早熟的表现。我能看得出,他十一二岁,就对国家之兴衰有了忧患意识。在咱们这个大院里,老哥四个和小哥十四个之中,谁是读书的料,我最清楚。尽管十三现在对读书不太感兴趣,但兴趣可以培养嘛!立三你去把他喊来,我跟他说,他不会不听的。”

  杨立三:“行,要是谈好了,明天就让杨安送他去天津南开。”

  杨立三须臾之间喊来了杨十三。

  杨十三:“爷爷,该不是又动员我去读书吧?”

  杨老太爷:“你爸和你九哥我们爷仨商量好了,这次不是动员,而是命令,明天就让杨安送你,去天津南开读书去吧!别的话别说,去准备准备吧!到那儿以后找叙伦,再不投脾气儿,他终究是你的亲哥嘛!更不要忘了,他可是个有功名的人,是生不逢时,才不得已而教书的嘛!”

  杨十三:“既然是命令,孙子岂敢违抗,行,我去准备,你们这个专题会议也散了吧!”

  在迁安县衙东跨院牛县令和夫人正向草儿谈论杨十三的事。草儿开始很缅腆和羞涩,后来终于大胆地表了态。

  牛夫人:“十三这孩子不论才气还是武功绝对是百里挑一,再就是品格也端正,实在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美中不足的是:“个子矮了点,体形瘦了点,但男长十八,女长二十,也许是还没长开吧?”

  牛昶旭:“人哪有十全十美的呀,依我看,这已经是最佳人选了。”

  牛夫人:“妹妹,你怎么总是低头不表态呀?要是愿意就点点头,不愿意就摇摇头。只有在你愿意的情况下,你哥才能托媒给你们创造相处的条件不是?”

  草儿:“就以学武为由,让我们处处吧!也许,咱们是剃头挑子一头热呢!”

  牛昶旭:“那行,明天我们去凳门拜访时,就把这事提出来,然后或把你留在他家,,或把他请到咱家,等到你们两情相悦时,再向他们提亲,说不定他们会主动提亲。”

  草儿:“就这样吧!我睡觉去了。”

  牛昶旭:“那咱们也休息吧!”

  在草儿的闺房里。她一入睡便进入了梦乡。她梦见自己忽然变成了一个美若天仙的大姑娘,一群丫环在为她梳妆打扮,嫂子送来了新做的婚礼服装,然后她对着镜子左顾右照,觉得自己真是美极了,紧接着,便有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抬着花轿来到了院子里,丫环们为她蒙上了盖头,她心花怒放地由丫环们扶着坐上了花轿。一路上,轿夫们故意把轿子颠来晃去。好不容易来到了杨家大院,丫环婆子们把她扶下了轿子。然而,跟她拜堂的却是另外一个她并不认识的人。她伤心极了。当她哭出声儿来时,也醒了。坐起来擦干眼泪,想了一会之后,又躺下继续睡去。

  天刚蒙蒙亮,杨安拉着已经备好了的马等在杨家大院大门外。杨老太爷携全家人都到大门外来为杨十三送行。在打谷场上的少年伙伴们也都跑了进来。

  杨老太爷和杨十三的父母,九哥分别对杨十三进行嘱咐。

  杨十三与杨老太爷和自己的父母亲及全家人和伙伴们告别。

  杨老太爷:“十三啊,到学校以后收收心,如果爷没看错的话,你的成就将比你九哥和你叙伦哥有过之而无不及呀!咱杨家光宗耀祖,就靠秀峰你们爷儿俩啦!记住了,想家或者有什么难处,就去找你的叙伦哥,你们必竟是一奶同胞哇!”

  十三妈:“儿啊,出门在外,凡事都多动动脑子,在生活上,要学会照顾自己,打这往后,就自己惦记自己吧……”

  杨洪九:“十三弟,别忘了给九哥写信。”

  杨十三:“嗯,我都知道了,爷爷,爸,妈,九哥,大伯大娘,各位哥哥嫂嫂你们都回吧!各位兄弟姐妹们,大家都去练武吧!要坚持自强不息,十三会想着你们的。”

  杨秀峰:“十三叔,我想你了咋办啊?”

  杨十三:“碧峰啊,天津离家并不太远,十三叔会经常来看你的。湘云妹,我到天津后替你问问,如果有招女生的学校,我一定会回来接你的。”

  众:“十三哥再见。”

  杨十三:“杨安,咱们上马走吧!驾!”

  杨十三和杨安飞身上马,一抖丝缰,两匹马放开脚步离开了杨团堡村。

  在滦县县城大街上的一家杂货店门前,几个官差正在拍卖店主的商品,一位穿长袍的老者跪地而泣,几个伙计模样的人也正在跪地求饶。

  长袍老者:“老天啊,你睁睁眼,给我们穷业主们开一条活路吧!”

  伙计甲:“官爷,请几位行行好,宽限几天吧!赚了钱,我们老板会交税款的。”

  伙计乙:“你们这么一拍卖,买卖黄了,我们几个也没处吃饭去了。”

  杨十三在马上远远望见一群人在磕头如捣蒜,便纵马来到近前问这是怎么回事。

  杨十三:“这是怎么回事啊?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们这是因何而跪呀?”

  官差甲:“该赶路赶路去吧!这里没你小孩儿家什么事!”

  杨十三:“路不平有人修,事不平有人管,你凭什么让我去呀?难道小孩子就不能管大事吗?”

  长袍老者:“都怪我没本事,把买卖做死眼子啦……”

  伙计甲:“我们老板不是故意抗税,他是因为不肯进洋货,才买卖萧条哇!”

  官差甲:“卖商品卖商品,按半价处理了。”

  杨十三:“买卖本来就不景气,你们再这么折腾,还让不让人家活啦?”

  官差甲:“凡是拖欠税款的,都得这么办。想活命交税款呀!”

  杨十三:“请问,这位老板一共欠多少税款啊?”

  官差甲:“连前带后,一共是五两银子。”

  杨十三:“区区五两银子,就值当这么兴师动众?给,我替他交上。回去告诉指使你们的人,民可载舟,亦可覆舟。长此以往,不仅官做不长,恐怕他的命,也离黄泉路不远喽!”

  官差乙:“是,我们一定把话带到。”

  杨十三:“人生但得方寸地,得饶人处且饶人啊!当心啊,几位官差。”

  杨十三说完话,一抖丝缰,继续向前快马加鞭。杨安紧随其后,待两匹马的速度稍稍慢下来之后,杨安便将马向前提了一步,形成与杨十三并马而行之势,然后,开始了对杨十三进行提醒。

  杨安:“少爷,咱们带来的学资尽管不少,可也经不起你如此施舍呀!试想一下,当今天下,不平事和需要周济的人太多太多,您管得起吗?”

  杨十三:“是啊,我管得过来吗?可是既然见了,却麻木不仁,其心何安啊?”

  杨安:“少爷,您此行是花钱求学,开销会很大的,咱可不是奉旨赈灾和扶贫救难的。”

  杨十三:“照你这么说,我这次离家求学,是只顾得埋头书本而为了将来升官发财,路遇不平也好,逢着饿殍倒地也罢,都应该熟视无睹喽?”

  杨安:“世道如此,咱又有啥办法呢?”

  杨十三:“好吧,为了留足学费,再遇到同等情况,咱把眼睛闭上,或绕道而行,这总行了吧!驾!”

  杨十三和杨安说完话后,像和谁赌气一样,快马加鞭,又在前面纵马而行,杨安只好紧追其后。

  在宁河县界的公路旁,躺着一位书生模样的少年,几个乞丐来到他身旁后,摸了摸少年的身上,似乎大失所望。

  另一个乞丐打开身旁的包袱时,见有几件衣服,便你争我抢的穿在身上扬长而去。

  已经纵马而过的杨十三回头看了看那少年又掉转了马头,他来到那少年身旁从马上下来,用手探了探鼻息后,又赶紧呼唤杨安。杨安很不情愿地掉转马头,来到跟前。

  杨十三:“杨安,快点过来。”

  杨安:“少爷,咱们的水和干粮可是不多了!”

  杨十三:“别罗嗦,有多少拿多少来。这位兄台还有微弱的气息,赶紧帮我给他喂水。”

  杨安:“少爷,他醒了。这位少爷,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呀?”

  杨十三:“杨安,呆会再问,先把干粮拿来。”

  书生:“嗯,好吃!好吃!两位兄台,你们真是下了一场及时雨呀!其实,我没什么病,之所以晕倒,就是因为饥渴和过度疲劳所致啊!”

  杨十三:“从兄台气质来看,应该是一位富家子弟,却因何沦落至此啊?”

  书生:“唉,一言难尽啊!”

  杨十三:“兄台莫急,有话慢慢说。”

  书生:“我呀,姓吴,单名一个辉字,家住玉田县雅洪桥镇上。前几天,家里给我带些学资,让我到天津南开读书。到了天津之后,虽然目测和考试都过关了,却因学资昂贵,开销太大,而令人无法接受。昨天晚上我住进一家旅店,准备今天一早回家。可万万没想到,半夜里被小偷把学资洗劫一空。没了钱,我今天早晨只好饿着肚子往回走,这不,走到这里,顿觉眼前一黑,就倒下了。”

  杨十三:“那除了南开以外,天津还有没有收费少,门槛低一些的学校啦?”

  书生:“有,省直隶高等工业学校附属工厂,属半工半读,几乎是不用学费”。

  杨十三:“那不是很好吗?兄台为什么不去呢?”

  书生:“我不打算当学徒工。兄台,有银子吗?借我先做路费,回到家以后,我多带些钱来,还去读南开,见面时再还你银子可以吗?”

  杨十三:“太可以了,杨安,给拿几两银子。”

  正当杨安很不情愿而磨磨蹭蹭还没掏出来银子时,忽然从宁河方向风驰电掣般驶来几人几骑。几人几骑已经从杨十三等身旁一闪而过,然而,其中却有人发现了书生,并呼唤同伴们停下来。

  官差甲:“弟兄们快回来,逃犯在这里。”

  那个书生见几人几骑一闪而过,刚把脸转向一边,想蒙混过去,不想却被人发现。此时,他撒鸭子就跑。

  几位官差岂肯放过,经一阵围追堵截,书生被抓住,但其口中却不停的喊着冤枉。

  书生:“你们抓错人了,我是冤枉的。我真是冤枉的。”

  听书生喊冤,杨十三马上飞身上马,拦住了官差们的去路,要官差们把事弄明白了再走。

  杨十三:“各位官差,请把事情说明白再走。”

  官差甲:“愿意管闲事也好,王捕头,咱连他们一起拿下,说不定也许是同犯。”

  王捕头:“对,把他们一起拿下。”

  杨安:“几位官爷休得无理。”

  王捕头:“又多一个管闲事儿的,说不定,你们就是同伙。”

  杨十三:“那你们就来抓吧!”

  王捕头:“弟兄们,一起上。”

  几个捕头围住杨安和杨十三两人,然而,只几个回合,便纷纷败下阵去。

  杨十三:“看起来威风凛凛,实际上却如此不堪一击,现在说吧,为什么抓一个书生啊?”

  官差甲:“王捕头大哥,你跟这位少侠说说情况吧!否则,咱们是带不走罪犯的。”

  王捕头:“这个书生名叫吴辉,在南开读书期间,学习不咋样,却学会了捧戏子,进舞厅和逛妓院以及诱奸少女。钱不够花,就加入团伙,明抢暗偷。被学校发现后开除了学籍。为了维持生存,他到一家大酒店当了服务生。并于夜间先奸后杀了年轻的老板娘。将饭店细软洗劫一空,昨天被几个官差抓住,晚上却借尿遁逃走。究竟为啥和你们在一起,也请说说清楚。”

  杨十三:“我们从这儿路过时,见他在这儿躺着,就把他救醒了,其它事我们也只能听他说或听你们说啦!”

  杨安:“好险啊,你们要是再晚来会儿,我们铁定被他骗去几两银子。”

  王捕头:“杨少侠,我们就此别过吧!我的名字叫王大山,咱们后会有期。”

  杨十三:“再见,我叫杨十三。”

  杨安:“少爷,我们快走吧!天黑前还能赶到天津城里。”

  杨十三:“走吧!驾。”

继续阅读:第5章 为求真知甘受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