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杨肇基为民请命
稳行天下2019-11-29 11:385,550

  大清道光年间的某一天下午,在迁安县城许家粮栈内,许多买粮食的城乡居民正在望粮兴叹的小声议论着。粮行老板许进宝见买粮者与粮栈高昂的价格已经形成对峙局面,便宣布了粮价将再翻一番的信息。

  居民甲:“乡亲们,其他州县粮价稳定,而我们这里粮价却一路飙升,照这么涨下去,眼下这灾年难闯啊!”

  众买粮者经过一番议论,决定由一部分人到四知堂请杨肇基为大家讨个说法。

  居民乙:“有什么办法呢?人家许大老板有县太爷撑腰,搞的是垄断经营,这米价还不是他许家粮行一家子说了算吗。”

  居民丙:“我看,为了渡过灾年,咱还是选出十几名代表到杨团堡村的四知堂去请杨肇基先生为我们讨个说法吧!”

  居民甲:“对,为今之计,也只好如此了。那,大家就再饿上一宿吧!走,咱们马上就去四知堂。”

  居民乙:“那大家就先散了吧!”

  许进宝:“乡亲们,想买粮食的就赶紧买吧!明天,可不是今天这个价了,要在涨一番的。”

  众居民向粮栈外一哄而散,有十几个人随居民甲乙丙向城北走去。

  许进宝见大家走了以后,甩出一句脏话。

  许进宝:“走吧走吧!没粮吃看他妈谁当饿死鬼!”

  居民甲:“让他许进宝自己看着涨去吧!”

  居民乙:“对,没人买,他这就叫做有行无市。”

  胡管家向主人陈说利害,并献计。

  胡管家:“东家,你发觉了吗?情况有些不妙哇?”

  许进宝:“不妙,怎么个不妙法?”

  胡管家:“看他们一些人交头接耳的样子和所去的方向,怕是去四知堂了吧!”

  许进宝:“四知堂?四知堂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干预我卖粮食了不成?”

  胡管家:“不可等闲视之啊,我估计,只要他们去找四知堂,就有两种情况可能出现。”

  许进宝:“哪两种情况?”

  胡管家:“一是、杨肇基会于今天晚上直接找你谈,如果你不买他的帐的话,明天则会对薄公堂。二是、由四知堂出面,组织车辆,到附近州县购运粮食。”

  许进宝:“那,依你说咋办?”

  胡管家:“一是、你晚上在家坐等杨肇基,我持重金去县衙活动。二是、明天早晨咱请上县城里的痞哥们分几路要道口设卡制造事端。”

  许进宝:“嗯,此计可行,那你赶紧到账房支两千两银子快去县衙,我在家里等杨肇基。”

  胡管家:“东家,两千两银子怕是拿不出手吧!”

  许进宝:“那三千总可以了吧?”

  胡管家:“东家,没有八千两恐怕是搞不定呦!”

  许进宝:“什么?又是八千两,太黑了吧!”

  胡管家:“东家,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啊,况且,四知堂出面,县太爷也会感到很扎手的。”

  许进宝:“好好好,八千就八千,快去办吧!”

  胡管家:“那痞哥的事儿,我今天晚上也就一块办了吧。”

  许进宝:“行,你看着办吧!”

  胡管家:“那我就去办了。”

  许进宝:“去吧!”

  在迁安城北杨团堡村四知堂这个大户人家,大门上方的匾额为:““忠信堂”二门上方的匾额为“慎俭堂”三门上方的匾额为“立本堂”四门上方的匾额为“树锦堂”。

  在院子进深处的一个宽敞明亮的客厅里,四知堂的少东家杨肇基正在安慰居民们。

  杨肇基:“各位父老乡亲请放心,四知堂会帮助大家度过灾年的。一是、明天四知堂除派所有车辆免费帮乡亲们去毗邻州县购运粮食以平易迁安粮食价格外,还将派人动员和组织其它稍有良知的乡绅加入这只购运队伍;二是、我今天晚上就去找他许老板,说服他改弦易辙,别发国难财,如果他不买我的帐,明天一早,我就去找钱知县理论,总之,这件事情,四知堂是管定了。”

  居民丙:“据我所知,许家粮栈这几年没少向县衙里使钱啊!要不,他怎么可能大斗进小斗出,狠压进价,哄抬卖价,实行垄断经营?”

  杨肇基:“大家放心吧!不就是一个钱知县嘛,如果连他也执迷不悟,那么搬倒他算了。”

  居民众:“对,这样就没有人为这黑心财主撑腰了。”

  居民甲:“那我们大家就先回吧!”

  居民众:“杨先生您可要当心啊,那个许进宝什么损事都干得出来的。”

  杨肇基:“各位放心吧,我自有道理。关于购运粮食一事儿,乡亲们推选代表参与一下吧!”

  居民甲:“行,这事儿我们明天早晨安排吧!好了,杨先生您留步,我们回去了。”

  在县衙内宅里,胡管家和胖县令正在耳语,然后,两个人会心的哈哈一笑。

  胖县令:“告诉徐大老板,放心吧。”

  胡管家:“那小弟就告辞了。”

  胡管家沾沾自喜的向外走来。在门口,遇到了杨肇基。

  杨肇基:“呦,许大老板的狗头军师,动作够快的嘛!”

  胡管家:“杨大老爷,您省省吧,别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了,不管用的。”

  杨肇基和胡管家两个人在县衙门口走了个对面,互相看了看,话不投机,便气呼呼的向县衙内走了进去。

  在县城大街上,几个居民正在议论---

  居民甲:“听说昨天下午,杨老爷和县尊闹得很不愉快,看来,平抑粮价的事没戏了。”

  居民乙:“不会的,听说杨老爷今天进京去告御状了。”

  居民甲:“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呦,等他从北京回来,恐怕早已饿殍遍野喽。”

  居民丙:“听说在他临走之前,已经安排骡马队去外县运粮了。”

  就在此时,胖县令的官轿在前呼后拥下,招摇过市。

  居民甲:“县尊来了,快走吧,别让他问咱们个议论国事之罪。”

  听居民甲这么一说,大家一哄而散。

  在通往京城的路上,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跪在路边,身前有一块《卖身葬父》的牌子。

  杨肇基和家人杨太下马走过去,近前询问。

  杨太:“东家,您为什么不去府衙,就直接去京城呢?”

  杨肇基:“他和钱县令都是一丘之貉,我又不是没领教过,还走那弯路干啥?”

  杨太:“东家,您看这小姑娘是不是太可怜了。”

  杨肇基:“小姑娘,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卖身才能葬父呢?”

  小姑娘:“大叔,您把我买下来吧,我会烧火做饭,还会干地里的农活,是不会吃闲饭的。”

  杨肇基:“听口音,你是山东人吧!”

  小姑娘:“我是山东的,因家乡闹灾荒,爸爸领着我到玉田县来投亲,可他老人家在这里却偶感风寒,加上勾起老病,就死在了滦县的一个旅店里,现在,我实在是没有能力买棺木发送父亲,所以,只好卖身了。”

  杨肇基:“给,这是五十两银子,发送完你父亲,还是赶紧回家乡去吧!”

  杨太:“少爷,这可使不得呀,我们到京城可处处都离不开钱啊!”

  杨肇基:“放心吧!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去还复来,饿不死我们也难不倒我们的。”

  小姑娘:“谢谢大叔,您还是带上我吧,我要服侍您,以表感激之情。”

  杨肇基:“处理完你爹的后事儿,还是赶紧回家去吧!”

  杨太:“我们走吧!”

  杨肇基和杨太主仆二人飞身上马,向京城方向飞驰而行。

  小姑娘面对杨肇基所去方向叩头如倒蒜。

  北京城某书画装裱店里,店主金老板正在点头哈腰的接受一位太监近乎兴师问罪般的指责。

  年轻太监:“我们中国有句俗话叫什么来着,啊,是,没有那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这话,恰恰给你们用上了,揽到冰糖糕上了吧!娘娘最喜欢的一幅画让你们给裱坏了,咋办?”

  裱店老板:“公公息怒。关于这幅画,我一定遍寻高手,裱到娘娘满意为止。”

  年轻太监:“我倒是能等,可娘娘能等吗?”

  裱店老板:“那我就只好自己去宫里当面请罪,任凭娘娘发落,是杀是砍听天由命了。”

  裱店老板涕泪横飞的向街上跑去,正好撞在了杨肇基的马上,跌了一个大跟头,杨肇基翻身下马,扶起裱店老板,并询问原由,从店里追出来的一位裱店员工向杨肇基说明了情况,杨肇基自告奋勇地说我试试看吧!

  杨肇基:“先生,没撞坏你吧?”

  裱店老板:“在下没什么事儿,只是惊扰了您,还望多多包涵。”

  年轻员工:“老板,你还是冷静地考虑一下吧,偌大个京城,装裱技师中顶尖高手不乏其有,咱还是舍财保命吧!你这样冒冒失失的就去宫里请罪,万一娘娘不高兴,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裱店老板:“别劝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杨肇基:“这位仁兄,能把详细情况跟在下说说吗?也许,还能帮上点忙。”

  年轻员工:“还是让我来说吧!事情是这样的,本来,这几年皇宫里的许多裱活儿都是我们这里做。可是最近,老技师因病回家了,恰巧,前些日子,娘娘偶得一幅宋代马远的踏歌图。便派人送来装裱,时间又很急,没办法,我们没等老技师回来,就先装裱上了,可娘娘对装裱的画非常的不满意,这不,太监现在还在店力等着催命。”

  杨肇基:“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在下略通画技和裱技,这事儿就交给我吧!”

  裱店老板:“先生,跟宫里打交道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还是别趟这浑水了,就让我自作自受吧!”

  年轻员工:“老板,你这又何必呢?能遇上这位先生,也许是天无绝人之路呢!”

  裱店老板:“如此说来,兄台就请到店里妙手回春吧!”

  杨肇基主仆二人随裱店老板和青年员工来到裱店,打开画后很明确地指出瑕疵所在,并表示可以采取补救办法,令娘娘满意。

  杨肇基:“请问,就这幅马远的“踏歌图”吗?”

  年轻员工:“对,就是它。”

  年轻太监:“怎么,你能妙手回春吗?”

  杨肇基:“杨某略通画技和裱技,自信调理之后,保娘娘满意。”

  年轻太监:“那你先说一说,眼前的这幅画为什么没裱好,惹娘娘生气呢?”

  杨肇基:“一般来说,古画重新装裱,应保持原先的托纸。如揭去托纸以后,就会失去古画原来的神韵。再就是,装裱之后在鉴条上题字,一定要善于书写的人动笔,能用篆书或隶书体写更好些。从装裱上来看,已基本符合上述要求,只是题签之书法,相差甚远,这就造成了与原画真迹很不协调,我现在就重新处理这块,并在签条上题字,保准娘娘看了之后满意。”

  年轻太监:“那你就赶紧弄吧!”

  杨肇基略一思索,迅速操作起来,并挥笔题字。年轻太监看了之后,赞不绝口,并邀请杨肇基到宫里给娘娘画画。

  年轻太监:“啊,果然不同凡响,先生,你肯定是书画大家,娘娘特别喜欢画,今天,您就随我到宫里见娘娘吧!”

  杨肇基:“恭敬不如从命,那咱们就走吧!”

  为了迁安百姓,他对年轻太监的邀请欣然答应。

  杨肇基和杨太随年轻太监向紫禁城走来。

  在紫禁城的昭阳院内,皇后娘娘正在为裱画不如意而生气。

  皇后娘娘:“这小程子去这半天也不见回来,我估摸着荣盛裱店是黔驴技穷了吧!小耿子啊,你再去看看,如果荣盛裱店没有高手,就让他们关张大吉吧!否则,将会有更多的国宝毁在这些庸技的手上。”

  小耿公公:“喳。”

  正在此时,那位年轻太监气喘吁吁的跑进来禀报。

  年轻太监:“禀主子,踏歌图裱好了,请您过目。”

  皇后娘娘:“裱好了?快展开让我看看。”

  宫女们将画展开,皇后娘娘看了之后笑逐颜开,并大加赞赏。

  皇后娘娘:“好,不错,不错,果然是大家手笔,仅仅是换了几个字,整幅画就光彩照人了,小程子,赶紧再去一趟,我要见一见这位妙手回春的艺术大师。”

  年轻太监:“禀娘娘,我已经把这位大师带来了,就在宫外候旨。”

  皇后娘娘:“那就赶快请他进来吧!”

  年轻太监:“喳,皇后娘娘有旨,杨肇基入宫觐见啊!”

  杨肇基如玉树临风,翩然而至,举止十分得体的向皇后娘娘行礼,并回答皇后娘娘问话和为娘娘作画。

  杨肇基:“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生员杨肇基给您请安了。”

  皇后娘娘:“刚看画上的篆书我以为你是个鹤发老翁,想不到的是,你竟是位年轻后生。说说吧!祖居何地,先人都是干什么的?又是如何练就这么一手绝活的。”

  杨肇基:“禀娘娘千岁,生员祖居华阴县,先祖杨震,家境十分贫寒,但却十分好学,对顾阳氏的《尚书》钻研的非常精通,成为东汉时期有名的儒学大师,世人称他为‘关西孔子’在家乡教书二十余年,弟子们多有进士及第者,因此,一时间名闻朝野。宰相邓骘奉皇帝之命三番五次的请他出来做官,因皇命难违,五十岁时开始做官,在荆州任刺史和莱州做太守期间,又因清廉勤政而闻名朝野,皇上赐先祖四知堂徽号,后因病故。明朝初年,举家因故迁往现在的京东迁安县立村,因那里有一眼圣泉,润泽四方,多有奇传,故取村名为‘杨团堡’。”

  皇后娘娘:“何为四知堂呢?你能给哀家说说吗?”

  杨肇基:“禀皇后千岁,当年皇上封的四知堂是:大门上方的匾额为:‘忠信堂’二门上方的匾额为‘慎俭堂’三门上方的匾额为‘立本堂’四门上方的匾额为‘树锦堂’。”

  皇后娘娘:“嗯,有意思,也难怪杨家会出你这样一个奇才呦!既然来了,你愿意为哀家画几幅画吗?”

  杨肇基:“生员愿意。”

  皇后娘娘:“太好了,笔墨伺候。”

  杨肇基略一构思,然后笔走龙蛇,须臾之间,几幅画就画好了。

  皇后娘娘一边观看,一边赞不绝口。

  皇后娘娘:“嗯,惜墨如金,却清新脱俗,非同凡响。尤其是这幅虎威图,简直就是世间绝品,像从画中走下来一样。我看,你就留在京城做官吧!也好经常为哀家消愁解闷。”

  杨肇基:“启禀娘娘,生员生性散淡,不适宜做官。”

  皇后娘娘:“那哀家为了让四知堂发扬光大,就赐你艺名为“杨画虎”吧!并准你跑马圈地,殷实家业,多为国家培养人才。”

  杨肇基:“启禀娘娘千岁,生员不求封赏,只求派人查处迁安许记粮栈与县官勾结,垄断粮行,致使百姓流离失所一案。”

  皇后娘娘:“什么?竟有这等事儿,小程子啊,哀家就命你带几位京官随杨先生去彻查此事儿,要从重从快,决不姑息。”

  年轻太监:“喳。”

  杨肇基:“既如此,生员叩谢皇后娘娘千岁体恤百姓之苦。”

  皇后娘娘:“你为民请命有功,赏赐不可不领,记着,以后有空常来我这儿,咱紫禁城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着。”

  杨肇基:“是,生员遵命。”

  年轻太监:“那咱们就走吧!”

继续阅读:第2章 惩治恶少惹贪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赵杨家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