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豆哥当真歹毒
不穿秋裤2020-01-09 09:502,376

  安安捂着头不说话,许朗心里一慌,以为真把安安装傻了,赶紧弯腰,双手抬起安安的小脸。

  安安冲着他眨了眨眼,许朗愣了一秒,然后清了清嗓子:“啊!安安,怎么流鼻血了?伤的这么严重啊!”

  许朗演技稍稍浮夸。

  俞豆豆和许果一听,赶紧跑过去。

  “安姐,没事吧?你那铁打的脑袋怎么会流血?”俞豆豆嘴上虽然开着玩笑,脸上还是担忧不已。

  许果已经跑去取医药箱了。

  安安低着头,俞豆豆刚一过来,直接扑了过去。

  “哈哈哈……”

  “让你跑!小兔崽子!姜还是老的辣!”

  “安姐,我错了!你做的饭宇宙无敌好吃!我有灵感了,真的!别打脸!”俞豆豆夸张大叫。

  安安看着他这幅模样,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行了,写作文去,回头给我检查。”

  “遵命,母上大人!”俞豆豆像模像样地敬了一个礼。

  许朗趁机溜到厨房做饭,顺带关上了厨房的门,防止“厨神”安安进来。

  饭菜上了桌,香飘十里。

  “吃饭了。”许朗一叫。

  安安,俞豆豆和许果就跟饿狼一样扑过来,选取最佳位置。

  许果坐在许朗旁边,下意识往楼道口一看。

  一口汤刚下嘴,差点烫死。

  小奶汪竟然从楼顶跑下来了,摇着尾巴缓缓跑下来。

  瞧见许果之后,尾巴摇的更欢畅了。

  “怎么了?”许朗就在许果旁边,关切地看过来。

  “豆豆!”许果忽然站起来,身子挡住了许朗的视线。

  “来!吃骨头,补补脚。”许果憋了半天,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许朗摇摇头,收回自己的目光。

  俞豆豆立刻明白了许果的隐藏含义,赶紧拿着碗,“好!喝骨头汤!”

  “豆哥?你什么时候脚受伤了?”安安也给俞豆豆夹了一块肥肉。

  “安姐!你忘啦?我幼儿园的时候不是摔断了腿吗?”俞豆豆脸不红心不跳地撒着谎。

  “越来越搞不懂你们这群小孩了。”

  俞豆豆和许果同时松了一口气。

  下一刻,二人才放下的心脏差点从胸腔里蹦跶出来。

  小奶汪站在楼道口不说,竟然迈着小短腿朝他们这边跑下来,因为腿短,直接球一样地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砰!”狗子滚下来发出一阵声响。

  “砰!”与此同时,俞豆豆伸出拳头锤了锤桌子。

  安安碗里的米饭都被震飞了几粒,“俞豆豆!皮痒痒了?”

  “豆豆,你干什么呢?”许朗也将头探过来。

  “那个……这个桌子材质真不错,是红木的吧。”俞豆豆锤完之后,脸色如常发表评论。

  安安:“……”

  小狗在地上滚了几圈,小身子一板,鱼挺翻身,站起来,摇摇晃晃朝俞豆豆这边跑来,钻到了桌子底下。

  俞豆豆和许果瞬间正襟危坐。

  俞豆豆眼角的余光一撇,小奶狗正往许朗那边跑去。

  张开嘴!

  打算咬住许朗裤子往上爬。

  许朗皱了皱眉头,觉得有点不对劲,正准备低头看看。

  俞豆豆一脚踢了过去。

  许朗面色一白,踢到点儿了!

  就连桌上的饭菜都跟着一抖,桌上的肉丸子顺势滚落,小奶汪看见肉丸子,赶紧追过去。

  “俞豆豆!”安安撇下筷子。

  “许朗,你没事吧……”安安站起身,看了看脸色惨白的许朗,“先休息一下。”

  “俞豆豆!”

  “安姐,朗叔,我认错,我刚刚忽然想起来一件事,然后被吓到了。”俞豆豆低着头,态度诚恳得不行。

  “站着,等会再找你算账。”安安道。

  俞豆豆给了许果一个眼神,许果趁人不注意,捂着奶狗的嘴,将它抱开。

  “我吃完了,先去做作业了。”

  许果飞快跑上楼,关紧门窗。

  “嘘!小狗狗,你这下可是闯了大祸了,你豆豆哥哥被你害惨了……”许果满脸忧愁。

  一直躲着也不是长久之计。

  家里又不让收养流浪狗,实在是让人头大。

  小狗看见许果一脸严肃,像是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乖乖地窝在一边,不吵不闹。

  许果开了一条门缝,注意下边的动静。

  俞豆豆那一脚踢得是真的狠。

  好在许朗平时经常锻炼,休息了一阵就缓和下来。

  “豆豆,你说,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许朗苦笑着问道。

  这一脚要是再重点,他和安安的下半生幸福估计就……

  “朗叔,我知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俞豆豆走过去,亲自给许朗捶背。

  “算了算了,豆豆应该也不是故意的,下次可不允许了。”许朗笑道。

  安安不依了,“许朗,你就这么惯着他?不行!”

  “那你说怎么办?”许朗宠溺地揉着安安的头,一副任君处置的耙耳朵模样。

  “安姐,我自请写检讨五百字!”

  “这个惩罚太轻,至少五千字。”

  “安姐,我还是个孩子啊……”

  安安冷笑:“再吵就一万字。”

  俞豆豆赶紧闭嘴,“五千字就五千字,保证完成任务,我现在就去写。”

  说完赶紧屁颠屁颠跑上楼。

  “你真没事?”安安还是有点不放心。

  许朗捏了捏她的脸,“要不晚上试试?”

  安安一听,红着脸给了他一拳,“你耍流氓!”

  “流氓这个词一般是指无所事事,肆意挑衅,道德素质低下的人,或者是对他人不尊重,对他人有下流语言或动作的人。”许朗凑近过去,在距离安安三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我可不认为我满足上述条件的哪一条,所以算不上流氓哦。”

  安安看他笑得灿烂,温热的气息扑撒在自己脸上,耳根都跟着一红,“讨厌啊你!”

  说完给了许朗一拳。

  只是这一拳就像打在了棉花上,毫无力道可言。

  许朗捂着被她打过的地方,正好是心脏位置,“安安,完了,你敲击了我的心脏。”

  安安被他撩的一套一套的,忘掉了刚刚发生的不愉快。

  许朗安慰好了安安,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楼上。

  这俩小孩,忽悠蠢萌的安安还行,忽悠他可是欠些火候。

  看样子得找个时间和他们谈谈。

  只是,还没等到许朗的谈话,就出了一件更大的事儿。

  安安差点没把俞豆豆大卸八块!

  作者:嘿嘿,可以猜猜发生了什么大事儿,猜中有奖,奖励就是小奶汪的香吻一个。跪求读者老爷们的评论昂~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上架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二次也很美 2:豆豆X果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