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养
山清水秀2019-12-03 10:173,007

  晚上奶奶把这卢花的事告诉了爷爷,爷爷一笑,“这丫头,真鬼,但也怪可怜的。”

  奶奶骂爷爷到:“怪可怜的你还笑?”

  爷爷还是笑呵呵的:“你我无一儿半女,老了得这一宝贝孙女,那能不笑。”

  奶奶有此疑问:“咱们当真,把她留下。”

  爷爷一甩头:“哪不留下咋的,把她送回给她那猪狗不如父母?你啥得?”

  奶奶有些无赖地:“啥不得又有什么办法?”

  爷爷有些不高兴:“老婆子,我告诉哈!这是一辈子做好事,老天对我的回报,你不准给我送回去哈!”

  奶奶有些担心:“那,她父母找来了咋个办?”

  爷爷很有把握地:“这个你不必担心,要找来早就找来了,她父母早就不要她了。”

  奶奶提醒爷爷你小声点:“孩子听见了不好?”

  爷爷小声了许多:“只是,她读书不能耽搁,明天得把她送回学校了,我们苦点累点也不能让娃娃跟我们一起受苦,我们再苦再累也要让她上学。”

  听见爷爷奶奶的谈话,卢花一下从帘子里走出来:“爷爷、奶奶卢花不上学,卢花要跟爷爷奶奶一起受苦,一上学了,老师就把我送回爹妈身边,可老师一走,我又没地方住,我情愿在这儿跟你们一起吃苦。”

  爷爷板着脸:“不行,学必须上。”

  卢花再一次哭着跪下了:“爷爷、奶奶卢花求你们了。你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奶奶也掉了泪,奶奶把卢花拉起来:“鬼精灵,你想哪里去了?书要读,明天放学了,我让爷爷来接你。”

  爷爷接过话:“明天放学,爷爷准时来接你,爷爷还会对老师说,你是我们的孙女,现在你同我们一起生活了。”

  第二天卢花在爷爷护送下进了学校,陈老师见卢花回来真是喜出望外,爷爷对陈老师说:“从现在起,你不用担心,卢花是我孙女,从现在起同我们一起生活,我会好好照顾她,好好管教她的。”

  从这时起卢花的生活又走上了正轨,她很听话,也很勤奋,在家一有空帮奶奶洗衣服,做饭,帮爷爷整理那些捡回来的东西。学习又渐渐好起来,人也越来越漂亮了,小学快毕业时,她就已经是一个漂亮的大姑娘了,真是金家有女初长成。

  一次街上她的父亲和继母遇见了她,她没有理她的父亲,父亲在原地注视了她很久。她继母扯了她父亲的袖子一下,“瞧你那德性,一见到美女就迈不开步。”

  父亲有些不高兴地:“你说的是什么话?那是我女儿!”

  继母很不高兴:“你女儿你看她做啥?走了!”

  可刚走几步继母象是想起了什么,叫卢花的父亲:“你快跟上去,看看住在哪里?”

  卢花的父亲有些不解,:“跟她做什么?你未必良心发现,想接她回家?”

  继母很神秘地:“对头,就兴别人做好事,老娘就不能做一回?”

  卢花父亲心中有些忐忑不安,这几年他对卢花是未尽半分抚养的职责,良心很是不安,好几次都想找卢花回来,可话还没出嘴,就被河东狮的‘狮吼功’吼回去了,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这死婆娘莫不是要打卢花的鬼主意,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他想了一下但没有敢说出来。

  卢花的继母摧道:“你死在那儿做啥?你不是要接那小娼妇回来吗?老娘同意你怎么不去?”

  卢花父亲这才跑步跟了上去。

  卢花的继母有一个打算,她要接卢花回来不是良心发现,也不是要做什么好事。在卢花他们那个民族,女孩子倒了十三四就可下聘了,象卢花这样漂亮的姑娘,有人下聘,聘礼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卢花的父亲跟踪回来后,问卢花继母,卢花继母只是说:“回家再跟你讲。”

  一路卢花的继母已经盘算清楚,她想:无论如何,也要把小娼妇,哄回来,把聘礼拿到手再说,至于她嫁不嫁,什么时候嫁,嫁得怎么样,与自己无关。那是她妈的事,谁叫那个臭婊子,有本事生没本事养呢?

  一回家她就摆出了很和善的样子,还跟老公撒娇:“老公你去把卢花接回来吧!以前都是我错了,接回来让我好好地照看她,我们供她上学。让我洗涮一下恶婆娘的名声。”卢花的父亲没有什么反映她便开始教导老公,可卢花的父亲因为内疚,总也不开窍。到后来,她居然给卢花父亲上起仁义道德课,“你什么父亲,没有进一天父亲的责任,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你是个狗屁父亲,你也配做父亲,现在连老娘都看不过去了,都想接她回来了,你却死不开腔,你是啥子人了?”

  卢花的父亲不是不想接卢花回来,他是怕,因为他知道老婆花花肠子太多,他想不透老婆又会生出什么歹毒意,在他没有想透以前,他不敢轻举妄动。

  卢花继母见丈夫还是木头一块,不开窍,点不醒了,自己到是七窍生烟了,只好赤膊上阵了,“你,你,你是猪,白白生了一个那样漂亮的女儿,聘礼却让别人拿,钱却让别人赚。你他妈就是猪八戒生的。”边说边用指头在卢花的父亲头上尽全身之力,狠狠戳了几下。“你明天不去把她找回来,你就不要回这个家了,老娘不稀罕你这样没有用的男人,凭老娘的姿色,凭老娘的才干,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偏偏遇到一个窝囊废。”

  在卢花继母的死死相逼下,卢花的父亲通过几天的努力总算找到了卢花的住处,他提出了让卢花回家的请求,遭到了两位老人的拒绝。第二卢花的继母亲自这披挂上阵,悍妇出马一个顶俩,可老人真的舍不得卢花,这刁妇用尽百般手段,老人就是不同意,卢花就是不上套,最后她放了很话:“小婊子,你狠就永远不回来,回来了看老娘怎么收拾你娼妇。”又对老人说:“老不要脸的,等着法庭上见!”

  卢花的母亲,听见卢花找到了,是百感交集,是欣喜,是渴望,是愧疚,卢花的继父表现也很积极,一而再,再而三地摧她去看望卢花,还跟她商量要把卢花接回,当然他有他的打算,他是想让卢花给自己的傻儿子做老婆,只是不说。这里作者交待一下他这傻儿子不是卢花母亲所生。卢花的母亲见他这样积极地要把卢花接回来,很是高兴,便欣然应允了。他们高兴地去接卢花,却碰了一鼻子灰。于是决定去找卢花的父亲商量,这次两家虽然各怀鬼胎,但却一拍即合,决定起诉。

  金爷爷、金奶奶一听他们被告到了法院,诚惶诚恐,奶奶哭了好一阵,卢花劝奶奶:“卢花死也不离开你们,卢花的爹妈早就死了,就是你们用棒棒赶卢花,卢花也不走。奶奶不要哭,卢花死也要和你们在一起。”听卢花这样一说老俩口,安心了。

  可法院判决下来老人败诉,卢花被判给她的父母。卢花被父母这个拖过去,那个拖过来,最后卢花逃走了。

  父母也没多找,只有爷爷、奶奶找了整整一天一夜才在一旮旯里把她找到,本想把她带回家可又怕她的父母找来,只好把她藏在了亲戚家。

  卢花父母回家后开始了一场交易,经过几十个回合几天几夜的拉锯战,最终达成协议,卢花的继父给卢花父亲八万元聘礼,卢花做她继父的傻儿子的老婆,皆大欢喜。

  当地一名有名的律师听了街坊议论这件事,很气愤,他找到了金爷爷、金奶奶认真子解了事情的经过,他决定替卢花,替爷爷、奶奶讨回这个公道,反诉卢花的父母,爷爷奶奶经过再三考虑同意律师的请求。

  法庭上,律师义正辞严:“……法律也要讲人情良心,卢花的父母,已经失掉了良心,放弃做父母的责任,是两位老人无私收了她,如果没有老人,还有今天的卢花的吗,请各位法官看一看,作为父母,他们都对卢花做了些什么?试问你是卢花你还愿意跟他们一起生活吗?请问大家,卢花的父母还有做父母的资格吗?他们不但违背人的道德,良心,他们还触犯了国家法律,如果不剥夺他们对卢花的监护权,如果不将他们制裁,那么请问人类的道德何在?正义何在?良心何在?国家法律何在?……”律师发言一结束,法庭旁听席上就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2岁的聘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