辍学
山清水秀2019-12-03 10:175,000

  卢花十二岁那年父母离异,她成了皮球,被父母推过来踢过去,到母亲那里,继父把她推出门,“你去你父亲那儿吧,他一个大男人连女儿都不养活,还当什么男人?”母亲一言不发。

  到父亲家,继母一顿臭骂,:“去你妈那儿吧,她个骚狐狸,有本事把你屙出来,确没有本事养,还想让老娘替她养,门儿都没有,你哪来的给老娘滚哪儿去。”说罢把卢花一掌推出门外,“砰”的一声门在卢花身后关上了,卢花在门外只听得父亲说了一句:“你那样凶作啥,她还是个孩子!”然后就是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还有继母的叫骂声:“那个骚狐狸,给你生了个野种,有本事你去找她呀!你还赖在这个家里做什么?”父亲再无声息。

  卢花真成了随风飘荡的卢花,风吹到哪就飘荡到哪,她没有了家,甚至连个避雨藏身的地方都没有。爱学习的她,再也不想上学了。她飘出了校门,象个幽灵飘在社会上,一天到晚为找吃的,到处游荡,整天和混混为伍。好几次为了一口吃的,为了一个避雨的地方,差点跟男人上床。

  她的班主任,陈老师发现卢花没有上学,陈老师寻问同学,有个同学说:“卢花让我给你请假。好像生病,我见她没有精神。”老师再问:“她是什么病?”那同学摇了摇头:“不知道,她没有说。”

  老师赶忙打电话给卢花的爸爸,她爸爸说:“老师,你还是找他妈妈吧,她归她母亲管。”

  老师又打电话给卢花的妈妈,妈妈说:“她跟她爸姓,怎么会归我管?”

  老师非常气愤:“孩子没有来上课,你们怎么都不着急呀,我教这么多年书就没有见过象你们这样的家长,你们家长闹什么矛盾,搞什么纠纷与我无关,我只关心孩子为什么没有来上课!”对方什么话也没有接,就挂了。

  第二天老师上课还是不见卢花的身影,问同学,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到:“老师,我们不知道。”老师操起电话,打给卢花的妈妈,可打了半天,结果是那句机械的冰冷的“你的电话无人接听,要给对方留言请按数字键1,要结束通话请挂机。”老师无赖地按了数字键1。

  老师再给卢花的父亲打电话,刚打通就被挂了。再打通再被挂。老师这时的心里这时真有点象是打翻了五味瓶。她上完课就匆匆出去了,下楼梯时,摔了一跤,差点滚起。几个同学很懂事地追上来把她扶了起来:“老师,这是要哪里去,你慢点嘛,你摔坏了谁给我们上课呀?”

  陈老师慈爱地抚摸着高个女孩的头,和蔼地对同学们说:“你们的老师老了不中用了,下个楼都摔跤,你们做事可不要学老师,下楼时千万要小心,好了不说了,我得找卢花去了。”

  同学们不解地看着老师:“她的父母,都不找她,老师干嘛要找她呀?”

  老师笑了笑,本想说:“卢花的父母没有良心,可我们要有爱心呀!”话到嘴边,陈老师又活生生地把话吞了回去,她想在孩子们面前不能这样说,我们老师要保护孩子的自尊心,卢花这时候最需要关心,对她的事处理起来千万要小心,更临时把话改为:“卢花的父母忙,卢花生病了,父母无有时间照顾她,老师去看看她也是应该的。”

  一聪明细心的男生,发觉了老师的漏洞,便怯怯地问道:“老师,你刚才不是说,去找她吗,怎么又变成去看她了?”

  这时陈老师才发现自己刚才说漏嘴了,让学生抓住了漏眼,她假装生气,轻轻拍了拍那男生:“就你聪明,小鬼头,是老师刚才说错了,老师把看她说成了找她了,好了你们乖乖上课,我走了。”说罢陈老师急匆匆地骑上她那辆老掉牙的,被学生称作“陈氏宝马”的自行车出了校门。

  陈老师找了一上午,一无所获,眼看就要吃中午了,陈老师又走了几条巷子,也没有发现卢花的身影。没法她得赶紧回家给自己上高三的女儿煮饭了,孩子学习紧张没有时间做饭,再不回家去,孩子就要饿着肚子去上下午的课了。

  陈老师回家慌慌张张把饭做了,等女儿吃了,碗筷一收就又骑上她的“宝马”先到学校看了眼,卢花还是没有来,学生听课很认真,科任老师上很卖力。陈老师骑上“宝马”,再次出了校门,可找到下午放学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陈老师掏出手机再次拨打卢花父母的电话,这次运气不错,两边都拨通,可结果一样令她失望,两边都说卢花归对方抚养,在对方那儿,都说是对方把卢花藏起来了,想害自己。陈老师无望地叹了口气。

  就这样陈老师找了三天,最后她绝望了。这几天为找卢花,作业堆起来了不少,她不敢再耽搁。

  卢花发现陈老师在追捕她时,她藏了起来并不是她不喜欢老师,而是怕老师找到她后又要把她送回她所憎恨的父母身边,更怕父母不要她了,她成陈老师的包袱,她知道老师一个人上要养老人,下要供孩子已经很困难了,她不能再拖累为她付出了很多的陈老师了。

  陈老师走后,卢花在街上像游荡的鬼魂一样在街上游来荡去,到下午了,她的肚子开始调皮了,不停提醒她,要吃要吃,她想回家,可不知哪里是她的家,继母的骂声,继父的眼神令她生畏,父母冷漠的表情让她胆寒心寒,她是再也不想见到了他们。她想到了老师,可她真的不想再一次拖累老师了,她记得很清楚7岁时,父母就闹矛盾,谁也不出书本费,是老师二话没说就到学校财物处,替她缴了。映像最深是10岁时,父母干仗,双离家出走,老师把她带回去一住就是好几个星期,老师家的大姐姐都有意见了,大姐姐骂她,她赌气走了,是老师把她找着了,拉回去的,老师还把大姐姐骂哭了。这次她下定了决心,决不再去拖累老师了,可肚子真的饿得不行,她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餐厅,里面的各种美食让她直流口水,可她不敢进去。

  后来实在禁不住肚子的威逼,走进了一家餐厅,在餐厅中转了几圈,闻了闻里面又香又甜的气味,又怏怏地出来了。

  肚子不在是调皮了而是闹起革命了,她把肚子狠狠地揍了几下,可并没有把肚子的造反镇压下去,她又走进另外一家餐厅,刚想去拾一点别人的残羹剩饭,就在这时被跑过来的一个胖家伙,扇了一耳光,“这是哪家养小野猫,给老子滚远点,野杂种别在这儿影响老子的生意。”她抚着火辣辣的脸颊跑了出来,蹲在街角哭了好一阵,可肚子还是饿,她挂着泪珠走过一间又一间的店铺,可没谁可怜她,理睬她,她又在一间包子店面前站了下来,包子的香味让她在哪里徘徊了很久,喉咙“咕噜咕噜”地咽着口水,喉咙里快伸出手来了。但是有了前一次的教训,她也只好望一望。

  她走过一十字路口来到一个小巷子与大街交汇处,见有一个半疯的人在那里捡食,她想吐,但肚子逼着她走了过去。

  她正那里捡食做呕之时一个穿得很干净的拾荒老头来到了她身边,翻了几下捡了一些有用垃圾叹了气,摇了摇头走了。老人走了一段路又折了回来,在她身边站了好一会儿,犹豫了一阵后伸手拉了她一下:“小姑娘,你是不是很饿?”

  卢花抬起还挂着泪的小脸,看了看一下老人,老人慈祥地笑看着她,她点了点头。

  老头很和蔼地:“那跟爷爷走吧,爷爷给你买吃了。”

  卢花还在犹豫,老人再次很亲切地:“可怜的孩子,跟爷爷走吧,爷爷不会害你的。”

  卢花不在犹豫,老人走在前面,她跟在了后面,一路上爷爷问她:“家在哪里?家中有些什么人?”

  卢花没有敢跟老人说实话,她生怕老人把她送回冰冷的父母身边,就编了瞎话:“爷爷我父母都死了,我没有家了。”说罢卢花哽咽起来,老人连忙哄到:“孩子别哭,别哭。是爷爷不好,又让你伤心了,爷爷的家就是你的家。”

  乖巧的卢花停止了哽咽,“扑通”一声当街就给老人跪下了,跪下后“嗵嗵嗵”给老人三响头:“爷爷,你就收我做你的孙女儿吧!”

  老头,赶紧艰难地弯下老腰,拉卢花起来:“快起来吧,爷爷不兴这个。”

  卢花坚持跪在地上不起:“爷爷不收我做孙女,我就不起来了。”

  老人笑呵呵地:“还要挟上爷爷了,快起来吧,爷爷收你了。”

  卢花一下站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包不住泪花,泪花一下从笑盈盈的脸上滚了下来,她激动地在爷爷的脸上吻了一下。牵着爷爷的手一起跟爷爷回家了。

  老人背着拾得的垃圾,带着卢花买了几个包子让她吃上,顺着大街向北走了一段后,捌进了一条向西的小巷,这个小巷很深在里面穿行好一段时间,又捌进另一条更窄的小巷,又走了一点时间,来到了一处低矮的平房前,用手叩了几下一扇一小木门:大声地叫到:“老太婆,我回来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开门的是一位,满头银丝,背略有一些骯,裤腿和手袖都挽得很高的老奶奶,老奶奶上下打量一番卢花:“这孩子是谁呀,老头子?”

  爷爷笑呵呵地:“老太婆,我捡垃圾,给你捡回来一孙女,你高兴啵!”老头子简单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老奶奶笑咪咪地:“这姑娘生得真俊,老头子,好是好,只怕捡回来一麻烦。”

  卢花这时非常机灵,马上上前一步甜甜地叫了一声:“奶奶,我不麻烦,我听话,我一定做你的乖孙女。”

  隔壁老王头,从门前过,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也来凑趣,“老金头,真是善有善报,没想到老都老了,还捡得这样俊俏一孙女,恭喜你了,这下我看谁敢说你没有后?”

  老金头老两口高兴得合不拢嘴:“同喜,同喜。老王头进去喝一杯?”

  老王头摇摇手“今天有事,就不进去了,改天,改天来祝贺你!”

  老金头让卢花叫老王头,卢花马上甜甜地叫了一声“王爷爷,进去喝口茶再走吧?”

  老王头,高兴地答应到:“小姑娘真懂事!”

  卢花的表现很让金爷爷和金奶奶高兴,金爷爷非要让王爷爷进去喝一杯,老王头扭不过他,只得跟了进去。

  低矮的围墙围着的是一块不大不小的院子,院子里晒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地上放着各式各样的盆子,有大的,有小的,有铁的,有木的,其中几个最大的盆子还泡着衣服。

  金奶奶和金爷爷把王爷爷让进了屋里,卢花乖巧地给老王头搬来了凳子:“王爷爷请坐!”老金头夫妇看到眼里,喜在心里。

  金奶奶给王爷爷倒了一杯水,卢花连忙接过来递给老王头,王爷爷接过水后,不无羡慕地:“老金头,你交了狗屎运了,捡垃圾居然捡到这样乖的孙女,明天我也背一篮子捡去。”

  金爷爷有些得意,“我一辈子做好事,这回老天也该回报我一次了,你去哪有我这样好的运气!”

  在他们聊这几句时,金奶奶出去买了一些糖来,给了卢花。卢花把糖接过来,分给了客人和爷爷奶奶,自己只拿两个。金奶奶是喜欢得不得了,把她拉过来搂在怀里:“真是苦命的好孩子,从今儿起,奶奶的家就是你的家。”说罢金奶奶准备出洗衣服,被金爷爷叫住了:“老婆子,那衣服就不要去洗了,先弄两菜,今儿是个大喜的日子,我、老王头,还有你喝两盅庆祝庆祝!”

  金奶奶有些犹豫:“人家来拿衣服,咋整?”

  金爷爷笑一笑,“没事吃了饭,我帮你!”

  卢花也抢着说:“奶——奶,我也帮你!”

  饭后,卢花、爷爷、奶奶一起动手,洗到快天黑时才算把那些衣服洗完,然后又折腾好一阵子,才晾好,又忙活了一阵才把晒干的衣服收起,熨平。就到睡觉的时候了,这时老两口犯愁,该把乖巧的卢花安在哪里呢?想了半天也没个主意,后来还是奶奶发现那个有点破沙发可以放平,便对爷爷说:“把那沙发放平推到里边,拉上一块帘子,孙女睡里边,我们睡外边,等有空了就去给她弄张小床回来。”

  第二天爷爷、奶奶都起得很早,他们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本想让卢花多睡一会儿,可以爷爷奶奶刚一起,卢花也就一轱辘翻了起来,爷爷背上篮子要出门,她也赶忙背篮子。爷爷问她:“你不在家好好睡觉,背篮子做什么?”

  卢花拉着爷爷的手,“我跟爷爷一起去,捡垃圾。”

  爷爷很慈爱地:“卢花乖,在家赔奶奶吧!帮奶奶做事也一样的。”

  卢花有些担心:“爷爷天还没亮,你眼睛不好,卢花当你的眼睛。”

  爷爷抚摸着卢花的头:“乖孙子,听话,奶奶的活多活重,你乖乖在家帮奶奶吧!”

  卢花放了爷爷的手,“天还没亮,你等天亮了再去吧!”

  爷爷笑呵呵地:“乖孙女儿,天亮了去就迟了,好的就让别人捡走了。”

  卢花一再叮嘱爷爷:“走路要小心!”

  爷爷笑呵呵地走了,她转身帮奶奶担水,倒水、搓衣服,干得很卖力,汗水一会儿就顺着鼻梁淌下来。奶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奶奶叫她慢点,息一口气再做,可她不:“奶奶不累我也不累,奶奶息气了我才息气。”就这样一连干了两天。第三天,奶奶突然问你怎么没读书,开始卢花支支吾吾不肯说,后来奶奶有点生气了:“你再不说实话,我就不认你做我的孙女了。”卢花边哭边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她哭得很伤心。末了她又补了一句:“你可不能告诉我的老师,她知道我在你这儿,她一定会把我接走,可我不想去她家,一人供三人,困难得很。我更不想去见我的父母。我恨他们。”

继续阅读:收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12岁的聘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