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老判官
金豆儿02020-07-28 15:052,303

  赵达摆了摆手,示意两小鬼下去,随即看向林华,一脸不耐烦道:“那桩活我给你留着,就在正厅里!还有,赶紧安静地离开,在任务完成前不要回来!”

  “遵旨。”

  林华行了个礼,于是便屁颠屁颠地往正厅跑过去了,留下赵达和一班摸不着头脑的判官们。

  “大人,您给了林无常到底留的是什么活?居然还要您亲自给他?”一位判官好奇道。

  “也没什么,就是冥府那件任务。”赵达打了个哈哈,“毕竟别的府判都派人去了,咱们不派人不行啊。”

  众判官闻言,一个个瞠目结舌,震惊得无以复加。过了一会,一个判官问道:“大人,你是不是和林无常有仇?”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有仇?这明明是送富贵,而且是大富贵!”

  赵达眼一瞪,毫不客气道:“正所谓举贤不避亲,林无常虽是本座好友,但能力出众,前途远大,第六鬼城上下有目共睹!而本座也正是看中这点才指名的他!”

  “老爷,这里没有外人,说实话吧。”一个老判官皮笑肉不笑,老神在在道。

  “上头下命令了,让我派个索命无常去鬼愁滩。可咱们第六鬼城自从那个红皮的死了,哪里还有索命无常?没办法,只能让我这位好友兼属下去顶缸了。”赵达双手一摊,无辜道。

  “府判此言差矣。”那老判官摇了摇头,脸不红心不跳道,“林无常是大人的好友兼属下,乃是鬼中龙凤,怎么能说是顶缸呢?”

  “大人此举,明明是为了磨去他这颗璞玉身上的顽石,尽早露出里面的白玉!大人不愧是本城府判,此举用心良苦,林无常有大人这样的好友兼上司,真是一大幸事!”

  “是极是极!林无常年轻有为,是鬼中龙凤,一定能平安无事,化险为夷!”

  众判官齐声赞同,书房里洋溢着快活的空气。

  ……

  “不知为何,我突然心血来潮,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回店的路上,林华忽有奇特之感上身,仿佛有什么天大的事要降临在他身上一样,心里不由嘀咕,慢悠悠地走回了邪灵小店。

  “咪啾咪——”

  一回家,咪啾就赶紧跳到林华怀里,在他的胸口那蹭来蹭去。林华哈哈一笑,把那奇特感觉抛之脑后,继续拿起拖把进行扫除。

  “反正期限也宽,只要一月之内去鬼愁滩报告就行了……话说那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来没听过……”林华一面打扫,一边想道。

  柜台上,咪啾趴在那封委托上,小眼睛扫来扫去。当看到“鬼愁滩”几个字时,咪啾忽然叫了起来,不住地拍打着柜台的桌面,一副焦急万分的模样。

  林华被这阵喧闹吸引,闻声望去,见到咪啾趴在桌上,于是哈哈一笑道:“原来咪啾你也想去!行,正巧咱们好久没一起出去过了,等我收拾好了咱们马上就走!”

  “咪啾咪啾——”

  “好好好,我会带上你最喜欢的玩具。”

  “咪啾咪啾咪啾——”

  “没问题,饲料我也给你带够。”

  “咪——啾——”

  “啥?你还想要尿不湿?”

  ……

  咪啾一脸丧气地看着忙来忙去的林华,再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酆都主城,阎罗殿。

  此时此刻,除了坐在主座上的阎王以外,还有十个不凡身影坐在大殿的十张客座上,一个个正襟危坐,面色凝重。

  “昨日,有使者自天庭来,带来一封帝令。”阎王沉声一句,阎罗殿众人立马把目光投向一个人。只见那人穿着破旧,胡子拉扎,怀里抱着个葫芦,正是酆都阴帅之一的陆通。

  “敢问阎君,是要重开鬼愁滩了么?”陆通面不改色,声音有些嘶哑。

  “然也。”阎王点头道,“这件事还请陆君侯操劳了。”

  “不敢,既是上令,陆某遵从就是。”说罢,陆通便摇摇晃晃地起了身,勉强向众人一拱手,随后便一脚轻一脚浅地离开了。

  “天帝那厮还真是不要脸,当初对君侯做了那些事,如今竟然又让他主持鬼愁滩一事,当真是不当人子!”一个面容半黑半白的中年人面一拍旁边木桌,怒道。

  “噤声!天庭毕竟是正统,现在还不是正面冲突的时候。”一个面色阴柔的书生眉头一皱道。

  “子玉说的对。君侯已经在那件事里受伤太重,阎君离天帝那厮还差一些,现在和天庭冲突实在是不智。”

  一个身穿紫衣的中年人摇了摇头,又对着阎王道:“不知阎君比起天帝还差多少?”

  “五五之数。”阎王叹气,“天庭气运鼎盛,我天赋虽高,还是比不过天庭的积累。如果不是鬼愁滩,只怕天帝已经打过来了。”

  众人默然。自从那件事以来,酆都和天庭关系便几近破裂,酆都的第一天才也成为陨落的流星。

  如果不是因为有鬼愁滩作为后盾,众人完全能想象天帝陈兵的景象。

  “鬼愁滩是重中之重,诸君务必协助君侯。”

  阎王起身,向众人拱手道:“事关酆都生死,还请诸君尽力一拼!”

  “众志成城,誓守酆都!”九人起身,长揖到地。

  “紫君,你先等等。”

  众人议事完毕,阎王突然出声挽留紫衣中年人,道:“我近日总是心神不宁,还请紫君为我解惑。”

  “阎君请说。”紫衣人躬身一礼道。

  “现在的酆都看似坚不可破,但其实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府判之间勾心斗角,底层腐败不堪,根本比不上天庭。”

  “而天庭雄踞正统之位,兵强马壮,底蕴深厚,让人只感如渊如狱。我现在只感前途迷茫,不知道该如何前行。”

  “古人云以人为鉴可以正得失,还请紫君教我。”阎王眉头紧皱,目光迷茫地看着身边的紫衣人,唉声叹气道。

  紫衣人想了想,道:“阎君最多需要多久能达到天帝的地步?”

  “需要很长一段时间。”阎王叹气道。

  “那阎君不妨也去一遭鬼愁滩。”紫衣人道,“那里毕竟是历任阎君的寂灭之所,或许阎君在那里能有所获。”

  “如果我走了,那你们呢?”

  “这就需要阎君珍藏的那个了。只要有那个和陆君侯,想必能骗过天帝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已经足够鬼愁滩开放了。”

  紫衣人侃侃而谈,显现出决胜千里的气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灵小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灵小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