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鬼愁滩下
金豆儿02020-07-28 15:052,287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一处阴暗所在里,林华一手抓着咪啾,一手拿着火烛,正惊疑不定的四处打量。只见四周昏暗阴潮,全然不见任何植物或者动物,反倒是死人骨头遍地成片,让人不寒而栗。

  回想起来到这里的遭遇,林华就忍不住破口大骂。

  本来他在他的计划里,这次的工作就是划一划水,走一个过场,然后舒舒服服拿加班费。谁曾想刚来了还没喝上一口水,就被别人一脚踢进一个大坑,滚进了这片死人地里。

  滴、滴、滴——

  远处有水滴的声音传来,林华把咪啾装进背后的口袋里,蹑手蹑脚地向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前进。他虽然不知道所谓的鬼愁滩到底是什么,但谨慎总是没错的。

  突然,一阵奇异的香气袭来,林华吸了一点,顿时感到筋骨酥软,体虚乏力,浑身使不上劲。紧接着一道破空声传来,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快速接近他,让林华不由焦急起来。

  “咪啾!”

  稚嫩的声音响起,同样的破空声从背后响起。只听“咔咔”两声,似有两个重物相碰,随即一个惊怒的吼声从前方的不远处传出,声音中即有愤怒,更有不解。

  “咪啾干得好!”

  林华吼了一声,赶紧撒腿就跑。背后更多的破空声传来,更多的碰撞声响起,吓得林华双腿飞快交替,只想赶紧离开这不祥之地。

  不知多久,林华突然看到远处一个一人大小的洞口,门外便是他最熟悉的酆都,心中不由地一喜,于是更加卖力地迈动双腿,同时也不忘咒骂带给他危险的罪魁祸首。

  “等我出去了,一定要让赵达那个混球给我开五倍……不对,是十倍的加班费!这活儿也忒危险了!”林华心中恶狠狠道。

  身后的怪物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追击,转身不知道跑去哪里了,但林华却是愈发没有安全感了。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冲过洞口,然后赶紧回家休息。

  突然,就在林华即将抵达那处洞口的时候,那处洞口却像是长了腿脚一样,竟然也在疯狂后退。不论林华跑得多快,但始终都追不上它,让林华刚刚升起的希望马上破灭了。

  “别走——等等我!”林华边跑便吼,活像一个误了公交的上班族。

  而他接下来的表现也的确和上班族别无二致。只见林华追了半晌,越追越慢,越慢越落后。看着远处的光点,他已经说不出任何话,绝望的神情挂在脸上,活像一个濒死的人。

  “赵达,我日你仙人板板啊啊啊——”

  绝望的怒吼回荡在这片黑暗死寂之地,却意外地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阴暗之地的某处,一个威武霸气的黑衣中年人正和一头奇形怪状的怪兽对峙着。这猛兽形如蟾蜍,背上还长满了数不清的噬魂藤条,藤上还有数不清的眼珠子,模样甚是吓人。

  突然,一个惨叫声飞入战场,那怪兽吓了一跳,“咕咕”叫了两声。而黑衣人听到里面有熟悉的名字,不由轻“咦”一声,扭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这是……一个索命无常?都这种时候了,怎么还有活着的?”黑衣人眉头一皱,对面的怪兽看出便宜,背上几十根藤条甩出,来势汹汹,似要把黑衣人分成数十块才善罢甘休。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黑衣人手一挥,虚空中无端涌出无数黑气,化作一面气墙。藤条沾气则融,变成一大滩红色血液,热气蒸腾,血流横飞,很快便染红了整座气墙。

  那怪兽惨呼连连,心中畏惧之下,后腿一蹬便要逃走。但四肢发力,它却纹丝不动,怪兽四下看去,只见自己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大团黑气,变作锁链把它牢牢地定在这里。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

  这团黑气凝聚,渐渐变成一个人形,正是黑衣人。他看着这头怪兽,对它眼中的恐惧很是满意,于是不紧不慢道:“我只有几个问题,你如果如实回答,我就放了你。不然……”

  “咕咕——”那怪兽身体一趴,头贴到底,示意自己已经臣服。

  “很好。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黑衣人手一挥,怪兽身上的黑气褪去,化成一个英明神武,威严盖世的华贵男子。

  “咕咕——”那怪兽打量了一会,点了点头。

  ……

  “鬼愁滩,当年酆都第一战将陆通的崛起之所,更是酆都圣河——黄泉的命门之一。”

  阴暗之地的某处,一间破败的茅草屋立在那里,里面还有灯光露出,显然是有人居住。可奇怪的是,方圆百里之内,竟无一头怪兽出没,当真是咄咄怪事。

  茅草屋内,两个人正坐在一张圆桌旁,煮茶品茗。其中一人一身青衣,姿态潇洒,侃侃而谈,正是与林华有缘的青衣人。

  而另一人却是衣着华贵,身披金缕,面无表情,不苟言笑,与对面的青衣人根本是两个极端。但他整个人却是不怒自威,只是坐在那里,便流露出一股舍我其谁、统治一切的气度。

  青衣人为对面的金衣贵人倒了一杯茶,笑道:“那时的酆都可谓是如日中天,不但不是现在的天庭臣子,反而是能与天庭平起平坐,共同把持社稷纲统的庞然大物。”

  “可惜后来那件事发生了。如果没有那件事,现在陛下说不定还窝在天庭,巴巴地看着酆都无可奈何呢!”

  金衣贵人端起茶杯,冷笑一声道:“是陆通和上任阎王图谋太大了,忘了人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不然酆都也不会大败,更不会向朕俯首称臣。”

  “陛下当真是这么想的?”青衣人一脸诧异道。

  “当然是假的。”金衣贵人哼了一声,“设身处地,如果朕是陆通和上代阎王,朕也会那么做。”

  青衣人闻言,抚掌称赞道:“我先前还以为陛下是个没有欲望,只甘于现状的昏君,今日一谈,方知陛下心中也有大抱负。”

  金衣贵人直直看向青衣人,沉声道:“你都知道什么?”

  “比你想象中的更多。”青衣人笑嘻嘻道,“不过陛下可以信任我,因为某种意义上我和陛下的利害一致。”

  “是吗?”金衣贵人眼中精光一闪,放下茶杯道,“与朕结盟,你的诚意够吗?”

  青衣人为空杯填满香茗,依旧用毫不在乎的语气笑道:“阎王项上人头,陛下以为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灵小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灵小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