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
影凌乱2019-11-02 15:171,892

  两人都有些小激动,他们沿着血迹追寻来到了灌木丛旁。偌大的灌木丛有一人多高,即便是冬天,也没影响到它的茂密,完全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能看清墨绿的叶子上带着星星点点的血迹。没办法,总不能让到嘴的鸭子飞了吧?这殃鸡头脑简单,拿起手上的柴刀就去把灌木枝丫往两边拨,那拨的动的就拨,拨不动的就直接砍掉,也不管会不会让惊扰到猎物。我爷爷就有些担心了,连忙阻止殃鸡:“轻点你,这畜生留了这么多血还能跑这么…”

  “嗷~”爷爷话还没说完,一声极具威慑力的野兽咆哮声在耳边响起!吼声惊飞了山林中的小鸟。猛然间,一个巨大的怪物就从灌木丛里窜了出来!还没来的及等殃鸡做出反应,怪物张开獠牙大嘴就准备去咬离它最近的殃鸡。殃鸡猛然抬头一看,我滴妈呀,完了,今儿怕是要出大事儿了,这老爹临终交代的事儿还没做,这媳妇儿还没娶,弟弟也还没照顾,就要撂摊子了。就在怪物的獠牙快要接近殃鸡的脸的时候,殃鸡感觉身后一股劲把他往后瞬间一拉,这么一拉殃鸡刚好躲过怪物的一嘴巴,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爷爷在生死时刻拽了他一把。可这殃鸡是在是又胖又重,拉了殃鸡一把的爷爷一个重心不稳就要向前摔倒;与此同时,怪物看自己咬了个空,抬起那巨大的爪子就朝着它面前这前后扭动找平衡的爷爷挥去。

  爷爷能够救殃鸡是因为他的反应快,这殃鸡出了名的呆萌蠢,这一眨眼的功夫就回轮到我爷爷说完了,这一巴掌肯定是挨定了,那么大个巴掌,还带有锋利的爪子。只能祈求不要打到什么重要部位,那就不至于一巴掌被拍死不是?真不该来冒险!爷爷此时心里有些后悔,后悔之余同时一咬牙。只听“啪”的一声怪物一巴掌就拍在了爷爷的胸口上。本来就重心不稳的爷爷被这么一拍,直接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脸懵逼。

  “?????,过家家是不是?这么大个怪物拍人就这样?不疼不痒?难道是…”想罢爷爷定睛一看,刚才还站立着的怪物居然在打了他之后趴在了地上,再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头巨熊,怕是得有一米八的大个子吧,巨熊的左腿血肉模糊,不停的向地上流着鲜血。果然和爷爷想的没错,他和殃鸡从听到闷响声再到山上看情况期间差不多花了2个多小时,这么长时间这巨熊一直在流血,现在这熊肯定流血过多,强弩之末了,所以刚才那一巴掌爷爷才没觉得疼。

  殃鸡见状赶紧的扶起了我爷爷询问有事没事,我爷爷却没搭理他,看到眼前的巨熊趴在地上不动,心里发狠,捡起地上的柴刀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朝着它肥硕的脖子就是一刀下去。本以为能够给它来个致命一击,血花飞溅什么的,却不料,卧槽…三级甲……

  这巨熊的皮又厚又糙,我爷爷一刀下去,就像牛背上打一拳。没把熊砍伤,反而又把昏迷倒地的熊给拍醒了,只见巨熊又踉跄爬了起来,对着爷爷和殃鸡两人的位置就是一声超有震慑力的怒吼。还真别说,熊吼声真的有威慑力,山里的鸟再次被惊飞。除了作为吃瓜群众的小鸟逃走,逃走的还有殃鸡和我爷爷。他两还没等熊叫,看它动作想爬起来的时候,一溜烟就往来时的方向跑了。两人跑到安装陷阱的大石头旁止步气喘吁吁。“你…你看下…这货追来没有。”爷爷语罢,殃鸡就靠在大石头上支出个脑袋朝着灌木丛的方向看去,说:“又…又趴那儿呢!要不…不要过去?”

  爷爷: “还…还过去?,过去找死嘞?再等等…等等。等它血流干了我看它怎么蹦跶。”

  殃鸡:“那好吧,我看…看着。”

  这殃鸡就靠在大石头边死死的盯着这个巨熊,生怕一转眼这熊就没了,应该老值钱了吧。而休息了一会的爷爷此刻感觉胸口上有些隐隐作痛,他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棉衣上有三个被熊掌撕裂的大口子,不由得心里一阵余悸,这熊要是没受伤给他这么来一下,还真有可能一巴掌被拍死!为了确保自己没事,爷爷也不在乎冷不冷了,直接就把棉衣脱了下来,举在空中一看,阳光之下三条大口子明晃晃的,围着大口子一圈的地方全部被血染红了。“殃鸡啊,这你怕是得报销我的衣服和医药费啊。”说罢,爷爷把棉衣放在大石头上,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很清晰的就看到了自己胸口上的三条伤口,伤口还在流血,部分已经干成了血痂。不过还好,流的不是很快,鲜血没有了棉衣的吸附,一会儿就侵染了里衣。殃鸡听到爷爷的玩笑话回头看到这个场景心里一阵发寒,还以为我爷爷受了要人命的伤,要是现在送我爷爷去就医,熊就没人看了,万一跑了怎么办,要是不送爷爷去就医,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殃鸡这人呆萌蠢,心里的话都写在脸上。爷爷一眼就看出了他在想什么,于是便道:“没事的嘞,皮外伤而已啦。”虽然爷爷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却给殃鸡打了三分差评,如果真的伤口很严重的话,你在熊和人之间犹豫?那我岂不是完蛋了,亏我刚才还救你。不过爷爷又转念一想,想到他目前的生活状况,就暂且不与他计较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爷爷的鱼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