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发现小偷团伙老巢
北冥雁2019-10-25 17:545,742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20 发现小偷团伙老巢

  第二天早上,我和小中天不亮就醒了。我们俩穿越大学围墙的栅栏,开始在操场里跑步。大黑和阿黄也跟着进来了。我们先试着跑一圈,感觉不累。于是我们继续跑,两圈,三圈……到第五圈的时候,有点累了,感觉呼吸跟不上了。

  “小中,我感觉可以了,喘不上气了。”

  “嗯,我也是,早想喊停了,看你还在跑,没好意思喊停。”

  “是的,好多天没有跑了。跑太多,就容易气上不来。”

  跑完步,我们就在操场边的自来水管处洗洗脸,然后背了两桶水回去。小西还没有醒。我和小中又在立交桥边的草地上和大黑、阿黄嬉闹、蹦跶会,胡乱的踢踢腿,拉伸下腰和腿。

  “东东哥哥,小中哥哥,你们俩在那干嘛!”囡囡先醒了。

  “我们在练武术!”我说着,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

  “东东哥哥好厉害!”囡囡高兴的跳着,嘣着。

  小中也不示弱,也在草地上翻了几个跟头。

  “小中哥哥也好厉害!”

  这时小西醒了,我们就停下来。我走到小西旁边。给小西洗好脸,梳好了头,唤了声大黑、阿黄就准备出发。

  “东东,你忘了昨晚我说的了吗?”小中提醒了我下。

  我把铁锅翻过来,抹了把锅底灰,就往小西脸上抹。

  “哥哥,不是说不抹灰了吗?”小西立即就排斥起来。

  “昨天听人说,有人买小孩,专挑干干净净的买。我想了想,还是抹上灰吧。”说着,我把自己脸上,脖子上抹了抹,立刻就变成了又脏又黑的孩子。

  小西看了看我,才让我往她脸上,脖子上抹锅底灰。

  然后我带着小西、大黑和阿黄出发了。一连几天,我和小西都去了龙湖公园的南大门。一连几天都看到“秃头”、“瘸子”他们一伙。

  有天,刚好看到他们收工,往外跑。我看到“黄毛”一个人钻进一个巷子里。

  黄毛在他们那里最小。我突然想,不如就跟踪下黄毛,看他跑到哪里去。就是被他发现也无所谓,一个“黄毛”我还是能应付得来,打起架来,我也不会吃亏。

  我带着小西、阿黄跟着就进了巷子。起初还能看到“黄毛”在前面奔跑,可是只拐了两个巷口,就不见了人影。我带着小西和阿黄,不能跑得太快。

  小西问道:“哥哥,我们转这小巷里干嘛啊?”

  我说:“我想看看小巷子有没有店铺可以讨饭的。”

  第一次跟踪就这么失败了。

  晚上回去,没有看到小中。

  第二天中午也没有看到小中,老鲁师傅也不在。一连几天我没有看到小中,我就担心起来。难道小中被“瘸子”、“秃头”掠走了?也不对啊,今天还看到“瘸子”、“秃头”的队伍里有小中啊。再说,老鲁师傅怎么也不见了呢?

  又过了两天,中午,小中回来了。

  我问:“小中你去哪里了?我担心死了,以为你被他们掠去了呢。”

  小中说:“老鲁摔倒了,几天卧床不起……我去他家照顾他几天。我学会洗衣服、做饭……老鲁说以后就让我去他家住了,他教我刻章。”

  我说:“难怪呢……那你好好学……”

  小中“嗯”了一声。我问:“老鲁知道你从哪儿来的吗?”

  小中说:“我跟他说我妈妈跑了,不要我了,我就跑出来了,不知道家在哪儿。”

  我说:“最好告诉老鲁以前发生的事,不然老鲁知道了,会很生气。”

  小中说:“老鲁知道我以前做过小偷,会不会不收我做徒弟了呢?”

  我说:“这个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不能欺骗别人。假如别人欺骗了你,你也会不开心吧。”

  小中说:“我知道欺骗别人不好,可是当时说话的时候,我一念之差就没有说这段经历。我就觉得做过小偷好丢人,可是我当初也是被逼的。”

  我说:“嗯,算了……老鲁肯教你,又让你住他家,算认你这个徒弟,也算你拜师了。我想跟你说,我不介意你做过小偷,我知道你是被逼的。所以,我才愿意交你这个朋友……我也饿过,我知道那滋味不好受。但要记得,以后要诚实,不然我们不做朋友了。”

  小中说:“谢谢东东。我也知道要做个诚实守信的孩子。”

  我本来想告诉小中,今天我跟踪黄毛的事。想想还是不告诉他了。毕竟好没有面子,一进巷子就跟丢了。我先自己跟踪吧。

  自此,老鲁师傅身边有了一个小跟班。老鲁忙碌或者下棋的时候,小中给师傅端茶倒水。老鲁不忙的时候,小中也偶尔拿起刻刀在木头上练习,或者在我捡的冬瓜或者萝卜上练习。

  每天收摊,小中帮忙收拾。老鲁的三轮车可以手摇,也可以脚蹬。手摇三轮车很慢,小中就让师傅坐车上,他来脚蹬。

  老鲁的顾客问道:“老鲁收个徒弟还是收个儿子啊?这孩子勤快啊!”

  老鲁说: “徒弟,刚收的。一个流浪的娃,看着也苦的很,也肯学,干脆跟我学门手艺,以后也能混口饭吃。”

  顾客说:“老鲁,干脆认个儿子算了。认个儿子,以后给你养老送终,照顾你。”老鲁笑而不答。小中听的面红耳赤的,似乎也不排斥。

  每天早晨,我还在坚持跑步锻炼。天气气温下降的很快,地上落满了金黄的梧桐叶。

  晚上,小西和囡囡睡一个被窝了。韩奶奶送的被子要厚一些,小西和囡囡睡在一个被窝里,两个人挤在一起,暖和点。风吹到脸上很凉了。我捡到一个大人的旧衣服,裹在身上好一点。我要给小西穿,他说什么也不穿。

  “哥,有股怪味道,太脏了。我不穿!”

  我拗不过她。小西跟我一起讨饭的时候,我感觉她很冷。

  我就找独臂侠老李爷爷商量:“李爷爷,天太冷了,我出去讨饭的时候,不带小西了。我怕带她出去,冻出病来。你能让囡囡也留下,让小西有个伴吗?”

  李爷爷说:“留下囡囡,我哪能放心呢。”

  我说:“我把大黑、阿黄留下来陪她们,守护她们。没人敢欺负她俩。”

  李爷爷说:“那可以,有大黑、阿黄可以。上次老王儿子,要是不制止的话,能咬毁他。”

  就这样,我一个人出去讨饭,小西和囡囡就在立交桥下玩。冷的时候,他们就裹着被子,坐在草席上玩。

  那天,我一个人去了龙湖公园门前的地摊街。我又看到了“秃头”老许、“瘸子”老金他们一伙。路修好了,来公园玩的人越来越多了。这里的公交站,地摊街人都挺多。我坐在不远处静静的观看着。

  随着“秃头”一声口哨,他们又开始分散开来。我看到“黄毛”跑进一个巷子,赶紧跟了去。

  我又不能跟太近,只能远远地跟在后面。我看到黄毛,每转一个弯,都手扶一下墙。他跑的很快,似乎如果不扶一下墙,就会摔倒一样。跟了黄毛巷子里转了三四个弯,又不见了。

  “咦”,我很懊恼,恨自己太笨了,跟个人,都跟不好。第二次跟踪又失败了。

  一天晚上,我正准备睡的时候,突然有人在走进我,我问道:“是小中吗?”

  “是我,东东。”

  我问:“你怎么回来了?”

  小中坐在我身边,泪流满面。

  “老鲁师傅不要我了……”

  “咋地了?”

  “有个顾客,告诉老鲁,说我是公交站小偷。老鲁问我,我承认了。我就跟他讲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说:“我就知道迟早一天别人会知道的……这个城市不是很大,你们那几个人一起,经常在公交车站下手,只要稍加留意,就能发现小偷。我就发现了……”

  小中说:“老鲁也说我欺骗了他,他说他最恨小偷,恨自己不是健全的人,不能抓小偷。”

  我说:“没事,回来跟我还在这睡吧。”

  “我恨后悔,开始没有跟老鲁说清楚。”小中趴我肩膀上哭了起来。

  我安慰他说:“没事的,你也不是故意欺骗他的。老人们说,人品是慢慢积累的。你不知道,哪天,你的一个撒谎就给自己带来无可挽回的伤害。同样,你也不知道,哪天你一个善意的举动,就给你带来好运气。”

  小中被老鲁赶回来,我不感到一点意外。撒谎本来就不好,只要撒谎就有可能被人识破的一天。

  第二天,我和小中又开始一起跑步了。跑步结束后,我去乞讨了。小中和小西、囡囡就在立交桥下等我。自从,帮主老王走了之后。最近盲侠老夏夫妇,只是偶尔路过这里才会休息。他们说,偶尔走远了,回来赶不上,就在旅馆休息。老夏说他老伴身体不好,不能受凉。

  最近独臂侠老李爷爷生病了,只在附近讨点吃的,大多时间在桥下休息。

  我又去龙湖公园那条街去看,一连几天没有看到“秃头”老许和“瘸子”老金一伙。

  难道,他们被警察抓去了?

  我想如果真被警察抓去了就好了!社会少了一帮祸害!

  倒是在龙湖公园门前的大街上,看到老鲁师傅了。他也在那里地摊一条街摆摊了。

  晚上,回来,我跟小中聊了会。

  小中说:“一连几天,老鲁师傅都没有来立交桥下摆摊了。”

  我说:“你不说,我忘了。我看到老鲁师傅了。”

  小中急切的问:“他在哪?”

  我说:“龙湖公园地摊一条街那儿。”

  我和小中沉默了一会儿。

  小中说:“那儿离老鲁师傅家远一些,不知道老鲁师傅每天骑车可方便。”

  我说:“你想老鲁师傅了吗?”

  小中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啊。老鲁师傅,抽烟太多了,有时抽烟抽着抽着就睡着了。我担心他烧到手。在老鲁家的时候,我都是看着师傅睡着了,我就把烟给他取下来。”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和小中说:“我这几天没有看到‘秃头’老许和‘瘸子’老金他们一伙人,我在想他们是不是被警察抓去了。要是抓去了,真是为民除害啊!”

  “是啊,小偷真要是抓光了,真是为民除害!”

  “他们好狡猾……我跟踪黄毛两次,第一次,刚进巷子,转一个弯就跟丢了……后来一次转了三四个弯就不见了,黄毛太狡猾了。”

  “‘黄毛’!他有个习惯……就是他每拐一个弯,就用小石子在墙上划一道道,这是他的习惯。他手里总是攥着一个小石块。”

  “还有这习惯。”

  “是的,他说这样逃得快一点,直接顺着划过的标记跑,不容易跑错路。”

  “那我明天,去那条巷子看看,看看有没有标记。”

  “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顺着那标记,就能找到他们住哪儿。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个地方。大约三个月换一次。”停顿了下,小中说,“明天我们一起去吧。找到他们的住址,我们就去给警察写信,把他们全抓起来。”

  “你不怕他们碰到你,把你抓去吗?”我问道。

  “怕!也不怕!……东东,你说我们算不算立功!”

  “算啊,这是大功一件啊!每次看到丢钱的人,痛哭流涕,焦灼万分,我就心窝子疼。”

  “那你说,我们立功了,老鲁师傅会不会原谅我?”小中又问道。

  “会吧!老鲁师傅是个善良的人,不然也不会收留你那么多天,还住家里。”我说。

  “东东,那我们明天早点去。他们一般睡到快中午的时候出去。去早了,就不会被发现。”

  “好的,小中,那我们睡吧。”

  第二天,我们俩天不亮就醒了。我们先去操场跑几圈步,跑完天就亮了。洗把脸,我们就出发了。

  “我把大黑、阿黄也带着,狗也能记路呢,万一我们找不到回来的路,迷路了,大黑、阿黄会带我们回来。”我说。

  “好的!东东。”

  走了好久,我们走到那个巷口,我不自觉的腿肚子有点打颤。我感觉自己很没有出息,每当一遇到什么事,就紧张。一紧张,我就腿肚子打颤。

  但一想到我在做一件为民除害的事,就镇定了很多。走进巷子拐弯处,果然看到墙边上有几道石块划过的痕迹。我们向前走,又发现了第二个拐弯处的石块划痕。沿着“黄毛”标记的划痕,我们转了十几道弯,又走了一个长长的巷子,发现前面没有划痕了。

  这里都是民房,不像城里的房子,这儿的房子都是带院子和院墙的。再往前走,还有田野,菜地。

  我说:“他们在哪呢?”

  小钟说:“应该就在附近了,我预感就在附近。”

  我说:“这里好偏僻,路也不是很好走。”

  小中说道:“就在附近,我感觉自己心跳的厉害。他们就喜欢这样的地方。”

  我说:“为啥?”

  小中说:“他们喜欢有独立院子的房子,可以住很多人,偏一点,不容易被人注意到。”

  “小石头!小石头!”突然身后有人喊。

  我和小中猛地回了一下头。

  “豁……豁牙子!黄毛!”小中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小石头,你要跟我回去不,老许和老金两位老大,很挂念你,到处在找你呢!”豁牙子说道。

  豁牙子一手拎着一大袋包子另一只手拎着一袋子油条,黄毛跟在后面拎着一桶稀饭。

  “小石头,是不是带来一个入伙的!”黄毛说道,“好像在哪见过啊!还有两条狗!噢,我想起来了,小乞丐,你是小乞丐,每天牵着一个小女孩,牵着两条狗的小乞丐!”

  “走吧,就前面这个大院子,现在我们住的宽敞着呢。院子里还有葡萄树和柿子树,你看,柿子吃不完,还挂着几颗呢。跟我们回去吧!”豁牙子说着,用手指了指前面的那栋大院子。

  “你带来小乞丐和小乞丐牵的小女孩,老大会很开心的,不会再打你了。”黄毛说道。

  “不了,”小中说:“我不想再做小偷了,不会跟你们回去了。我朋友不会做小偷的,东东,我们走。”

  “走,你是走不掉了!黄毛,来把他们俩抓起来!抓到他们俩,老大会给我们大大的奖赏的。”豁牙子大喊道。

  “小中,躲在我身后!”我说道。

  豁牙子和黄毛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要来抓我们的衣服。

  “汪汪汪,呜呜呜!”大黑、阿黄一下子跳到我前面,吓的豁牙子和黄毛后退了几步。

  “不要再靠近我,再靠近我,我让大黑、阿黄咬你们了!”我大声说道。

  黄毛手里攥着的石块亮了出来,就要做出投掷的姿势。

  “阿黄咬他!”阿黄一下子,扑了出去,黄毛还没有来得及投掷石块,就把被阿黄扑倒了。豁牙子抬起一脚,正踢在阿黄的屁股上。阿黄转身就扑向豁牙子,在豁牙子腿上就咬了一口,并摇晃了几下脑袋,豁牙子疼的“哇哇哇”乱叫。裤管上,有血流了出来。

  黄毛爬起来,捡起石块向阿黄砸了过来,正砸在阿黄的腿上,阿黄疼的“哇唔”一声,甩了一下头扑了过来,对着黄毛的手臂就是一口,鲜血直流。大黑也不怂,也扑过去咬“豁牙子”,“豁牙子”吓得在地上乱打滚。

  天还不是太冷,还没有到穿棉衣的时候。阿黄能轻易的把豁牙子和黄毛咬出血来。

  “金老大,许老大,快来抓小石头!快来打狗!”豁牙子大喊道。

  “东东,我们快跑!大黑、阿黄我们走!”小中大喊道。

  说着,我和小中转身就跑,大黑、阿黄也跟着我们一起跑!

  很多天来,我和小中,练习的跑步,终于派上用场。不一会儿,就把豁牙子和黄毛甩在身后。跑步的时候,我能听到风吹过耳边的声音!

  跑远了,我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看见他们有几个人跑了出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