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牛肉汤馆
北冥雁2019-10-23 09:424,240

  寻人启事

  作者:北冥雁

  013 牛肉汤馆

  我和小西啃完最后一个馒头,我的心里开始恐慌起来。

  有人匆忙赶火车,不小心,几个肉包子掉在地上,我刚好看到,就喊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来吃。

  其实,我好想捡起来和小西吃啊,又觉得好难为情。我觉得难为情,小西一个女孩子就更难为情了。

  车站广场除了小商小贩,小偷团伙,就是拉人住店的。 这儿没有吃饭的店铺,只有百货铺。讨饭都没有饭店。如果继续在火车站呆下去,我们只能眼巴巴的饿肚子了。我决定向前走走。

  我说:“小西,我们沿着对面那条大马路,一直向前走啊。”

  小西回答道:“听哥哥的。”

  人们有时只有被逼到绝境才会去尝试做些改变。

  当我还有一块馒头时,我觉得我还能撑会儿,不急,可是当我什么也没有时,还有小西、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几个嘴巴要吃饭时,我觉得是时候走出去找食物了。

  我感觉肚子真的饿啊,走几步,我就开始有点没精打采了。饿得时候,开始后悔离家出走了。

  很多时候,我们不能像个小孩做事一样,哪怕是大江大海,纵身一跃就去做了,不然就要吃些苦头。

  我似乎感觉,要挨饿了。我起身卷起草席,捡个绳子扎上,挎在肩上。

  我和小西出发了,沿着正对着火车站候车大厅的那条路走。我看路边有个标牌:龙湖南路。我和小西继续向前走,有个十字路口,我们就向左转,我看到有个路牌:朝阳西路。这儿比火车站还要热闹一些。

  路边好多摆地摊的,推着板车卖水果的,有卖甘蔗的,有卖毛鸡蛋的,有卖烤面筋的,有卖烤臭豆腐的,有卖能飘在空中的气球的,有卖各种塑料玩具的,也有做糖人的。

  小西扯着我的衣襟,眼巴巴的望着糖人。有的捏成关公,有的捏成猪八戒,有的捏成孙猴子,还有嫦娥姐姐。

  我都好喜欢。我心想:“要是我卖鳖的钱,爸妈没有拿去多好啊,我就可以给妹妹买糖人了。”我就想给小西买东西。

  我们继续前走,路过一个公交车站牌。那里上下车的人很多。突然我看到一个赤脚的孩子,这不正是火车站被“瘸子”用手指头戳脑袋的“赤脚男孩”吗?

  小偷团伙!

  我想其他几个小偷应该也在附近。

  果然,那个“瘸子”正混在人群里,挤在公交车的门口,手抓着车门口的柱子,阻挡着大家进不去车门,形成了拥堵。

  “不要挤,不要挤,总得一个一个的上车吧。”瘸子嘴里还大喊道,“你们看我这腿!”说着晃了晃,他那因为小儿麻痹症,畸形的腿。

  “不要挤,前面有残疾人,一个一个的上。”公交司机一看是个瘸子,也说道。但他不知道这是小偷团伙惯用的伎俩,帮了小偷团伙的忙。

  谁能会想到,一个残疾人,一个瘸子,一个看似需要帮助的人,是个令人不齿、恶贯满盈的小偷头目呢!

  “黄毛”和“豁牙子”正挤在人群里。两个人的手不停的探进别人口袋或者包包里。用两个手指,夹出别人的钱包。然后快速的转移到另外一个人手里,那人转身就快速离开。

  “秃头”在不远处,四处东张西望着。

  我想喊“抓小偷”,可是嗓子好像被什么掐住一样,怎么都喊不出来。

  这时,“瘸子”已经从后门遛下来。

  “车上太挤了,我等下一班。”瘸子大声说道。

  秃头吹一声口哨。

  他们分散着,消失在旁边的几条小巷子里。

  我的心里恨啊,恨自己没有变成大人,如果我是个大人我就可以抓坏蛋,也能好好地保护妹妹。我也想自己是一个警察。我要做抓坏人,抓小偷的警察。

  我冷静了下。我心底很是愤怒,但我知道,我需要克制。我就是喊了“抓小偷”,他们四散奔逃,也是于事无补,也是没有人抓他们。

  我只有强大了,才可以抓他们。我需要等,等一个机会,不能冲动。我反复的在心底告诫自己。

  “哥,我饿了。”小西低低的声音说。

  我说:“先喝点水,能顶顶饿,等下看到饭店,我去给你要点吃的。”

  “嗯,哥。你饿了吗?”

  “我还行,喝点水,就饱了。”我倔强的说。

  我们继续走,看到有个巷子很热闹,人来人往,好多小吃铺。

  看到一家老谢牛肉汤馆,门前旁边有个垃圾堆,堆着一大堆骨头。我向前指了下,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走上前,舔着骨头,而后用牙齿咬开,吃骨头中间的骨髓,能听到“嘎巴嘎巴”的声音。

  也许是太饥饿了,狗子嘴角都磕出血来。狗子饿极了才这样。

  “‘公主’你慢点。”小西心疼的说。

  老谢牛肉汤馆门前大大的锅里冒着热气,骨香味在空气里弥漫着。我不停的吞咽着口水。当走到牛肉汤馆的门口,脚像灌了铅一样,再也向前迈不了步。

  这时,看到一个乞讨的老爷爷,头发花白,大约七十多岁,脸上脏兮兮的,好像故意抹上的锅底灰。脚腿上缠着塑料薄膜皮子,碎布条子,每走一步,塑料皮子和碎布条子抖动着。手里拎着一个一米多长的竹棍。

  好像在哪里见过,好像在火车站看到过。

  “老乡,行行好,给点吃的吧。老家发大水,庄稼没收成,出来混穷。行行好,行行好!”老爷爷说着,晃动着手中脏兮兮的搪瓷碗。

  牛肉汤馆老板正在和朋友喝酒,嘴里吃着花生米。他喝了一口酒,说道:“都是说老家发大水,好像说是阜南的,听收音机说,阜阳真发大水了!一天能来十几个!照这样下去,啥生意也罩不住!也特招人烦,都是赶到正在上客的时候!都是赶到生意最忙的时候来。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唉!”

  老板的朋友说:“赶他走吧,你们要是心软,我来!我来赶!你们别拦我!”说着,就要站起来。

  牛肉汤馆老板娘赶紧上去阻拦,说:“孩子他叔,没啥,和气生财,有人讨饭来到门前,是福气!能带来好运气!要是没人来讨饭,生意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说完,就走过来一边招呼客人,一边说:“是啊!一天来十几个,我们小本生意,也起早贪黑的,挣个辛苦钱,混穷。给你一个烧饼吧。唉,都不容易,都是混穷的,谁要不是被逼得没法子,也不会出来讨饭。”说着拎起一个烧饼放在老爷爷的搪瓷碗里。

  “女当家的是好心人,生意兴隆!”老爷爷不停的点头致意。

  “不啰嗦了,俺们还要做生意呢!别三天两头来,我们也承受不起啊,老人家!”老板娘说。

  “是是,老板娘说的是!”老爷爷笑呵呵的走了。

  我正看着老爷爷远去的背影,突然耳边响起拉二胡的声音。牛肉汤馆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盲人爷爷,大约六十来岁,正在拉着二胡,我能听出是“二泉映月”。

  我们乡下学校旁边,住着一位九十多岁老先生,他最喜欢拉二胡。有个晚上,我和小伙伴在操场玩篮球,玩疯了,忘了回去的时间。月亮都出来了。突然操场边传来二胡的声音。我们看到,在操场边的小河边,老先生拉着二胡,就是这个“二泉映月”曲调,听的我不自觉地泪流满面。吚吚呜呜,如泣如诉,好像一个凄婉哀怨的故事,可是什么故事我听不出来。据说老先生每个晚上,都拉会二胡。有时和小伙伴玩的太野,我都会等老先生拉完二胡,才回去。反正回去晚了,要挨屁股,干脆听完这一曲二胡,挨打也值得。

  这盲人爷爷拉的二胡让人听的心里烦躁躁的。我想可能拉二胡的时间和地点不对。如果在月下的河边,四周寂静,微风轻轻吹来,那声音就会变的美妙动人,轻抚心脏的感觉。

  盲人爷爷身边是一个奶奶,应该是他老伴。一只手搀扶着盲人爷爷,另一只手晃着一个搪瓷缸子。

  “刚送走一个,又来一个,给你个烧饼,赶紧走吧!拉的啥玩意,鬼哭狼嚎的,讨人烦。”老板娘一边嘟囔着,一边夹起一个烧饼放进奶奶碗里。

  盲人爷爷和奶奶转身走了,连声谢谢也没有说。

  我刚想上前想讨要一个烧饼,还是没有迈开步子。

  这时,我看到不远处,又走来一个老头,佝偻着腰,左手拄着一根竹棍,右手捧在一只白色搪瓷大碗的底部,扣在身上。身后还跟着一个和小西一样大小的小姑娘。

  “行行好,老板娘,老家发大水,没有吃的了,行行好,发大财,给口吃的吧!”老人可怜兮兮的说。

  “小本生意,一天十几个,照谁谁受得了。”老板娘埋怨道。

  “行行好,女主人。女人当家,全家都发。”老人说着,伸出右手。我看到老人伸出去的手臂光秃秃的,他居然没有右手!

  我惊呆了,长大了嘴巴。

  “小西,你看到这个老爷爷了吗?他没有右手!”

  “看到了,哥哥,看着就疼。我看着有点怕。”小西说着,躲在我身后。

  “咦!咦!”老板娘也看到了老人没有右手,吓的后退了几步,说道:“好吓人!也给你个烧饼吧,快走吧!俺还要招呼客人呢。别吓倒客人了!”老板娘一看,断手老爷爷身后还有个小姑娘,就又夹了个烧饼,递过去。

  “可怜的孩子,跟着老人一起受苦,受罪。”老板娘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对小西说:“老板娘今天太不容易了,那么小的店,一会儿好好几个乞讨的,也怪辛苦的!就老板娘一个人张罗。老板就在旁边跟人聊天,喝酒。”

  小西说:“是啊,哥哥,我本来饿的肚子疼,可是刚才看到断手的老爷爷,吓得我不饿了。”

  就这样,我和小西继续向前走。

  这个城市看到最多是牛肉汤馆,每条街都有好几家。有的牛肉汤馆,门口两口大锅,牛肉汤也做,羊肉汤也做。

  路过好几家牛肉汤馆,我还是迈不动脚步,张不开嘴。倒是大黑“红军”和“公主”阿黄过了啃骨头瘾,每经过一家牛肉汤馆,都可以有骨头啃几下,舔几下。也偶尔有人烧饼掉在地上,我也让阿黄过来吃。若不是怕有人看到,我都想捡起来吃掉。

  我牵着小西的手继续向前走。小西已经饿得耷拉着小脑袋了,佝偻着小身板,小眼神也无精打采的。

  突然我看到前面小水沟,有两个圆滚滚的东西。

  我连忙走过去,捡起来。

  “苹果。是苹果!”我惊喜地说,“那一定是卖水果的大妈,推着板车不小心滑落的。”

  “呀,苹果,我去年吃过一次!这就是那好甜好甜的苹果!”小西突然好像醒了一样。

  我把苹果在我衣服擦干净,把光溜溜的那个又仔细地擦了擦,递给小西,把有点疤痕的留给自己。

  小西开心极了。一边吃一边说:“好甜啊,好甜的苹果!菊都没有吃过这么甜的苹果呢。”小西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笑嘻嘻的说:“我想慢慢的吃,这样会甜的时间长一些,哥哥,你说是吗?”

  我抚摸了下小西的小脑袋,说:“是的,小西。刚才我看你饿得快哭了出来。嘿嘿,看你吃苹果的样子,看你笑起来的样子,我的心里也乐开了花了……”

  小西停顿了下,说:“是的呢,我一饿就感觉肚皮黏在一起了,感觉肚子疼,都直不起腰,我刚才一直忍着呢。现在好了,肚子不疼了呢。我还能跳了,呵呵。”说着,小西跳了下,原地还转了一圈。

  我和小西一边走,一边笑着。

  我感觉是我们俩这几天最开心的时刻。

继续阅读:014 立交桥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人启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